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揭祕金正恩妹妹:一個可以影響平復金正恩心情的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08日 19:1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妹妹金與正:一個可以影響、平復金正恩心情的人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金與正是金正恩內心可以信任的人,

  是一個可以影響、平復他心情的人,

  是一個可以毫無保留、毫不避諱地

  向他提供他所需信息的人。”

4月27日,金與正在板門店。圖/韓朝首腦會晤媒體報道團4月27日,金與正在板門店。圖/韓朝首腦會晤媒體報道團

  金與正:一直在哥哥金正恩身邊

  文/曹然 本刊記者/徐方清

  本文首發於總第859期《中國新聞週刊》

  隨着兩側整齊擺放着朝美兩國國旗的大門打開,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和美國總統川普步入位於新加坡聖淘沙島上的嘉佩樂酒店,坐到簽字桌邊。

  此前在門前側身站立的金與正跟隨哥哥走到桌前,伸手爲金正恩拉開座椅,然後將一支鋼筆放在哥哥手邊。隨即,一身黑色套裝的她退到了金正恩的側後方。

  金正恩拿起妹妹專門準備的鋼筆,和川普分別簽署了朝美領導人新加坡會晤聯合聲明。發生在2018年6月12日13時30分許的這一瞬間,成爲朝美關係史上以及朝鮮半島和平進程中的一個歷史性時刻。

  川普簽完字後表示,這份歷史性文件“將爲世界解決一個巨大而且嚴峻的問題”。在他們身後,金與正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面帶微笑,交換了朝鮮語和英語文本的聯合聲明。

  約一個半月前,與新加坡會晤中相似的一幕出現在板門店。2018年4月27日上午,金與正隨金正恩一起跨過板門店的南北軍事分界線。走入第三次朝韓領導人會晤的會場後,金正恩准備在文在寅提供的來賓簿上簽名,隨身攜帶黑色公文包的金與正馬上遞給哥哥一支鋼筆。

  “我們可以如此評價:在新加坡會晤中,她既可以談論外交政策,也可以爲金正恩遞送鋼筆。”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朝鮮問題專家邁克爾·麥登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稱。

  麥登被《華盛頓郵報》稱作“與朝鮮政府有私人溝通渠道的研究員”,他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自己正在撰寫一份關於金與正的全新報告,其內容將超出此前西方媒體對金與正身份的所有認知和判斷。據他掌握的最新信息,金與正參與領導了導彈試驗和朝美外交的工作。

  如 今,朝鮮與美國就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展開的外交磋商纔剛剛開始。曾多年參與朝美談判和磋商工作的美國前核不擴散事務助理國務卿、現任賓州州立大學教授約瑟 夫·德托馬斯對《中國新聞週刊》預測,這一談判過程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金與正顯然將在這一進程中發揮不容小覷的作用。

4月27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左二)和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右二)在板門店舉行會晤。右一爲金與正。圖/韓朝首腦會晤媒體報道團  4月27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左二)和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右二)在板門店舉行會晤。右一爲金與正。圖/韓朝首腦會晤媒體報道團

  從“公主”到“同志”

  2018年4月27日上午9時剛過,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步入第三次朝韓領導人會晤場所“和平之家”。寒暄間,文在寅突然指向緊隨金正恩步入會場的勞動黨中央第一副部長金與正:“金副部長在我們韓國已經成爲明星了。”

  在 場的媒體記者觀察到,在一片笑聲中,金與正的臉紅了。這已經不是三十歲左右的金與正今年第一次在朝韓交流中流露害羞的神情。據韓聯社報道,2月11日,韓 國青瓦臺祕書室長任鍾晳爲以金正恩特使身份訪韓的金與正舉行歡送晚宴時,金與正在致辭時就“略顯羞澀”。但這並未影響她履行特使職責、爲文在寅最早帶去金 正恩願意舉行朝韓領導人會晤的消息。

