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騙了半個紐約的俄女孩 即將入獄卻在法庭“走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06日 06:45   環球網

  原標題:騙了半個紐約的她,即將入獄卻在法庭上“走秀”!

  一名出身於卡車司機家庭的俄羅斯女孩,是如何僅憑一己之力,在紐約上層圈騙錢又騙名?

  面對一場場嚴酷的審訊,她是如何做到把法庭當成T臺,成爲法庭上的時尚icon?

  這個故事的主角,是一名俄羅斯女騙子。

 Via Ins Via Ins

  據外媒報道,現年28歲的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是一名俄羅斯前卡車司機的女兒。16歲那年,她隨父母移民德國。

  在時尚雜誌社實習一段時間後,安娜來到紐約上流圈,以“德國石油大亨千金”的假身份,Anna Delvey這個假名,欺騙他人爲她支付各種消費,並且在十個月內盜用約27.5萬美元。

  Via telegraph.co.uk;讓人好奇的Anna Delvey案件:她假冒繼承人身份在紐約上層社會騙取了27.5萬美元。

 Via 網絡 Via 網絡

  據美聯社(AP)報道,4月25日,紐約地區檢察院陪審團裁定安娜·索羅金(Anna Sorokin)犯有四項服務失竊罪,三項重大盜竊罪和一項預謀重大盜竊罪。這起持續一個月的公開審判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Via 界面新聞

  Via eonline.com;冒牌繼承人安娜·索羅金在欺詐案審判中被判有罪

  據報道,由於她的簽證已經過期,安娜可能會被遣返回德國。

  她的辯護律師稱,安娜·索羅金只是太執念於美國夢,以爲自己可以在紐約實現自己夢想的生活;而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安娜的影子。

  “There’s a little bit of Anna in all of us。” As a defence lawyer’s opening gambit, it was risky。

  “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點安娜·索羅金的影子。”她的辯護律師在法庭上的開場白,聽起來有點冒險。

  After all, when the case finally went to court“fake heiress” Anna Sorokin was up againstcharges of grand larceny: accused of scamming acquaintances and businesses out of an estimated $275,000 racked up over a 10-month odyssey that saw the 28-year-old hire private jets, buy designer clothes and enjoy free five-star holidays in Omaha and Marrakech – before ending up in a cell on notorious Rikers Island。

  當“冒牌繼承人“ 安娜·索羅金的案件最終面臨法庭的審判時,她面臨一系列大型盜竊罪的指控。她被指控在總計10個多月裏,從熟人和商業集團那裏騙取27.5萬美金。在這段時間裏,這位28歲的女性租賃私人飛機,購買設計師服裝,免費在美國的奧馬哈市和摩洛哥的馬拉喀什享受五星級體驗的度假。但最終,安娜的騙局在紐約臭名昭著的雷克斯島監獄落幕。

  Via telegraph.co.uk

  面對出庭審訊,平日再光鮮的人都難掩憔悴。但這個“戰鬥民族”女騙子,卻神情淡然,精心搭配衣服,讓自己的“出庭裝”成爲媒體報道的焦點。

  Via Getty Images

  有媒體揣測,她犯下的罪行可能會讓她面臨長達15年左右的監禁。

  Eventually, her various spinning plates of lies all came crashing down, and she’s now looking at up to 15 years in jail。 She’s 28。

  最終,她一個接一個的謊言還是被戳破了。她現在可能面臨長達15年的監禁。她現在28歲。

  Via theaustralian.com.au

  但安娜的狀態看着並不差。或許對她來說,坐牢不算什麼,老孃美才是最重要的。

Via 網絡Via 網絡

  當她的騙局被戳破,衆人皆醒時,她彷彿還活在自己的騙局裏,把法庭當成T臺,執拗於自己“白富美”“藝術家”的人設。

 Via AP Via AP

  她甚至還請來明星造型師,爲自己設計出庭裝扮。

  Via nypost.com; 冒牌繼承人安娜·索羅金挖了一名明星造型師爲她打造出庭造型

  Fake German heiress Anna Sorokin has been turning her Manhattan Supreme Courtfraud trial into a fashion-week runway by calling on the help of celebrity stylist Anastasia Walker — who has worked with Madonna and Kanye West— to help her get dressed for court。

