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互關領館之後,中美關係滑向“新冷戰”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5日 06:22   鳳凰網

7月24日上午,中國外交部通知美國駐華使館,中方決定撤銷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設立和運行許可,並對該總領事館停止一切業務和活動提出具體要求。

這一舉動,是對7月21日美國單方面突然要求中方關閉休斯敦總領事館的對等快速反擊。

美國的挑釁行徑凸顯冷戰思維,而在中國被迫反制後,中美關係下一步將如何發展備受外界關注。本屆美國政府還會如何“惹是生非”?中美關係滑向“新冷戰”了嗎?中國如何把控好對美關係的方向盤?

今天(7月25日),小銳連線三位長期研究關注中美關係的國際問題專家,請他們就中美關係的現狀與未來發展給出專業性解讀。

【嘉賓】

朱鋒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 刁大明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 趙明昊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中心研究員

中國的對等反擊快速必要,且“留有餘地”

小銳:外交部昨天宣佈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您怎麼看中方這個決定?

朱鋒:中國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舉動,是對美國在沒有預先磋商和告知、非常貿然地要求中國關閉駐休斯敦總領館所做出的反應行動。

這個行動並不是中國希望看到的和希望採取的,因爲領事館作爲外交使團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提供簽證方便、保護當地僑民、促進社會和經濟交流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關閉成都領事館是件令人遺憾的事情,但這是在美方繼續野蠻的、無理的接二連三打壓中國的舉措之後,尤其是在中國駐休斯敦領事館被無理關閉後,我們不得不採取的對等反擊行動。

刁大明:目前美國駐華總領事館有6個,分別在成都、廣州、上海、瀋陽、武漢和香港。從外交領事實務方面考慮,如果以總領館的規模和領區來看,美國駐成都總領館與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是比較“對等”的。同時,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館,說明中方不想升級和美方的對立態勢,這爲未來主動調整中美關係留下空間。

趙明昊:中方必要且正當的回應背後,確實留有餘地,沒有關閉之前一些外媒猜測的美國駐香港總領館,說明我們還是希望中美關係能夠回到健康發展、穩定發展的軌道上來。

小銳:美國總統川普週三(22日)在新聞上回答問題時表示,關閉更多中國在美領事館的“可能性一直存在”。您認爲接下來美方還會有進一步的動作嗎?

刁大明:川普的說法符合他一貫的表達方式。既說明他沒有充分認識到關閉中國領事館對兩國關係產生破壞的嚴重程度,也說明他已經在炒作中國議題爲競選服務的方向上到了癲狂的地步,以致完全不考慮中美關係的發展大局。那麼未來他有沒有可能爲了選情肆意採取任何行動?這都是有可能的,展現出本屆美國政府一貫的不負責任的態度。

▲這是7月23日拍攝的中國駐美國休斯敦總領館外景。(新華社)▲這是7月23日拍攝的中國駐美國休斯敦總領館外景。(新華社)

蓬佩奧演講背後:美對華政策充滿錯誤邏輯和虛假概念

小銳:美方宣佈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後,國務卿蓬佩奧又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演講時,對中國從內政到外交進行了全面、徹底的否定。您如何看蓬佩奧的演講?

朱鋒:蓬佩奧尼克松圖書館的講話充滿了意識形態的仇視,充滿了對中美關係基本歷史和來之不易的合作共榮局面的歪曲和否定。

這篇演講是他這兩年持續對華敵意的大爆發,代表了今天川普政府內部以及美國國內政治右翼保守勢力在中國問題上完全錯誤、自私、自以爲是的政策選擇,整個講話不僅再一次暴露了蓬佩奧作爲反華“鷹派”的醜陋嘴臉,更顯露出其錯誤地想將“新冷戰”強加給中國的企圖,對於這樣的國務卿,他到底稱不稱職,有沒有有效地去履行外交的責任,我相信歷史自有評說。他的這番講話,充滿了錯誤的邏輯、虛假的概念、以及基於意識形態和美國保守精英不加掩飾的“美國例外論”的傲慢,這篇講話最終會被未來的歷史學家們稱爲中美關係史上的一個“笑話”。

刁大明:在蓬佩奧演講之前,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奧布萊恩、司法部長巴爾等一衆高官都發表了對華政策專題演講,所以蓬佩奧的演講是有計劃和準備的。這說明白宮裏的某些人,希望在現有的中美關係裏推波助瀾,給未來的中美關係進行所謂“定調”:如果川普連任,將進一步加劇中美之間的大國競爭、加劇對抗性;如果政黨輪替,也能進一步壓縮拜登進行政策轉圜或者調整的空間。

趙明昊:整體來看,蓬佩奧的演講充滿了對中國的無端指責和批評,這是近段時間以來他一以貫之的“發言主題”,同時和奧布萊恩、巴爾等人的演講是一個套路,都是有預謀地對中國污名化。

小銳:美國現在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經超過400萬例,但最近美國對華的挑釁和打壓變本加厲。據您觀察,持續打“中國牌”對共和黨的選戰到底有多大作用?

