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國核材料夠造6000枚核彈 美國爲何總是網開一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29日 15:5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這個國家的核材料夠造6000枚核彈,美國爲何對它總是“網開一面”?

  來源:瞭望智庫

  本月17日,一則“日本鈈庫存過量”的消息,將日本的“核問題”擺到了前臺。

  同一天,《日美核能協定》30年期限屆滿自動延長,美國通過這一協定允許日本在覈電項目中提取鈈,成爲日本核能政策的基礎。

  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多年來從核電站乏燃料中提取鈈,以便作爲燃料再利用,現階段鈈庫存量高達47噸。鈈同時是一種能轉用於核武器的放射物質,按照共同社的說法,這“相當於製造6000枚核彈的量”

  以往的伊核問題、朝核問題、以及更早的利比亞核問題……但凡與核武器沾邊,立即招致國際上的口誅筆伐乃至實際制裁。然而日本卻能成爲例外,毫不避嫌,在“保護傘”下堂而皇之地發展核能力。

  這個一直以“核武受害國”自居、表面上強調自己無意擁核的國家,其核政策卻一向極不透明,對於核武的態度也一向模棱兩可。日本的鈈儲量,一直是世人關注的問題。此前一直“縱容”日本的美國,近些年都開始發出“要求日本歸還鈈”的聲音,讓人們不得不聯想日本是否在暗中研究核武器。

  那麼,日本儲存如此大量核燃料到底是想做什麼?日本到底有沒有製造核武的企圖?有沒有製造核武器的能力呢?

  文 | 何方  瞭望智庫特約能源觀察員

  1

  日本的“真面目”藏了二十年

  日本是世界上最早研究核武器的國家之一,在二戰期間,日本陸軍和海軍分別執行“仁計劃”和“F計劃”研究核武器。雖然這些計劃在戰爭後期被美國中斷,但日本擁有核武的企圖卻一直都未消失。

  1952年,日本被允許發展核電,此後不久,日本保守政治家中曾根康弘等人聯名向國會提出了戰後第一份“核能預算”,該預算總規模爲2.6億日元,其中2.35億是反應堆的建造費。這個方案以讓人吃驚的速度在國會獲得了通過,顯示了日本在獲取核技術方面的急迫心情。

現年100歲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現年100歲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

  然而,由於有“全球唯一”被原子彈轟炸的歷史,加之1954年又發生了日本漁船被美國氫彈試驗誤傷的“第五福龍丸號事件”,日本民間恐核、反核情緒一向高漲,“民意”成爲日本核技術發展的障礙。

  爲了推動日本的核事業,在傳媒大亨正力鬆太郎的領導下,受財閥資本控制的日本媒體一改往日的反核立場進行宣傳。更魔幻的是,正力鬆太郎這個對核能一竅不通的傳媒人,竟然因此而獲得了“日本核能之父”的稱號。

日本傳媒界的傳奇人物正力鬆太郎日本傳媒界的傳奇人物正力鬆太郎

  在“獲取核技術”這個議題上,日本政界和經濟界精英中存在廣泛的共識。在政界和傳媒界的推動下,1955年11月,日美簽署了《日美核能協定》,根據協定,美國向日本提供試驗用的反應堆的設計資料,並借給日本6公斤濃度爲20%的鈾235核材料。日本核工業由此重生。

  1956年元旦,日本核能委員會建立;6月,日本在茨城縣東海村設立日本核能研究所,並在此建造動力試驗堆JPDR(沸水堆)。核能委員會的建立,讓日本開始有了組織發展核電的領導機構;而日本核能研究所的建立,則讓日本開始培養自己的核能人才。與此同時,日本國會迅速通過了《核能基本法》等配套法規。日本的核工業發展很快走上了正軌。

  經過五十年代的研究和摸索後,在美國通用電氣和西屋電氣的幫助下,日本在60年代後迎來了核電大發展,到70年代末,日本已經建造了數十臺成熟的商用核電機組,核電產業初具規模。

  而從此時開始,日本藏在覈電“面具”後企圖獲取核武的真面目也漸漸展現出來。

  2

  核電燃料循環鏈暗藏玄機

  1974年,日本發佈了《電源開發促進稅法》,對核電企業給予各種優惠措施,同時,日本也力求發展自己完善的核閉式循環產業鏈。而這個“核閉式循環產業鏈”,是非核武國家的“大忌”。爲什麼這樣說?因爲迄今任何發展這個產業鏈的國家,莫不走上了發展核武的道路。

  這條產業鏈,說的是核燃料循環。核燃料循環,簡單說來,分爲上中下游三個部分。

  上游是核燃料的製作。

  由於目前絕大部分核電機組使用濃縮鈾做燃料,所以,一個國家若要製造核燃料,前提是必須掌握鈾濃縮技術。而鈾濃縮技術,也是製作原子彈的關鍵技術。可以說,擁有了鈾濃縮技術,基本上等於擁有了製造鈾原子彈的能力。

