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詳解關稅排除清單,看背後的中國態度與溫度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07:00   鳳凰網

中秋佳節前夕,許多受中美貿易摩擦波及的在華進口企業收到了一份“禮物”。

經國務院批准,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下稱“稅委會”)11日公佈第一批對美加徵關稅商品第一次排除清單。

對第一批對美加徵關稅商品,第一次排除部分商品,分兩個清單實施排除措施。

薄薄兩張清單,展現的是中方處理中美經貿問題時的溫度與態度。

 

 

中新社發 森林 攝

充分考量公衆利益 清單展現溫度

美方一些人對華揮舞關稅大棒,單方面升級貿易摩擦的行爲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破壞全球貿易秩序,許多無辜的跨國企業、中小企業和普通消費者也受到影響。

儘管不得不反擊,但充分考量公衆利益,儘可能減少反制措施對企業和其他利益相關方的傷害,是中方堅持的重要原則。此次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工作,就體現了這樣的溫度。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等有關法律法規規定,稅委會今年試行開展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工作。

“這是中國關稅制度的一種實踐和創新,旨在有效緩解相關行業、企業因中美經貿摩擦受到的影響。”中國國際商會法律服務部專家陳懷生解釋說,這意味着,經過有關方面調研、專家評審等流程後,部分因中方對美反制而被加徵關稅的美國輸華商品將被免除關稅,從而減輕在華進口企業的實際壓力。

梳理此次公佈的兩份排除清單可以發現,其中包含的16項產品主要可分成三類,即國內需要的農業生產資料、工業關鍵原料和醫療設備。這些商品很難從美國以外的市場替代,且大多數屬於生產原料和中間品,加徵關稅對企業影響較大,對相關行業發展和技術進步也會造成一定影響。

以農業生產資料爲例,排除清單中包括一些畜牧養殖業投入品,如對蝦種苗、紫苜蓿粗粉及團粒、飼料用魚粉、飼料用乳清等。

“此次中方對接受排除申請的選擇非常明確”,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田志宏分析說,隨着中國民衆收入水漲船高,老百姓對動物性食品的需求也愈加旺盛。但由於中國進口的部分畜牧養殖業投入品來源比較單一,美方對此加徵關稅產生的成本很容易轉移給相關企業,進而轉嫁到消費者頭上。

以主要用於奶牛養殖業的苜蓿爲例,田志宏表示,近年來中國乳製品需求增長很快,奶牛養殖規模也隨之擴大,中國自身苜蓿產量難以跟上需求增長速度,仍有相當一部分依賴進口,且短期內難以找到替代品,因此中方經研究後將其列入了排除清單。

工業關鍵原料是此次排除清單涉及的另一類主要商品。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祕書長趙志平介紹說,中國自美進口的石化產品佔雙方貿易總量很少,且相關產品可替代性很高,兩國貿易摩擦對相關行業直接影響非常小,但間接影響較大。由於化工行業是原材料工業,需要爲所有下游工業服務,這就意味着一旦部分上游原材料工業成本上升,其影響將傳遞到終端產品。

記者瞭解到,此次排除清單包括了抗癌原料藥和醫用直線加速器。這兩項商品此前作爲兩個大的8位完整稅目下的一部分,納入了加徵關稅範圍。此次排除工作中,考慮到它們短期內替代起來相對困難,並且對腫瘤治療十分重要,關係民衆健康,因此專門把這部分商品挑出來,作爲非全稅目進行排除。

在排除工作的適用範圍上,也體現出了中方的這種考慮。根據《辦法》,此次排除工作申請主體爲申請排除商品的利益相關方,包括從事相關商品進口、生產或使用的在華企業或其行業協(商)會。

因此,排除工作適用範圍並不侷限於申請企業。在排除清單內的商品,不管進口企業是否提交過排除申請,都可以享受排除措施。

田志宏說,這意味着只要一種商品申請對美關稅排除獲得通過,就意味着所有進口和使用這一產品的企業都將因此降低成本,這不僅對相關行業發展有益,同時也有助於整體經濟發展。