朱鋒:現在距離11月美國大選還有3個多月的時間,美國持續的全國新民調顯示,川普的民意支持率尤其是在關鍵州的支持率,都開始進一步落後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疫情反覆及其給經濟帶來的新的沉重衝擊,使得川普競選連任的前景充滿變數。在這種情況下,川普政府通過打壓中國,試圖將美國內經濟低迷和疫情嚴峻形勢“甩鍋”中國,並試圖通過“妖魔化”中國來人爲地誇大美國正在面臨“中國危機”,這說到底是川普國內選戰的需要。“中國因素”已成爲川普競選團隊兜售外交政策“亮點”的最大抓手。面對中美關係被美國內政治綁架、被情緒化的私慾和反華“鷹派”私心所挾持的現實,我們一定要有清晰的判斷和認知。

刁大明:從我個人觀察,川普不斷打“中國牌”是爲了在選前鞏固自己的“基本盤”,即迎合那些對華持有意識形態偏見的保守派。但他身邊這些官員未必完全出於選舉的考量。有些人是借總統的立場和說法,來肆無忌憚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們要把中美關係往負面方向上引,要給大國競爭留下負面遺產。他們急不可耐地一味衝破中美關係的底線,把壞事做絕,讓選前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在後續幾年都調整不回來,這是他們想要的。

趙明昊:現在美國的疫情在反彈、惡化,這種情況下,川普競選團隊的確把打“中國牌”作爲一個最核心的競選策略。但“中國牌”到底能有多大作用,我對此非常懷疑。目前疫情反覆、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大規模騷亂等因素對選情影響還是比較大的,而且越到最後,經濟因素也會佔據選戰更大比例。

▲7月19日,人們在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遊覽。(新華社)▲7月19日,人們在美國華盛頓國家廣場遊覽。(新華社)

美反華“鷹派”想炒作“新冷戰”,中國絕不接受

小銳:在反華“鷹派”官員的主導下,中美現在已經進入“新冷戰”了嗎?

朱鋒:現在美國反華“鷹派”利用川普政府當前的選舉進程、國內政治需要和疫情引發的所謂反華、恐華和仇華的情緒,想要將所謂“新冷戰”強加給中國,但是我們絕不接受。

從1972年尼克松訪華以來,中美關係到現在已經經歷了近半個世紀的風雨歷程,中美合作不僅促進了兩國社會和人民的共同利益和發展進程,而且對世界的繁榮穩定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儘管蓬佩奧之類的反華“鷹派”再度發出“新冷戰”的叫囂,但是中國不需要“新冷戰”,中國更不願意看到中美關係這半個世紀所取得的相互依賴、合作共贏的大好局面,完全被這些反華“鷹派”所綁架和揮霍。川普政府想要激化對抗、給中國強加“新冷戰”的圖謀,註定不會得逞。

刁大明:“新冷戰”這個概念在中美學術界都有爭論。“冷戰”有固定說法:主要表現爲以美蘇爲首的兩大軍事集團之間的對峙。這兩個陣營內部有彼此不容甚至勢同水火的價值觀。但中美現在不是這種情況,雖然有人說中美已經在各個層面出現了劍拔弩張的態勢,但照此說法,美俄是不是更適合“新冷戰”?中美還沒有達到水火不容的程度。

坦率講,“新冷戰”這個詞是美國敘事。新千年以來或者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一直處在“獨自在險峯”的單極狀態,不知道如何維繫自己的單極霸權。時至今日,美國自身已經陷入內外困境——外部,妄圖維持自己霸權但不知道怎麼做更合適;內部,美國出現“身份認同”危機,當無多數族裔人口的趨勢越發明顯,“美國到底是誰的美國”之問困擾美國人,這對國家發展前景將產生很大影響。

面對內外困境,爲了維持美國所謂的國際領導力,美國就回到了自認爲所擅長的“冷戰劇本”下。試圖製造一個巨大的外部威脅,以此增加國內團結度、拉攏西方國家“站隊”。這是美國的劇本,但我們不能跳進他們的方案中。我們應該有自己的劇本。

▲這是7月23日在美國華盛頓透過鐵絲網拍攝的白宮。(新華社)▲這是7月23日在美國華盛頓透過鐵絲網拍攝的白宮。(新華社)

堅決反擊的基礎上,中國也要爲未來留下主動權

小銳:中國的“劇本”是什麼?中國如何把握未來中美關係的方向盤?

