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巴西確診病例數世界第二,總統卻稱隔離措施是“犯精神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3日 03:27   鳳凰網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就新冠疫情發表講話。(圖片來源:視頻截圖)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就新冠疫情發表講話。(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巴西又換衛生部長了。

5月15日,上任不足一個月的巴西新任衛生部長內爾鬆·泰奇宣佈辭職,原因是與總統博索納羅在防疫措施上存在分歧。4月16日,出於同樣的原因,巴西前衛生部長路易斯·曼代塔被解除職務。曼代塔在任時採取嚴格的社交隔離措施,頗受民衆支持。

腫瘤專家出身的泰奇上任之初,曾說他的觀點與博索納羅一致,“健康和經濟不是對立的”,並表示會在控制疫情和經濟發展之間尋找平衡。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接受博索納羅的主張。

5月16日,軍官愛德華多·帕祖洛就任代理衛生部長。據巴西媒體報道,他在衛生領域毫無經驗,此前的主要工作領域是航空航天。

此時,巴西的疫情急速加重。5月17日,巴西累計確診病例數超過西班牙和意大利,5月18日超過英國,5月22日超過俄羅斯。截至當地時間5月22日巴西衛生部公佈的數據,巴西確診病例新增20803例,創下該國單日新增最高紀錄,累計確診病例達到330890例,升至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

這樣的局面並未改變博索納羅的立場。5月17日,博索納羅攜兩個兒子、至少11名部長及多名議員在總統府外與支持者見面,不但有近距離接觸,還分別把3名兒童抱起來高調合影。他的支持者當天在首都巴西利亞舉行示威遊行,要求解除隔離,關閉國會和最高法院。

不信科學家,只信直覺

西班牙《國家報》(El Pais)曾發佈兩項研究成果,一項來自巴西和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人員,另一項來自聖保羅州立大學和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兩項研究均指出,巴西將成爲新的全球大流行中心。預測顯示,巴西的感染人數可能達到160萬。

巴西衛生部預計,巴西的疫情高峯期將在5月至6月發生。巴西新聞網站“G1”報道,以聖保羅州爲首的多個州的醫療系統已近崩潰,無可用的重症監護室病牀。

爲悼念因疫情不幸離世的1萬多巴西人,巴西國會參衆兩院宣佈從5月9日起巴西全國哀悼3天,其間不得進行慶祝活動。不過,博索納羅卻在9日當天開摩托艇遊湖,並在不戴口罩的情況下與遊客交談。據說他原本還打算在家裏開烤肉趴,遭到民衆痛批後取消了。

遊湖時,博索納羅再出“名言”,稱巴西得了“精神病”。《聖保羅頁報》稱,博索納羅是在暗示各州市當局採取的社會隔離措施破壞經濟發展。

同日,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刊發社論認爲,對巴西疫情應對而言,博索納羅或許是最大威脅。

在華盛頓威爾遜中心巴西研究所教授Amy Erica Smith看來,科學家與博索納羅互相無法理解和溝通似乎不太稀奇。“博索納羅是個民粹政客,他不太信科學家和專家的技術建議和專業知識,只相信直覺,瞭解這一點非常重要。”她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博索納羅不遺餘力地推行經濟增長高於一切的治理觀。同時,他還大力推行一種民粹、對抗、類似文化戰爭的處事方式,以此來凝聚支持者。

2018年博索納羅贏得巴西總統選舉時,巴西正處於嚴重的經濟危機,失業率尤其是男性失業率攀高。當時,博索納羅承諾提振經濟、推行私有化、打擊腐敗,主張對社會、國家的軍事化治理,通過強硬手段來解決公共安全問題,用這種硬漢風格贏得了選民。

巴西利亞大學政治科學研究所主任Lucio Rennó認爲,博索納羅現在的立場與他一貫的風格和表達是一致的——在政策上更加強硬和鐵腕,而不是團結和同情。

不管疫情如何惡化,博索納羅始終堅持要求放開商業經營活動、取消社會隔離政策。5月11日,博索納羅宣佈,健身房和美容院是“生活必需基本服務”,可以開放,因爲“沒有經濟就沒有生活可言”。

博索納羅還緊跟川普堅持將氯喹列爲新冠初期可使用的治療用藥,而泰奇認爲氯喹有效性尚待研究,且使用氯喹有副作用,極力反對這一主張。結果是幾天後,他就遞交了辭呈。

據路透社報道,巴西衛生部於當地時間20日發佈新的指導方針,擴大氯喹治療新冠病毒的推薦使用範圍。

“總統的行爲簡直是自掘墳墓”

博索納羅堅持取消社會隔離也有支持者,尤其是那些處在巴西社會保障體系之外的民衆。截至2019年6月,巴西非正規經濟總量升至GDP的17.3%。據路透社報道,巴西約有3800萬從事非正規經濟領域工作的工人。

一直靠打零工過活的Gervasio在接受電視臺採訪時說:“我們不怕冠狀病毒,但飢餓是殘酷的。”

Lucio Renn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在巴西,在非正規經濟領域就業和沒有固定工作的人口比率都很高,這些人每天都需要走上街頭,以獲得當天的收入維繫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他們正在接受一些來自政府的財政援助,但是,大多數人仍然不能忍受保持社交距離的規定。博索納羅支持削弱社會隔離措施的立場,引起了這些民衆以及小型、微型企業的共鳴,尤其是在商業和服務領域。

但博索納羅面臨着各州州長、市長和最高法院,甚至部分內閣部長的反對,社會精英階層和中上層的支持也迅速流失,這種情形在執掌公共安全部的“明星”部長塞爾吉奧·莫羅請辭後愈發明顯。

4月24日,莫羅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辭職,原因是他任命的聯邦警察局局長遭到博索納羅罷免,莫羅指責總統“干擾司法”。

在莫羅宣佈辭職的當天,巴西全國各地就出現反政府示威,不少民衆在陽臺敲擊鍋具,高呼“博索納羅滾蛋!”的口號。

4月27日,巴西最高法院授權對總統博索納羅展開調查,以查證其是否涉嫌“干預司法”。幾天後,莫羅向警方提交證據配合調查,包括與博索納羅的信息往來,還陳述了博索納羅具體如何幹涉聯邦警察局工作。

Lucio Rennó認爲,莫羅部長的辭職對博索納羅政府的打擊尤其沉重,“他是巴西最受歡迎的公衆人物之一,也是巴西民衆反腐敗鬥爭的象徵”。博索納羅現在面臨的指控,也會進一步損害政府形象。“這件事在不久的將來還會繼續發酵,這無疑將加深博索納羅的政治危機。”

巴西媒體報道,國會中原本因支持莫羅而勉強支持博索納羅的一些中左翼人士,可能因莫羅的離去動搖立場。如果失去這些議員的支持,博索納羅將陷入更爲被動的局面。

巴西民調機構Datafolha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博索納羅的反對率達到了55%,支持率僅爲39%。在疫情暴發前,其支持率和反對率幾乎持平。日前,一些議員呼籲就彈劾博索納羅展開辯論,民調顯示這一舉動得到了大約一半巴西人的支持。

根據巴西法律,聯邦警察局有60天的時間來對博索納羅的案子進行調查,然後決定是否提出刑事指控。若國會同意對博索納羅提起訴訟,他將會被暫時停職;如果最高法院最終判其有罪,博索納羅將被免職。

巴西前總統費爾南多最近在社交媒體上寫道:“總統的行爲簡直是自掘墳墓。但願他在彈劾之前主動請辭。不然除了新冠病毒,我們還得忍受漫長的彈劾程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