  “雖然金與正自稱不善言辭,但她表達意見時卻有條有理、暢所欲言。”韓國統一部長趙明均在“近距離了解”後,如此評論自己的談判對手,“相信今後在韓朝關係等朝鮮對外工作方面,金與正定能發揮重要作用。”

  但迄今爲止,金與正的年齡、學歷、履歷、職務、分管工作等基本信息仍有些神祕。美國《華盛頓郵報》今年2月在報道中感慨:“我們對金正恩知之甚少,對金與正所知更少。” 

  德托馬斯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也承認,美國政府內部關於朝鮮的認知水平並沒有像對其他國家那樣廣,也沒有那麼高,而歷史上美朝外交失敗的原因之一正是“顯然不瞭解對方的政府”。

  2018年2月12日,朝中社公佈了金正恩在平壤接見訪韓的朝鮮高級別代表團的照片。作爲金正恩特使前往首爾的金與正站在朝鮮最高領導人身旁,雙手挽着哥哥的胳膊。這是朝鮮官方媒體首次公佈兄妹二人親密相依的照片。對此,麥登向《中國新聞週刊》介紹稱,童年時期,金正恩和金與正就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對 金與正的出生日期,韓美雙方至今沒有形成統一的意見。美國財政部2017年1月11日在一份制裁名單中,將金與正的生日標爲1989年9月26日。韓統一 部官員隨後稱,根據韓方掌握的情報,金與正生於1987年。今年4月27日,韓國政府發佈第三次朝韓領導人會晤歡迎晚宴出席人員名單時,將金與正出生年月 標爲“不詳”。

  “對於朝鮮政府高層的出生時間,不同的消息源常有兩三年的差異。”麥登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可以確定的是,金與正約生於1987年到1989年之間。作爲朝鮮前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與高英姬的第三個孩子,金與正與同母長兄金正哲相差6到8歲,和金正恩相差4到6歲。

  “金正哲比金正恩、金與正更早一些時候就去了瑞士。”和金與正的同父異母的長兄金正男有過私人交往的麥登表示,金與正和金正恩前往瑞士留學和返回朝鮮的時間則完全一致,“這意味着兄妹二人在朝鮮家中和瑞士伯爾尼都共度了一段時光。”

  金 與正和金正恩也都受到父親金正日的寵愛。據曾任金正日廚師的藤本健二回憶,金正日吃飯時,常讓金與正和金正恩坐在自己身邊。“金正恩坐在第一夫人身旁,金 與正則坐在父親身旁。”藤本健二稱,金正日常喊“甜甜的與正”(sweet sweet Yo Jong)或“與正公主”。據英國《衛報》報道,在將兄妹二人送到瑞士留學後,金正日爲了緩解他們在異鄉的孤獨寂寞,還專門從朝鮮國內調派音樂家前往陪 讀。

  據麥登介紹,從瑞士回國後,金與正即和金正恩一起進入金日成軍事大學學習。而韓聯社等媒體的報道則稱,金與正回國後進入金日成綜合大學研讀計算機專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金與正還曾在2004年前往西方留學。同年,高英姬在巴黎去世。

  成年後的金與正仍然得到父親的寵愛。2002年,金正日在接待西方客人時就讚賞自己的小女兒“對政治很感興趣,希望在朝鮮政壇有所作爲”。多次前往朝鮮的俄羅斯遠東事務特使康斯坦丁·普利科夫斯基回憶稱,金正日認爲,金與正“頭腦敏捷,有出色的領導能力”。

  結束大學學業後,金與正很快走上了“在朝鮮政壇有所作爲”的道路。據美國《新聞週刊》報道,她於2007年成爲了勞動黨的基層幹部。《華盛頓郵報》稱,在2010年到2011年,金與正已經協助金正恩參與了較多政治工作。

  “金與正在金正日去世前的最後兩年積累了很多政治經驗,如同參加了成爲朝鮮政治精英的‘大師課堂’。”麥登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

