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專家對川普發出警告:我們正在接近危險局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08日 20: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格林斯潘對川普發出了警告,我們正在接近危險的局面!

  來源:牛彈琴

  “美國對外施加的關稅,實際上是由美國國民在買單。美國應該停止繼續施加高關稅。如果不削減,美國之前所有的,從企業營業稅減稅以及減少監管所得到的發展上的優勢,包括各項節約和投資,都會被關稅政策抵消。”7月7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前主席Alan GREENSPAN(艾倫·格林斯潘)在以“探尋開放與監管新範式”爲主題的第四屆中國財富論壇上如此表示。

  以爲下發言實錄:

  艾倫·格林斯潘:我這邊其實也有一些問題。看看怎麼能夠跳過這些問題直接就演講。各位也知道,我已經花了很多年來做分析,來做經濟狀況和經濟發展的分析。但是開始之前,首先,我來評價一下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的關係。

  特別是和中國的關係,首先我準備了一張圖表,在第一張圖表當中大家可以看到,我從1980年一直到今天做了一個數據的預測總和,裏面講到人均GDP的變化情況。圖表上表示藍色是美國部分,紅色部分是中國,我們可以看到這兩者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但是仍然還是存在比較大的一個差距的。

  中國需要逐漸地去縮小這樣的一個差距。讓我意識到一點是,我們實際上經歷了非常非凡的一個時期。所謂的貿易戰,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剛剛開始,到底這個貿易戰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到底起因是什麼呢?我想起因我就不需要贅述了,大家都非常清楚。

  但是我想講一講它所引起的一些變化,以及背後的本質是什麼?首先,鋼鐵和鋁行業對它的反應,這其實是一個潛在的政治問題。我們發現,鋼鐵和鋁在美國總統看來,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必須要在這個領域裏做的更好。問題是爲什麼?

  給美國總統投票的選民主要在美國的鐵鏽地帶,也就是在美國的中部,然後偏東部的地區。這些組織在我看來,應該得到嚴密的關注,鋼鐵和鋁所呈現的趨勢是非常類似的。

  比如說對於鋼鐵來說,美國佔全球總的鋼鐵產量從1976年的佔到23%,下降到了2015年的5%。在另一方面,我們發現中國的鋼鐵產量所佔比例從3%增長到50%,其實我從來沒有看到在這樣的一個時間段裏面,有這麼顯著的增長。

  我們在鋁行業看到類似趨勢,對於美國來說,鋁的產量佔到全球產量的40%。但是等到2016年的時候,已經下降到了3%,但是相反中國產量所佔比例則從1960年1.5%增長到2016年的40%多。這樣的變化是有非常顯著的政治影響的。

  對於美國總統來說,因爲這樣的變化,所以他必須要做出一些反應。我們也知道,慢慢地也就演變成了兩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現在有所擴散,我們也知道它的影響力逐漸擴散,但是我們現在並不明確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動向。

  但是在我們更多去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跟大家介紹一下美國的經濟展望。之後,我會講一講全球其它經濟體的經濟展望。

  首先,我要給大家呈現我們的現狀。就像我所說到的,這張圖展現出了中國和美國人均GDP的變化,我覺得其實它也能夠很好的反映人們的生活水平。中國人均GDP佔全球增長的比例也在不斷上升,而美國則在下降。這也對美國的政治體系造成了非常深遠的影響。爲什麼會這樣呢?

