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澳大利亞對中國如臨大敵 真是又好笑又可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01日 21:3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澳大利亞竟然對中國如臨大敵,真是又好笑又可氣!

  來源: 瞭望智庫 

一會炒作“中國威脅”,一會表態要與中國“重修舊好”。

 

澳大利亞政府唱的是哪齣戲?

  文 | 徐海靜  瞭望智庫駐堪培拉研究員

  編輯 | 蒲海燕 瞭望智庫

  去年,出於黨派鬥爭等國內政治因素,澳大利亞政府帶頭炒作“中國威脅論”。

  度過2017年年底的補選關之後,澳政府地位稍加穩固,於是希望回過頭來再與中國修好。

  畢竟,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

  因此,近期澳政府對華態度出現了較爲明顯的改變。

澳大利亞貿易、旅遊和投資部長史蒂夫·喬博澳大利亞貿易、旅遊和投資部長史蒂夫·喬博

  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外長朱莉·畢曉普,到貿易、旅遊和投資部長史蒂夫·喬博,均做出了相對友好的表態。

  媒體報道,在5月份喬博訪華之後,澳方正在爭取外交部長畢曉普和總理特恩布爾年內實現訪華。

  然而,國際風雲變幻,就像大片一樣,劇情一般都會出現反轉。

  6月28日,澳大利亞參議院通過“國家安全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

  另一條禁止外國政治捐款的法案,也即將提上國會辯論。

  雖然喬博稱,法案並非針對中國,但去年年底法案提交議會時,總理特恩布爾就是拿中國威脅說事的——以所謂“中國對澳滲透”作爲提交法案的理由。

  之後,澳政府並沒有採取有效措施爲中國正名。

  要知道,“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再關上可不容易。

  1

  三大“反間諜法案”

  2017年12月5日,澳政府將數個法律修正案打包提交議會討論。

  政府聲稱,此舉是爲了“遏制外國影響和間諜行爲”。

  當時,澳議會已進入該年最後一個開會周,沒有足夠時間進行充分討論,所以直到2018年2月議會重開後,法案才進入實質性討論階段,包括對公衆和各團體開放,徵求意見。

  其中有一部法案名爲《外國影響力透明計劃草案》,內容包括:

*要求代表外國政府、外國政府相關企業或個人、外國政治組織的人進行登記;

 

*公開這些人員與其外國僱主的關係等具體信息。

  目的是將影響澳大利亞政治和政府之活動的性質和範圍透明化,並對違法者追究刑事責任。

  另外一部是《國家安全法修正案(間諜和外國干涉)草案》,內容包括:

*加大現有間諜罪懲罰力度;

 

*針對外國勢力試圖影響澳大利亞民主和政府進程、或試圖損害該國利益的“祕密的”、“具有欺騙性的”、“威脅性的”行爲,增加新的外國干涉罪,

 

*對聯邦政府內部泄密進行一定程度的刑事懲罰;

 

*增加破壞罪保護重要基礎設施;

 

*改革對叛國罪的判罰;

 

*增加新的竊取商業機密罪、提供虛假信息罪;

 

*賦予執法機構在調查上述重大犯罪時截取電信信息的更大權限。

  與前兩個法案稍有不同,《選舉法修正案(禁止外國政治捐款)草案》尚未在議會通過。

  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這一法案獲得通過的可能性也很大。

  就內容而言,這一法律草案涉及:

*禁止外國人或外國公司向澳大利亞進行政治捐款,任何澳大利亞政黨或政黨候選人接受外國人的捐款都屬於違法行爲;

 

*超過1000澳元的捐款或禮物,捐款者在捐贈時必須提供自己不是外國人的聲明(現有法律規定超過1萬澳元的捐款或禮物必須留下捐款者姓名和地址)。

  2

  攻擊中國

  澳大利亞智庫“中國問題(China Matters)”的中國研究專家琳達·雅各布森在接受澳媒採訪時表示:

  澳大利亞應區分“干涉”和“影響”兩種行爲。

  任何國家的政府駐外機構都希望能從心態、觀念、見解上影響駐在國,中國也不例外,這很正常,只要其所作所爲是合法的。

  然而,在將以上幾個法律修正案草案提交議會時,澳總理特恩布爾利用議會發言時間大談澳大利亞受到外國政府的滲透,並且直接點名中國。

  澳媒則推波助瀾,不僅總是故意把因果關係搞反,還趁勢將“炮口”對準幾位在退出政壇後受聘於中國企業擔任顧問或董事的澳大利亞政壇人物,粗暴地將“在中國企業任職”與“中國政府代理人”畫上等號。

  他們甚至在報道中暗示:中國對澳出臺相關法案反應激烈,是因爲中國自知理虧。

  於是,在總理的帶領下,澳大利亞政界掀起了一波攻擊中國的高潮。

  實際上,讓中國強烈不滿的是,無論是澳政府還是媒體,對於自己論調,從來拿不出實際證據。

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

  也許,在澳大利亞人看來,這些在立法層面的最新舉動,不過是修補早就應該補好的“籬笆”。

  《澳大利亞人報》編輯保羅·凱利認爲,這些法案的提出既關乎中國,又無關中國。

  “無關中國”是指,這其實是澳大利亞在劃定一條對外關係的“紅線”。

  他的觀點在澳大利亞具有一定代表性。

  澳大利亞著名戰略學者、國立大學教授休·懷特在接受庫叔採訪時稱,處理對華關係是澳大利亞面臨的一大難題。

  這是因爲,澳大利亞從來沒有碰到過類似情形——在短短100多年曆史上,澳大利亞還從沒出現過最大貿易伙伴不是盟友的情況,所以無章可循。

  3

  雙重標準

  但是,在中國看來,這是明顯的雙重標準。

  比如,中國籍商人贊助澳某大學成立研究中澳關係的機構,就被澳媒指責爲“中國政府的滲透”。而美國實力雄厚的軍工企業贊助澳大利亞智庫,卻沒看到澳媒發表過任何質疑。

  澳學者戴維·迪格比說,澳媒主要被新聞集團和費爾法克斯兩大媒體集團控制,缺乏多元性,鮮有其他媒體能夠對這兩大集團構成真正挑戰。

  無論哪家媒體,都跳不出集團立場的框框。

  比如,隸屬於新聞集團的《澳大利亞人》報的國際新聞編輯格雷格·謝里丹是著名的親美派。

  連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這樣的行爲,他都能找到理由爲美國辯解,還在報紙上大唱讚歌。