  2009年5月,金正日訪問元山農業大學時,朝鮮電視臺公佈了一張有金與正參與的合影,顯示她已經開始陪同父親出現在公共場合;韓國媒體還在2010年的一些會議畫面中確認了金與正的身影。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逝世。此後,金與正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朝鮮官方媒體的鏡頭中。在12月28日的告別儀式上,她跟在一名人民軍高層身後走入靈堂,向金正日靈柩鞠躬。但當時,朝鮮媒體沒有提及金與正的名字。

  此 後兩年,朝鮮政府高層人事變動頻繁。韓國統一部2013年10月公佈的數據顯示,金正恩上臺後調整了97名黨政軍高層的職務,佔相關高級官員總數的四成。 在金正日遺體告別儀式上和金正恩一起“扶靈”的八位高級官員中,有五人遭到解職。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人民武力相和人民軍總參謀長人選分別出現了三次更 迭。與此同時,沒有政治身份的金正恩夫人李雪主於2012年7月開始陪同丈夫出席活動。

  在此期間,金與正的名字仍未見諸朝鮮報端,但西方媒體已將之視爲朝鮮領導人接班之際的重要人物,CNN援引麥登的話將她喻爲金正恩的“白宮辦公廳主任”。2012年7月,在平壤綾羅人民遊樂園竣工儀式上,朝鮮高層幹部列隊鼓掌歡迎金正恩夫婦,金與正則獨自站在花壇上。

  在李雪主首次得以被朝鮮媒體公開報道的這場活動中,路透社敏銳地捕捉到金與正的角色,“彷彿她在佈置這場活動”。次年7月,麥登也公開表示,金與正和金正恩的“私人祕書處”一起,爲領導人的出訪、工作檢查和其他公開活動的日程安排、後勤和安全進行統籌管理。

  2014 年3月9日,金與正首次從幕後走出。當天,金正恩以100%的支持率當選第111號白頭山選區代議員,朝鮮中央電視臺播放了“金與正同志”投票的特寫鏡 頭。4月21日開始,金與正的名字頻繁出現在朝鮮官方媒體的報道中,她陪同金正恩出席了首次戰鬥飛行技術大賽,觀看了牡丹峯樂團的演出,視察了信川博物館 等文化場所,到11月27日已達10次。

  11月27日,朝中社在報道金與正陪同金正恩視察平壤4·26卡通電影製片廠時,首次稱金與正爲“黨中央副部長”。兩天後,路透社報道稱,金與正的職務爲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宣傳鼓動部副部長,且“名義上是她上級的人很可能要聽從她的命令”。

4月27日,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中)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交換籤署的《爲實現半島和平、繁榮和統一的板門店宣言》。左爲金與正。 圖/韓朝首腦會晤媒體報道團  4月27日,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中)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交換籤署的《爲實現半島和平、繁榮和統一的板門店宣言》。左爲金與正。 圖/韓朝首腦會晤媒體報道團

  塑造一個仁慈的偉人形象

  此 後,金與正在朝鮮政壇的地位不斷上升。2016年3月,有消息人士向韓聯社透露金與正還兼任了勞動黨組織指導部的副部長,在兩個部門“發揮核心作用”。兩 個月後,朝鮮勞動黨時隔36年召開全國代表大會,金正恩當選爲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長,金與正首次當選中央委員。6月29日,金與正又出現在朝鮮第13屆 最高人民會議第四次會議上,韓聯社推測她可能通過補選成爲了代議員。

  2016年5月10日,金與正在金日成廣場舉行的大型巡遊慶祝活動中站在哥哥身邊。十天後,金與正陪同金正恩視察即將完工的自然博物館和中央動物園,《勞動新聞》在報道中第一次將她的名字列在此前在勞動黨中央副部長中排名第一的趙勇元前面。

  2017年10月7日,金正恩主持召開勞動黨中央委員會七屆二次全體會議,當選勞動黨中央委員剛滿一年的金與正成爲政治局候補委員、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部長,進入勞動黨最高領導機關。

