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本前駐華大使:國民要爲自己學歷史 佩服NHK發佈紀錄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21日 02:40   鳳凰網

 

 

宮本雄二與其首次訪華的照片 圖/田思奇

記者 | 田思奇

“我要提醒日本民衆學歷史,不是因爲中國或者韓國要我們學歷史而去學,而是自己要吸取教訓,再也不犯一樣的錯誤。”宮本雄二說。

在中日關係逐步升溫,日本踏入“令和”新時代之際,“知華派”外交家、日本前駐華大使宮本雄二近日在東京接受了界面新聞等中國媒體的採訪,談到了中日關係的過去和未來,以及歷史問題的影響和兩國互信的培養。他還將中國和日本之間比作“一個班級內前兩名的競爭”。

現年73歲的宮本雄二早年從京都大學畢業後進入日本外務省工作,在1974年陪同時任外相大平正芳首次訪華,之後又在中國工作多年。卸任駐華大使後,宮本雄二致力於中日交流的“橋樑”工作至今,希望讓日本民衆瞭解中國的真實情況,因爲“兩國的互相理解還很不夠”。

宮本雄二還指出,現在歐美不大願意領導世界,而“日本和中國一定要下決心繼承現行的國際秩序”。在此共同目標下,兩國合作領域將會非常廣闊,也就是他所說的“新時代的日中關係”。

在回答界面新聞記者有關中日韓合作的問題時,宮本雄二希望兩國關係緊張時,第三國能起到調和作用,但也同時強調“自己的問題要自己解決”。

以下爲採訪內容,經過編輯整理:

問:您曾經在2006年至2010年擔任日本駐華大使。請問您如何看待卸任後這10年左右的中日關係?

宮本雄二:我在2010年離開中國,具體是那一年7月離開中國,8月從日本政府退休。9月就發生了我們海上保安廳的船和你們漁船的衝突。2012年發生了所謂的“釣魚島國有化”。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的事情暴露出日本和中國之間的很多矛盾,領土糾紛是一個,背後還有兩國社會對對方的定位。

2010年,中國的經濟規模超過了日本。其實經濟規模沒有什麼,因爲日本也曾超過德國,在1968年位列世界第二位。我們預計我們將會超過德國,並且早就超過了英國,但是我們一直對英國、德國、法國這些國家保持尊敬。經濟規模超過了,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

我們和英國、德國、法國距離太遠,沒有我是第一名,你是第二名、第三名這樣的感覺。就像學習班上學生們的關係一樣,第一名的學生和第二名的學生關係好嗎?第二名超過第一名,會發生什麼?這種情緒我們和歐洲沒有,但日本就跟中國發生了這樣更加情緒化的事情。2013年安倍晉三首相參拜了靖國神社,又恢復了歷史問題(上的摩擦),兩國的關係就更加惡化。

但是日本和中國要站在大局。我把大局定義爲用長期的、廣闊的視野和觀點去判斷的利益,就是真正的國家利益。短期又狹窄的觀點引導的所謂國家利益,並不代表真正的國家利益。釣魚島很重要,但是日本和中國的關係呢?釣魚島的事情可以破壞兩國關係嗎?兩國關係不重要嗎?東亞不要穩定和平的環境嗎?世界要不要穩定和平的環境呢?

問:您怎麼看中日間政治安全互信的問題,我們該如何處理這種關係?

宮本雄二:加強這方面的信賴關係,說起來不是很難。你們的文化和我們的文化一樣,說話要算數。很簡單,我們承諾的要做。針對安倍首相去年訪華時雙方達成協議的項目,兩國政府現在要做的是落實。

信賴關係歸根到底是人和人的關係。中國商務部和我們的經濟產業省做了一些很成功的事情,下次見到的時候就形成了信賴關係。兩國領導人之間有相當的信賴關係,已經見了好幾次,但是政府部門之間信賴關係還是不足。做具體的事情,得到一個成果,鞏固他們的信賴關係,這是現在很需要的。

問:日本外務省統計稱,去年有超過85%的日本民衆對中國持有負面印象。對於改善日本民衆對中國的印象,您有什麼建議?

