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款鞋在美國內遭猛烈抨擊 耐克要被“愛國”逼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3日 04:11   環球網

  原標題:又惹禍了!耐克公司要被“愛國”逼瘋了

  近日,國際知名的美國體育用品製造商“耐克”公司,竟因爲公司打算新推出的一款紀念美國國慶的“愛國”運動鞋,而在美國國內遭到異常猛烈的抨擊,甚至還失去了官方原打算撥給他們的鉅額財政補貼…。。

  所以,這款耐克目前已經取消發售的“愛國”運動鞋,到底惹了啥禍呢?

  從多家美國媒體的報道來看,這款原本爲慶祝美國7月4日國慶(即獨立日)而要推出的“愛國”運動鞋的問題,竟出在鞋子背面的這個“美國國旗”上(如上圖所示)。

  但與大家印象中的美國國旗不同,這個美國國旗是18世紀建國時“最早”的一面國旗。當時,由於美國只有13個殖民地,所以這面最初的國旗雖然也與現在的國旗一樣使用了13道紅白相間的條紋來象徵這13個最初的殖民地,但國旗的右上角卻不是如今象徵美國50個州的50顆白色小五角星,而是13顆白色小五角星環繞在一起,象徵着最初13個殖民地的團結。

  同時,由於美國民間普遍認爲(但缺乏歷史資料證明)這面美國“最初”的國旗是由一位名叫貝特西·羅斯(Betsy Ross)的女子製作的,所以這面國旗又被稱爲“貝特西羅斯旗”。

  美國民間普遍認爲這個美國的“第一面國旗”是由女子貝特西·羅斯製作的,一位名叫愛德華·莫蘭有美國軍旅畫家還曾將這一故事繪製成畫

  可這面用來紀念美國的建國,並因此多次出現在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以及現任美國總統川普的總統就職典禮上的國旗,如今卻爲何給耐克公司惹出了大麻煩呢?

  我們都知道,自從美國現任總統川普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並上臺後,美國國內的政治就隨之陷入了一種嚴重分裂、對立和極端化的狀態:反對川普的人將川普的上臺視作種族主義的復辟,而支持川普的人則視他的勝利爲美國“復興”的開始。

  在這種激烈的對立下,美國早年白人時期的一些歷史也就被反川普的人羣不斷“解構”出了許多“種族主義”的原罪,而誕生於那一時期的美國國歌和國旗自然也難逃這一“宿命”。

截圖爲美國一家反川普的網站對於美國愛國歌曲的批判,稱這些歌曲含有種族主義色彩截圖爲美國一家反川普的網站對於美國愛國歌曲的批判,稱這些歌曲含有種族主義色彩

  先是在2016年川普和希拉里競選美國總統最火熱的時期,當時美國國內的黑人羣體發起了一場橫掃美國的“黑人的生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活動。這場活動也很快波及到了美國的體育領域,一位名叫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的美國職業橄欖球球員爲了響應這一行動,就公開拒絕參加美國橄欖球比賽開始前的唱國歌儀式,後來又幹脆在奏國歌時單膝跪地以示對美國種族主義的抗議。

  他的行爲很快在美國社會掀起了巨大的波瀾。其中,他的支持者認爲他是反抗種族主義的楷模和英雄,並隨着他對美國國歌的反抗進一步提出美國的國歌本身就是“種族主義”的,應該被廢除。

  反對卡佩尼克的人則認爲他這是對美國的國歌不敬,並將政治的爭議帶入了體育。

圖爲支持卡佩尼克的人要求廢除美國“種族主義”的國歌圖爲支持卡佩尼克的人要求廢除美國“種族主義”的國歌

  不過,雖然這起事件最終以卡佩尼克徹底失去了工作,也沒有球隊願意再和他簽約而收場。卡佩尼克和他的支持者們卻並沒有因此就停下對美國“種族主義”文化的批判。

  於是,當耐克公司宣佈要在今年美國7月4日國慶日推出這款以美國曆史上“第一面國旗”作爲標誌的“愛國”運動鞋——並且已經開始給零售商發貨的時候,作爲耐克公司的廣告代言人之一的卡佩尼克也立刻向耐克公司表達了抗議,稱這面國旗是象徵“種族主義”的,代表着美國當年奴役黑人的歷史,他和很多人都反對耐克公司這麼做。

  結果,根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耐克公司只得取消發售這款“7月4日”版的“Air Max 1 Quick Strike”運動鞋。一位耐克的發言人給出的官方口徑是“使用了舊版本的國旗”。

  美國《華爾街日報》最先披露了此事,稱耐克因爲卡佩尼克的干預取消了這款愛國運動鞋的發售

  然而,美國還有很多人很期待這款運動鞋的發售,還有很多人更在乎和認可那面被視爲美國“歷史上第一面”的國旗呢——這其中就包括打算撥款100萬美元支持耐克這家美國企業在自己家鄉辦廠的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

  目前,這位憤怒的州長已經氣得在他的個人社交賬號上連發了9個網帖,一邊宣泄着他對於耐克這個“令人無語”和“讓人尷尬”的決定所感到的失望之情,一邊更斥責耐克作爲一個美國公司竟向“政治正確”和“歷史修正主義”低頭,對自己國家的歷史非但沒有榮譽感,反而要與之劃清界限。

  因此,這位州長宣佈,他將命令他的政府部門取消一切原本要用來支持耐克公司在當地設廠的財政補貼。“我們不需要去跪舔這麼一個污衊我們國家歷史的企業”,他說。

  另外,他還建議所有美國學校都應該告訴孩子這面國旗和製作這面國旗的美國“國母”的歷史。

圖爲亞利桑那州州長道格·杜西對耐克公司的怒斥圖爲亞利桑那州州長道格·杜西對耐克公司的怒斥

  當然,這也早已經不是這面所謂的“美國第一面國旗”第一次引發爭議了。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在2016年時美國一所中學的校長就因爲學生在一場足球比賽中揮舞了這面旗幟並引發了爭議而道了歉,稱這面旗子在一些人看來是白人種族主義的象徵。

  同樣在關注此事的英國BBC和德國之聲還補充說美國國內諸如“納粹黨”這樣的極端組織還曾將這面旗子變成了他們的“象徵”。

圖爲德國之聲貼出的美國親納粹黨的團體於1939年時曾使用這面旗幟進行遊行圖爲德國之聲貼出的美國親納粹黨的團體於1939年時曾使用這面旗幟進行遊行

  但《華爾街日報》的一篇關於此事的最新“社評”堅持認爲包括這面國旗在內的所有美國的國旗,都不是壓迫或種族主義的符號,一切做出這種指控的言論都是基於錯誤歷史的政治鬧劇。

  該報還表示製作這面旗幟的貝特西·羅斯還曾被美國的女權人士視作英雄,所以如今她製作的旗幟反而成了壓迫的符號真是展現了美國當下政治的“喪心病狂”。

  另外,《華爾街日報》這篇社評還挖苦了卡佩尼克,稱雖然有人認爲他是爲了反抗種族主義才失去工作,但他的球確實打得很糟糕……

  所以,從《華爾街日報》這份明顯“引戰”的語氣看來,這起由一雙“愛國”運動鞋引發的、將耐克公司坑慘了的政治“悲劇”,估計肯定要在美國鬧上一陣子了。

  只不過,當一雙“愛國”的運動鞋都能在一個國家成爲“一點就炸”政治火藥桶,掀起如此軒然大波時,這個國家還“正常”嗎?

  此事目前已成爲美國最熱門的事件之一,還引來英國、德國、新西蘭等多國媒體的圍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