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反轉太突然 川普方已經樂壞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31日 07:56   環球時報

  原標題:反轉太突然……川普方已經樂壞了

  近日,美國接連發生針對猶太人的襲擊。其中,僅上週六,美國紐約一個猶太“牧師”(拉比)家庭就遭人襲擊,5人被捅傷。

  案件發生後,美國那些主流的“自由派”媒體,以及美國民主黨的政客,都“本能”般地將此事與美國總統川普和美國極右翼白人勢力進行了“關聯”,稱總統川普對於白人右翼分子的縱容,導致了案件的發生。

  可隨着案件兇嫌的被捕,以及警方對其作案動機的調查,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真相卻開始浮出水面,更曝光了美國社會一個長期被人忽視的極端組織。

  兇手不是白人,而是黑人

  首先,在週六兇案的嫌疑人被捕後,雖然從《紐約時報》到《華盛頓郵報》的美國主流“自由派”媒體都沒有強調這個兇手的身份和膚色,但兇嫌的照片顯示他是一個黑人,而不是白人。

  這一結果,也令美國總統川普的衆多支持者樂開了懷。畢竟在這個兇手被捕前,不少美國主流“自由派”媒體以及美國民主黨政客,都曾“帶節奏”稱襲擊可能是美國白人極右翼分子所爲,並將兇案發生的責任怪給了縱容白人右翼分子的川普身上。

  一些之前因爲此案而在網上斥責川普的人,如今更是遭到了川普粉絲打臉和質問。比如下面這位民主黨政客就被川普的粉絲拿着兇手是黑人的照片反問說:這叫白人極端主義?

  可爲啥這位名叫Grafton Thomas的黑人,會持刀襲擊那個猶太牧師的家庭呢?

  雖然他的家人說他有“精神病”,可從現在警方挖出的證據來看,他行兇的原因卻並不只是“精神失常”這麼簡單,其背後反而潛藏着一個此前一直被美國主流媒體所掩蓋的極端羣體:一個黑人的極端主義羣體…。。

  種族壓迫下產生的 “怪胎”

  儘管《紐約時報》在報道此案最新的案情進展時,仍然在用“嫌疑人在行兇前曾搜索過希特勒”這個標題,似乎仍想把此案的問題指向白人法西斯主義;但該報在其報道的正文中,卻不得不交代出這樣一個實情:這個行兇的黑人,可能與美國一個黑人“反猶”宗教運動有關聯,因爲他在自己的日記中曾對該運動表達出興趣,還引用該運動的思想觀點,去批判過猶太人——尤其是猶太白人。

 截圖來自美國《紐約時報》的報道 截圖來自美國《紐約時報》的報道

  網絡公開資料和美國一些媒體的報道則顯示,這個黑人“反猶”宗教運動的全名,叫“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是一個美國土生土長的黑人“反猶主義”運動,在美國有多個分支羣體,以教派的形式活動,但與當年德國的法西斯納粹似乎並沒有什麼關聯。

  其中,根據美國CNN的介紹,這個“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起源於19世紀的美國,其核心教義是,如今自稱猶太人的以色列白人都是“虛假的猶太人”,只有他們這些美國黑人和印第安人,才是猶太聖經中提到的“正統的猶太人”。相關教義還認爲,上帝終將指引這些“真正的猶太人”回到真正的以色列,上帝還會讓那些白人“惡魔”成爲他們永遠的奴僕。

 截圖來自美國CNN的報道 截圖來自美國CNN的報道

  那麼爲什麼這些美國黑人,會認爲自己是猶太人呢?