《紅海行動》主線劇情中頻繁出現的“黃餅”就是鈾濃縮物《紅海行動》主線劇情中頻繁出現的“黃餅”就是鈾濃縮物

  例如,巴基斯坦的原子彈,就是以濃縮鈾爲基礎製作的。而美國在沒有伊朗製造核武器的確鑿證據情況下,如此關注其鈾濃縮工廠,原因也在此。儘管伊朗一再表示自己生產濃縮鈾只是爲了製作核燃料,但是美國抓住“核能力”這點不放,因爲濃縮鈾濃縮再濃縮,就能做核彈了。

  核燃料循環的中游,就是大家所熟悉的核電。

  核電是人類和平利用原子能的重要成就,但是反應堆在釋放能量的過程中,還會生成鈈239(以下簡稱鈈)等裂變元素。而鈈和鈾一樣,都可能成爲核武的“先導”,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就看人們如何利用它了。

  核燃料循環的下游,主要是從乏燃料中分離鈈。[注:乏燃料,即核電廠用過的核燃料。]

  鈈也是一種裂變元素,提取出來後製造混合燃料,可以再次進入反應堆進行發電。但鈈同時又是比鈾更適合製造原子彈的元素,它的臨界質量比鈾更小。比如印度、朝鮮的原子彈都屬於鈈彈。

鈈

  從核循環產業鏈可以清晰地看出,核電和核武其實就是一對孿生兄弟。只要在核燃料循環體系中,掌握鈾濃縮技術或鈈提取技術其中一種,就事實上擁有了製造原子彈的能力。而日本想要發展的“核閉式循環產業鏈”,則是計劃二者兼得,擁有完整核燃料循環產業鏈。

  能力加上意願,足以形成製造核武的條件。而日本的擁核企圖,並非其核工業發展成熟後野心膨脹,而是自二戰以來一直藏在心底的夙願。我們從日本政界戰後關於核武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

  1957年,時任首相岸信介致信美國政府,稱“如果日本認爲有必要,將進行核武裝”。

  1961年,時任首相池田勇人公開對美國國務卿表示“我這個內閣中有很多核武裝論者”。事實上這個“很多”就包括他自己。

  1964年,時任首相佐藤榮作對美國總統約翰遜表示:“中國已經有了自己的核武器,我們日本也得有。”諷刺的是,這位佐藤首相,正是日本“無核三原則”的提出者。

  對於擁核,日本吃相最難看的一次發生在1969年。這一年,聯合國通過《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日本衆多政客認爲該條約剝奪了日本核武裝的權利,挑起了日本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高漲的反美民族主義情緒,用以威脅美國,表達不滿。雖然在美國施壓下,日本政府最終勉強於1970年在條約上簽字了,但是日本國會卻一致拒絕該條約生效。直到1976年,日本政客發現反對無望的時候,纔不得不勉強讓條約生效。

  事實上,在此之前,根據日美核密約,日本通過允許美國將核武器部署在日本,已經成爲了事實上的“有核國家”。

  1960年,日美簽署核密約,允許美國在不通報日本的情況下,將核武器運往日本。70年代,日美又簽署核密約,再次確認了美國在日本部署核武器的權利。只是,單單“有核”並不能滿足日本的野心,他們暗中一直追求自己真正“擁核”。

  日本政府在口頭上一直表示“反核”,暗中卻允許美國將核武器運進日本。60年代美國根據日美核密約將核潛艇駛入日本港口,當這件事被媒體報道後,引發了全日本的反核武浪潮。面對舉國反對,日本政府不得不宣佈採取“彌縫之策(補救措施)”,也就是所謂的“無核三原則”。1967年,日本宣佈:“政府從岸信內閣起,就一直堅持對於核武器的不製造,不持有,不運進的方針!”

  “無核三原則”是日本政府被逼宣佈的政策,只是爲了掩蓋日本的核武企圖。提出無核三原則的佐藤榮作,私下就曾對美國官員說“無核之談是毫無意義的”。

日本戰後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佐藤榮作,他提出的“無核三原則”真正欺騙了全世界——   他竟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日本戰後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佐藤榮作,他提出的“無核三原則”真正欺騙了全世界——   他竟因此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3

  養虎爲患,日本核能力已震驚美國

  核電和核武,如同一個硬幣的兩面,二者無法割離,甚至本質相通,在“心術不正”者手中,核電轉化爲核武只在翻覆之間。

  如前面講到的,核循環產業鏈中的上下游技術,是研究核武器技術最關鍵的技術。作爲一個工業強國,日本對研究核循環產業鏈上下游技術的興趣,卻遠遠大於研究中游技術——打造日本核電品牌的興趣,這不得不讓人覺得詭異。這隻能說明,相比核電,日本對核武器更感興趣。

  一開始,日本民間對於核循環技術並不太感冒,因爲這些技術不僅不賺錢,風險還很高。這讓日本政府焦急萬分,於是政府將核燃料循環技術研發作爲“國家計劃”,由國家投鉅額資金,並由科技廳和動燃事業部聯合進行研發。日本的意思很明顯,靠國家力量“強推”,也要擁有完善的核循環產業鏈技術。

