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法國高中生遲到被記爲缺席 槍指老師引發衆怒(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27日 08:0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遲到被記爲缺席 高中生教室內槍指老師 該…該原諒嗎?

  來源:紅星新聞

  上週末,一段法國課堂上的小視頻在網上流傳,激怒法國國內的衆多網友。視頻中,一名學生站在教室裏,用槍指着老師,叫囂着“把你的頭埋下去”……學生似乎要對老師行刑。

▲學生槍指老師視頻截圖 圖據紐約郵報▲學生槍指老師視頻截圖 圖據紐約郵報

  此事在網絡發酵後,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教育部長及內政部長嚴懲此行爲。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10月21日,這名15歲學生出現在青少年法庭上,被指控“嚴重暴力”,或面臨入獄。

  近年來,法國校園暴力事件接連上演,連教師也不能倖免。據統計,學生針對老師的暴力數量竟佔校園暴力總數的40%。而在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等很多國家,教師遭遇學生暴力也是一個普遍且複雜的問題。

  學生槍指老師,總統發文要求嚴懲

  事情發生在巴黎東南部近郊的克雷泰伊市愛德華·布朗利高中(Edouard Branly High School)。

  10月18日上午10點多,這名高中男生和一羣朋友衝進教室時,一名女老師正坐在那兒工作。

  “你把我記成了缺席,把我記成出勤。”據當地媒體報道,這名遲到的學生髮現,老師已把他記爲“缺席”了,從而生氣地逼老師修改爲“出勤”。老師被槍指着頭,全程非常鎮靜,繼續在電腦上工作,還跟其他學生說着話。視頻裏,還可以聽見男孩們的笑聲。

  這一過程隨後被另外的學生拍下,發到了社交媒體上,立即引起了法國國內民衆的震驚與憤怒。

  翌日,該教師“以武器暴力威脅”報警。據《每日郵報》報道,此罪名可面臨高至5年的刑期。另有法媒指出,這種暴力行爲可被判7年徒刑,鑑於該學生在數週之後才年滿16歲,故而最高只可被判7年的一半。

  涉事學生辯稱,自己完全沒意識到這一切被人拍了下來。他覺得自己只是上課遲到了,老師卻已記爲缺席,這讓他非常生氣。19日,這名學生在父親的陪同下到警局自首。他堅稱自己只是開玩笑,沒有任何傷害老師的打算,而且自己拿的只是假槍。

  儘管武器是假的,但當它“像真槍一樣被使用”時,威脅依然成立。因此,對該學生的指控仍然有效。被槍指的這名教師作爲受害人,將接受心理檢測和疏導。

  該校一名工作了25年的老教師告訴媒體稱,“不習慣這樣的事件”,學校一向都教學生“溝通方式和對他人的尊重”。

  “威脅教師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嚴懲這一暴力行爲,他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我已要求國家教育部長和內政部長採取所有措施,確保這種行爲受到應有的懲罰,從我們的學校裏杜絕。”

▲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嚴懲 圖據社交媒體▲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嚴懲 圖據社交媒體

  “學校是公共場所,更是我們學習如何尊重公衆的地方。”內政部長卡斯塔納和教育部長布朗蓋聯合發表聲明譴責,並承諾將“一平米一平米地肅清公共場所(的不法事件)”,還宣佈將於下週召開一個針對如何遏制郊區學校暴力的專題會議。

▲教育部長布朗蓋 圖據海峽時報▲教育部長布朗蓋 圖據海峽時報

  教師遭受校園暴力數佔校園暴力40%

  近年來,法國校園暴力事件數量不斷攀升。

  上月底,巴黎北郊才發生了一起殘忍的暴力事件——包括一名14歲少年在內的一羣人用冰球棍、法式滾球和柺杖等武器輪番擊打一名17歲受害者的頭部和身體。隨後,驚恐的路人將受害者送進醫院,直接進了ICU。

  參與這次襲擊的施暴者竟多達10餘名。法官以“企圖謀殺”、“嚴重暴力”及“武裝團伙襲擊”進行調查和司法訊問。目前,三名分別爲14歲、16歲和20歲的年輕人已經被捕,將面臨企圖謀殺的指控。

  今年9月,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布的一則報告顯示,多達51%的法國學生在近幾個月裏遭到霸凌,20%遭到身體虐待。

  校園暴力的嚴重程度引人憂慮,作爲成年的教師也難倖免。2016年,同樣因爲遲到,塞納-聖德尼省一名15歲學生被批評時,出手毆打了校長及其助理。今年1月,馬賽的羅薩公園學院一名女教師被5年級學生毆打。3月,Jules Ferry of Colomiers學校一名老師被學生毆打。

  據《歐洲時報》報道,法國教育部於去年12月發佈的調查稱,學生向教職工發起的暴力襲擊佔所有校園暴力的40%,其中73%的施暴者是男生,80%以上的情況是口頭謾罵。但隨着學生年齡增長,高中教師遭受學生肢體暴力的機率比初中教師高出了6%。

  老師遭受學生暴力,起訴還是原諒?

  遭受學生暴力已成了多國教師的工作危害之一。

  據《堪培拉時報》報道,澳大利亞政府部門數據顯示,堪培拉過去5年因爲暴力、騷擾和霸凌而離職的教師及校長人數翻了三倍。

  據加拿大廣播公司報道,學生對教師的暴力暴增,已成了一項教師工作的真實危害。很多教師以令人震驚的頻率承受,甚至是忍受着學生暴力。安大略省工會的一項調查顯示,包括小學和中學在內,60%的教師在工作中有過被暴力經歷,70%的教師在校內見證過暴力。而這些暴力襲擊中,15%涉及到武器的使用。而這些遭受暴力的教師中,25%都被警告不要報警。

  一名在職教師分享稱,很多教師不願追究那些暴力事件,往往選擇承受。很多校長會勸老師“算了”、“原諒”。當學生遭遇暴力的時候,學校管理者會積極迴應,但當受害者變成教師,管理者卻會猶豫,常常從中調和。積極支持並保護教師意味着將面臨法律訴訟。

  此外,作爲教育者,報告暴力事件本是教師的職責。但當暴力事件是針對教師本身時,卻進入了一個道德迷宮。很多教師覺得,學生產生暴力行爲總有各種家庭或個人原因,起訴學生似乎會毀掉他們的未來。教師會產生內疚、自我犧牲和屈服的想法。

  美國一位教師將襲擊她的學生告上法庭後,她就被所在的學區開除了。據《教育週刊》報道,她將學校委員會告上法庭,最終獲得19.75萬美元和解金,但這一系列事件讓她陷入了抑鬱。

  “在事後,我一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想回到教師工作。”米歇爾·安德魯稱,“我發現自己已經不再相信教育系統,我也不再相信學校管理人員。我害怕那樣的事情會再發生,到時候我怎麼辦?繼續鬥爭還是逃跑?”

  根據聯邦政府教育數據,2015學年,全國380萬教師中有5.8%遭到學生的暴力襲擊。個別像安德魯一樣起訴,但大多數教師都選擇了諒解。

  德克薩斯大學教授Byongook Moon稱,被學生襲擊對教師有嚴重後果。30%的教師表示無法再信任學生,27%則稱考慮過辭職。

  當教師和學生髮現校長沒有站在被襲擊的教師身後,這將讓學生更加“膽大”,讓教師更容易受傷害。密蘇里大學教授弗朗西斯·黃稱。

  學生暴力襲擊教師,不是“原諒”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END

  紅星新聞記者丨林容 綜合編譯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