  從CNN的介紹以及其他網絡上的公開資料來看,在19世紀黑人遭受白人種族壓迫最兇殘的那個時代,美國一些被白人奴役的黑人,爲了擺脫這種種族壓迫,便開始重新解構在美國白人世界備受推崇的猶太教聖經,將黑人也說成是聖經中古代猶太人的後裔,從而賦予了自己一種全新的、正面的種族身份。他們還組成了一個個信奉這種教義的教派,並混入了基督教等其他宗教的教義,這也令他們遊離在正統宗教之外。

  但需要說明的是,他們與非洲埃塞俄比亞實際存在的那批猶太人後裔,沒有明顯的關係。

 截圖來自美國CNN的報道 截圖來自美國CNN的報道

  之後,在二戰結束後,20世紀60-70年代的美國民權運動,又令“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吸收了當時美國極端民權運動領袖馬爾科姆X和“黑豹”組織的一些“黑人民族主義”乃至極端主義的思想,從而令他們開始將自己視爲唯一正統的猶太人,並認爲白人猶太人是“冒牌貨”和“惡魔”,一些更爲極端化的教派羣體還開始歧視其他非“正統猶太人”的族羣。

  結果,這個原本是爲了應對種族壓迫而出現的宗教運動,便由此出現了“邪教化”的變質,一些分支教派不僅也走上了極端主義、種族主義以及反猶主義的道路,甚至於一些分支教派的領袖,還開始壓榨和侵犯同爲黑人的信徒。

  尷尬的美國“自由派”媒體

  不過,由於“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旗下的各分支教派,此前大多是通過在街頭大聲傳教的方式來傳播他們的價值觀,也沒有怎麼暴力襲擊過猶太人,再加上他們“黑人”的身份,這個羣體便一直沒有引起美國絕大多數的“自由派”媒體的報道,以及美國主流輿論的關注。

  即便這個宗教運動旗下的一些“邪教”色彩的組織,曾經犯下謀殺兒童和性侵女性的罪行,美國媒體對這些案件的報道熱度,也很快就消散了。

  今年1月,當一羣“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的信奉者,在美國華盛頓的林肯紀念堂門前對一羣白人學生進行挑釁的時候,這個宗教團體才開始被美國主流媒體注意到。

  然而,當時這些主流“自由派”媒體斥責的並不是這個如今被他們視爲“反猶”的黑人極端羣體,而是“陰差陽錯”地批判了那些做出反擊的白人學生,認爲他們才是挑事的“種族主義者”。

  直到今年12月10日,當2個信奉“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的黑人,持槍襲擊了美國一處猶太人的市場並殺害了4名猶太人,以及前面我們提到的那起週六一名黑人對猶太牧師家庭的襲擊,捅傷5名猶太人後,美國一衆“自由派”媒體才不得不地將對白人極端主義的批判,轉向對這個黑人“反猶極端羣體”的關注……

 截圖來自美國CNN的報道 截圖來自美國CNN的報道

  這一尷尬的局面,也令美國一些白人右翼分子“如獲至寶”,紛紛痛斥這些“自由派”媒體在種族主義面前在玩弄 “歧視白人”的“政治正確”和“雙重標準”,對白人種族主義者就大加批判,對於黑人種族主義者就輕描淡寫。

  不過,從美國“自由派”媒體報道種族主義問題的套路上來看,耿直哥不認爲“以色列希伯來黑人運動”的問題能夠得到美國輿論的正確對待和處理。因爲這些美國媒體往往只會在“身份政治”這個膚淺的表現上談論“種族主義”,卻不敢深入到種族主義所牽扯的更深層次的[階級問題]上去,去觸及美國的“國本”。

  所以,美國的種族主義問題才會遲遲得不到解決,還出現了黑人羣體也走上極端主義的路線去“以毒攻毒”,並讓猶太人跟着“背鍋”的局面。

  但令耿直哥不解的是,如此低能的美國媒體,又怎麼有臉天天跑來對中國的民族政策指手畫腳呢?昨天,美國《紐約時報》水平越發低下幼稚的駐華報道團隊,就又刊登了一篇關於中國新疆的抹黑報道,把我們在新疆培養技術工人,讓他們可以自力更生的政策,歪曲成是“強迫勞動”和“監控”他們。

  一個國家在解決問題和造福弱勢羣體,一個國家卻把弱勢羣體逼上極端化的絕路,鼓動底層互害,到底哪個國家才尊重人權,可不是《紐約時報》這種美國媒體的政治抹黑,就能顛倒黑白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