  換作世界上大部分其他國家,公開說發展核循環產業,美國肯定馬上掄着棒子揍過來了。

  這樣的先例比比皆是。例如巴基斯坦,雖然美巴是盟友,但當美國得知巴基斯坦要建核燃料後處理(用於鈈提取)工廠時,立刻對巴基斯坦進行經濟制裁並附帶政治顛覆,差點將巴基斯坦“搞殘”。再如伊朗,自從美國發現伊朗在從事鈾濃縮活動後,就對其進行長達數十年的制裁。朝鮮就更不用說了,印度也一樣,美國在得知印度建立了核燃料後處理廠後,美國也是毫不留情地揮起了制裁大棒。

今年5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重啓對伊朗制裁今年5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重啓對伊朗制裁

  但是日本不一樣,不僅公開說要搞鈾濃縮,還要建立核燃料後處理工廠。對於日本明目張膽要鈾又要鈈的行爲,美國不僅沒有一句反對,而且還默許英國和法國幫助日本。

  從60年代開始,日本就埋頭搞起了鈾濃縮研究。日本動燃事業部在人形峠建設了鈾濃縮工廠,該廠1982年投產,雖然年分離能力很小,遠遠不能爲日本衆多核電站提供燃料,但是日本通過它初步掌握了鈾濃縮技術。

  此後,由衆多“愛國”民企投資,日本又在六所村建設了一座大型的鈾濃縮工廠,經過三次擴大產能後,這座工廠的鈾濃縮能力達到了600噸SWU每年,每年可以提取濃度3%的濃縮鈾150噸。若反覆分離,大量生產武器級的鈾易如反掌,而理論上,製造一顆鈾彈只需要25千克。

  而日本的鈈提取技術,能力更是驚人。1969年,日本已經掌握了鈈分離技術,第一次從乏燃料中分離出208克鈈。

  剛開始,日本由於鈈分離能力有限,日本將乏燃料運往英法處理。後來,日本鈈提取技術能力上來後,開始自己進行鈈生產。到2012年年末,日本國內貯存的鈈已經達到了9.3噸,還在英法兩國存放了34.9噸,共計44.2噸。而理論上,而製造一顆鈈彈,只需要9千克鈈。

  日本生產鈈的幌子是製造鈾鈈混合燃料和用於快堆研究。但實際上,日本僅僅有4座反應堆使用了混合燃料。至於快堆,普賢快堆早已退役,文殊快堆在1995年事故後一直沒有運行。日本鈈存量,在目前40多噸的基礎上,依然在不斷增加,卻根本沒有消耗這些鈈的渠道。

  注:快堆,即“快中子反應堆”的簡稱,是世界上第四代先進核能系統的首選堆型。

日本“文殊快堆”,已處於停運狀態日本“文殊快堆”,已處於停運狀態

  2014年,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過去兩年向國際原子能機構報告本國貯存的鈈存量時,漏報了640千克濃度爲62%的鈈。這些鈈去哪了,不得不讓人遐想。

  事實上,日本核電表面上發電,暗中研究核武的企圖,國際社會早有共論,連一直“放縱”日本的美國有時候都開始擔憂。2014年1月,美國曾要求日本公開鈈存量,歸還屬於美國的鈈,震驚了國際輿論。

  4

  日本領導人“自曝”:事實擁核

  儘管日本口頭上表示自己沒有核武企圖,但是細究日本領導人的表態,研究日本的工業情報,日本應該是一個大概率擁核,至少是已經掌握核武研製和投放技術的事實擁核國。

  1991年,日本首相宮澤喜一公開表示:“對於日本來說,核武裝在技術上沒有問題,財政上更沒有問題。”[潛臺詞:我有技術有錢,只要想做,隨時可以做出來。]

  2002年,安倍晉三表示,“憲法不禁止日本擁有核武器”,“日本需要小型核武器”。[潛臺詞:我們製造核武沒有法律限制,我實在想造幾個出來了。]

  上述兩人的表態,已經毫無顧忌地告訴世界:日本通過發展鈾濃縮技術和鈈分離技術,已經完全具備了大量製造原子彈的能力。

  日本不僅具有製造核彈的能力,而且還有核彈投送能力。日本在上世界90年代就已經掌握了獨立發射衛星的固體火箭技術,這意味着其已經掌握了可以轉爲開發洲際彈道導彈的固體火箭技術。在戰爭中,日本可以迅速建立全球化的核威懾力量。

  上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日本所謂的“無核三原則”僅僅是掩蓋自身核武企圖的幌子,根本不可相信。如何讓日本的核政策變得公開透明,將日本的核能力至於國際社會的監督之下,是一個迫切的,關乎地區乃至全球安全的嚴峻課題。

日本核電站泄漏事故宛在昨日日本核電站泄漏事故宛在昨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新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