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世衛專家沒去武漢,是中國捂蓋子?權威回應來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8日 06:41   鳳凰網

執筆/胡一刀

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這個團隊在成立之前就成爲西方媒體和一些人炒作的話題。

在成立之後、來中國之前,美國方面一些人炒作的重點變成了,這個團隊裏爲什麼不能允許美國專家的加入?在國際專家組到達中國,中國也確認專家組裏包括美國專家後,西方那些媒體和那些人又盯上了一個新的問題:

爲什麼不安排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前往疫情中心——武漢或者湖北省其他城市,調研疫情?

這個問題在西方媒體強調“信息透明”的話語下,把中國擺在了“信息不透明”的位置上。

但是,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1

就像前面說的,在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最後名單敲定前,美國就跟魯迅筆下的“祥林嫂”一樣,隔幾天就換個人不斷指責中國“爲什麼不允許美國專家去中國實地調查疫情?”他們沒張口,目標就已經很明確了——中國想捂蓋子,所以信息不透明。

等到中國現在允許美國專家跟隨世衛組織專家團前來調研疫情後,美國那些媒體和政客又閉口不談這個事情,改成質疑“爲什麼國際專家不能去武漢調研疫情?”,潛臺詞看上去跟之前的目標是一致的。

所以,對美國及一些西方媒體、政客來說,攻擊、質疑中國很easy,找個說辭就行。

有網友說,“造謠光靠一張嘴,闢謠就得跑斷腿”。這似乎是一個道理。

世衛組織的醫療專家組從本週一開始會在北京、廣東和四川三個地方瞭解新冠肺炎疫情。表面看上去,這些專家的行程不包括疫情的發源地武漢市或是湖北省其他地方,於是“有意隱瞞疫情真相”的陰謀論成了西方媒體的熱門。

這些媒體借一些美歐專家之口說,“如果世衛組織的專家組不去武漢或是湖北的其他地方,他們就無法獲得有關這次疫情的完整畫面”。有的則說,“看起來這個做法是短視的,也不利於中國向世界說明它正在盡一切努力遏制疫情。”

但真的如此嗎?我們先看看世衛組織國際專家考察組這幾天的安排。

2月17日,考察組在北京開展現場調研,先後參觀訪問了中國疾控中心、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地壇醫院和北京市朝陽區安貞街道安華里社區,調研瞭解全國和北京市疫情形勢、防控措施、定點醫院醫療救治、基層社區防控等情況。

18日,聯合專家考察組將分赴廣東省和四川省進行現場調研。

之所以去廣東,有學者告訴刀哥,專家考察組很可能是爲了與在新冠肺炎疫情和17年前SARS疫情中都發揮了關鍵作用的鐘南山院士進行交流。而且,廣東也是SARS疫情之後中國衛生系統建設最爲完善、人員配備最爲齊全的地區,和北京是國內的兩個標杆。

而之所以去四川,一是因爲四川在此次疫情中作出了較好應對,這也是專家考察組需要了解的。二是因爲可能四川省省長尹力是一位醫學博士,曾經擔任衛生部副部長,他在公共衛生領域有着豐富經驗。而且,四川省與國際公共衛生學界有比較多的交流。

那爲什麼聯合專家考察組沒有去湖北調研?有專家對刀哥說,主要原因可能是湖北當前處在防控疫情“攻堅戰”的關鍵期,精力無暇分散,所以接待方面可能能力有限。

2

對於這次聯合專家考察組沒去湖北調研,有幾種說法,刀哥問了幾位專家,獲得瞭解答。

說法一:國際專家不去湖北,無法獲得真實的疫情資料和數據。

其實自新冠肺炎疫情出現之初到現在,中國一線研究人員和醫生已經在國內外專業雜誌上發表了大量中英文的文章,裏面分享了很多第一手的數據,以及他們看到的病例感染、疫情演變的情況。

這些論文和採用的數據都是真實、嚴謹的,因爲本身這些雜誌都是國內外權威雜誌,不僅雜誌的編輯人員,讀者也都是各國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士。所以,如果有數據造假或者人爲修改結論,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從而被這些專業人士發現。

而且,這次國際專家來到中國後,會和中國相關專家一起進行考察調研,這些中國專家有的剛剛才從湖北或武漢調研回來,他們會帶着他們在一線看到的真實情況,與這些國際專家進行分享和深入討論。比如,國際專家與鍾南山院士的討論,肯定是開門見山、直擊疫情的。他們都是頂級專家,爲了自己的聲譽,不會說些虛頭巴腦的內容。

說法二:國際專家去湖北或者武漢調研,真的無法接待嗎?