  首先,中國能夠以這麼顯著非凡的速度增長,這也意味着中國的產出,就是中國的資本投資是非常顯著的,因爲這是所有經濟增長的一個根本動力所在。

  那我們可以在第二個圖表當中看到其中的端倪。在美國我們的儲蓄大約佔到GDP的20%,另一方面,中國的比例則是顯著高很多的,特別是在近幾年,這也告訴我們的是,當你得到的資本越來越多,資本投資越來越多,經濟增長也會顯著增加。

  實際上我們能夠精準地去識別經濟增長和基本投資之間的一個關係。這也就引到了我現在給大家呈現的這些數據。我們可以看到,基本的儲蓄以及投資的顯著增長,這對於美國是一個很大的謎題,這也就是爲什麼中國人這麼喜歡儲蓄。

  我想針對這個話題,在座的各位比我要清楚得多。接下來我要給大家呈現的數據,將會爲我們解釋美國GDP的增長來自於哪裏?對於美國經濟來講,路在何方。儘管美國經濟有所下滑,但是在二戰之後,美國一直是全球最主要的經濟體。即使如此,在很多其它方面,美國的經濟還是全球最強大的。因此,美國經濟的走向將會影響全球經濟。

  大概5—6年前,我正好看到了這樣的一個關係圖表。就像所有經濟運行工具一樣,我們可能期待這個工具在出來幾年之後會失效,但是在它發明出來後的每一年的效果都是得到證實的,背後的原因就在於它能夠捕捉到非常重要的因素。這裏的線條分別展示社會福利支出佔GDP的比重,下面的這條線也就是全國總儲蓄佔GDP的比重。我們可以看到,很明顯它的走向和紅線是相反的。從中我可以得到的一個結論就是國內的儲蓄和福利支出,差距在縮小,一個是在影響另外一個,在擠壓另外一個的空間。隨着我們的福利越來越多,我們的總儲蓄也就受到了影響。它正在擠壓儲蓄佔GDP的空間。我們看到因爲律法決定了這個福利的支出,所以福利並沒有受到擠壓。我們看到,這上面的這條線是對所有的組合,我們可以看到它的區間是非常窄的,如果是完全平坦的,這也就告訴我們現在是福利正在擠壓儲蓄的空間。

  很明顯,這是一個非常不同尋常的現象,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有一些波動,我們的確可以看到一些波動,如果我們更密切去觀察一下,可以看到其中一個在抵銷另外一個。爲什麼這些圖表非常的重要呢?因爲在現有的立法之下,我們可以看到,據我所看到的未來,社會福利佔GDP的支出還會不斷上升,這也就意味着總的國民儲蓄將會不斷下降,它們在GDP當中的佔比將會下降,而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因爲它能夠爲投資提供融資,這方面中國就有非常大的優勢了;而美國儲蓄在下降,所以美國的優勢沒有那麼大。

  這也就引到下一張圖表,在這張圖表當中能夠看到在美國的儲蓄以及投資的情況,它在GDP的佔比在1980年之前,非常明顯,我們可以看到其中一條曲線影響了另外一條曲線,但自從1980年之後,儲蓄並不是唯一一個正在推動國內投資的一個因素,或者我應該這麼說,它並不再是歷史上我們能夠看到的唯一影響因素。從1983年或1986年之後我們能夠看到的是,對於資本投資來說,它找到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動力,也就是說我們開始更多的借貸,去爲資本投資融資,從而推動GDP的增長。在第5張圖裏能看到它積累的影響。

  我們看到資本賬戶的虧損到1990年之前都是比較適中的,但是在這之後,我們看到實際上在全球是一個借貸的狀況。它的金額已經達到了8萬億美元。最近我們在季度數據當中可以看到美元的這些債權國,不再想像過去一樣爲美國融資了。

  爲什麼這些非常重要呢?資本存量是生產力增長的一個基礎,第6張圖就展現出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大家可以看到,藍色的這條線是指私營的非外國投資的企業,與此比較相近的這條線,就是每小時的產出指數。可以看到,隨着時間的推移,這樣的一種關係可以用來預測生產力的增長。可以看到,生產力的增長已經有了比較明顯的減速,包括在很多的西方國家,都出現了這樣的現象。

  我們可以看到之前沒有出現的一個明顯的現象,左邊羅列的西方國家都出現了,過去五年個人生產力增速不超過1%的現象。換句話說,這是生產力增長顯著的停滯不前,這也是我們爲什麼西方國家,包括歐洲、美國出現了這樣一個非常顯著的民粹主義的問題。