宮本雄二:越來越多的普通百姓要出面,他們出面越多,日本人就會感覺到中國人和我們差不多,沒什麼特別,這樣關係會接近。

還要通過媒體讓兩國百姓靠近。很多日本媒體記者寫了很真實的新聞發給身在東京的編輯,結果不被接受,因爲關於中國的負面因素太少了,不能發表。我就跟媒體朋友說,你們本公司有報道政策和方針,但你們寫負面消息以外,也要寫積極的小故事,就是生活方面,百姓方面的,給讀者看一看,這樣才能達到平衡。

當然現在積極的消息也越來越多,尤其是日本廣播電臺(NHK),不斷髮布有關歷史的紀錄片,他們都敢做,我很佩服他們。

問:歷史遺留問題似乎仍然對中日兩國人民看待彼此產生不好的影響。對此您作何評價?

宮本雄二:日本社會要好好地學習歷史,來理解過去日本的行爲帶給鄰居的國民怎麼樣的痛苦和悲哀,這很重要。日本方面主動去學習歷史,中國方面不提。這樣的關係在我看來很理想。

以前日本社會的歷史問題是左派和右派的鬥爭。中間大多數日本人,一看歷史問題出來就不關心,也不願意參與。

現在日本在歷史問題上已經有很大的改善。2015年是二戰結束70週年,安倍首相發表了談話。依我看,在日本的歷史問題已基本解決。當時日本主流的學者發表了,且所有的媒體報道了他們的看法。當然他們發表過意見,但是在學術雜誌上,普通老百姓從來沒有看過主流學者的意見,在報紙上只看到左派右派的辯論。終於2015年,主流的東京大學教授們出面表示:日本侵略了中國。不是1937年,而且1931年日本就開始侵略。

同時我要提醒日本民衆學歷史,不是因爲中國或者韓國要我們學歷史而去學,而是自己要吸取教訓,再也不犯一樣的錯誤。不是中國韓國要我們學習,而是爲你自己,爲日本自己,我們要學歷史。

問:第九次中日韓外長會議於8月21日在北京舉行。此次會議恰逢三國合作20週年,具有重要意義。但在民間仍存在“中日友好靠韓國,中韓友好靠日本”這樣揶揄的說法。您認爲中日韓未來順利開展合作,實現互惠共贏的關鍵是什麼?

宮本雄二:有個故事我說過好幾次。在美國亞特蘭大當總領事的時候,我看到日僑發行的報紙裏有新聞說,日中韓裔美國人之間的結婚比例遙遙超過其他族裔之間的美國人。因爲在那麼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日本人中國人韓國人感覺到一樣。那麼回到東亞,爲什麼我們要吵?到了美國,就要成家了呢?還是我們的視野和看法不成熟。

以前東盟首腦會我們(中日韓)都參加,我們在旁邊舉行三國首腦會議。2008年,我們頭一次在自己的地盤上舉辦首腦會議(記者注:2008年12月,中日韓領導人首次在東盟與中日韓(10+3)的框架外在日本福岡舉行會議)。那個時候我確定,三國的新時代來臨,我們三國可以直接談很多事情,兩國不如三國。

你說的(民間說法)是完全相反的意思,但我的看法是,兩國關係不好,比方說日本和中國的關係不好,韓國可以在中間調和說:“我們還是舉行會議吧”。希望日中韓三國首腦會議拿回原來的意義,我們自己的事情由我們來決定,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

問:日本已在今年5月進入“令和”時代。新時代的日本與中國的關係會迎來哪些新風潮?

宮本雄二:國際社會現在面臨100年一次的大變革。樹立起戰後國際秩序的歐美現在不太願意領導世界,要後退。日本和中國是從現行的國際秩序中得到利益最多的兩個,這才有了今天的繁榮。

現在歐美不大願意繼續領導這樣的國際秩序,那麼日本和中國一定要下決心,繼承現行的國際秩序。找到了這個共同的目標,我們能夠合作的領域就一下子擴大,這是我所稱之爲“新時代的日中關係”。要擴大視野,站在世界的、全局的觀點,來判斷日本和中國應該怎麼走。

朝着這個方向開始行動,我認爲(中日)可以得到世界各方面的很多支持,但是這同時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挑戰。我們要付出代價,爲了世界的利益,我們要犧牲自己的利益。比方說市場的開放,自由貿易的前提是市場去要開放。日本的農業要開放,這給農民帶來了很大的負擔,但是這可以通過國內措施來彌補。中國也一樣,要加大力度來開放很多領域。比較有挑戰性的同時,如果日本和中國能夠成功的話,就是亞洲的復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