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安倍走了 日本人民交給他的“特殊任務”完成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28日 17:1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安倍走了,日本人民交給他的“特殊任務”完成了嗎?

       來源:“環球人物”微信公衆號

  三天的時間過得真快!10月27日,結束了對華訪問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搭乘飛機回國了。

  這一次訪華,是日本首相時隔7年來的首次正式訪華。在訪問備受關注的同時,安倍的一個“特殊任務”也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那就是租大熊貓

  此前已有日媒透露,安倍在訪問期間計劃向中國提出租借大熊貓的申請。

  大熊貓作爲中國的國寶,在中日兩國外交關係的重要時刻,曾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日本第一次收到中國贈送的大熊貓是在1972年。

  那一年,爲紀念中日邦交正常化,大熊貓康康(雄性,當時2歲)、蘭蘭(雌性,當時4歲)來到日本,落戶東京上野動物園。

  當時,康康和蘭蘭的到來迅速引發了日本的“熊貓熱”。那個年代的一些文藝作品,也描寫過日本舉國上下對這兩隻可愛動物的喜愛。

  比如,《櫻桃小丸子》中就曾畫過小丸子和爸爸看熊貓的故事↓↓

  爲了養好康康、蘭蘭這對寶貝,日本聘請中國專家指導,緊急成立了專業小組,悉心照料。

  不過很可惜的是,熊貓在日本養得並不好。蘭蘭在1979年死於妊娠高血壓及腎功能不全的併發症。它死時只有10歲,年齡還不到人工飼養熊貓平均壽命的一半。

  蘭蘭死後,因爲擔心康康孤單,中國在1980年又送去一隻雌性大熊貓歡歡(當時7歲)。然而,也許是對蘭蘭的死過於悲傷,康康在蘭蘭去世後不到一年也死去了,死因是心臟功能不全。

  198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10週年之際,另一隻成年雄性大熊貓飛飛(當時15歲)飛抵日本,在上野動物園和歡歡結爲夫婦。後來,歡歡和飛飛生下了一對兒女——悠悠和童童。

  爲避免近親繁殖,悠悠在媽媽身邊長到4歲後,被送回了中國,同時換回了另一隻雄性大熊貓陵陵。在上野動物園生活的16年裏,陵陵一直是這裏的明星。

  2000年,大熊貓童童患急性腹膜炎去世,陵陵開始了孤獨的生活。8年後,22歲零7個月的陵陵因心臟病也去世了。它走時,許多日本人趕到上野動物園爲它默哀

  由於陵陵的去世,上野動物園不得不面對自1972年以來首次園內沒有大熊貓的情況。動物園負責養育大熊貓的杉本服治說:“沒有大熊貓,上野動物園就變味了希望新的大熊貓早點到來。”

  其實早在200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30週年之際,上野動物園就期望中國能再贈送一隻大熊貓。但受時任首相小泉參拜靖國神社等因素影響,中日關係處於低潮,熊貓贈送事宜一直擱淺。直到2011年,上野動物園才迎來了新的熊貓真真(中國名仙女)和力力(中國名比力)。

  去年7月5日,真真和力力的小寶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香香誕生時,日本再一次陷入“吸熊貓”的狂潮。

  香香在出生6個月後首次與遊客見面,在日本引發轟動,使得上野動物園的年度入園人數超過了400萬。

  園方爲避免發生擁擠,還採用了抽籤參觀的方式。民衆想看個熊貓得先搖號,而且搖號比例一度高達46:1。

  雖然在日本這麼火,其實真真、力力、香香熊貓一家的歸屬權依然屬於中國

  從1984年開始,由於《華盛頓公約》中保護野生動物的相關規定,中國大熊貓的“出口”方式就從贈送改爲租借了。

  不過,要租借中國的熊貓可沒那麼簡單,不僅每隻熊貓的租金高達100萬美元,租滿10年之後就要還給中國,而且其幼崽在2歲後也要歸還給中國。

  所以,眼看着香香明年2歲時要回到祖國,上野動物園就要失去小明星,租熊貓成了安倍此行的重要任務……

  除了熊貓,日本人還對另一種中國動物倍加喜愛,那就是朱䴉

  朱䴉的拉丁學名叫做“Nipponia nippon”,直譯過來就是“日本的日本鳥”。

  在日本,仙鶴是皇室的一大象徵,神似仙鶴的朱䴉,經常出現在有關皇室的記載中。在皇室某些重要儀式裏,朱䴉羽毛是必不可少的供奉。日本的傳統歌曲中,也常見對朱䴉的讚頌。

  日本曾經是朱䴉分佈最廣泛、數量最多的國家之一,但明治維新(1868年)之後,日本禁獵的規定曾一度得到放寬,這導致日本朱䴉的數量在1868—1900年間急劇減少。

  1952年,日本曾在全國進行大面積調查,結果僅在佐渡島和能登半島上發現了32只朱䴉。

  1967年,日本在佐渡島新穗村設立了保護中心,但捕捉來的朱䴉相繼因爲不適應人工飼養而死亡,唯一存活的只有雌性朱䴉阿金。

  1981年1月,日本將境內殘存的5只野生朱䴉全部捕捉,帶到佐渡島保護中心飼養,可最終,這些朱䴉也相繼死去。

  2003年,27歲的朱䴉“老太太”阿金死亡,日本血統的朱䴉全部滅絕。

  就在日本對拯救朱䴉幾乎絕望時,中國卻於1981年在秦嶺南麓的陝西洋縣境內,奇蹟般地尋找到7只朱䴉。 

  找到朱䴉後,中日兩國開始協商保護事宜。1985年,兩國簽訂了《中日共同保護朱䴉計劃》,各自爲立法及教育推廣保護朱䴉而努力。

  至今,中國前後共有一任國家主席和三任國家總理在訪日時將朱䴉贈予或提供給日本。

  1998年,時值中日邦交正常化20週年,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向日本贈送一對朱䴉,名爲“友友”和“洋洋”。

  2000年10月,朱鎔基總理訪日又將朱䴉美美“借”給了日本進行朱䴉繁育。

  2007年,溫家寶總理訪日,帶去了朱䴉“華陽”和“溢水”。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週年,朱䴉再一次成爲兩國的和平使者。

  2018年5月,李克強總理訪日時,中國決定再次向日方提供一對朱䴉。

  10月17日,這對朱䴉“樓樓”“關關”抵達日本新潟縣佐渡朱䴉保護中心。在爲期一週左右的檢疫和觀察結束後,它們被送往朱䴉森林公園生活。

  又是送熊貓,又是送朱䴉,那日本給過咱們什麼動物嗎?當然也有。

  2003年,廣州市與日本福岡市締結友好城市25週年之際,福岡給廣州送了一頭河馬

  這頭小河馬,名叫憨達。後來,它在廣州動物園安家,愉快地生活了下去……

  作爲和平的使者,“動物外交官”的選擇也有一定標準。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周尊南說:“每個國家所特有的動物往往是這個國家的代表與象徵。國家通常會選擇在他國見不着的、稀罕的、珍貴的動物,以表示誠意。”

  至於福岡市爲何送河馬,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覺得比較萌萌噠吧……

  作者:餘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