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情報機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1日 01:46   環球時報

  原標題:全美震驚,美國情報機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美國情報機構一定不會想到,它們在年度報告中幾乎將整個世界視作威脅,遭到的最猛烈抨擊卻來自自己的總統。

  當地時間1月30日一早,川普用5條“推特風暴”表達怒火,批評情報機構在伊朗問題上“太被動、太天真”,“應該重回學校去”,同時爲自己處理阿富汗、朝鮮和“伊斯蘭國”(IS)問題的成績辯護。川普與情報機構的嫌隙從總統大選時就已產生,並圍繞“通俄”調查愈演愈烈,但週三的這次正面對撞還是令美國震驚。CNN稱,從未有哪位美國總統如此頻繁和公開地與情報界“交戰”。川普的批評者指責他正侵蝕美國情報界,並將國家安全置於危險之中。他的支持者則說,美國情報界已經變成一頭怪獸,總是對總統指手畫腳。不論孰是孰非,在外界看來,美國內部巨大的政策分歧再次暴露在世界眼前。

  “推特風暴”掀起巨大波瀾

  “他們都是錯的!”美國《紐約時報》1月30日報道稱,中央情報局(CIA)等多家美國情報機構一天前聯合發佈2019年《全球威脅評估報告》,再次點燃川普和情報部門之間的長期不和。對於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科茨和中情局局長哈斯佩爾警告,IS數千成員依然活躍、朝鮮不太可能完全放棄核武器以及伊朗在技術上是遵守核協議的,川普用推特悉數懟回。該報形容他的憤怒說,就好像報告是對川普個人的威脅一樣。

  美國CBS稱,這番大發雷霆顯示總統與情報界的分歧已達到沸點。美國政界和輿論也隨之被捲入旋渦。在川普的推特發出幾小時後,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敦促美國情報高官對川普進行“干預”。他還寫信給科茨,稱川普頻繁漠視情報機構的研究將國家置於風險之中。舒默暗示需要接受再教育的是川普。美國福克斯新聞網稱,他的信基本上反映很多民主黨人士的看法。

  一些共和黨人也對川普的做法看不過去。共和黨議員加拉格爾爲情報界辯護說,情報人員從事着艱難的工作,他們實際上在推動總統的外交優先任務。議員褚勒則表示,川普應該遠離推特。

  1月31日一早,川普再發推特批評舒默和民主黨人是對伊朗軟弱和被動政策的“大粉絲”,稱他們不知道這給美國造成的危險。

  面對疾風驟雨般的批評,川普並非孤立無援。《紐約時報》報道稱,川普的支持者說,美國情報部門的威脅評估反映的是國家安全建制派的觀點,而這種建制派文化是川普當總統所誓言打破的。川普的前首席戰略師班農說,“川普已經讓北約更加強大。在中東,我們的參與度更大。從物理上消滅IS已是事實。”

  “我不明白他在想什麼,爲什麼要容忍他?”福克斯主持人道布斯對科茨試圖散佈和總統看法相矛盾的信息感到震驚。他的節目嘉賓費雷茲曾在國家安全委員會短暫任職,乾脆建議總統炒科茨的魷魚。費雷茲稱,美國情報界“基本上已經變成一頭怪獸,總是對總統指手畫腳”,總統應該停止他們的全球安全威脅報告。報道他們二人言論的美國“滾石”網站諷刺說,當你有福克斯新聞,誰還需要職業情報官員呢?

  《華爾街日報》援引前CIA副局長邁克爾·莫雷爾的話說,總統有權不同意呈在他面前的分析,有權採取和情報機構建議相反的政策,但絕不應該公開批評他的情報團隊。“這是危險的”,莫雷爾稱,川普對情報機構的輕蔑是“大事”,可能帶來一系列風險,包括令情報人員失去鬥志,在與盟友安全部門合作時喪失可信度,以及令爲美國工作的外籍間諜驚恐不安。

  什麼讓總統與情報界“水火不容”?

  川普和情報界的恩怨由來已久。《華爾街日報》說,川普一直稱自己對來自情報官員和間諜網的結論保持謹慎。在總統大選時,他曾用伊拉克戰爭證明自己的懷疑論,指情報機構錯誤地估計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CNN稱,在任上第一年,川普拒絕情報機構有關俄羅斯干涉大選的評估,動搖了他和情報高官的關係。

  爲什麼川普和情報界如此“水火不容”?不少美媒都提到,在“通俄”問題上,情報部門一直對川普不依不饒。《紐約時報》則認爲,川普的情緒爆發暴露出官僚層面和總統之間的分裂,後者帶着挑戰數十年外交政策的決心當上總統。與此同時,這也顯露出川普對自己的努力不被信任的深深失望,不管是與金正恩的外交互動,還是他更具對抗性的伊朗政策。在德國《世界報》看來,川普發飆的原因還包括情報機構提及的威脅沒有非法移民。他亟須證明建造邊境牆是對的。

  德國《焦點》週刊評論說,情報機構想用報告說服川普,現在看是徒勞。這令美國外交政策的巨大內部分歧曝光在世界面前。《紐約時報》稱,一些批評人士質疑,總統的外交政策建議到底源自哪裏?據與川普共過事的人說,是出自福克斯電視臺上的特邀評論員們。他們稱讚川普的行動,反駁他的批評者,併爲“美國優先”政策站臺。

  美國傳統基金會安全問題專家詹姆斯·卡拉法納對《華盛頓郵報》說,情報界僅根據他們蒐集到的信息進行判斷和做出評估,政治領導人則必須評估對手意圖。在正常的政府,其中的分歧不會被公開強調,但川普是個非傳統的政治人物。他認爲,總統可以選擇非傳統,但是美國政策的方向在是敵是友方面必須清楚,川普需要保證這一點。但CNN認爲,雖然川普破壞安全部門可信度的動機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太可能很快結束對情報機構的攻擊。

  “在美國情報機構眼中,誰都是威脅”

  在川普與情報部門的這輪爭執中,伊朗是一個焦點。川普批評美國情報部門稱伊朗遵守了核協議。據俄新社1月31日報道,伊朗外長扎裏夫當天在推特上發佈題爲“這是一個尷尬時刻”的帖子,稱美國總統川普的情報部門與他、其政府的戰爭煽動者和以色列人對伊朗的說法完全矛盾。他同時附上兩張帶有說明的照片:一張是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稱,伊朗永遠沒有放棄發展核武器的想法。另一張是美國家情報總監科茨說,目前伊朗沒有從事研發核武器的活動。

  美情報機構報告淡化了伊朗威脅,但其渲染其他威脅的做法引起不滿。“在美國情報機構眼中,誰都是威脅”,德國新聞電視臺評論說,美情報機構的報告幾乎將所有重要國家都視作威脅,連一些盟友和合作夥伴也被寫入其中。理由是這些盟友和夥伴“正在尋求從華盛頓獲得更大的獨立性”,這顯然包括歐盟。報道說,實際上正是美國自己,特別是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和貿易保護主義,疏遠了許多盟友和夥伴。

  德國《柏林日報》稱,白宮內部的巨大分歧不僅帶來決策難題,也在美國國內製造混亂,同時還會讓世界更加不穩定、不可預測。人們不知道美國怎麼看世界,美國的標準是什麼。但毋庸置疑的是,美國需要與世界更多合作。(環球時報報駐美國、德國特約記者 溫燕 青木 陳一 任重 柳玉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