  從長遠的角度來說,其實問題的根本就是在這裏,是生產力增速停滯。大家可以在最下面看到,中國是除了愛爾蘭之外的,生產力增速可以達到6.5%左右的國家,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很高的增速,可以看到其它很多國家只有1%。我也跟大家說,即便愛爾蘭從技術上的角度,它的增速比中國要快,但是其中很大的一個原因是統計上的因素。愛爾蘭重新調整了它的統計體系,這樣就顯示出在統計上它的數字做得比之前要好得多,但實際上增速並沒有那麼好。

  我們來看到第8張圖表。大家可以看到我們從很多因素其實都已經驗證了之前提到的數據,這邊有其它的一些數據,就是我們從剛纔提到的數據當中可以推測出來的信息,它看起來非常的複雜,我是整體上給大家展示一下這個圖表告訴了我們什麼。這裏展示的是固定資產投資、非金融領域的投資以及它們現金流的佔比,大家可以看到這樣的一些關鍵可變量,和剛纔提到的生產力是有明顯關係的。

  我們剛纔也跟大家說到了通過這些變量來定義這些趨勢,並且試圖來解讀它們。我們希望能夠理解資本投資或者說是現金流的比例,一家公司願意投資在長期固定資產上的現金流的比例,或者是資本的比例,這個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

  如果把美聯儲的赤字和剛纔這兩個數據比較一下,按照兩個季度的一個時間點來看。在公司運營當中的固定資產的投資和流動資產之間,是相互促進關係,固定資產投資很多來自流動資產,自1970年以來都呈現這樣的趨勢。我們也看到在出現了宏觀經濟問題的時候,它們確實偶爾會出現脫節的現象,所以出現這種狀況的時候,它實際上就預測着半年的週期,我們可以知道這樣的一個私營資本投資和現金流的狀況。這樣的一個指數,實際上就能顯現出當企業的管理進行合適的長期投資以及以6個月的情況來進行投資的時候,它實際上是有一種滯後的指示作用的。它通過這種統計數據可以來幫助衡量這些“十一五”“十二五”的數據,換句話說它的這種關係其實是很少的。我們會使用這樣的一些方式,來了解爲什麼在整體經濟發展當中,資本投資非常重要。但是除此之外,我們同樣也會使用其它的金融投資數據。

  這邊使用的一個就是30年的國庫券的利差減去息差,換句話說我們在未來看到的就是企業投資方面一定的確認性,這樣的一個可變量,就看到了我們在赤字佔GDP的比例。

  我們之所以說它在運營上非常重要,因爲我們使用金融方面的可變量來解釋實際的經濟發展的問題。大家可以看到,這是我們第9張圖表,在這裏大家如果看到了這個圖表上的曲線,有一些橙色的豎線,指的是出現經濟衰退的時期。剛纔我們使用的統計數據,它的峯值一般都是在經濟出現衰退之前,它有這樣一種持續的指示作用。在目前爲止,我們看到了它又有所擡頭。所以這也是在經濟上很重要的指示作用。

  下一張圖表,我是非常喜歡的,我們在股市上使用的一種技巧。有的時候,它是很有用,有的時候可能沒有那麼有用。但是大家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收益和價格之間的關係。我們之前跟摩根大通的一個投資者,很多年前聊過這個問題,大家在這裏面可以看到一些重要的指示作用。

  下面的藍色的部分,是真實的、長期的利率,紅色的部分是通脹比率,黃色的這個部分就是投資者想要投資他們預期的收益。

  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如果有明確的下滑,這個應該是2000年左右出現的一個明顯的經濟上的衰退。從那個時候,大家可以看到,出於未知的原因,我們發現經濟增長有所停滯。這一張圖表就顯示了真實長期的利率,在美國曆史上和其它經濟增長的相互關係可以追溯到1978年。如果長期的利率出現了波動,那我們可以看到它可能會引發一些問題,包括股市的波折。但是我認爲它並不是會立即顯現的,它是一個更加長期的影響。

