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了將川普追查到底 這名73歲的檢察官又出山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3日 20:08   重慶晨報

  原標題:爲了調查川普“通俄門”,這名73歲的檢察官又出山了

  “他始終堅信

  任何人犯罪都應該受到懲罰

  而不會考慮政治上的後果”

  穆勒:將追查總統川普進行到底

  2018年8月21日,這是個普通的星期二,悶熱的華盛頓天氣陰沉。

  正當美國總統川普前往西弗吉尼亞的查爾斯頓進行中期選舉造勢的時候,媒體發佈了一條爆炸性新聞:川普的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被弗吉尼亞的聯邦法庭裁定,犯有稅務和銀行欺詐等八項罪名。

  而就在馬納福特被定罪的幾十分鐘前,川普的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也認罪了。在紐約曼哈頓的聯邦地區法院,他承認了包括稅務欺詐、銀行欺詐、競選財務違規等八項罪名。這其中,包括之前吵得沸沸揚揚的封口費問題。科恩承認,他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在某位總統候選人的指示下”,支付多筆款項,讓兩名女性封口,不再談論與該候選人有染的事。

  這兩則消息對川普辦公室來說,不啻於一枚重磅炸彈。

  調查川普“通俄門”最合適的人選

  “我這輩子唯一做錯的事就是贏得了2016年的總統大選,這場大選原本預計應該由狡猾的希拉里和民主黨贏得的。只是他們忘了在很多州參加競選拉票活動。”兩名舊日親信被定罪的一天後,川普發出了一條看似自嘲但更多是戲謔對手的推特。

  川普曾不止一次地在推特上痛罵,甚至稱相關的調查是“蓄意的政治迫害”,但都無法阻止調查“通俄門”的調查者,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將川普身邊的親信送上法庭。

  2017年,美國司法部找到已經退休的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羅伯特·穆勒,希望他能參與一項特殊的任務:領導調查俄羅斯是否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尋找川普競選陣營成員和俄羅斯接觸的線索,並對可能的犯罪行爲進行起訴。雖然已退休四年,但穆勒還是接受了新挑戰,2017年5月17日,他正式成爲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

  “調查川普的‘通俄門’問題,穆勒是司法部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他爲人正直,做事果斷。他始終奉行法律和證據至上的理念,追求司法公正。他始終堅信,任何人犯罪都應該受到懲罰,而不會考慮政治上的後果。”曾與穆勒共事的聯邦調查局副局長皮斯托爾表示。

  穆勒來自美國共和黨,1944年出生於美國紐約的曼哈頓,家庭富裕。青少年時期,穆勒就是同學眼中的“全能選手”。讀書期間,他學業優異,還擔任學校的足球和曲棍球隊隊長。1962年,穆勒順利進入普林斯頓大學,攻讀政治學,並於四年後獲得學士學位。1967年,穆勒於紐約大學獲得國際關係碩士學位。

  如果不是好朋友的去世,穆勒原會繼續攻讀博士學位。1968年,在得知曾經的大學好友在越南戰場上犧牲後,穆勒決定放棄讀博的機會,報名參加了美國海軍陸戰隊,隨後前往越南。由於在越南戰場上表現卓越,穆勒先後獲得了銅星勳章、紫心勳章等多枚獎章,還入選了美國戰鬥英雄的“士兵名人堂“。

  有趣的是,後來美國媒體多次將年齡相仿的穆勒和川普放在一起比較,並稱“川普四次逃脫上越南前線”。

  從越南戰場回國後,穆勒進入弗吉尼亞大學學習法律,畢業後進入法律界工作。不久之後,穆勒放棄了年薪可觀的私人律師工作,進入美國司法部,並一直做到司法部助理部長。

  對於穆勒放棄高薪進入司法部門工作,美國的政治專欄作家格拉夫絲毫不覺得奇怪。“穆勒的世界非黑即白。在律所工作的時候,有客戶來找穆勒,告訴他自己有麻煩。穆勒在聽了事情經過後,直接對客戶說,‘聽上去你應該進監獄’。”在格拉夫看來,穆勒剛正不阿的性格,註定他將在司法領域發揮作用。

  2001年9月,穆勒被任命爲美國聯邦調查局第六任局長,一週後,美國遭遇9·11恐怖襲擊,舉國震驚。“穆勒在9·11後的美國反恐行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的工作重塑了美國人對聯邦調查局的信心。”《今日美國》的記者莫林·格羅佩如此評價穆勒領導下的聯邦調查局。

