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諾獎除獎金還有這些另類福利:停車位僱司機喝啤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08日 07:3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停車位、僱司機、喝啤酒…除了獎金,諾獎竟還有這些另類福利

  來源:紅星新聞

  和他人一起榮獲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的那一天,弗雷澤·斯圖達特(J。 Fraser Stoddart)的生活就發生了變化。

  斯圖達特是美國西北大學的一名化學系教授。得獎當天,他從學校停車部主管那裏得知,爲表彰他獲得這一殊榮,學校特爲他開設了一個專屬停車位。這個車位距離他的辦公室很近,而且更重要的是——免費。

  “在短短几個小時內,這裏的停車系統就從不太友好,變成過分熱情。”斯圖達特教授說道。

▲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弗雷澤·斯圖達特領獎 圖據《華爾街日報》▲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弗雷澤·斯圖達特領獎 圖據《華爾街日報》

  諾貝爾獎的桂冠,不僅僅是一種認可,還會帶來一塊金獎牌與金錢獎勵,以及一趟斯德哥爾摩之旅。而對部分諾貝爾獎得主來說,這一殊榮還能換來免費泊車的待遇。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包括布朗大學、杜克大學和南加州大學的諾獎得主們都有黃金車位——許多車位上還寫着“諾獎得主專屬”。

  免費的專屬停車位,被視爲一種榮耀象徵

  校園裏的停車位往往供小於求,車位異常緊張,因此這些小小的柏油長方形在學校裏,也可算是特別值錢的不動產了。

  美國南加州大學的阿里耶·瓦舍爾是2013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得獎後,學校便在他工作的化學樓附近給他開闢了一個專屬停車位。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不到3分鐘,該校校長還不忘提到這個免費停車位。

▲阿里耶·瓦舍爾專屬停車位 圖據法新社▲阿里耶·瓦舍爾專屬停車位 圖據法新社

  在提供免費停車位這一福利上,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可謂是先鋒代表。1980年,該校詩人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ław Miłosz)在摘得諾貝爾文學獎桂冠後向學校申請一個停車位,學校隨後專門爲他留出了一個停車空間。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共有5500個車位,該校停車與交通主管謝默思·威爾默特介紹說,目前學校只有8位諾獎得主、1位數學領域的菲爾茲獎得主以及該校校長享有專屬車位。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校長仍需付費停車。

  這種停車特權,在某種程度上已升級成一種榮耀的象徵。

  杜克大學的教授羅伯特·萊夫科維茨於2012年和他人一起分享了諾貝爾化學獎,學校爲他定製了一套籃球服以表尊敬。他的同事保羅·莫德里奇2015年也摘得諾獎桂冠,同樣也是化學獎,北卡羅來納大學(UNC)的阿齊茲·桑加爾教授和他一起分享該獎項。

▲杜克大學教授羅伯特·萊夫科維茨教授(左,2012年諾獎化學獎得主)和保羅·莫德里奇(右,2015年諾獎化學獎得主),獲贈學校定製籃球服 圖據杜克大學  ▲杜克大學教授羅伯特·萊夫科維茨教授(左,2012年諾獎化學獎得主)和保羅·莫德里奇(右,2015年諾獎化學獎得主),獲贈學校定製籃球服 圖據杜克大學

  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兩所大學暗自展開了較量。

  UNC校長卡羅爾說,她先恭喜桑加爾教授獲得了諾獎,但“我有個更好的消息”,接着她便告訴他獲得了終生免費停車的待遇。“他笑着告訴我說,他還有個更大的驚喜,那就是他不開車!”卡羅爾校長在新聞發佈會上說道,目前,桑加爾的妻子,UNC的生物化學和生物物理學榮譽退休教授,在使用這一停車位。

  “那個時候,杜克大學很丟臉。”萊夫科維茨教授說,他在後來纔得到學校的一個專屬車位,2015年得獎的莫德里奇教授也是如此,也是後來纔得到的專屬車位。

  萊夫科維茨教授說,他把自己的寶馬車停在那裏,“從字面上講,那的確是距離辦公室最近的地方”。但有了這個車位,他每年可以節省1500美元的停車費——一個很好的禮物,但他最想要的還是衛生間。他說,一個私人的衛生間纔是“到地方了的真正標誌。”

  其他另類福利:僱司機、免費喝啤酒、命名街道

  日本京都大學直接繞過停車位這一環。

  上週,該校的本庶佑(Tasuku Honjo)贏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學校直接給他僱了一位司機。2012年,該校的山中伸彌教授在同一領域榮獲諾獎,學校同樣爲他僱了一位司機。學校發言人稱,這一服務是出於“安全考慮”。

  丹麥科學家尼爾斯·玻爾在獲得1922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幾年後,獲得了可能是最爲新穎的獎勵之一——終生免費喝啤酒。

  嘉士伯啤酒廠創辦人曾將他的“豪宅”捐贈給丹麥皇家科學院,供“在科學、文學或藝術領域做出傑出貢獻的人”終生居住。玻爾最著名的成就,是他提出的原子的量子化模型。在上任“住戶”去世之後,玻爾和他的家人於1931年搬進了這座房子。該啤酒廠的公司發言人稱,房子裏有喝不完的啤酒,有瓶裝也有罐裝。

  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數十年來保持的傳統則是,以諾獎得主的名字爲街道命名。在這座多小山、佔地202英畝的實驗設施裏,點綴着十幾個以這樣的“明星”命名的街道標識,包括阿爾瓦雷斯路( Alvarez Road)、李路(Lee Road)、麥克米蘭路( McMillan Road)、波爾馬特路(Perlmutter Road)以及塞格雷路(Segrè Road)。

▲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以諾獎得主名字命名的街道 圖據《華爾街日報》▲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以諾獎得主名字命名的街道 圖據《華爾街日報》

  該國家實驗室的一位發言人稱,目前還剩幾條街道可用諾獎得主的名字命名。

▲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的地圖,有多條街道以諾獎得主名字命名 圖據《華爾街日報》▲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的地圖,有多條街道以諾獎得主名字命名 圖據《華爾街日報》

  並非所有學校如此,有專屬車位但仍需交錢

  從瑞典打來的清晨電話,也並不能保證一定能在一些名牌學校中獲得免費停車的獎勵,比如哥倫比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和斯坦福大學。

  加州理工學院的弗朗斯·阿諾德於上週三(10月3日)醒來後得知自己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校長特發了一封祝賀信。信中說,阿諾德博士在蛋白質化學和生物技術領域的工作“改變了我們認知事物和做事的方式。”但即便如此,學校一名發言人表示,不會有免費停車的福利。

  阿諾德博士在郵件中稱,她已經有了一個專屬停車位,每年仍需花費960美元。“加州理工大學裏有太多諾獎得主,所以很容易就把停車位給分發出去!”阿諾德博士說道。

  紅星新聞記者丨王雅林 編譯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