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她錄下被老闆性騷擾的電話,卻進了監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7日 11:41   鳳凰網

據《紐約時報》報道,高中會計員努里爾(Nuril Maknun)經常遭到校長的性騷擾。在學校,他經常向努里爾描述自己的性生活,並強迫她與自己發生婚外情。下班後,他還會給她打電話,繼續對她進行語言上的性騷擾。

努里爾在最近一次接受採訪時說,“這樣的電話騷擾經常發生,我甚至數不清有多少次。我告訴他,你需要去看心理醫生。”

被持續騷擾幾個月後,她錄下了其中一個騷擾電話,作爲校長對自己性騷擾的證據。結果,她丟了工作,進了監獄。而她的老闆卻事業蒸蒸日上。

錄下性騷擾電話作證據

努里爾的案子目前正在印尼最高法院審理,這個案子目前已經被公開化,併成爲印尼女性權益保護問題的典型案例。

女性權益倡導者表示,令人沮喪的是,在印尼的工作場所,不受歡迎的性侵和淫穢言論非常普遍,而女性在受到這些行爲的侵犯時,幾乎沒有什麼途徑可以求助。

努里爾今年40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在巴厘島以東的龍目島長大。2010年,她在龍目島省會馬塔拉姆第七中學找到了一份會計的臨時工作。她的麻煩始於2013年新校長穆斯里穆(Muslim,音譯)的到來。

 

 

▲努里爾(Nuril Maknun) 圖據《紐約時報》

據努里爾描述,2013年4月,穆斯里穆開始頻繁地用猥褻的語言與她交談,包括當面和電話交談。他詳細地向努里爾講述了自己與另一名員工的性行爲,並逼迫努里爾與他發生婚外情。她還被這位校長帶到賓館兩次,看他幾個小時前和其他學校員工發生性關係後留下的痕跡。

努里爾擔心,如果她抱怨這些騷擾,會失去工作,尤其她是一名臨時工。與此同時,穆斯里穆還向其他人,包括努里爾的丈夫暗示,自己和努里爾有婚外情。

爲了證明自己被騷擾,努里爾在2013年8月對穆斯里穆打來的一個電話進行了錄音。15分鐘的電話錄音裏,這名校長向努里爾詳細地描述了自己與一名職員的性行爲,《紐約時報》查閱了一份法庭記錄,確認了該錄音內容的真實性。

努里爾把這段錄音播放給了丈夫和一名同事,來證明自己的無辜。

被解僱被起訴

幾個月後,一名老師從努里爾手機裏拷貝了這份錄音。一開始,僅有少數幾個人知道這段錄音,校長穆斯里穆是一年多以後才知道這段錄音的存在。

穆斯里穆告訴努里爾,如果她刪除這段錄音,他願意延長她的合同。這不一定能夠阻止被拷貝走的錄音副本流傳出來,但如果努里爾接受了穆斯里穆的條件,她再對他提起起訴就會變得更困難。努里爾拒絕了穆斯里穆的要求,然後她被解僱了。

《紐約時報》記者多次嘗試聯繫校長穆斯里穆,但均未成功。他的首席律師阿斯穆尼說,穆斯里穆纔是這起案件的真正受害者。他說,努里爾違反了法律,應該被送進監獄。“男性也該受到保護,她是個忘恩負義的人,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努里爾被解僱三個月後,穆斯里穆到警察局控告她誹謗。在2017年3月被逮捕之前,努里爾已經被警方審問了6次。“我真的不明白究竟什麼是誹謗,告訴人們自己糟糕的遭遇是誹謗嗎?”努里爾說。

最終,檢方取消了她的誹謗罪名,而是以散佈淫穢材料對她進行控告。本案檢察官艾達•阿尤•普圖•卡蒙迪•杜威拒絕接受電話採訪,也沒有回覆書面採訪。

在對她的審判中,學校的老師作證說是他們從努里爾手機裏拷貝了錄音並傳播出去,努里爾並沒有傳播錄音。但努里爾還是在龍目島監獄待了兩個月。

她的律師佐科•朱馬迪(Joko Jumadi)說,她錄下這段通話是爲了保護自己。她保存了這麼久,即使錄音最後傳播出來,也不是從她手中傳播出來的。

據努里爾和她的律師朱馬迪說,穆斯里穆作證時稱,他並沒有在錄音中描述自己與一名僱員的性行爲,而是描述了他對一名美國色情明星的幻想。

總統表態判決結果推遲執行

初審法院裁定努里爾無罪,但事情並沒有結束。

據印尼《雅加達時報》報道,在印度尼西亞,檢察官可以對無罪判決提出上訴。檢方把努里爾的案子提交到了最高法院。在印尼最高法院,法官們在沒有舉行聽證會的情況下,於2018年11月推翻了初審判決,認定努里爾以電子方式傳播不雅材料的罪名成立。

 

 

▲資料圖圖據《雅加達時報》

由三名法官組成的陪審團判處她六個月監禁,並對她的家人處以3.5萬美元的罰款。如果不支付罰金,她的刑期將延長3個月。

在採訪中,努里爾強忍着淚水說,“我真的很震驚,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我將錄音傳播出去的。”

公衆對這一裁決表示憤怒。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當時正在爲2019年4月的連任競選做準備。他暗示,如果最高法院拒絕努里爾的最後上訴,他將介入此案。“如果案件沒有得到公正審理,那麼她可以向總統申請寬大處理。一旦她申請,我就會介入。”佐科對記者說。

印尼總檢察長辦公室的穆罕默德•普拉西提奧表示,將推遲執行對努里爾的判決結果,直到她的上訴得到解決。

“明明是受害者,卻是被關進監獄的人”

而這件事對校長穆斯里穆的職業影響似乎微乎其微。《雅加達時報》報道,錄音曝光後,他被免去了校長職務,但卻在該省首府馬塔拉姆的政府電視臺擔任了更高的管理職位。

他的律師斯穆尼說,“他很健康,也很享受生活。政府仍然相信他,讓他繼續留在他的位置上,他仍然擁有權力。”

有權對穆斯里穆進行處置的馬塔拉姆市長阿哈爾•阿布杜一直沒有接聽《紐約時報》記者的採訪電話,也沒有回覆書面採訪。他的助手錶示,他們無法對此案進行討論。

 

在最高法院去年11月做出裁決後,努里爾向警方舉報了穆斯里穆的性騷擾行爲。西努薩滕加拉警察局發言人I Komang Suartana稱,警方正在考慮是否有法律適用於此案。他說,說淫穢話語不是犯罪,印尼的反性騷擾法律不包括口頭性侵,除非有身體接觸。

努里爾的律師表示,只要法律不改變,女性將永遠被拒之門外,永遠不要想舉報。“尤其是努里爾的案子,你明明是受害者,但卻是被關進監獄的那個人。”

努里爾從未想過成爲一個公共話題的典型案例,但她很高興有這麼多女性、相關組織,甚至總統都對她表示支持。但她不認爲情況會很快好轉,“很多女性仍然受到來自上司的壓力,上司可以爲所欲爲。對我來說,正義似乎遙不可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