  穆勒在聯邦調查局局長的位置上一做就是十年。2011年,原本應該退休的他接受了當時美國總統奧巴馬的請求,繼續延長任期,留任了兩年。直到2013年,穆勒才正式從聯邦調查局退休。

  四年後,因爲新任美國總統川普身陷“通俄門”疑雲,穆勒再度出山,那時他已經73歲了。這一年,穆勒登上了美國《時代》雜誌的年度人物榜的第四名,《時代》雜誌給出的評價是:一個正直、嚴苛的追查總統身邊人的檢察官。

  最大規模的“獵巫行動”

  穆勒接受調查任務後,提名穆勒的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表示,將爲穆勒提供一切需要的資源和支持,讓他能夠公正、獨立地將調查進行下去,以維護公共利益和國家安全。雖然特別檢察官需要向司法部的羅森斯坦彙報,但他擁有調查自主權。

  特別調查組擁有獨立的經費,爲了深入調查,穆勒親自組建了自己的“全明星團隊”,成員有的來自頂級律所,有的來自司法部、警察局、調查機關,而團隊成員在調查金融欺詐、洗錢、貪污、國際賄賂、有組織犯罪等領域,都有豐富的經驗。

  特別調查組成立的第二天,川普便在推特上發表了一段言辭激烈的推文:“你們將看到美國政治史上最大規模的‘獵巫行動’,這次行動是由一羣很壞的、很分裂的人主導的!”

  一向行事低調的穆勒並不理會外界的關注和討論,而是迅速展開了相關調查。川普的長子小川普、女婿庫什納,以及川普參加總統競選期間的許多身邊人,都被列入“通俄門”的調查名單。很快,名單上的一個人吸引了穆勒的目光,他就是川普的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

  1949年出生於美國康涅狄格州的馬納福特在美國政界是知名的政治說客,曾是里根、老布什、小布什等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競選顧問。2016年6月,馬納福特加入了川普的競選籌備團隊,擔任競選經理。2016年8月,包括美聯社、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在內的多家媒體報道,稱馬納福特及其副手裏克·蓋茨可能和俄羅斯與烏克蘭的多家金融寡頭有商業聯繫,而這些親普京的金融寡頭還向馬納福特提供了千萬美元的政治獻金。消息被曝出不久,馬納福特就離開了川普的競選團隊。

  穆勒決定從馬納福特那裏尋求突破。2017年7月26日,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探員突然出現在馬納福特的家門口,出示了搜查令後,他們對馬納福特的家進行搜查,並帶走了一些材料。

  與馬納福特同時被調查的,還有馬納福特的商業夥伴、政治遊說專家裏克·蓋茨,蓋茨曾在川普的競選團隊擔任馬納福特的副手。另一位被調查的人,是川普競選團隊的外交政策顧問喬治·帕帕多普洛斯。1987年出生的帕帕多普洛斯從事能源與政策諮詢工作,2016年3月加入川普的競選團隊,一直到2017年1月,他被懷疑在幫助川普競選期間與俄羅斯有過密切接觸。

  馬納福特家被搜查的第二天,帕帕多普洛斯在華盛頓的杜勒斯國際機場被逮捕。而帕帕多普洛斯也是這批被調查的川普競選班子中最先認罪的。

  2017年10月5日,帕帕多普洛斯在華盛頓特區的地區法院認罪,承認向聯邦調查局提供虛假證詞,隱瞞了自己在川普競選團隊工作期間和俄羅斯政府相關聯絡人有聯繫的事實。帕帕多普洛斯表示,願意配合聯邦調查局的調查。

  帕帕多普洛斯的認罪,似乎讓穆勒的“通俄門”調查離真相更近了一步。不過,川普方面很快做出反應,將帕帕多普洛斯稱爲遠離競選核心層的“低級別志願者”,只是個“咖啡小弟”。而對競選團隊核心人物的突破,卻並沒有那麼順利。

  2017年10月27日,穆勒團隊正式向保羅·馬納福特和裏克·蓋茨提起訴訟,指控他們有陰謀反美、洗錢、稅務欺詐、做假證等12項罪名。3天后,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了馬納福特和蓋茨,但馬納福特和蓋茨均不認罪。