面對摩擦理性務實 中方堅定態度

兩份排除清單的溫度,源於中方在中美經貿摩擦中的堅定態度。

爲維護自身正當權益,中方不得不對美採取三輪貿易反制措施。但中方也深知貿易摩擦並非鬥氣鬥狠,因此在處理相關問題時始終理性且務實。

這種態度,從此次排除工作中也可見一斑。經國務院批准,2019年5月13日,稅委會發布公告決定啓動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工作;今年6月3日至7月5日,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申報系統接受第一批商品排除申請,企業申請踊躍。隨後,稅委會組織對有效申請逐一進行審覈,開展調查研究,聽取相關專家、協會、部門的意見,最後再按程序制定、公佈排除清單。

陳懷生評價說,此次開展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工作是一次制度上的創新,且時間緊任務重。但啓動工作前,中方已做了大量調研,充分研究了美國、歐盟、加拿大等經濟體的相關商品徵稅排除措施,並進行了制度融合與創新。

談及中方排除工作與美方相關工作的區別,陳懷生舉例指出,一方面,雙方清單所涉及商品的範圍有所區別,如美方已公佈的8個批次排除商品絕大多數是美國稅則10位稅目下的部分商品,而中方排除的商品基於我國8位稅目,且涵蓋部分全稅目商品,相應覆蓋範圍相對更大。另據瞭解,中方排除清單商品涉及申請企業佔全部申請企業的比例約爲30%,該比例高於美方。

另一方面,陳懷生表示,從美方開始對中國輸美商品開始排除工作到公佈排除清單,最快一個批次用了5個月時間,其餘多數批次用時均將近一年。相比而言,中方從開始接受排除申請,到公佈第一批對美加徵關稅商品第一次排除清單,時間僅3個多月。

此外,中方本次對美加徵關稅排除工作在具體排除方法上也有講究,稅委會公佈的兩份清單在具體執行上有所不同。

具體而言,對清單一中所列的12項商品,自2019年9月17日至2020年9月16日(一年),不再加徵中方爲反制美301措施所加徵的關稅,對已加徵的關稅稅款予以退還。

對清單二中所列的4項商品,在上述同樣期限內不再加徵中方爲反制美301措施所加徵的關稅,已加徵的關稅稅款不予退還。

對此,官方此前已作過解釋。根據《辦法》,具備退還稅款條件的主要有兩種情形,一是排除清單按稅則稅目進行排除的,二是排除清單所列商品爲稅則稅目中的一部分,且海關有條件退稅的,如在稅則稅目基礎上,海關有附加編碼。

陳懷生解釋說,這涉及到海關操作中的可執行問題。例如某種自美輸華商品在8位稅目項下,但以往進口時沒有海關附加編碼,這就意味着中國海關無法計算出對其徵過多少稅,因此從實際操作層面來講便無法退稅。不過一旦此類產品進入排除清單,中方在規定時間內也絕對不會對其再徵稅。

排除工作會否影響中方對美反制措施力度?

 

專家指出,中方此前在反制清單制定過程中已充分徵求了稅委會成員單位和行業協會意見,充分考慮了進口商品可替代性、保持產業鏈完整等因素,啓動對美加徵關稅時已將多數不可替代產品排除在外,因此申請關稅排除的商品在反制清單中所佔比例較小,不會影響反制力度和針對性。

對於下一步工作,稅委會在公告中稱,將繼續開展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工作,適時公佈後續批次排除清單。根據此前消息,第二批對美加徵關稅商品排除申請已經開始,第三批排除工作也將適時展開。

中新社國是直通車瞭解到,在試行開展排除工作過程中,中方有關部門已收到並研究了各方面提出的大量意見和建議,其中部分已經反映到目前正在開展的第二批商品排除工作中。

可以預見,無論這場中美貿易摩擦走勢如何,中方還將一如既往堅持態度、展現溫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