  從長遠的角度來說,我們必須提高真實的利率,否則我們跟利率相關的這些問題都會跟我們的發展相關,經濟學家稱這樣一種現象,叫做時間上的偏好,就是我們作爲一個人類在考慮到未來發展的時候,利率就是非常明顯的一個指標,過去20年或者是當前的利率,它可能是要追溯到公元前5世紀的埃及運用的這種。

  那這樣一個時間上的偏好,它對於打造人類本身的特質是有着很重要的作用的。這就是爲什麼最下面這個藍色的部分,隨着長期利率的上升,它也會有所增加,那最下面的這個價格收益的反向指數將會有所下降。我們目前爲止還沒有看到任何的證據,說現在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我知道,隨着時間的推移,會出現這樣的現象。因爲,它就是股市恢復正常狀況的必要要求。

  現在我想要講下一張圖表,現在還有多少時間呢?我們是還有21分鐘,我還有很多要講的內容呢。

  在第11張圖表上,我們能夠看到標準普爾對於美股升率的預測,實際是非常重要的對於股價決定的一個指標。在2018年的時候,或者在2017年下半年就已經開始了。我們能夠看到在美股的盈利當中有顯著的上升。標準普爾是對每個公司有預測,它告訴我們,當我們看到這樣的非凡的股票上升的時候,市場就會上揚。我們現在基本上看到的變化不是很多,雖然現在面臨這麼多不確定性,但是市場依然是在上揚。所以在我看來,長期來看,我們必須要經歷一個時期,在這樣的時期當中,長期利率能夠回到歷史的一個正常水平。實際上我並不知道這個過程怎麼進行,股價會不會下降,但是現在還沒有證據顯示未來會怎麼樣前進。

  那接下來我們來看一下美國現在的數據,在這裏,我準備了一些數據,那我們再往上翻,回到第11張圖表,這些是可以重現的。實際上在每一個西方國家都出現了,在經濟市場,英國脫歐,它給我們帶來了越來越多的不理性的樂觀情緒,但是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心理是非常難以琢磨,非常難以處理的,我覺得這可能回到拉丁美洲的民粹主義,這可能是最接近的一個總結。現在民粹主義正在席捲美國大陸,同時也在席捲西歐國家,而且還在不斷擴散。民粹主義並不是一個新鮮的事物了,它是一種哲學的思潮,但是不同於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者是資本主義,民粹主義並不是固定的,或者在哲學方面並不是非常穩定的一種思潮。民粹主義實際上是對於幫助的一個需求,對幫助的一個呼喊。在美國、西歐以及其它國家,實際這反映了當地的人民他們感覺到未來是變得更加灰暗了。任何一個能夠站出來,就能得到更多的選票。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很多這樣的現象,主要在南美和北美,現在在歐洲看到也面臨這樣的挑戰,而且毫無疑問,美國也受到了這樣的挑戰。這個實際上並不是理性分析能夠幫助我們理解的。而且我們也很難去捕捉到問題的核心。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承認這是非常非凡的一個現象。而且我們也很難找到歷史的時期,我們在墨西哥看到最新選舉結果,獲選人在過去幾年選舉的努力一直是失敗的,而這次他成功了,而且獲得很多的選票,所以我們看到現在這個時代出現根本性的變化。

  比如說我們以歐洲爲例,下一張幻燈片,我覺得這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統計結果,我覺得它其中能夠給我們展示的信息是非常多的,它總結的是歐洲中央銀行他們每天所清算的這個數據,我們在這裏能夠看到的是對於每一個個體銀行的信貸,這是在歐元區的一個數據。最上面藍色的線是德意志銀行。它所提供的信貸,比使用的信貸要低得多。我們可以看到最下面的是西班牙和意大利,這些國家就展現出他們所體現的信貸比所使用的信貸低的情況。

