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羣體免疫”的瑞典,被鄰居孤立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17日 05:35   鳳凰網

【文/觀察者網 齊倩】隨着疫情和緩,歐洲各國逐漸開始放鬆邊界管制。目前,北歐的丹麥、挪威和芬蘭已經互相恢復了國家間公民正常往來。不過,這三國並沒有帶上“老鄰居”瑞典。

瑞典外交部長林德(Ann Linde)16日對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表示,對於北歐其他國家對瑞典的態度,她“心情有些複雜”。她表示,鄰國在恢復公民往來方面將瑞典排除在外,“造成了需要時間才能癒合的創傷”,這種做法可能會損害國家間關係。

瑞典本次被北歐各國“孤立”並不令人感到意外——該國在應對新冠疫情上採取了消極應對政策,試圖通過所謂“羣體免疫”來實現抗疫的最終勝利。然而數據證明了瑞典防疫措施的失敗:每百萬人中約有1.68人死亡,數據高居歐洲第二;累計死亡人數也已達到三個北歐鄰國總和的四倍之多。

CNBC:瑞典因自己的防疫策略,被北歐國家孤立

CNBC報道稱,北歐國家近期已經逐漸開始放鬆邊界管制,自本週一(15日)開始,該地區公民可以實現國家間以工作和休閒爲目的的自由往來。但鑑於瑞典的高感染率,該國公民仍然受到限制。

據芬蘭當地新聞網站報道,芬蘭在與挪威、丹麥和波羅的海周邊其他國家簽訂相關協議時,特別提到了瑞典的高感染率。芬蘭內政部長曾表示:“不幸的是,瑞典疫情非常嚴重,我們仍無法解除對瑞典的限制。”

瑞典外交部長林德告訴CNBC,她對北歐人目前的態度有“複雜的感覺”,把瑞典排除在外的做法可能會損害國家間關係。

她說:“一方面,在撤離公民的問題上,我們與北歐國家有着絕對出色的合作……在北歐朋友的幫助下,瑞典從世界各地帶了8600名瑞典人回家,還帶了1500名非瑞典人登機,所以這是一次美妙的北歐合作。”

但她同時對北歐國家的決定頗有怨言:“但另一方面……我認爲,那些已經在工作中習慣沒有國界的人,已經清楚意識到不同國家會受到不同對待,我認爲這將對許多人造成難以癒合的創傷。”

“我並不擔心北歐關係的未來,我真正擔心的是,這造成了需要時間才能癒合的創傷,尤其對於邊境地區的民衆。”林德相信緊張關係“會癒合”,政府會盡其所能幫助解決問題,但“這可能需要很長時間”。

瑞典每百萬人中有1.68人死亡,位居北歐國家首位

瑞典自3月份開始實行基於“羣體免疫”的抗疫政策,基本維持國內社會經濟活動,不採取封城與強制社交隔離措施。政府呼籲民衆保持社交距離,但未要求在養老院或公共場合戴口罩。

這種與其他歐洲國家背道而馳的做法效果如何?

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網站數據,截至北京時間6月17日18時,瑞典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總計達53323例,死亡人數達4939例。瑞典的死亡人數不但位居北歐國家之首,更是達到三個鄰國(挪威242例、芬蘭326例、丹麥598例)總和的4倍之多。

牛津大學數據庫統計,截至6月16日,挪威每百萬人口死亡人數達到1.68,死亡率僅次於馬其頓(每百萬人2.4),居歐洲第二。

對此,瑞典外交部長林德仍有不同看法。她向CNBC辯稱,與其他國家相比,瑞典情況不同——疫情暴發時有將近100萬國際遊客,“現在評判瑞典抗疫措施還爲時過早。”

但瑞典疫情防控總設計師、國家流行病學家安德斯·蒂格內爾(Anders Tegnell)曾親口承認,本應實施更多限制措施,這樣死亡人數就不至於如此高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