朱鋒:面對中美關係進入新的驚濤駭浪的艱鉅航程,中方應有三個方面的應對。

首先,必須清晰準確地看到美國內保守勢力和川普政府的反華“鷹派”爲了謀取政治利益而不惜將中美關係作爲賭注的險惡用心。

第二,對於美國對華採取的進一步打壓舉動,一定要有選擇地進行堅決反擊,但中國沒有必要跟隨川普政府反華“鷹派”的節奏起舞,我們珍惜近半個世紀中美關係已經取得的重大成就,更珍惜從尼克松總統訪華以來美中政府共同努力下、經過好幾代人的努力來之不易的平等互利的重大進展,我們更珍惜中美合作對世界和平、穩定與繁榮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堅持中美關係既合作又競爭、保持兩國關係的協調與穩定,是中美兩國都無法推卸的基本責任。

第三,今後中美關係究竟何去何從,我們再一次站到了歷史的分水嶺。該是兩國有識之士挺身而出的時候了。兩國人民和精英需要秉持理性、正義與和平合作的決心,阻止中美關係變成美國右翼政治勢力中反華“鷹派”勢力的圖謀,避免兩國關係進入全面攤牌、對抗的狀態。中美關係的穩定,更需要呼喚國際社會對於川普政府瘋狂的、不斷挑起中美“新冷戰”對抗行爲的批評和回擊。面對川普政府對中國的情緒化打壓,該是國際社會表達立場和態度的時候了。中美關係事關國際秩序和世界和平發展的未來走向,中國不能只是一個國家回應。

刁大明:中美建交41年了,在一個史無前例的、拿中美大國關係當兒戲甚至“選舉工具”的美國政府領導下,未來一段時間中美之間還會有很多不確定性。美國官員不負責任地操弄中國議題,要麼是因爲選舉私利,要麼是因爲意識形態偏見驅動的執念。面對這種短視的、偏狹的個人企圖,中方肯定會進行必要對等的回應。但與此同時,我們要服務的還是更長遠的發展目標,在不得不回應的基礎上,也要爲未來留下主動權。

我們已經提出建設以合作共贏爲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理念,我們提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所以我們需要在和世界分享發展紅利的過程中,思考如何處理中美關係。中國作爲一個大國,有必要也有能力在已經提出的思路上,化解包括中美關係在內的國際事務,用更長遠的眼光看待兩國關係和未來發展。

趙明昊:第一要對川普政府的瘋狂言行做出必要回應,包括駁斥不實的指責,讓國際社會了解更多真相,也讓美國民衆瞭解更多真相。

第二要堅定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目前中國復工復產進程相對而言比較順利,我們要保持這樣的勢頭,現在川普政府希望能夠把中國跟世界剝離開來,跟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剝離開來,打掉中國發展的勢頭,我們不能讓美方得逞,我們還要用更大的改革開放來重新“掛鉤”,來更深入地發展中國跟世界的經濟、經貿關係。

第三是要有底線思維,還要確保中美的危機管控渠道是暢通的,因爲現在還有很多的美方人士在擔心中美軍事衝突,在美方內部也有很多人在擔心、反思,所以我們不能夠被美國的“鷹派”“帶節奏”,不能跟着他們的這個路數走。

第四要全力阻止美方所謂的新的“國際反華同盟”的圖謀,蓬佩奧最近的一些動作就是要推進這件事,那麼在歐洲的方向,我們看到,實際上法德在這方面跟美國的差異是比較大的,雖然英國最近的表現向美國趨同,但是英國首相約翰遜也說,不希望成爲一個條件反射式的“反華派”,這說明,英國、澳大利亞也好,日本、印度等也罷,他們都不希望被綁上美國的“戰車”。所以,我們在爭取國際支持方面還有很大空間,我們要繼續努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