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臺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美2020大選提前揭幕 拜登會是川普對手嗎

http://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06:26   北美新浪微博

 

▲美國總統川普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6月9日,宣佈參與2020年總統大選民主黨初選的19位參選人,齊聚愛荷華州第二大城市錫達拉皮茲,在該州民主黨組織的名人堂晚宴上,每人發表了五分鐘左右的講話。

按照目前的日程安排,艾奧瓦州的民主黨初選在2020年2月3日舉行,並將一如既往地成爲總統初選的揭幕戰。

美國2020年大選週期提前揭幕

事實上,自1972年各州總統初選決定最終政黨提名以來,在不存在在任總統謀求連任的9次初選中,有7次是愛荷華州初選的勝利者最終贏得了提名。

這一歷史經驗所揭示出的“順風車”效果,顯然是任何參選人都無法抗拒的。所以哪怕只有五分鐘,也不可能放棄。

值得玩味的是,目前大幅度領先民主黨初選民調的前副總統拜登,卻因爲要參加孫女的畢業典禮而缺席了此次盛會。

目前看,拜登在艾奧瓦州仍以24%的支持率佔據首位,領先位居第二的桑德斯超過8個百分點。也可能是如此穩定的領先幅度,也爲拜登的從容創造了些許空間。

在民主黨內部吸引到總共24位參選人(打破了歷史最多紀錄)並陷入混戰的同時,共和黨陣營也不甘寂寞:6月18日,在任總統川普將在關鍵搖擺州佛羅里達的奧蘭多舉辦大型集會,從而正式啓動競選連任之旅。

兩黨紛紛投入選戰狀態,也意味着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週期的提前揭幕。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出席競選活動資料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拜登勝出對川普未必不利

關於2020年大選的最大懸念,當然在於川普能否可以實現連任。

衆所周知,總統的執政業績可以看民調錶現,但總統是否得以連任,卻要看對手的情形。換言之,選舉結果完全是個動態對比的過程。無論川普本人如何,如果民主黨最終產生的候選人無法與之比擬,兩者之間的必須選擇還可能轉向川普。

如今民主黨的初選,因爲拜登幾乎超過桑德斯一倍的民調領先優勢而少了些懸念。甚至有人戲稱,民主黨總統初選已完全淪爲副總統人選的選拔賽。但一些歷史經驗也對拜登的“毫無懸念”提出了嚴峻的挑戰與質疑。

歷史經驗表明,參與人數越多的黨內初選(1972年和1976年的民主黨初選以及2016年的共和黨初選),其結果往往完全不符合政黨精英建制派的意圖。這樣看來,在24位參選人同場競技的情況下,拜登的優勢會否持續維持,可能是左右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關鍵指標之一。

而若最終仍然是拜登在初選中勝出,由他代表民主黨挑戰在任總統川普,那最終結果未必對川普不利。

拜登完全代表着華盛頓政治精英,而且其年齡比川普還要年長三歲……這些在往屆選舉中可能被視爲優勢的經驗和閱歷,在面對通過社交媒體繼續保持了“反建制派”色彩的川普而言,極可能不是優勢。

反而,如果最終勝出的民主黨提名人是一位全然的新人,即新舊兩位反建制派對決、徹底繼續打破華盛頓舊秩序的情況下,民主黨的勝算或許也並非如想象中那麼小。

更爲關鍵的是,民主黨的提名人及其前景所影響的,不僅僅是未來四年白宮的歸屬,還可能是民主黨政黨政治生態的前景。

 

拜登顯然更易吸引藍領中下層,但估計也難以避免2016年希拉里那樣的境遇——缺乏吸引力導致少數裔和年輕羣體投票率不佳。其他的新面孔,如少數裔或女性面孔,的確令人振奮,卻直接加劇了民主黨“身份政治化”的不可逆趨勢。

從此刻看2020年大選,無論勝負與否,美國兩黨目前的套路大概都是鞏固基本盤、爭奪關鍵盤。這種激烈黨爭的做法所迴應的,只是部分在選舉政治意義上至關重要羣體的民意,而不是美國國家利益的訴求。

所以可以斷定,2020年無論哪個黨勝出,失敗的都是民衆希望儘快擺脫黨爭極化怪圈的切實訴求。

□刁大明(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