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本真正的可怕之處:18年裏18人拿了諾貝爾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02日 17:1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日本真正的可怕之處:18年裏18人拿了諾貝爾獎

  來源:牛彈琴

  2001年,日本政府確定了一項雄心勃勃的科學計劃,口號是“50年內拿30個諾貝爾獎”。此前,在諾獎的百年曆史中,作爲世界經濟大國的日本,還只有9位得主。

  當時很多人以爲日本人吹牛,包括日本科學家野依良治,毫不客氣地抨擊這樣的目標“很沒腦子”。但結果,他當年就拿到了諾貝爾化學獎,算是一個開門紅。

  以後每年的諾貝爾獎,似乎都少不了日本人的身影。今年10月1日,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又被授予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和他的美國同行。

  算起來,從2001至2018年,獲諾獎的日本人已有18位。照這樣一年一個的節奏,“50年30個”目標,幾乎已沒有懸念。

  看看日本,想想中國。毫不客氣地說,中國確實應該感到慚愧。

  最近40年,中國經濟成就世界矚目,但科研水平呢?

  自然,進步也是巨大的。但作爲巔峯水平的重大發明發現呢,就以諾貝爾科學獎爲例,到目前爲止,還只有屠呦呦一個人獲得過,而且獲獎的項目,還是40多年的發現。

  日本人那麼頻繁能拿諾獎,難道是日本人更聰明?

  我相信,所有中國人都不會贊同。想想古代中國,我們一個又一個重大發明,改變了整個人類歷史的進程。難道現在的中國人都是“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

  綜合媒體報道過的一些側面,探討一下日本人的科研水平吧。

1,貨幣上的祕密。

  1,貨幣上的祕密。

  很多文章都提到了日本的紙幣,確實讓人深思。

  在絕大多數國家,鈔票上的人物,往往都是政治家。

  日本則是例外,清一色學者。

  一千元日元鈔票,上面人物是野口英世,日本著名生物學家,1928年,他在非洲研究黃熱病時因傳染上病毒而去世,他的墓碑上寫着:“他畢生致力於科學,他爲人類而生,爲人類而死。”

  五千元日幣上的人物,是日本著名女作家樋口一葉,說起來,她還當過《朝日新聞》的記者。

  最大面額一萬日元上的那個人物,則是日本教育家、思想家福澤諭吉,他被認爲是“日本近代教育之父”。當然,也必須指出,他是一個軍國主義教育者,是侵略中國的一個積極鼓吹者。

  看到一位朋友曾撰文這樣感嘆:將最崇敬的人印在每一個國民、每天都在數次進行的日常活動裏,意味着最隆重的懷念、最深刻的尊敬。日本人對知識淵博的人表達最大敬仰。

  對教育的高度重視,坦率地說,中國與日本,確實還有一段距離。

  當年甲午海戰,清朝戰敗,賠償白銀2億多兩。按照一些文章介紹,當時的日本明治政府,從中提取1000萬日圓(佔賠款總額的2.8%),設立了教育基金,資助日本的義務教育。

  由於這筆資金,到1898年,日本兒童入學率達到了97%;到1910年左右,日本已完全普及了國民教育。直到今天,我們也很難說普及了義務教育吧。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在有些地方,對比一下政府大樓和學校,就可以知道,是不是一句口號。

  想想確實讓人扼腕,中國的海軍軍費被挪用修建頤和園,日本卻用中國賠款加強軍備、普及義務教育。教訓慘痛啊!

  2、這樣對待失敗。

  看到一位赴日科學家的文章,談了他的一個親身感觸:

  我第一次參加日本實驗室內的小組會(seminar)。讓我驚訝的是他們對待所謂“錯誤”結果的態度。他們會非常認真地研討結果錯在什麼地方,爲什麼錯。但他們不會對研究者本人提出任何批評。

  失敗是成功之母,這個道理人人皆知,日本人真正做到了。與此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們往往壓制失敗,動不動就追責。那麼以後,誰還敢去嘗試新的東西呢?甚至,誰還敢說真話呢?

  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隨着科研體制改革的推進,中國的情況未必這麼不堪。但在我們這個社會,很多時候,多做事多犯錯,什麼都不做,反而最受好評,有沒有這樣的情況,大家心裏都有一把尺子。

當然,日本也有轟轟烈烈的科學造假。

  當然,日本也有轟轟烈烈的科學造假。

  記得2013年,日本“美女科學家”小保方晴子等人,宣稱成功培育出能分化爲多種細胞的新型“萬能細胞”——STAP細胞。這一重大成果,當時被譽爲“諾貝爾獎級別”。

  但拿到諾貝爾獎是不可能的,因爲隨後很多科研人員就指出,這個發現疑點太多,小保方晴子所在的日本理化學研究所調查後認爲,美女科學家在論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問題,存在嚴重學術不端。

  科學來不得半點弄虛作假。

  最後的結果,小保方晴子的導師、日本著名科學家的笹井芳樹自殺身亡。很多人認爲,笹井芳樹無法面對學生欺詐的現實,覺得只有自殺才能洗刷恥辱。

  自殺當然也不可取,但類似小保方晴子的學術不端,中國應該也有不少吧,有幾個人像笹井芳樹這樣認真、剛烈呢?

  3、對科學的真正重視。

  重視不重視,歸根到底,還是得看投入。

  就看以前的數據吧:從2005年到2015年,日本這十年的科研經費平均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3%,居發達國家首位,而2016年美國爲2.8%,約4650億美元。

  可以說,在科研投入比重方面,日本比美國還要高!

  文章開頭提到的日本“50年內拿30個諾貝爾獎”計劃,其實正顯示了日本對科研的重視。

  這帶來的,是科研人員的社會地位和職業威望。

  據介紹,在日本,科學家被稱爲“先生”。而“先生”一詞不是誰都能用的,只有民衆心中最爲崇高與敬仰的職業,纔能有此殊榮。

  日本科學家的待遇,反正大大高於政治家,更別提普通職員。哪怕一段時間內沒有科研成果,科學家也不用擔心丟掉飯碗,也不用費盡心機找各種發票來報銷。

  正是這樣,日本科學家才能專注於科學研究,才成就了最近18年諾貝爾獎的爆發。諾貝爾科學獎有滯後性,有時可能長達20年,但日本的這種厚積薄發,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國慶長假,不想多說,簡單總結一下吧:

  國慶長假,不想多說,簡單總結一下吧:

  日本有日本的國情,中國有中國的特殊性。日本的做法也未必都可取,比如就是想捕鯨魚來吃,日本人也要虛僞地打着科研的旗號。

  但科研來不得半點虛假,在這方面,日本確實還有很多讓我們慚愧的地方。他山之石,總可以攻玉吧。

  日本人能夠取得的成就,中國人難道真做不到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