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農民:120億美元補貼還沒發完,政府卻關門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2日 01:21   鳳凰網

原標題:美國農民:120億美元補貼還沒發完,政府卻關門了

【文/觀察者網秦璐方書文】

就在美國農民們認爲川普的120億美元緊急補貼會是將他們從中美貿易戰中解救出來的“大救星”的時候,政府關門的噩耗傳來。

因爲政府停擺,他們無法申請補貼,無法貸款,無法預測農產品走勢……他們中還有人無法理解政府爲何要把錢花在牆上。

據英國《衛報》1月9日報道,爲彌補大豆價格大幅下跌所造成的損失,聯邦政府曾承諾給予120億美元的緊急補貼。但全國農民聯合會(National Farmers Union)表示,對於正在焦急等待這筆援助款的成員來說,農業部辦公室的關門簡直是雪上加霜。此前,由於中國政府受到貿易制裁,大豆對華銷量大幅下滑。

 

英國《衛報》截圖

“農產品已經持續5年利潤下滑,我們正面臨着比一般挑戰下更艱難的處境。”全國農民聯合會主席羅傑·約翰遜(Roger Johnson)說,他代表着全國約20萬的家庭農場主和牧場主。

他補充道:“農產品淨收入只有五年前的一半。對許多農民來說,經濟條件不容樂觀,他們正面臨着巨大的壓力。隨着市場價格的持續走低,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又加劇了這種情況。而現在,政府又關門了。”

受政府關門影響最爲直接的是等待補貼款的農民,補貼是政府120億美元一攬子計劃的一部分,旨在幫助農民抵消與中國貿易爭端的損失。去年7月份起,中國政府爲應對川普政府發起的貿易戰,將美國大豆的進口關稅提高了25%,以至於美國大豆在這個全球最大市場的銷量直線下滑。這一反制措施給美國農民造成了沉重打擊,因爲在其他作物市場價格持續下滑之後,他們中的許多人更加依賴利潤相對較高的大豆。

 

 

美國大豆圖源美聯社

“在去年夏天前,大豆價格還能維持。”愛荷華州第五代農民亞倫·赫利·雷曼(Aaron Heley Lehman)說,”但當貿易形勢陷入低谷時,價格下跌了20%。農民們之前賺的錢一下子付之東流。大豆貿易的崩潰和政府關閉同時出現簡直太糟糕了。”

由市場便利化項目提供援助的農場服務辦事處現已關閉。約翰遜說,儘管第一批補助已於11月發放,但許多已經登記領取的農民事實上還沒有收到補助。觀察者網此前報道,川普承諾的120億美元的補貼,農民實際上只拿到了8.38億。此外,農民申請援助的最後期限是1月15日。那些還沒有提出申請的農民並不確定,如果政府繼續關閉,他們是否還能夠申請補貼。

約翰遜說:“這些補貼在很大程度上關係到人們能否熬過這一年,能否償還貸款等等。”

美國農業部辦公室的關閉,使得農產品統計數據和農作物報告的發佈被推遲,而這是貿易商制定規劃和定價的重要依據。其中一個關鍵性報告是原定於本週五發佈的世界農業供需預測。該報告是期貨價格的一大推動因素,包括美國、歐盟、俄羅斯和巴西等其它主要生產國的交易員們,都在從中尋找農作物預測。

雷曼是愛荷華州農民聯合會的主席。他說:“每年的這個時候,農民都要與銀行或其他貸款機構合作,同時也要聯繫供應商。在經濟形勢下行的情況下,農民十分被動。所有的決定不得不暫行擱置,直到美國農業部辦公室重新開放。”

去年12月,川普簽署了新的農業法案,該法案包括幫助奶農度過市場波動的計劃。但如果政府遲遲不開門,該計劃可能難以實施。

約翰遜說,政府停擺只會增加貿易爭端已經造成的不確定性,並可能會進一步壓低農作物價格。

忍無可忍的美國農民

《紐約時報》10日報道了更多陷入困境的農民。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此前,雖然川普的貿易戰讓農民們收入下滑,並且損失了數十億美元,但是他們仍然支持川普。但隨着政府關門時間拖到第三週, 一些農民表示,貸款和補貼的不到位以及其他政府服務的損失已經讓他們忍無可忍。

在喬治亞州,41歲的山核桃農場主大衛·辛格(Davider Singh)因爲當地農業服務機構辦公室被關閉,他的貸款申請無法得到處理,因而失去了購買第一個果園的機會。

在紐約州北部,帕姆·摩爾(Pam Moore)在一個瀕臨破產的小奶牛場給她的奶牛喂乾草。在31頭奶牛死於肺炎後,爲了維持奶牛場的運轉,她和丈夫欠下35萬美元,他們最後的救命稻草是聯邦農業緊急貸款。但政府的關門使這筆錢無法按時發放。

 

 

帕姆·摩爾圖源自《紐約時報》

儘管許多農村保守黨人可能討厭大政府的一些做法,但是幾十個項目以及數十億美元的支出卻將農民和聯邦政府緊緊綁在一起。

現在,農民和農業組織說聯邦政府已經停止了農作物支付,農民沒法獲得聯邦政府支持的經營性貸款來購買春季種植的種子,也無法爲牲畜提供飼料。由於相關服務的缺失,他們沒法查閱政府有關牛肉價格或大豆產量的新數據,進而也沒法決定在不斷變化的全球市場上種植和銷售什麼產品。

農業部曾試圖通過在12月份之前保持當地農業服務機構開放來減弱這種影響。此外,它還延長了農民申請政府120億美元救助的最後期限。

去年12月,川普簽署了新的農業法案,該法案法案包括幫助奶農度過市場波動的計劃,以及幫助那些在壓力和抑鬱中掙扎的農民提供心理健康服務的計劃。但威斯康星州民主黨參議員塔米·鮑德溫(Tammy Baldwin)表示,這些計劃在政府關門期間無法實施。

川普預計將於週一在美國農業局的年度大會上發表講話。許多農民,包括59歲的戴維·努納裏(David Nunnery),都堅定地忠於川普和57億美元修建邊界牆的要求,儘管關門會威脅到他們的生計。

 

“我可能會失去農場,但我強烈感覺我們需要一些邊境安全。”努納裏先生說。

但山核桃農場主辛格表示,邊界牆並不值得他爲此付出的代價——失去了最終買下自己果園而不是耕種他人土地的機會。

“爲什麼要把錢花在牆上?“他說。他只希望政府儘快重新開放。

在紐約的奧維德,政府關門讓64歲的約翰·邁耶(John Myer)對川普怒不可遏。因爲根據貿易救助,邁耶至少可以得到15000美元,他需要用這筆錢來支付其將在1月底到期的房產稅。邁耶在政府關門前就提交了文件, 但他表示這些款項並沒有得到任何處理。

"你幾乎不能稱之爲政治噱頭," 2016年投票支持希拉里·克林頓的邁耶說。"這是個人的權力立場,因爲除了他自己,他其實什麼都不在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