  12 月22日,韓統一部副發言人李有振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觀察到金與正登上勞動黨第5屆支部委員長大會主席臺,坐在勞動黨中央政治局常委崔龍海身旁。七天 後,功勳國家合唱團和牡丹峯樂團爲勞動黨第5屆支部委員長大會舉行演出,金與正再次與金正恩、崔龍海等人在同一排特設席就坐。韓國媒體稱,這意味着她已經被提拔進黨內的核心圈子,CNN則在報道中推測“金與正現在是朝鮮領導層中排名前二十位的人物。”

  “金與正是金正恩內心可以信任的人,是一個可以影響、平復他心情的人,是一個可以毫無保留、毫不避諱地向他提供他所需信息的人。”麥登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英國《衛報》也認爲,“金正恩對他的妹妹有着最大的信任和信心”,金與正在短期內得到快速提拔,意味着“一個時代的轉變,即金正恩試圖與圍繞他父親的人員徹底決裂”。

  麥 登認爲金與正還代表了朝鮮青年一代精英高層的公衆形象。“這些青年精英處於二十歲到四十多歲之間,多數還沒有在朝鮮政府中獲得公開的高級職務,但他們也需 要某種形式的公開承認和肯定。”麥登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由於其工作經歷以及與領導人的特殊關係,金與正成爲了這一批人的象徵。”

  韓聯社分析稱,金正恩可能鼓勵李雪主和金與正露面公開活動,凸顯其追求和平的形象。麥登則認爲,金正恩對家人的重用“意味着平壤並不考慮改變自己的政體,他們對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有高度自信。”

  2018年2月7日,當金與正將與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等高層共同訪韓的消息獲得確認後,韓國總統府青瓦臺發言人金宜謙毫不避諱地表示:“鑑於金與正是勞動黨內重要人物,預計她將在此行中擁有相當的裁量權,比金永南隻身來韓更有分量。”

  此後,還有青瓦臺官員對韓聯社透露,金與正來訪的意義高於隨後訪韓的勞動黨中央副委員長金英哲。包括韓美政府在內的各方都相信,金與正實際上的角色分量遠超她的職務之責。

  “金與正在平壤負責的工作,包括宣傳、文化事務,並擴展到其他領域。”麥登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2014年12月18日,韓國政府官員透露,朝鮮將加強對金正恩的偉人形象塑造,而時任勞動黨中央宣傳鼓動部副部長的金與正被認爲主導了這一工作。 

  金與正上任的次年,韓聯社獲得5年來韓媒第一次赴平壤採訪的機會,發現街頭面貌已完全不同:“市中心的主要建築都掛有宣傳朝鮮體制的大型橫幅,橫幅強調對金正恩的忠誠,其中最常見的口號是‘徹底貫徹敬愛的金正恩將軍在新年賀詞中提出的綱領性任務’。”

  在一家對外展示的騎馬俱樂部,韓聯社記者也觀察到了俱樂部甚至有一個專門擺放與金正恩有關的各種資料的房間,掛有金正恩童年時與金正日合影的大型照片。

  麥 登則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了朝鮮官方媒體的主要變化,包括媒體開始報道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出席活動,火箭發射失敗、張成澤被處決等按慣例不會公開的消息出現在官 方報道中,以往三五天後纔會更新的消息甚至可以做到24小時內發佈。“這可能是由於在年輕人的監督下行事,”麥登表示,“他們在朝鮮境外生活或學習過,了 解西方的危機公關、新聞週期甚至媒體戰略。”

  金 與正的“媒體戰略”似乎不限於改革舊有的新聞宣傳方式。2014年1月8日,金正恩夫婦出席了在平壤體育館舉行的朝美籃球賽,這場由金正恩最喜愛的美國籃 球明星羅德曼組織的比賽最終以朝鮮隊47:39勝利告終,朝中社在報道中首次提及朝鮮領導人樸奉珠、崔龍海、姜錫柱的夫人出席活動。比賽結束後,金正恩沒 有發表政治色彩濃厚的講話,而是有些輕鬆地說自己“觀看了一場精彩的比賽,希望美國籃球選手在逗留期間度過愉快的時光”。

