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他生於美國“第一政治家族” 卻把北京當成自己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3日 22:4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他生於美國“第一政治家族”,卻沒事兒就來中國,把北京當成自己的家

  來源:環球人物

  與自己的總統哥哥小布什相比,尼爾·布什可能並不爲中國大衆所熟知。

 他是美國前總統老布什的第三子、小布什的弟弟,繼承着“第一政治家族”布什家族的政治基因,自稱爲“小小布什”。 他是美國前總統老布什的第三子、小布什的弟弟,繼承着“第一政治家族”布什家族的政治基因,自稱爲“小小布什”。

  在尼爾於北京下榻的酒店房間中,《環球人物》記者和他如約相見。他的個子高而瘦,體形比哥哥更像老布什。而他對中國人民的友好情誼,也讓人想起老布什來。

  幾年前,尼爾頭戴紅星帽、斜挎軍綠書包拍過一張照片,發到網上後還小小地引發了一番熱議。那是中國朋友送給他的禮物。

  作爲中國人的老朋友,尼爾來中國已有130多次。在一次活動中,他甚至把北京稱作他的“家”:“歡迎大家來到我在北京的‘家’。”他說,自己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的發展變化,看到中國的成長。“這是正向的發展,更多的人可以享受更多的機會,而且更多的人生活質量在不斷提高。”

  尼爾對中國的瞭解是從北京開始的。1975年夏天,他和哥哥、姐姐一起到北京探望父母。全家從官邸騎着自行車去天安門,去北京的大街小巷。尼爾記得,當時很多中國人沒見過西方人,“他們的凝視中充滿了天真和好奇”。幾十年過去,這種友善和熱情仍然如故。

老布什夫婦在北京。老布什夫婦在北京。

  在尼爾看來,美中關係是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當中國崛起之時,兩國有義務和平、和諧地相處並應對全球挑戰。這也是他父親長久以來的願望,而現在,這個工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我們不應該把中國的發展看成一種威脅,而應視爲一種共同發展的機會,能夠促進解決世界面臨的問題。”尼爾說。

  在尼爾看來,父親老布什是一個很好的榜樣,他的做法顯示了不同的國家應該如何合作。“我父親在推廣美國價值和利益的時候十分堅定,但他尊重對方,希望理解對方看待世界的視角。”

  2013年7月15日,老布什坐輪椅在白宮出席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頒發“每日一點星光獎”的儀式,尼爾向父親致意。

  老布什是美國健在的前總統中最長壽的,今年6月剛剛度過了94歲生日。尼爾說:“吉米·卡特也快94歲了,我想他比我父親健康狀況更好一些。”老布什經常在生日時有些“驚人之舉”,比如在90歲生日時以跳傘的方式慶生。他年輕時就喜歡運動,打高爾夫球、打網球,也喜歡跑步。尼爾回憶:“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們就有一個健身榜樣——父親。我和哥哥馬文是兄妹5人中僅有的兩個喜歡打籃球的。我哥哥喬治喜歡打高爾夫球、騎自行車,但不打籃球、也不打網球。”

  老布什在二戰中當過轟炸機飛行員,戰後成爲石油富商,當選衆議員踏入政壇,當過外交官,執掌過中情局,又成爲白宮主人。但在尼爾眼裏,父親最重視的是家庭和朋友。“在他活躍的一生中,當總統是一件精彩的事,但給他能量、生命與希望的核心理念是他愛家庭,家庭也愛他。他有很多朋友,有堅定的信仰,也準備好迎接生命的下一個階段。”尼爾說,老布什身體非常虛弱,但他還是珍視他和中國的友誼,與中國領導人和中國民衆的關係,依然期望看到兩國關係能變得更好。

年輕時的老布什年輕時的老布什

  不久前,尼爾到緬因州看望過父親。他說:“我們家在那裏有一所度假屋。父親每年夏天去度假屋。我和妻子、孩子也去。我們是大家庭,在那裏有5套房子,有時候大家都去,有時候一個兄弟6月或者7月去,另一個兄弟8月去,但總是有一個家庭和父親在一起。我們在那裏有很多活動,但和他一起的活動不太多。作爲老人,他在那裏過得還不錯。他現在有一條新的服務犬叫薩利。”說着,他打開了手機,“我給你看看它的照片。”

