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補壹刀:印度,“地區毒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2日 04:49   鳳凰網

執筆/腦洞刀

在某些話語體系中,印度人總有一種迷之自信,而這種自信發散到各個領域和角度就可能遭遇國運上的尷尬一刻。

近些年來,印度的人口和綜合國力確實是在飛速膨脹,而隨之起舞的就是這個國家的大國雄心。就在印度雄心勃勃地在大國夢中不斷前行的同時,2020年的這場新冠疫情也給它的未來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截至9月22日),印度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達548580例,死亡病例87882例,僅8月就新增近200萬例確診,28777例死亡。

作爲全球新冠疫情病例排名第二的印度,正在以“破紀錄”的方式追趕川普當局口中“控制得很好”的美國。

如果印度的新冠形勢還得不到控制,那麼美國已經坐了幾個月的頭把交椅的有力競爭者將會是這個南亞國家,而印度也將成爲“名副其實”的“大國”。

8月24日,《印度時報》表示,“印度離COVID-19疫情開始結束又近了幾英寸”。在其文章的開篇,該報稱,印度“事實印度疫情報告”(Times Fact-India Outbreak Report)預測顯示,“印度的COVID-19疫情將在兩週內(即8月24日至9月4日前)達到高峯,感染將在9月中旬趨於平穩,到當月底開始逐漸下降”。

01

《印度時報》更是在正文中表示,“自過去六個月以來,印度與迅速發展的COVID-19疫情進行了不懈的鬥爭,終於看到了復甦速度加快和新病例急劇下降的萌芽跡象。”

於是,在9月22日,當我們看到美國權威研究機構的數據時,就只剩下了一個字:呃……

因爲,就在《印度時報》所謂應該趨於平穩的9月中旬,9月11日,印度衛生部發布的消息顯示,該國新冠肺炎單日新增確診病例再次創下全球新高,達到96551例。印度從9月3日至10日,平均單日新增確診病例也達到了90195例。

更讓人詫異的是,印度人民黨西孟加拉邦主席高希9日在一場競選集會上對着現場民衆高呼“疫情結束了!”

如果在印度應對新冠疫情的事情上,迷之自信尚屬於奇葩的初級階段,那麼下面想講的這個小小插曲可能大家耳熟能詳,但確實是奇葩的高級階段。

牛尿治百病 牛尿也可以治新冠……

今年3月,印度疫情還沒有現在這般嚴重,但一些有心的印度人已經開始了治療新冠的“實驗”。

路透社3月14日報道稱,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一個名爲“全印度印度教聯盟”的組織曾舉辦了一個喝牛尿的聚會,因爲他們相信這能預防新冠病毒。此前,印度總理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黨主席阿米特·沙阿就曾主張,用牛尿作爲癌症的治療藥物。

雖然在這之後也有科學家,甚至是印度的科學家表示,牛尿並不能用於治療新冠肺炎,但還是有好事者在一些問答平臺上煞有介事地提問:牛尿在印度抗擊COVID-19上多有效?

當然,也會有印度人煞有介事地回答:完全有效,每天早晨服用牛尿100毫升。

02

印媒口中的“南亞異類” 會不會成爲疫情擴散的毒源?

是的,一向充滿“愛國主義情懷”的印度媒體《今日印度》在最新的報道中發問:印度的鄰居們比印度做得更好?

作爲一個維護印度“大國”尊嚴的媒體,自然是要爲印度發聲,可以理解。《今日印度》稱,“在絕對意義上印度是全世界(新冠確診)增長人數最多的國家,而相對意義上,印度的數字卻是最少的,而這才是印度新冠疫情的全貌。”↓

該媒體稱,就死亡率而言,印度被認爲是全世界的異類。在該區域內(南亞),印度每百萬人的死亡人數最多(馬爾代夫除外)。但是,就死亡人數而言,與總病例數成比例的是巴基斯坦,病死率高於印度,而孟加拉國的病死率比印度低。

不過,這家印度媒體沒忘了黑一下鄰國巴基斯坦,他們說:“尤其是巴基斯坦,令公共衛生專家感到困惑,(他們的)國家能力低下,收入低下,大城市房屋擁擠將導致疫情無法控制的爆發。”

然而,最新的巴基斯坦疫情情況如下圖所示:↓

巴基斯坦疫情柱狀圖(來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網站)

當然,在這篇文章的後半部分,《今日印度》雖未標明誰做得更好,但是言語中還是表示印度的封鎖政策比其他國家做得更好。而我們也找到了印度媒體用以自誇的來自英國牛津大學的報告,其中提供了南亞各國應對疫情的指數變化,可供參考。

其實,在面對這樣的疫情方面,比來比去,空口說大話並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畢竟若以人口基數大作爲確診人數多的理由,那麼中國現在所取得的成績又會刺痛某些驕傲者的玻璃心,更何況中國人用自己的巨大犧牲,提醒了這些國家,怎樣做能控制住疫情。

而作爲“大國”印度周邊的鄰國,其實會更擔心這樣的新聞出現。早在6月尼泊爾疫情出現上升的那個階段,尼泊爾的衛生部門就發現,90%的確診病例是從印度返回尼泊爾的。

尼泊爾疫情柱狀圖(來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網站)

現在令人更爲擔憂的是,印度現在仍面臨確診病例快速增長的局面,而鑑於此前尼泊爾境外輸入案例的情況,我們也不得不懷疑尼泊爾現在的確診病例漲勢是否與印度有關。

03

此外,與現在排名第一的美國不同,印度的鄰國明顯較多。美國的地理位置在客觀上減緩了美國疫情向外快速擴散的速度,大西洋、太平洋以及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旅行禁令也能夠相對有效地防止來自美國的病例進入其他國家。

印度則不然,印度周邊鄰國(除中國外)並不具備應對大規模疫情爆發的能力,而印度現階段應對疫情的方式也的確令人有所疑慮。

儘管牛尿治病也並不是輿論的主流,但社交媒體上假信息的廣泛傳播,污名化和甩鍋的大行其道,會不會給這個原本就因種姓制度矛盾重重的南亞國家制造更多的不確定性,不得而知。而多種原因刺激之下的印度疫情會不會讓印度變成新的新冠“毒源”,值得我們關注,畢竟陸地接壤,意味着一種非法行爲更容易實現,偷越邊境,更何況這些邊境地區也不太平。

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印度政府也許想用民族主義轉移人們對新冠疫情急轉直下的注意力,把目標轉向中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