  自稱是德國某集團繼承人的冒牌“白富美”安娜·索羅金請來了明星造型師Anastasia Walker,把她在曼哈頓最高法院的欺詐案審判,變成一場時裝週走秀。這位造型師爲麥當娜和說唱歌手坎耶·維斯特合作過;她這次爲安娜·索羅金設計出庭造型。

  “For this week, what was important is a clean silhouette and classic pieces,” Walker said about her design philosophy for the accused fraudster。

  造型師Walker談起她的造型理念時說:“這周安娜·索羅金的造型重點是有輪廓和經典款衣服。”

  “It is imperative that the jury see her for who she is — a stylish, ambitious go-getter,” said Spodek。

  安娜的辯護律師Spodek說:“讓法官看到真實的她——一個有品位,充滿野心的行動派——很有必要。”

  Via nypost.com

 Via 外媒; 脖子上的choker造型吸引媒體注意 Via 外媒; 脖子上的choker造型吸引媒體注意
Via Associated PressVia Associated Press

  淪落爲罪犯,但她的故事還是成功吸引了大衆的注意,成爲一種變現的“流量”。

  Netflix要把她的故事拍成美劇,還計劃請一線女明星來扮演安娜。她的個人故事還被一位叫瑞秋的朋友寫成了書,順利出版。

  Via theaustralian.com.au;安娜的朋友Rachel DeLoache Williams 寫了一本書,書名叫《我的朋友安娜:冒牌繼承人的真實故事,她欺騙了我和半個紐約》

  安娜的騙局究竟有多麼精湛巧妙?爲何能順利騙過半個紐約社交圈?

  讓我們回到故事的開頭看一下。

  Via news.com.au

  2016年,25歲的安娜帶着假冒的名字Anna Delvey,“德國富豪的千金”的假冒身份,一箱高檔行頭,來到紐約曼哈頓,開始一場“行騙之旅”。

Via Getty Images; 安娜在一場時尚活動上Via Getty Images; 安娜在一場時尚活動上

  作爲一位紐約社交圈的新人,安娜爲成功打入上流社交圈,給了自己這樣一個人設:努力在紐約開設藝術館的德國千金。

  Anna Delvey came to New York City on a mission。 At least that is what she told people。

  Anna Delvey 是帶着一項任務來到紐約的,至少對外人她是這麼說的。

  She wanted to start an arts centre。 She was considering calling it the Anna Delvey Foundation, and she claimed to have lined up renowned artist Christo for the inauguration。 

  她希望能在紐約開辦一家藝術館。她希望將藝術館命名爲“Anna Delvey基金”。她還稱已經預約了著名藝術家克里斯托出席她藝術館的開幕式。

  Via BBC

  令人詫異的是,她這個“野心“還幫她從美國銀行套取了金額不小的錢。

  According to court documents, Sorokin represented herself as a German heiress with $60m in assets to try to get a loan of $22m for her foundation。 

  根據法庭文件,索羅金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德國公司的繼承人,名下資產達6000萬美元。她以開設藝術館的名義,想從銀行那裏獲得2200萬美元的貸款。

  However, prosecutors said that, while she never managed to secure millions, she did get a temporary $100,000 overdraft with City National Bank - based on forged proof of foreign assets - but she failed to repay it with a wire transfer, as promised。

  但是檢察官說,儘管她沒有設法去獲得幾百萬美元的貸款,但通過僞造的國外資產證明,她已從花旗銀行臨時透支了10萬美元。並且,她並沒有如期償還。

  Via BBC

  據報道,她除了騙銀行,也騙身邊各種朋友,經常要他們先幫忙墊付,然而事後根本不會把錢還給朋友。

  她的Ins賬號上目前有6.5萬的粉絲,但挺高冷的,只關注三個人。

Via InsVia Ins

  發的內容挺低調的。沒有與家族成員在老爸公司的合影;沒有時不時發遊艇跑車照;沒有展現下自己華麗的衣帽間。

  社交媒體內容與她對外營造的“低調的熱愛藝術的富家千金”人設比較一致。但也給他人感覺過於“低調”,和普通熱愛藝術的年輕女孩沒什麼區別。

 Via Ins Via Ins

  來源:環球時報英文版整理自BBC;nypost.com;telegraph.co.uk;界面新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