  1986年8月24日,布什家族在緬因州別墅前合影,後排左起瑪格麗特(抱着女兒馬歇爾),馬文·布什,比爾·勒布朗。前排左起:尼爾·布什(抱着兒子皮爾斯),沙龍,小布什(抱着女兒芭芭拉),勞拉·布什(抱着女兒珍娜),芭芭拉·布什,老布什,山姆·勒布朗,多羅· 布什· 萊邦德,喬治·P·布什(傑布的兒子),傑布·布什(抱着兒子傑布比),哥倫布·布什和諾埃爾·布什。

  今年4月,尼爾的母親芭芭拉去世了。她與老布什相伴73年,留下了5個兒女、17個孫子女和1個曾孫女的大家庭。去世兩天後,孫女勞倫又爲她再添一個曾外孫。

  談到母親,尼爾顯得傷感而又平靜:“人們常對我說,爲母親的去世而遺憾。但我說,對一位活了92年精彩人生的女性,沒有什麼遺憾的。”

  尼爾說:“她和我父親結婚,一起生活了73年,他們非常幸福,她總是說嫁給父親讓她感覺有多棒。他們一起看世界,遇見有趣的人,經歷有趣的事。我母親撫養了5個孩子,一個成爲總統(指小布什),另一個成爲州長(指前佛州州長傑布·布什),其他的孩子也都不錯。她一生活得很精彩。”

  在生命末期,芭芭拉呼吸很痛苦。尼爾和妻子每天都去看她,直到她臨終。這段最後的陪伴讓尼爾感到安慰。芭芭拉的葬禮非常隆重,除94歲高齡的卡特外,其他在世的前總統都出席了,美國總統川普則派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出席。尼爾說,葬禮是對母親一生的最好懷念。“她是一位出色的母親,啓迪着許多女性。”

  《環球人物》記者問尼爾是否記得母親最後的囑咐,尼爾說:“我不記得她有什麼最後的遺言,但記得她一直很風趣。母親住院的時候,哥哥喬治去看她。那是喬治最後一次看到健在的母親。一位醫生走進病房,母親指着哥哥對醫生說:‘你知道他爲什麼是現在這個樣子嗎?’醫生說:‘我不知道,爲什麼?’母親說:‘因爲我懷孕的時候又抽菸又喝酒。’對一位知道自己已走到生命終點的女士來說,仍保持着幽默感並願意分享她的美好天性,這是非常難得的。我們想念母親,但我們也總是感到,母親雖然去世了,但她還和我們在一起。”說到這裏,他的眼角有點溼潤。

尼爾夫婦和小布什(右)探望母親芭芭拉。尼爾夫婦和小布什(右)探望母親芭芭拉。

  “據說您是她最喜歡的兒子?”

  尼爾笑了:“那是我說的。她可能和每個孩子在一起的時候都這樣說。喬治是她最喜歡的,馬文也是她最喜歡的。她很會‘搞政治’的。”

  “她對您有什麼特殊照顧嗎?”

  “也許我是讓她最操心的孩子,因爲我童年時有閱讀障礙,母親花了很多時間陪伴我,幫我學會閱讀。當我感到痛苦時,她非常關心我。這也許是她說最喜歡我的原因。母親一生最大的事業是提高美國人的識字率。她說,一個人不論什麼民族、什麼文化、什麼傳統,如果沒有閱讀能力,就不能真正知道自己人生的全部潛力。她一生積極推進識字運動。如今,我和妻子建立了芭芭拉·布什休斯敦掃盲基金會,來繼續推動她的事業。我們爲母親有那樣的遠見而感到非常驕傲,也爲我們能繼續她的事業而感到非常自豪。”

芭芭拉與子孫在一起。芭芭拉與子孫在一起。

  當問及“是否會出現第三位布什總統”時,尼爾搖頭說:“不會很快有。我們家族中新的一代願意服務公衆,他們有的在民選官員崗位上工作,也有的對慈善工作感興趣。但是,正如父母教導我們的,你不必成爲總統或者州長才能對社會產生影響。每個人都能發揮作用。”

  布什父子在退出政壇後,都樂於參加慈善工作。老布什和克林頓原是政敵,因爲慈善工作而成了朋友。小布什去年曾出版一本個人畫集《勇氣的肖像》,收集了他爲美國退伍軍人畫的肖像畫,畫集登上了亞馬遜暢銷書榜。他將銷售收入捐給了爲退伍軍人提供就業支持的組織。

  最後,記者問尼爾,布什家族是否有核心價值?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想就是‘服務意識’。這是我祖父母對我父母的影響,也是我父母對我這一代人的影響,而我們又會將它傳遞給下一代。我父親說過,對成功的任何一種定義必須包含爲他人服務。我想這就是核心價值。”

  作者:《環球人物》記者 凌雲 力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