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貿易摩擦不休 美國農民把目光轉向工業大麻種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4日 07:35   鳳凰網

 

囿於美國政府挑起的貿易摩擦,以及糧食價格的低迷,越來越多的美國農民正試圖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大麻。

據路透社14日報道,直到不久前,這種作物的種植在美國才被合法化。不同於作爲毒品出現的品種,美農種植的這種工業大麻通常被用於生產食品、建築材料等,其中含有的大麻二酚(CBD)還被“吹捧爲”治療失眠、痤瘡、心臟病等各種疾病的藥物。

自去年12月《2018年美國農業法案》通過以來,人們對工業大麻的興趣開始升溫。該法案將工業大麻從美國聯邦緝毒局(Federal DEA)的受控物質名單中移除,並將其置於美國農業部(USDA)的監管之下。與毒品大麻不同,工業大麻中精神類化學物質四氫大麻酚(THC)的含量,不足以讓使用者產生吸毒的感覺。

新規定要求美國農業部向農民發放工業大麻種植許可證,但該機構尚未對這一過程進行監管,這意味着許可證的發放仍由各州執行。

倡導組織Vote Hemp的負責人埃裏克•斯汀斯特拉(Eric Steenstra)表示,美國今年工業大麻的種植面積,將比2018年的78176英畝增加一倍。根據《2014年美國農業法案》批准的試點項目,美國2017年種植了25713英畝的工業大麻。

 

美國一處工業大麻種植地

隨着供應量的增長,美國工業大麻的市場也水漲船高。據上述組織及行業刊物《大麻商業雜誌》(Hemp Business Journal)統計,2018年美國工業大麻銷售額達到11億美元,預計到2022年將達到19億美元。

這種作物的利潤潛力也很大。例如,威斯康星州大麻加工企業Legacy Hemp的創始人肯•安德森(Ken Anderson)表示,食品級大麻的產量若良好,每英畝可爲農民淨賺約750美元。大麻籽可以烤在麪包裏,也可以撒在麥片或沙拉上。

“這種級別的利潤可以將玉米、小麥等其他所有作物都擊垮。”安德森稱。

相比之下,大豆每英畝只能帶來150美元甚至更少的利潤,自去年貿易摩擦以來,美國對中國的大豆銷量大幅下降。

不過報道指出,要想從工業大麻中獲利,美國農民必須先學會種植這種他們不熟悉的作物,並與不斷變化的法規和其他不確定性作鬥爭。

“沒有人有任何這方面的經驗。”46歲的瑞克•加什(Rick Gash)說。這名堪薩斯州的商人計劃在自家老宅基地的馬場上種植他的第一株大麻作物。

混亂的監管

監管層面同樣存在問題。

據瞭解,雖然美國農業部負責監督工業大麻的種植,但工業大麻產品的監管主要落在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肩上。目前,FDA還沒有批准含有CBD的食品和補充劑,但這類產品隨處可見,而且該機構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限制其銷售。

前FDA監管顧問、律師喬納森•黑文斯(Jonathan Havens)指出,目前爲止,FDA只對那些有着‘激進主張’的人進行審查,涉及癌症治療、艾滋病治療等等。其他沒有健康聲明或“軟”聲明的CBD產品,並沒有得到聯邦執法部門的批准,“導致許多人混淆了可用性和合法性”。

FDA在一份聲明中稱,已經制定了一項戰略來評估現有的CBD產品,併爲其上市創造合法的途徑。

該機構還表示,其知道一些公司正以違法的方式銷售含有大麻衍生化合物的產品,但已將那些無根據的健康聲明列爲執法行動的優先事項。

“我們最關心的是那些將消費者的健康和安全置於最大風險的產品的營銷,比如那些聲稱能預防、診斷、治療或治癒癌症等嚴重疾病的產品。”聲明指出。

 

2019年5月30日,一款含有CBD的肌肉和關節舒緩霜在紐約的一場貿易展上亮相圖自IC photo

美農擔憂CBD成“泡沫”

除了含糊不清的監管,工業大麻還面臨着其他問題。

今年春天,堪薩斯州農業部開始向農民發放許可證,允許他們在該州種植這種作物,這是幾十年來的頭一次。

堪薩斯州立大學的專家傑森•格里芬(Jason Griffin)仍然對這種作物的潛力持懷疑態度,當他聽到有人用“淘金熱”這樣的描述時,他感到有些畏縮。

除了要適應不斷變化的法規,昂貴的種子也是工業大麻種植先驅們將面臨的諸多挑戰之一。

另一方面,雖然一些種植者已經能夠重新利用現有的聯合收割機,但收割工業大麻也可能需要其他特殊設備。大麻植物的花朵通常是手工採摘的,而用作纖維的工業大麻是在田間種植的,儲存前必須在田間進行機械切割和烘乾。

 

肯塔基大學自有的工業大麻田內,農機正在收割作物

與此同時,農民們還特別依賴工業大麻的最終買家,因爲很少有第三方經紀人會經手這種作物。

“你不能直接去當地的糧倉問,麻粒的現價是多少。”上文提到的安德森說。

他經常告誡農民,在與買家簽訂合同之前不要播種,因爲價格差異很大。其公司Legacy Hemp會在種植季節前與農民簽訂合同。

一些農民還對長期的前景感到擔憂。

蒙大拿州農場主內森•基恩(Nathan Keane)此前一直在種植小麥,現在他也在種植一種專門用於CBD油的雌性大麻植物。

“老實說,我認爲CBD這種東西會成爲一個泡沫,”基恩坦言,“我會跟上這股潮流……但我還是真心希望,工業大麻的可持續性能夠體現在糧食和纖維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