  紅線的國家,非常的小,而且是一個滯脹的情況。它是德國銀行的一個分支,但是這張圖表能夠給我們說明的是,它告訴我們這個融資的流向是在從北歐流向南歐,主要是流向了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希臘等國家。但是我們看到了一個新生的力量,下面在向下走的這些線,這裏面是歐洲央行本身的一個曲線走向,我們可以看到歐洲央行它自己也在從當地的歐元區的銀行,比如說像德意志銀行、法國銀行、比利時銀行也在接待,這是非同尋常的現象,我之所以把這張圖表跟大家分享,是想說這張圖表說明在歐元區會出現一些問題,很快的時間我們就能看到這些問題的浮現。這張圖表也很能說明問題,唯一的問題是什麼時候呢?據我看來,我所看到最讓人擔憂的統計數據,好像其他人都不是很在乎,但我覺得這樣的現象必須發生改變。

  接下來,我想簡單的談一談關稅以及關稅所給我們帶來非常令人感到恐懼的問題。美國一些政府的人員他們認爲關稅是他們對於中國進行阻礙的一個方式,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當你去施加關稅的時候,實際上這就是一個短期當中的稅負。所有的關稅,當然我們有給它很多不同的名字,但是我想表達的觀點是,我們不可能繼續延續這樣的問題,我們現在看到關稅不僅僅被施加在一些比較小的商品裏面,像是鋼鐵、鋁,而且它現在已經擴大到幾乎所有的商品。

  這裏面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有些人在說,不僅僅是在美國政府,在其它的政府也有這樣的想法,當你去增加關稅的時候,你是爲面臨關稅的是這個國家產生的問題,想象進口商品的國家給它們製造麻煩,但實際上這個關稅是由你自己的選民在買單。關稅的施加會帶來選民的一些後果或者是反應,如果說我們來回顧一下沒有關稅的時期,那個時候全球經濟的效率是最高的,大衛·李嘉圖是一個非常著名的經濟學家,他就表達過這樣的觀點,這幾種情況下,我們處理的是一個非常簡潔的經濟體系,它是能夠自動進行調節的。

  施加關稅的國家他們在給經濟帶來嚴重的問題,但是回到剛纔所說的這位經濟學家,他辨別出了這個體系運行的方式,這個運行方式自從很早之前就一直是這樣了,但是在我看來,在你提升關稅的時候,實際上你也影響到了施加關稅國家的購買力,換句話說當我們在美國對鋼鐵施加關稅的時候,這個關稅實際上是由美國國民在買單。

  在更大的一個程度上,這就像是一個非常大規模的稅負。我們從歷史的經驗當中能夠看到你能夠對經濟收稅,而通過收稅會導致經濟陷入經濟衰退的情況,我們現在已經接近了這一點。

  我認爲我們已經足夠接近這樣一個危險的局勢,應該停止繼續施加高關稅,美國這樣的關稅政策,可能會有一些積極的影響,看到一些統計數據上的改進但是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現在處在一個兩難的局勢,如果不削減關稅,我們之前所有的從這些企業營業稅減稅以及減少監管所得到的發展上的優勢,所有的這些節約和投資都會由關稅的政策來抵消。關稅可以變得非常高,導致經濟增長的停滯,這也是我們現在重要的問題。

  我們從現在向未來發展,可能會預計到這樣一種金錢上、貿易上的戰爭。這種戰爭會帶來經濟下滑,整個西方世界可能都會陷入這樣的經濟問題。我認爲在真正開啓這場戰爭之前,我們一定要及時止損,不然會遇到嚴重的問題。那我只能說希望在未來,因爲我們美國在歷史上經歷過這樣的事件,不是一次,是好幾次,我們美國總是能夠成功地從問題當中脫離,重新組織。

  美國今天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所以我就停在這裏,非常榮幸跟大家做我的觀點的分析。我的這些觀點,有的時候可能其他人並不同意,但是大家都能理解,要描述經濟事件、經濟趨勢,沒有深入的統計分析,覆蓋各個領域的統計分析,是不可能的。謝謝大家,在中國這邊今天上午對我的聆聽。

  王波明:格林斯潘先生,我們還有幾個問題想要問您。能聽到我吧?