  “我和金正恩及其家人在海邊度過了一段休閒時光,”羅德曼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表示,“我們分享了許多食物和飲品,還討論瞭如何發展他們的籃球隊。我抱着他們的女兒,並和李雪主女士進行了交談。金正恩是一個好爸爸,他擁有一個美好的家庭。”

  這場2018年之前金正恩與西方世界“最親近的一次交流”看似與政治無關。但據《衛報》透露,正是金與正“撮合了金正恩與前NBA球星羅德曼之間不太可能的友誼”。該報還稱,金正恩夫婦參觀主題公園、學校和普通人家的靈感也源於金與正。

6月12日,在新加坡嘉佩樂酒店,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前排左)與美國總統川普(前排右)出席簽字儀式。後排左爲金與正。圖/視覺中國  6月12日,在新加坡嘉佩樂酒店,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前排左)與美國總統川普(前排右)出席簽字儀式。後排左爲金與正。圖/視覺中國

  “能接觸金正恩桌上的所有東西”

  2014 年12月30日,金與正陪同金正恩參觀了人民軍女子火箭炮部隊的炮擊訓練,這是兄妹二人首次共同公開參觀軍事訓練。此後,金與正一改最初主要陪同金正恩出 席文化宣傳活動的路子,開始出現在金正恩檢閱朝鮮炮兵射擊大賽、視察人民軍各部等活動中。麥登將金與正在這些活動中的角色描述爲“協調金正恩的禮賓安保工 作、管理他的日程安排”。 

  在 2016年5月10日的一場大型巡遊慶祝活動中,金與正和金正恩一起亮相主席臺,畫面顯示她站在哥哥身邊,親自收走了少先隊員獻給金正恩的鮮花。這是朝鮮 官方媒體第一次展現金與正爲最高領導人提供禮賓、安保服務的細節。兩年後,相同的一幕出現在板門店。2018年4月27日上午,金與正隨哥哥跨過板門店的 軍事分界線,並替金正恩接過了韓國小朋友進獻的鮮花。

  當天晚上,金與正出席了文在寅爲金正恩舉行的歡迎晚宴,並在主桌就坐。她繼續扮演“金正恩祕書”的角色,按照朝韓高層錯落入座的安排與青瓦臺祕書室長任鍾晳鄰座,視頻畫面顯示,二人多次微笑對視,交流頗多。當金正恩要致祝酒詞時,金與正又從公文包裏拿出文稿親手遞過去。

  5月26日,她又在“統一閣”門口熱情迎接來訪的韓國總統文在寅,成爲參加這次臨時舉行的南北領導人會晤的兩位朝鮮高官之一。

  在6月12日中午的朝美領導人會晤工作午餐開始前,金與正爲剛剛步入宴會廳的金正恩拉開了座椅。不過,看到桌對面的美國總統川普暫時沒有入座的打算時,直播畫面顯示,金正恩用手輕輕將座椅推了回去。

  “如果你是朝鮮人,你想得到金正恩的支持,那麼或許你應該先成爲金與正的朋友。”在美國《時代》週刊看來,金與正的祕書工作顯然不止於拉椅子、遞鋼筆和迎來送往。“她能夠接觸金正恩桌上的任何東西。”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麥登也指出,金與正的“祕書”工作還包括“決定哪些高級幹部可以獲得接近金正恩的機會”等更重要的內容。

  “金 與正的日常工作、她所參與的事務,比我們之前所想象的要廣泛得多。”麥登稱自己正在撰寫一份關於金與正和金正恩關係的新報告。他透露自己獲得的消息顯示, 金與正在金正恩辦公室(朝鮮勞動黨委員長辦公室和國務委員長辦公室)的一些政策小組中擔任職務,在過去的兩年中,她還是一個負責導彈和武器試驗的決策團隊 的一員 。 