  二人被逮捕的消息一出,白宮的人坐不住了。10月30日當天,川普在推特上爲自己辯解,“馬納福特的那些事情都是參加競選團隊之前發生。你們爲什麼不去關注不老實的希拉里和民主黨?”川普不忘強調,自己和俄羅斯“沒有勾結”。

  隨後,在白宮簡報會上,白宮新聞祕書桑德斯也向媒體表示,總統川普和馬納福特沒有關係。

  幾天後,馬納福特和蓋茨分別以1000萬美元和500萬美元的保釋金取保候審。

  “願意爲川普擋子彈”的人

  變成了指證總統的人

  儘管馬納福特等人並不認罪,也不願向穆勒調查組提供更多信息,調查的另一個突破口卻被悄悄打開了。

  在穆勒牽頭的“通俄門”調查組正式成立之前,2017年1月,美國調查機構就展開了對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邁克爾·弗林的調查。而穆勒接手工作後,更是把曾擔任國家安全要職的弗林作爲重點調查對象。

  弗林曾是前總統奧巴馬任內的國防情報局局長,於2014年退休。2016年,弗林擔任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的安全政策顧問。在川普勝選後,2016年12月,弗林被川普任命爲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不想,任職不到一個月,弗林就被曝出曾在2016年底和俄羅斯駐美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有過密切接觸,並談及美國對俄羅斯制裁一事。

  2017年2月14日,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總統川普對弗林失去信任,要求其辭職。“總統並非因爲弗林犯罪而辭退他,只是對他不再信任。”斯派塞表示。當被媒體問到川普是否授意弗林與俄羅斯談論制裁時,斯派塞堅決地否認了。

  對弗林的調查進行了接近一年。直到2017年12月1日,弗林出現在華盛頓特區的聯邦法庭,當庭認罪,承認自己在和俄羅斯駐美大使溝通一事上向聯邦調查局提供了僞證。弗林說,他願意配合穆勒特別調查組的工作。

  進入2018年,穆勒的動作越來越頻繁。

  2月18日,穆勒起訴了13名俄羅斯公民和三家俄羅斯公司,指控他們串謀欺詐美國,干擾2016年總統大選。根據起訴書信息披露,這幾個被起訴者冒用美國人或組織的身份,在社交媒體上購買和散播政治廣告,對美國實行“信息戰“。

  兩天後,又有一個“通俄門”調查對象認罪,他是荷蘭籍律師茲萬。這位33歲的律師背景並不普通,是俄羅斯最大民營商業銀行阿爾法銀行創辦人格爾曼·可翰的女婿。2016年,茲萬和川普的競選團隊成員交往密切。

  在調查中,茲萬承認,2016年,他和蓋茨都曾與一名俄羅斯前情報人員的人溝通,但之後茲萬蓄意隱瞞了溝通信息,並刪除了相關郵件,對聯邦調查局的工作人員說謊。4月3日,由於茲萬承認了做僞證,他被美國聯邦法庭判入獄30天,外加2萬美元罰款。他也成爲“通俄門“調查中第一個被判刑的人。

  茲萬的認罪,對馬納福特和蓋茨來說,是一種無形的壓力。不久,穆勒在這兩個人的案件上迎來了轉機。

  2018年2月22日,穆勒對外宣佈,已經追加對馬納福特和蓋茨的罪名起訴,控告罪名達32項。其中,有16項罪名與逃稅有關,7項關於隱瞞國際金融賬戶,4項關於銀行欺詐,以及陰謀反美等罪名。

  就在被起訴的第二天,蓋茨認罪了,承認做假證和陰謀反美罪。同時,蓋茨也承認幫馬納福特對數千萬美元的收入進行逃稅。蓋茨表示,他願意和穆勒的調查組合作,向穆勒提供自己參與的案件信息,以及自己目睹的可能的犯罪行爲。蓋茨希望通過合作來減輕自己的刑罰。

  儘管同伴認罪了,馬納福特似乎仍打算堅持到底。他寫了這麼一份聲明:“我希望我的商業夥伴和同事能夠繼續努力,證明我是無罪的。由於不爲人知的原因,蓋茨認罪了,但這不會影響我的信心,我要對那些針對我的不實指控繼續反抗到底。”