  艾倫·格林斯潘:能。

  王波明:好的。可能觀衆這邊也是有問題的,觀衆也對您有一些問題,但是我們只有大概20分鐘的時間了,不希望影響到您正常的休息時間。

  艾倫·格林斯潘:如果有需要,我都會在這裏回答問題的。

  王波明:好的,回到貿易的問題,您也知道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在今天或者昨天(取決於美國或中國的時區)剛剛爆發,現在雙方都有比如300億關稅的舉動,川普總統他說如果中國有報復性的措施,他會施加所有中國對美出口產品25%的關稅,您能不能在這樣的一個觀點上給一點評論?這個事態會升級到什麼樣的階段?這樣的貿易戰對美國的貿易以及經濟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艾倫·格林斯潘:我們剛纔提到了美國過去24小時的貿易政策以及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它過去一段時間的積極發展,但是這樣的一個關稅政策,不僅僅會影響到美國本身,也會影響到歐洲、亞洲,尤其是中國。它可能會誘發相關的危機,這樣的一些行動之前也曾經有過的。美國以前也是收關稅的,但是大家一定記得,所有的關稅實際都是一種稅負。如果有人說想要施加十億、百億美元的關稅,這就相當於對你自己的國民收十億、百億美元的稅。這個我們認爲是政治上無法接受的,它並不是很容易能夠實施的。我們在這邊提到的,可以說是我們曾經經歷過的最大一場規模的貿易戰。我想大家也沒有辦法從歷史曾經經歷的其它貿易戰推測出這場戰爭的影響到底有多遠。

  王波明:好的,在您剛纔給我們看的圖表當中,您跟我們比較了中國和美國在儲蓄率和人均GDP方面的一些比較,您對於這些數字、這些數據有什麼樣的總結呢?中國的儲蓄率很明顯是更高的,那人均收入的差距也在減少,您從一個圖表給出一個結論,您的結論是什麼呢?

  艾倫·格林斯潘:大家記得50%的儲蓄率可能也就是中國爲什麼可以支持這麼大的資本投資的原因,這些資本投資又會換成經濟的增長,這就是爲什麼中國正在逐步減少和美國的人均真實收入的差距。儲蓄率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我覺得如果儲蓄率沒有這麼高的話,我們就沒有辦法追得上這樣一個人均收入。

  我的想法是隻要中國繼續保持這樣超高的儲蓄率,相信各位專家、各位觀衆在中國儲蓄率的原因方面比我瞭解得更多,中國就會繼續保持增長,但是中國的人均GDP仍然跟美國相比有着比較大的差距,除非儲蓄率突然下降,否則中國的人均GDP還會繼續向美國追趕。

  目前中國的人均GDP只是美國的大約1/4,中國展現出來的經濟實力又是非常的強大,這兩種現象是不太一樣的,中國的經濟實力自從1978年鄧小平開始改革開放之後,就在持續的快速增長。我在任期期間,也認真地研究了這個政策,改革開放和中國的很多經濟上的發展密切相關,我和朱鎔基總理,我得說我們兩個人應該算是好朋友,在他最近的自傳當中提到,我覺得朱總理是很好的領導人,而且他很好延續了鄧小平的想法,江澤民和朱鎔基他們都是以數字來說話的。我們如果回顧一下歷史,可能就會認識到朱總理在中國這個世紀上的增長當中扮演了什麼樣的重要地位。王波明:好的,幾天之前您的一位朋友,中國的央行行長周小川行長,我想您也非常熟悉他的對吧?他說到2008年的經濟危機已經10年了,但是,十年之後的今天,我們回顧經濟危機,金融危機的時候,我們對於他當中的很多因素,仍然是不清楚的,所以您對這個觀點怎麼看?您對於金融危機的很多發生原因還是不清楚的嗎?

