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英媒質問:若美國真是民主國家,爲何阻止上百萬人投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06:23   鳳凰網

  (文/觀察者網 霍思銘)英國《衛報》11月7日刊登評論文章稱,從嚴格的身份認證法到關閉投票點,再到清除選民名單,“選民壓制”是一種策略,用以故意讓美國少數族裔難以行使他們的民主權利。

  1965年,馬丁·路德·金從塞爾瑪遊行到了阿拉巴馬州的蒙哥馬利,來抗議南方白人立法者試圖阻止非裔每個人投票。而在當時,塞爾瑪的黑人數量超過白人,但在選民人數中只佔2%。

  2018年,金的表姐克里斯蒂安·喬丹已經92歲了。她來到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投票點,爲中期選舉進行投票,就和她在過去五十年中做的一樣。但她被告知選民登記中並沒有她的名字。

  喬丹的問題並不特殊。雖然美國爲舉辦“自由而公平的”選舉感到自豪,同時投票權被尊爲美國民主的基準,但日益增加的證據表明,有系統性的行爲在制止越來越多的美國選民行使這項權利。

  直至今日,在那些曾有選舉歧視歷史的州,1965年的《選舉權法》案保證了聯邦政府對他們的選舉系統進行監督。(該法案取締了南方許多州採取歧視性投票的做法,比如將識字測試作爲投票的先決條件。 觀察者網注)

  1965年,馬丁·路德·金與約翰遜總統簽署《選舉權法》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然而,六年前最高法院的一項裁決從內部摧毀(Gutted)了這一法案(裁決表示《選舉權法》第四部分違憲。 觀察者網注),改變了這一狀況。這意味着,那些州不需要再從聯邦政府獲得預先許可,就可以進行影響選舉和投票程序的立法。換句話來說,這些曾有最惡劣選舉歧視的州可以恢復到他們原來的狀態了。

  紐約大學布倫南中心發佈報告表示,在過去的20年中,一些州已將障礙放到了投票箱前,比如實施嚴格的選民身份認證法,減少投票時間,禁止註冊和清除選民名單。這些措施在2013年最高法削弱了《選舉權法》時被推廣,不僅打擊了所有美國人,還給少數族裔、窮人、年輕和年老的選民帶來了特殊負擔。

  這些州採用的、影響數百萬美國人的措施,設計的目的就是壓制投票,因此被稱之爲“選民壓制”。

  這些政策不僅威脅了催生《選舉權法》案的民權時代的成果,同時又在威脅美國作爲西方自由民主國家代表這一觀念。

  去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錶示:“我們是先進的民主國家中,唯一故意阻止民衆去投票的。”

  在2016年,超過三十個州用“選民壓制”打擊選民,導致非裔選民的投票率暴跌了七個百分點。對共和黨來說這是一個“有效的殺傷率”,但對美國來說這是民主的致命打擊。

  爲投票權而鬥爭

  在美國,爭取投票權的鬥爭自從建國以來一直都存在。1789年憲法規定,只有有財產的白人男性擁有選舉權。19世紀廢除奴隸制後,非裔才被允許投票,但當非裔政客開始贏得選舉後,占人口多數的白人就開始設置制度限制。

  國際比較表明,投票限制是美國民主的污點。比如,在澳大利亞,投票是強制性的。在瑞典,選民將被自動登記,在哈佛和悉尼大學學者編制的“選舉誠信指數”中,美國排在科索沃和羅馬尼亞等國之後。

  美國在投票率上也落後於其他民主國家,大概55%的合格美國人在2016年選舉中投票,而比利時和韓國分別爲87%和78%。

  黨派立法者

  在投票的每一個階段,美國人都面臨着他們居住地所帶來的障礙。因爲選舉法是由各州黨派的立法者——大多是州務卿——所制定並執行的。

  在一些親共和黨的州,選民面臨的困難始於需要出示身份證件以進行投票。全國立法者收緊了對於身份認證的要求——在美國7%的人沒有帶照片的身份證,非裔和西裔的比例更高。2016年,威斯康辛州就恢復了嚴格的選民身份認證法,表面上是爲了打擊欺詐,雖然專家們發現這種欺詐幾乎不存在。

  在總統選舉階段,一名律師安妮塔·約翰遜穿越了該州東南部的三個縣,鼓勵人們去投票,她陪同非裔選民去各種政府部門辦理駕照,或者幫他們尋找登記所需的舊地址記錄,在她看來,該州的政策顯然在打擊潛在選民。

  然而並不是每一個州都有約翰遜這樣的活動家,當川普以2.2萬張選票的優勢贏得威斯康辛州時,分析人士發現,僅密爾沃基市的投票率就比四年前低了3%,也就是少了四萬張選票。

  同年,據估計得克薩斯州共有60萬人缺乏該州嚴格的規定要求的身份證件。弗吉尼亞州和田納西州則對通過競選登記選民的組織做出了新的限制。

  虛假的藉口

  對很多美國人來說,即使找到一個投票站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一份民權組織的報告顯示,自2012年以來,1688個投票站已被關閉。這些事件發生在有選舉歧視歷史的州,包括喬治亞洲的214個選區。該州公民自由聯盟的法律主任肖恩·揚表示:“許多選舉官員用虛假的藉口,在有色族裔社區積極關閉投票點。”

  喬治亞州有10%的縣只剩一個選區供所有選民投票,有些人需要走數英里才能去投票。德州有760個投票站關閉,而亞利桑那州有320個。這些都是《選舉權法》案修改的直接結果。

  清除選民名單

  如果更嚴格的身份認證法和關閉投票站還不起作用,那就要使用“清除選民名單”了。這就是發生在克里斯蒂安·喬丹身上的事。據布倫南中心的數據稱,2016-18年期間,她和其他1700人一樣被從名單上抹去了。

  “選民清除”是指選舉官員可從名單上抹去一些名字,避免重複投票,或將去世了或者搬家了的人從選民名冊上除名,這些都是完全正當的理由。但報告稱,在一些有投票歧視歷史的地區,這種情況更爲普遍。

  同時一個臭名昭著的系統:州際選民登記交叉檢查系統,自2005年來已被數十個州使用,用於搜索在多個轄區登記的人,然而2017年一項研究表明,交叉檢查更可能清洗掉合法的選民而不是不被承認的選民。

  不公正地改變選區(Gerrymandering)

  許多州允許爲黨派利益改變選區,或劃定選區界限。通過將另一個政黨的選民壓縮到儘可能少的選區來獲取更多的席位。今年7月,最高法院以5票贊成、4票反對的結果,表示不就此問題作出裁決。實際上這表明,最高法院並不覺得爲黨派利益而改變選區是違憲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