  就在馬納福特還在死撐的時候,川普的後院再度起火。

  2018年4月9日,在穆勒的指示下,聯邦調查局突擊搜查了川普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的辦公室,並蒐集了電子郵件、稅務文件以及業務記錄等資料。據悉,查獲的資料中還有科恩向一名女豔星匯款的記錄。就在搜查的幾天前,川普還公開否認了向該豔星付款一事。

  對科恩的突擊搜查,也是對川普的“突然襲擊”,得知消息的川普第一時間譴責搜查行動是“可恥”的,稱聯邦調查局的搜查是“對我們國家的襲擊”。

  川普的反應如此激烈並不令人意外。科恩自從2006年加入川普公司,至今已12年。他一直是川普的私人律師,也曾多次表示自己對川普的忠心,有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科恩甚至表示“願意爲川普擋子彈”。作爲川普的核心親信,科恩自然掌握着川普的許多核心機密。

  科恩辦公室被搜查後,川普開始刻意保持和科恩的距離,表示“科恩並不是我的什麼重要律師,只是幫我處理過一些小事情”。而川普表現出的刻意疏離,似乎也讓科恩漸漸灰了心。

  不久之後,美國媒體曝光了科恩祕密錄下的和川普的一段錄音,二人在錄音裏談的正是如何向與川普交往的豔星、《花花公子》女郎卡倫·麥克道格支付15萬美元封口費一事。

  消息一經曝光,川普急得跳腳。他立刻在推特發表推文,先是抨擊政府一大早派人闖入律師辦公室“聞所未聞”,接着指責科恩將與客戶的對話錄音“是違法的”。

  今年7月,被川普拋棄的科恩接受了美國廣播公司主持人斯蒂凡諾普洛斯的專訪,他直接表示,“通俄門”調查不是“獵殺女巫”。對於川普一再強調普京否認干涉大選,科恩的迴應是,“單憑俄羅斯的否認並不能令人信服,我相信美國的情報機構。”

  如此,科恩做好了和穆勒的調查組合作的準備。

  “彈劾”被重新放到了桌上

  進入8月,穆勒的調查組迎來重大的突破,也讓川普迎來了當總統以來“最糟糕的一天”。

  8月21日,川普的前私人律師科恩認罪了。他在位於紐約曼哈頓的聯邦法院承認包括競選財務違規等在內的八項罪名。

  而不到一個小時後,川普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的案子也暫時告一段落。位於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的聯邦法院裁定,馬納福特的逃稅、轉移鉅額資產等八項罪名成立。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今年9月,馬納福特還將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法院接受第二場庭審,庭審將涉及馬納福特欺騙政府,以及不申報外國“代理人”身份兩項指控。

  美國《時代》週刊認爲,馬納福特八項罪名成立,證明了穆勒調查團隊工作的有效性,而更多的疑團也將被揭開。

  隨着穆勒的調查不斷取得進展,“總統川普是否會被彈劾”這個話題也重新被討論。

  “相關調查開始顯現出,川普可能有‘重罪行爲’的跡象,大幕纔剛剛開啓。”美國萊斯大學的總統歷史學家道格拉斯·布林克利表示,“一樁樁關於白宮的醜聞不斷曝出,會造成共和黨內部的反感,不少共和黨人有可能不願意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投票,而‘彈劾’二字被重新放到了桌上。”

  “如果我被彈劾了,我想美國的市場就會崩潰,美國就改變不了變窮的命運,你們會看到可怕的經濟崩潰。我無法想象,他們會把一個工作如此出色的總統彈劾。”當美國福克斯新聞網問川普是否擔心自己被彈劾時,川普的回答依然充滿信心,他給自己表現的打分是“A+”。

  “美國曆史上沒有一個總統能夠像我一樣做出這麼多突破。我上任不到兩年,已經實現了歷史上最大幅度的減稅,我提名了兩個非常棒的大法官,看看我在政策上的突破,美國的經濟狀況現在是歷史最繁榮的時期。如果說我有什麼做得不好,那就是美國的媒體從來沒有公平地報道過我。”在川普看來,如果他被彈劾,那這將是美國人最大的損失。

  總統是否會遭到彈劾,這似乎不是穆勒關心的事情。“沒有人知道穆勒的調查最終會發現什麼,也沒有人知道調查的真相會帶來怎樣的結果。但穆勒向人們傳遞的一個明確的信號是,美國是一個依靠法律運行的國家。”美國《時代》雜誌如是說。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