  艾倫·格林斯潘:我想取決於這樣的一種金融危機的原因如何,可能歷史還是會要重複的。所以一方面,就是我們要考慮到當時的幾個因素,一個就是次貸危機,還有一個就是金融危機,這兩個就會影響到金融行業的發展。2008年的金融危機,可能也重複了之前的一些金融危機的誘引。但是我們展現了這樣一種金融危機的發展的時候,一方面就是高槓杆率,我想我們就要再有一些展現出這樣的一些結果的政策。

  王波明:好的,接下來我們有些消息,證監會的副主席方星海先生問您一個問題。

  方星海:主席先生很榮幸聽取您的發言,您可以說確實是一名卓越的經濟學家,剛纔的演講信息很大,但是我非常明確的看到一個信息,就是美國在儲蓄上是呈赤字的。我想這也是美國生產力增長停滯根本原因,我想問您一個問題,美國和中國是不一樣的,美國可以通過印刷美元的方式來解決赤字,其它國家不能這麼做,我想您也非常瞭解。中國在推人民幣作爲國際化的貨幣,我們認爲在國際市場使用人民幣不是美元做生意要容易得。我想請問您,您對中國人民幣國際化有什麼看法,未來對美國經濟和美元有什麼影響?謝謝。

  艾倫·格林斯潘:最近我們沒有辦法做出判斷,美元自從19世紀,就一直作爲國際化的貨幣在使用,很明顯中國在不斷地做出能力,我覺得這會帶來新的變化,但是除非美國解決我們的福利津貼問題,剛纔我也講到了,是美國持續頭痛的問題。這也影響了美國金融體系的霸主地位,意味着美國作爲國際性貨幣的地位受到影響。但我覺得做出這樣的判斷還爲時過早,我覺得我就先言禁於此。

  王波明:最後一個問題,我想請姚先生來給您提這個問題。

  姚餘棟:您在1996年曾經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叫“非理性繁榮”,根據您剛剛講的美國經濟的情況,儲蓄率下降,資本利得的減少,勞動力生產力處於停滯狀態,我們看到美國納斯達克又創歷史新高,道瓊斯大約在24000點,納斯達克逼近8000點,是不是超期增長率,是不是出現了您當年發明這個概念的非理性繁榮?如果1996年您說出非理性繁榮的時候,如果那時美聯儲加息快的話,能不能避免2008年的情況?同樣,今天美聯儲如果加息快的話,能不能造就這樣一個新的資產泡沫?

  艾倫·格林斯潘:其實從我們能夠想到的時期開始,泡沫就是一直存在的。而且它也是人類本性的一個部分,人類的本性就是會把我們引向非理性的繁榮,這是不可持續的,會帶來金融體系的崩塌,帶來經濟的衰退。自從美國第一個經濟週期開始就出現了,也就是從1890年代就開始了,那我們也經歷了很多次有同樣的經濟週期,我們沒有完全消除這些週期,也沒有辦法完全消除人們對希望能夠獲得大量的資本回報的這種追求。

  那經濟學家現在還不能確定的就是雖然每一個泡沫都會破裂,但是我們還不清楚,這些泡沫破裂當中,哪一個泡沫破裂會給我們帶來嚴重的影響。那現在有一些假設,就是那些不會帶來負面影響的泡沫會不會破裂。或者說是由大量債務所推動的這些泡沫,這些沒有被大量債務所推動的泡沫,這些泡沫是良性的,就像過去幾十年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但是它們在體系當中是存在的。

  如果說在你的體系當中,有這種有負面影響的泡沫,而且它是由比較高槓杆率的金融機構所推動的,那這也成爲金融危機爆發的一個必要條件。我之所以有些猶豫,是因爲我們現在並沒有看到足夠多這種現象的例子,沒有辦法確切知道我們能走得多遠,但是我知道的是,當我們進入這樣狀況的時候,泡沫的破裂是未來金融體系出現危險的第一個跡象。

  王波明:好的,謝謝艾倫·格林斯潘博士。非常感謝您的時間,我知道現在在美國已經很晚了,您需要休息了。再次感謝您的分享,謝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