  早在2016年3月9日,朝中社就報道稱,金與正陪同金正恩會見核武器研究部門科技工作者、指導核武器兵器化工作。在視察中,金正恩一行具體瞭解了朝鮮核武器兵器化的成果,“注意聽取爲各種類型戰術與戰略彈道火箭戰鬥部裝載核武器的兵器化研究情況”。

  金 正恩高度評價了相關科研成果,稱“可以瞬間急速引起熱核反應的合理結構設計和製作的核彈頭非常了不起”“這纔是真正的核遏制力,朝鮮人想幹什麼就能幹什 麼”。這次陪同金正恩視察的朝鮮高層官員除金與正外,僅有人民軍戰略軍司令官金樂兼和負責軍工事務的勞動黨中央副部長洪英七。

2月11日,朝鮮藝術團在韓國首爾舉行第二場演出,韓國總統文在寅(右二)與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左一)和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部長金與正(左二)共同觀看演出。圖/視覺中國  2月11日,朝鮮藝術團在韓國首爾舉行第二場演出,韓國總統文在寅(右二)與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金永南(左一)和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部長金與正(左二)共同觀看演出。圖/視覺中國

  金正恩時代新領導層的要員

  麥 登觀察到的金與正另一項新使命是參與了朝鮮的外交工作,包括對韓國、中國、美國的外交。“她在一個參與決策的精英和一個負責遞鋼筆文件的事務官員之間的角 色中找到了平衡。”金與正自己則在2月11日的歡送晚宴上透露,她突然被派到韓國其實也是沒有想到的。在美國《新聞週刊》看來,這一重用真正證明了金與正 “是金正恩時代新領導層的一分子”。

  當金與正與金永南率團於2月9日到11日訪問韓國、出席平昌冬奧會開幕式並與文在寅進行會談時,她已經創造了歷史。這是朝鮮人士自2009年8月後時隔8年半再次訪問青瓦臺,也是擁有 “白頭山血統”的朝鮮金氏家族成員首次進入韓國總統府。

  長期主管宣傳工作的金與正幾乎將這次出訪安排得盡善盡美。當朝鮮代表團一行於2月9日抵達仁川國際機場時,韓國記者們驚喜地得知代表團專機的航班名“PRK-615”都充滿寓意,取自朝韓雙方都認可的、由已故南北領導人金大中和金正日簽署的《6·15共同宣言》。

  據青瓦臺人士透露,會見韓國總統時,金與正沒有首先向韓方表露其特使身份,直到文在寅主動詢問,她“纔回答奉國務委員長特命而來”。在隨後的午餐會上,金與正還和文在寅開起了“期待儘快在平壤相會”的玩笑。

  此 後的事態發展表明,金與正的特使之旅獲得了成功。據朝中社報道,2月12日,剛剛返回平壤的金與正就“向金正恩仔細彙報了同文在寅總統等南方高層人士接觸 情況、在此次活動期間掌握的南方意圖和美方動向”,這也是朝鮮官方媒體首次披露朝鮮政府在關注朝美對話的可能性。同日,朝鮮中央廣播電臺高度評價稱,此訪 “對改善韓朝關係和維護半島和平富有意義”。

  隨後,金與正在朝鮮政壇的地位再次上升。4月13日,她獨立負責在平壤機場迎接訪朝的中國代表團團長、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並訪問宋濤下榻的酒店,《勞動新聞》同日刊發了一條《金與正探望宋濤率領的中國藝術團》的消息。韓聯社指出:“朝媒常常報道勞動黨政治局常委級別人士的單獨活動,單獨報道第一副部長的公開活動實屬罕見。”

  在金與正爲金正恩從首爾帶回“美方動向”四個月後,朝鮮最高領導人在妹妹的陪伴下前往新加坡,與美國總統川普舉行自朝鮮戰爭以來兩國領導人的首次會晤。

  “她給人的感覺很舒服,雖然身負重任,難免承受壓力小心拘謹,但不露聲色,始終一貫保持笑容。”今年3月9日,韓國統一部長趙明均曾如此評價金與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