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何這麼多中國人跑到日本當悽慘的研修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3:01   鳳凰網

原標題:想不通!爲何這麼多中國人跑到日本當悽慘的研修生?

 

這幾天,46名中國工人在北海道失蹤的消息受到廣泛的關注。

根據中國駐札幌總領事館的最新消息,已有11人被日本警方逮捕,另外還有46名中國工人下落不明。本來都是通過正規途徑,以研修生身份去日本打工賺錢,怎麼就突然失蹤了呢?

由於日本警方還在調查之中,所以具體的細節和真相還不得而知。不過,“研修生”在日本的悽慘境遇恐怕是不容忽視的一大原因。

日本政府於1981年確立研修生制度,最初的目的是爲發展中國家培訓掌握一定知識和技能的人才。但是,隨着日本社會老齡化導致勞動力的日益缺乏,研修生已經變相成爲了勞動力,而且研修生所從事的工作,往往都是大多數日本人不願意乾的“危險、髒、累”的工作 ,比如種地、建築施工、捕魚、快遞分揀、製衣等。甚至,有的日本中介機構還以研修生的名義騙外國人去福島核電站清理核污染。

 

 

在進行撬貝殼的中國研修生,據媒體報道由於長時間撬貝殼很多研修生的手有不同程度的受傷。

研修生幹着日本人不願意乾的工作,但是收入卻比日本人低很多,而且很多研修生都是被送到偏僻的地方,荒涼、人少、冷清。

 

 

中介機構和僱傭方往往會對外國研修生進行培訓。有些善良的日本僱主會帶着研修生去旅遊觀光,不過這樣的僱主並不多。

大約是3年前,我還在留學東京的時候,曾幫忙接待過一箇中國東北的農民工研修團,中介安排他們去北海道、羣馬縣等地方種地。這個團大概有100多人,以年輕人爲主,有男有女。我當時主要負責教他們簡單的日語會話,然後也會給他們“洗腦”,即反覆強調要遵守日本的法律、不要亂跑、要聽戶主的話等。這差不多是所有研修生來日本後必須要學習的內容。

這批東北農民工研修團中的大多數人是第一次來日本,對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新鮮。有的人問我東京是什麼樣,有的人問我如何適應日本的生活,當然更多的人向我打聽在哪兒打工工資比較高。因爲中介老闆曾特意叮囑我,不要跟他們談論日本打工的薪資,所以我當時也就沒敢多說。不過,我倒是問過他們的月薪大概是多少,不少人面帶喜悅地說,一個月大概是10萬日元(約6千人民幣)。

 

 

在日本地方農村從事農活的中國研修生。

這些錢對國內的農民工而言可能不少了,但說實話在日本真不算多。要知道,他們是來日本務農種地,需從早幹到晚,一週只有一天休息,而如果去日本便利店、飲食店打工的話,按照一週五天,一天8小時工作的話,那麼一個月賺20萬日元(約1萬2千)都是非常輕鬆的。所以,研修生在日本可以說是廉價勞動力,大部分的利潤被僱主和中介抽走了。

 

 

研修生居住的寢室,一般多以4人間爲主,2人間的情況較少。

除了工資低以外,研修生在日本往往還會受到各種各樣的歧視和不公對待。《朝日週刊》在2015年的一篇報道曾揭露了日本僱主對研修生各種欺壓:在宮崎縣的一些農家,僱主要求中國研修生每天必須工作12小時以上,並且還規定研修生不能和日本人談戀愛;不能與其他在日本的中國人聯繫;除了工作中,不能與外界交流等。此外,最爲可怕的一條是,一旦在日本生病了,僱主不會負擔一毛錢,一旦違反規定,回國的機票都得自己出。

正是因爲工作的“危險、髒、累”,工資收入極低,而且還要受日本人的歧視,所以才導致“研修生失蹤”“研修生逃跑”的事情不時發生。這一次有46名中國工人在北海道集體“失蹤”,還是很令人意外的,人數之多,恐怕也是近年來較爲罕見的。

 

 

在東京留學的時候,我曾在牛肉飯連鎖店鬆屋打過工,當時的時薪是950日元(約60元人民幣,東京最低時薪爲890日元),而一些研修生的時薪可能都不到500日元。

那麼,失蹤或逃跑後的研修生去幹什麼了呢?答案是繼續留在日本打黑工。

由於研修生的工資較低,所以很多人在工作一段時間後,會偷偷跑掉,通過前輩或朋友的介紹,轉而去其他工資高的地方打工,比如去日本的風俗店、由在日華人開的工廠、飯店等。這些地方的工作其實也不輕鬆,而且還是會受到歧視和不公待遇,但儘管如此,仍然有很多中國人願意爲此冒險,他們的目的就是爲了繼續留在日本。

說實話,看到這次46名中國工人在北海道集體“失蹤”的消息後,倒是讓我想起了3年前接待那批東北農民工研修團的一個細節。當時,我曾委婉地勸過他們早點回國,國內的生活舒適,收入也不見得比日本少,幹嘛要在這邊吃苦受累呢。不過,大部分研修生都沒有在意我的話,他們對日本研修生活期待與堅定的眼神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3年過去了,不知道經歷了日本研修生活的他們是否還會堅持當初的想法呢?

文/陳小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