看看現在每天中國官方對疫情的更新數字,其他一些省市有的新增病例爲零了,而湖北和武漢絕對是戰疫的主戰場和中心地帶。現在攻堅戰已經打到最關鍵的時刻,武漢和湖北的主帥剛剛更換,正在想盡一切辦法把所有疑似的、等待救治確診病例,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這是在與時間賽跑,有的甚至是與死神賽跑。武漢還在想盡各種辦法建更多的方艙醫院,籌集各種醫療急需物資。所以,事情多到絕大多數一線醫務人員沒有時間好好睡個覺,大部分都是在醫院裏隨便找個地方解決。

所以,這時候國際專家去武漢或者湖北其他地方,一方面我們必須要給他們提供最高的防護措施,避免他們被感染;另一方面這些專家去醫院或者社區調研,必然會有人羣的聚集,在疫情中心容易引起非常複雜的狀況。而且這些專家結束對武漢的調研後,再去其他地方,就必須隔離14天,也影響他們完成後續的調研任務。

說法三:去北京、廣東、四川,對國際專家瞭解中國新冠肺炎的傳播和治療情況沒什麼收穫。

這種說法其實是西方不少媒體和政客普遍存在的誤區。其實北京和廣州作爲17年前SARS的重災區,專家可以將這兩次疫情中中國醫療機構的應對做出較好的對比。而四川作爲一個西南內陸省份,這次的做法也比較得當,各方面考慮的比較全面,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另外,這三個地方其實也是抗擊疫情的一線。比如北京,也有確診後死亡的病例,地壇醫院是專門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由於人手相對充足,能夠對病例的病情發展作出詳細的記錄和分析,這方面因爲武漢各醫院都忙於收治病人所以可能無暇完善。所以,從研究的角度來說,北京廣東方面或許還可以提供關於典型病例更詳盡的資料。

3

17年前的SARS給了在公共衛生領域給了中國不少沉重的教訓,而對於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應對,我們也一直在反省。

在2002至2003年SARS疫情期間,世界衛生組織也向中國派遣了專家組。當時這個國際團隊,是在中國衛生部要求該組織提供流行病學和實驗室方面的支持來幫助調查疫情後組建的。

該團隊包括病毒學、實驗室技術、流行病學調查和不尋常傳染病控制方面的專家,成員來自參與世衛組織全球疫情警報和反應網絡中的美國、澳大利亞、英國和德國專家。

17年後在各方面越來越開放的中國,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對世衛組織國際專家團遮遮掩掩。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表示,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一出現,就向國際社會做出了通報。

就像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所說,中國的疫情防控工作是透明公開的,專家組去哪裏考察都歡迎,也都可以討論。站在全球抗疫的第一線,中國也將與更多國家展開合作。

中國健康管理學會健康文化委員會主任委員王立祥告訴刀哥,這次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來到中國,雙方專家可以合作的事情非常多。

第一,能夠堅定全球進一步協作抗擊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信心。第二,可以讓中外專家在新型冠狀病毒的溯源上開展深度交流與合作。第三,中國專家也希望與國外專家在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上開展深度交流與合作。第四,在新型冠狀病毒特異性治療上,針對可能存在新型冠狀病毒的變異,在新藥的研製開發方面我們需要與國際同行加強合作與交流。

此外,我們更希望在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研發應用上與國際專家加強合作。對不同種族人羣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後疫苗接種的差異也尚不確定,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中外專家學者共同承擔。

圖片均來自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