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極度尷尬 英國首相爭奪戰往奇怪的方向發展去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22:01   環球網

  原標題:極度尷尬,英國首相爭奪戰往奇怪的方向發展去了。。。。。。

  這兩天,全英國人民都在歡樂地吃着一個大“瓜“:在英國首相特蕾莎·梅下臺宣佈辭去英國執政的“保守黨”黨魁、並將很快離任首相一職後,準備接替她的11名候選人中,竟有8人在過去短短几天裏相繼承認自己曾經吸食過毒品……

  結果,原本備受關注的“首相歸誰”的問題,也由此向着奇怪的方向發展去了……

  目前,這8位英國保守黨黨魁和首相寶座爭奪者“相繼承認自己曾吸毒”的事件,已經被一些英國媒體調侃爲“排隊認罪”了。

  有英國媒體還詳細介紹說,這場已經讓英國執政的保守黨陷入極度尷尬的“真心話大冒險”,最初始於英國國際發展事務大臣羅裏·斯圖爾特(Rory Stewar),也就是下圖中第一排左起第二位的男子。

  ▲上圖紅圈中的這8位,都是有過吸毒歷史的英國保守黨黨魁和首相職位的爭奪者

  上週,這位有心在特蕾莎·梅辭職後競爭英國保守黨黨魁和首相寶座的官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爲了顯示自己很誠實,透露了自己曾經在阿富汗參加一場婚禮時,出於“禮貌”而吸食過鴉片的事情,但他也強調自己很後悔這麼做,因爲這是不對的。

  誰知“潘多拉的魔盒”竟由此打開:在羅裏·斯圖爾特承認自己吸過毒後沒幾天,或是怕自己的吸毒史被人揪出成爲黑材料,英國外交大臣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也主動對媒體透露了曾經的吸毒史,稱自己青年時代在印度旅遊時,可能喝過摻有大麻的奶昔。

  再後來,被視爲保守黨黨魁和首相寶座最有力爭奪者的英國環境大臣邁克爾·戈夫(Michael Gove),也忍不住對媒體爆料說,自己曾經在青年時代當記者時吸食過幾次可卡因,甚至還表示他爲自己沒有因此被抓去坐牢而感到“幸運”……。

  這一奇怪的“排隊認罪”趨勢也很快引起了英國媒體的注意。這些媒體還迅速扒出有吸毒歷史的並不僅僅只是這3人,另有5名同樣想對保守黨領袖和首相寶座發起衝擊的高官政客,也都曾經承認自己吸過毒。

  這5人分別是:

  英國前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曾經吸食過大麻和可卡因。他也被普遍視爲是最有機會拿下保守黨黨魁和英國首相寶座的人選之一,下圖第一排左一。

  英國前脫歐事務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曾經吸食過大麻,下圖第一排左二。

  英國前工作和養老金部大臣艾斯特·麥克維(Esther McVey),曾經吸食過大麻,下圖第二排左一。

  英國現任衛生和社會工作大臣馬特·漢考克(Matt Hancock),曾經吸食過大麻,下圖第二排左二。

  英國前能源大臣安德烈婭·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 ),曾經吸食過大麻,下圖第一排左三。

  ▲注:沒有被紅圈圈出的,是此前已經承認吸毒的亨特[第一排左三],斯圖爾特[第一排右一]和戈夫[第二排右一]

  對於這一極度魔幻的場景,英國電訊報就感嘆說:看來我國的下一任首相幾乎肯定是一位自我坦白的罪犯了。

  在境外社交網站推特上,衆多英國網民也在愉快地一邊“吃瓜”看着政客們尷尬的表演,一邊調侃和諷刺着這起魔幻的政治醜聞。

  有網民就吐槽說:這起悲哀的事件恐怕比以往所有讓孩子們不要沾染毒品的教育宣傳都更有效…。

  還有人諷刺說:現在我們知道爲啥英國要脫歐了,因爲官員們都嗑藥了!

  有網民還藉此事挖苦英國執政的保守黨說:“孩子們,可別嗑藥吸毒啊。因爲毒品會讓你們都變成保守黨成員的”,或是“因爲我從來不吸毒,所以我是沒法競爭保守黨黨魁的地位了”。

  當然,除了這些吐槽、調侃和諷刺,也有不少英國網民對於這些曾經吸毒的政客仍然可以去厚着臉皮競爭保守黨領袖乃至英國首相的職位感到不滿——尤其是那些吸食過可卡因這種在英國被視爲“A類毒品”的政客。

  有網民就從階級的角度抨擊說,如果是教師、消防員、護士、醫生、軍人以及警察被發現吸毒,他們早就在一片譴責聲中被開除了,憑什麼這些政客卻仍然可以去競爭黨的領袖以及首相職務?難道法律在平民和工人階層面前是一套,在政治經精英面前又是另一套?

  還有人從種族主義的角度抨擊說:憑什麼持有大麻的黑人移民就要被遣返,而吸食大麻乃至可卡因的白人政客卻可以繼續謀求高位?憑什麼你們這些白人中產階級吸毒就可以,而給你們提供毒品的黑人就要被治罪?

  另外,有一些英國網民認爲,此事已經充分說明英國嚴格的毒品政策應該修改了,並要求英國的政客們藉此事好好反思英國的毒品政策,而不是繼續在毒品問題上耍弄這種“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的雙標。

  一些英國媒體也持這種觀點。比如耿直哥前面提到的英國電訊報,該報在吐槽完“看來我國的下一任首相幾乎肯定是一位自我坦白的罪犯了”後,也繼續寫到“是時候該反思一下我們的毒品法了”。

  英國衛報也先後刊登過兩篇評論文章,認爲應該修改英國“落後”的毒品法律,學習美國將部分毒品“合法化”並進行現代化的管理,而不是讓毒品成爲一種政治攻訐的黑材料。

  但衛報在另一篇報道中又指出,儘管有調查顯示英國有59%的人支持將比如大麻這種所謂的“軟毒品”合法化,英國卻並不具備像美國那樣真正推動大麻合法化的環境,導致這種支持率無法在社會和政治的更深層面引起反響和共鳴。

  這篇文章還列舉了幾個原因:比如英國沒有美國那麼嚴重的鴉片類藥物濫用的問題,所以不需要通過合法化大麻去尋求替代品;英國也不像美國在反毒品的運動中鬧出過很多冤案和權力濫用的問題;英國沒有美國那麼多遊說放開毒品管制的行業遊說組織;以及雖然美國人認爲可以通過合法化大麻進行徵稅進而增加財政收入,英國人支持放開毒品管制的人卻非常反對毒品徵稅…。

  所以,這篇文章的結論是,放鬆毒品管理或是將大麻合法化,在英國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最後,英國如今發生的這起吸毒醜聞——以及由此引發的要求英國放鬆毒品政策的呼聲,在百年前被英國鴉片毒害過的中國人看來恐怕又多了一層“天道輪迴”式的諷刺意味。但耿直哥還是希望英國人可以守住禁毒的底線,別像某些北美國家那樣把毒品合法化。畢竟我們中國人在百年前就已經有過整個民族被毒品毀掉精神的最沉痛教訓——儘管這恰恰是拜你們所“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