  與其他國家政府首腦相比,澳媒對以色列總理訪澳的報道力度大得令人瞠目。

  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澳大利亞期間,新聞集團旗下媒體,除大篇幅報道之外,還罕見地以跨頁排版形式報道內塔尼亞胡的哥哥英勇犧牲的故事(作爲特種部隊指揮官,指揮解救色列人質,最後犧牲)。

  與之相反,只要事涉中國,澳媒的報道似乎自動就調轉到負面角度。

  2017年10月4日,庫叔在堪培拉參加澳前外長加雷思·埃文斯在全國記者俱樂部舉行的新書發佈演講會。

  這位前外長對中國總體持積極評價,他認爲,澳大利亞應該積極擁抱“一帶一路”。

  然而,第二天文章見報,壓根兒看不到埃文斯有關“一帶一路”的表態,更看不到埃文斯對中國成就的讚揚。

  對於澳媒在中澳雙邊關係中起到的負面作用,澳外長朱莉·畢曉普今年5月會見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時也曾提到。

  畢曉普表示,這些報道很不準確,完全不代表澳政府的立場。

  澳大利亞駐華使館二號人物董立德(傑拉德·湯姆森)6月下旬在北京召開的第16屆澳大利亞研究國際研討會上,也發表講話批評澳媒的報道偏離了澳中關係的基本面。

  4

  如臨大敵

  董立德說,澳大利亞把中國放在澳對外關係的中心和前沿地位,並不認爲中國是威脅,而是把澳大利亞的發展與中國的成功聯繫起來。當然,澳大利亞在一些問題上與中方仍存在分歧。

  這表明,澳大利亞政府仍然希望將經濟貿易和政治安全問題分開處理,希望近期政府官員相對積極的表態能夠及時止損。

  同時,董立德的另一句話暴露了澳政府的真實心理。

  他說,澳大利亞採取的行動是對中國行動的反應。

  所謂“中國的行動”其實就是指中國在國際上、在區域內越來越自信的表現。

  這些行動讓澳大利亞感到不自在,進而採取了應對措施。

  說到中國的行動,澳大利亞方面此前着墨較多的是中國在南海的島礁建設。

  從2018年年初開始,南太平洋島國成爲新焦點。

  今年初,澳官員詆譭中方在南太平洋島國的援助“大而無用”,給島國造成沉重債務負擔,還誣稱中國以債務爲要挾攫取南太平洋島國戰略資源。

  5月,澳政府公佈的最新一年預算案中增加了國際援助預算,明顯加大對南太平洋島國的拉攏力度。

  6月底,澳與瓦努阿圖就簽署安全協議展開談判。

  同月,所羅門總理訪澳。之後不久,澳大利亞提出將爲所羅門羣島鋪設海底通信光纜,攪黃了原本是華爲公司的這筆生意。

  據澳媒報道,澳大利亞和“好基友”新西蘭已準備好一份涵蓋廣泛的安全協議,計劃在今年9月召開的太平洋島國論壇上與南太平洋島國簽署。

  5

  對中國瞭解太少

  現階段,就總體而言,中澳之間既存在廣泛的合作空間,也有一些分歧:

  在經濟上,澳大利亞對中國經濟的依賴程度不斷加深;

  在政治和安全方面,澳大利亞一直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

  在意識形態和制度上,兩國差異巨大。

  在中國看來,加強對南海的建設是一個大國國防的正常需要,合理合法;

  加強與南太島國的聯繫,增加對這些國家的援助,是中國承擔越來越多國際責任的表現。

  澳大利亞這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真是讓中國人覺得又好笑又可氣。

  在研究中澳關係的專家看來,這反映了中澳雙方在認識上還存在不小差距,澳大利亞對中國的瞭解還遠遠不夠。

  澳大利亞樂卓博大學教授尼克·比斯利與庫叔交流時介紹,澳大利亞政壇有把年輕人送往華盛頓實習的傳統。

  澳美兩國如此的制度相近、文化想通,尚且需要費心地去了解自己的盟友,建立關係。

  對於制度完全不同,文化差異巨大的中國,澳政壇卻缺乏興趣去了解自己最大貿易伙伴。

  他認爲,應該由澳政府出面安排政界人士、特別是年輕人前往中國,增進整個澳大利亞政界對中國治理模式、決策機制等各方面瞭解,以便能夠更好地處理雙邊關係,避免因誤判而導致損害的發生。

  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澳大利亞當前這個選舉週期還未過去,政黨爲在下次大選中獲得更多席位、議員個人爲了保住席位,多半還會繼續“扮強硬”。

  長期看來,由於澳方因對中國深入瞭解不夠、缺乏信任,兩國關係還要繼續經受考驗。

  要想煮好飯,該加的水要加,該撤的火要撤,否則,飯會夾生。

  若不及時拿出改善兩國關係的誠意和決心、制定更加可行的策略,澳大利亞前面的努力多半會變成“夾生飯”。

  這對澳大利亞人來說,絕非好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