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特殊時刻沙特向中俄基金豪投5億 背後和美國有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30日 23:4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這個特殊時刻,5億美元投向中國、俄羅斯基金!沙特這一舉動釋放什麼信號?

  來源:瞭望智庫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10月25日報道,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DIF)表示,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向俄中投資基金(RCIF)投入5億美元,將根據交易結果成立俄羅斯、中國和沙特阿拉伯三方投資基金。

  俄中投資基金是開放性平臺,可以接納國際機構投資者的其它資本。這樣一來,俄中投資基金管理的資金將達到25億美元。

  據瞭解,俄中投資基金於2012年由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和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各出資10億美元成立,目前已投資逾25個項目,範圍遍及林業、基礎設施、消費品、金融和其他行業。

  在當前這個特殊時刻,沙特投資中國、俄羅斯基金釋放出什麼信號?

  看起來財大氣粗的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又是個什麼來頭?

  文 | 王誠 瞭望智庫特約國際觀察員,北京外國語大學海灣阿拉伯國家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公衆號“譯讀海灣”創辦人

  1

  星光黯淡的盛大派對

  說到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就不得不提於10月23-25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舉行的、號稱“沙漠達沃斯(Davos of Desert)”的“未來投資倡議(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大會。

  由於衆所周知的原因,受沙特籍記者卡舒吉遭謀殺一案的持續負面影響,本屆“未來投資倡議”大會星光黯淡。

  與去年首屆會議期間熠熠生輝的與會代表名單相比,本屆會議上,不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美國財長姆努欽等政要高官缺席,維珍集團、優步、福特汽車、黑石、摩根大通和貝萊德等衆多國際知名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負責人也紛紛拒絕與會。彭博社、美國有線新聞網等媒體也取消了與該會議的合作關係,導致本屆會議的媒體曝光度大幅下滑。

  會議召開前夕,“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更指稱沙特方面未經授權,盜用“達沃斯”混淆概念,爲會議本身再添負面影響。 

  但即便如此,我們依然能夠看到包括約旦國王、迪拜酋長等地區國家領導人前往利雅得,爲本屆會議站臺。

  即使沙特因卡舒吉事件廣受國際社會詬病,這項被視爲中東地區最重要的國際投資會議仍然吸引了足夠多的世界目光。

  僅在會議首日,會議主辦方——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PIF)負責人魯邁延(Yasir al-Rumayyan)就對外宣佈,沙特方面已與外國投資者簽訂了25項合作協議,涉及能源、石化和交通等領域,總金額高達550億美元。

  那麼,這個在爭議聲中備受關注的“未來投資倡議”大會究竟是怎樣一個活動?

  據沙特官方表態,“未來投資倡議”大會是一個國際平臺,致力於探索未來發展的趨勢和機遇、定義產業未來、確保投資促進世界持續繁榮和發展。該大會不僅僅是每年舉辦一次的活動,而且將仿效“世界經濟論壇”,成爲一個擁有獨立董事會和執行總裁的新機構,配備專職工作人員和辦公場所。

  但實際上,該大會就是專爲沙特公共投資基金而舉辦的一場盛大派對,是爲了提升該基金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加強該基金與貝萊德集團(BlackRock Inc。)、軟銀集團(SoftBank Group Corp。)等機構之間的合作,藉此爲沙特招攬更多的外國直接投資。 

10月23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三)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左二)出席會議。  10月23日,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左三)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左二)出席會議。

  2

  加速擴張的主權財富基金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並非全新成立的投資機構,它早在1971年就已成立,旨在支持對沙特經濟具有戰略意義的重大項目。

  此前,該基金投資方向主要爲沙特國內市場,持有約1300億美元的沙特上市企業資產,包括全球第四大石化企業——沙特基礎工業公司(SABIC),以及沙特最大金融機構——國民商業銀行(National Commerce Bank)的控股股權。

  該基金負責人魯邁延是沙特-法國資本集團(Sandi Fransi Capital)的前任首席執行官,於2015年掌舵沙特公共投資基金。自此以後,該基金團隊規模迅速擴大,卡塔爾投資局房地產投資部原負責人班克赫斯特(Greg Bankhurst)加入擔任首席發展官(Chief Development Officer),利雅得銀行投行部原負責人沙里夫(Rashed Sharif)入職擔任本地市場投資主管。 

  根據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uhammad bin Salman)所推行的“2030願景”改革計劃,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是該國政府努力實現經濟多元化發展的核心,是爲推動當地經濟增長提供資金支持的最主要投資工具。

  在沙特方面的規劃中,至2020年該基金管理資產總值將由最初的2300億美元增加至4000億美元,投資回報率將由3%提升至4-5%,進而到2030年將規模擴大至2萬億美元,長期投資年化收益率提升至6.5-9%,成爲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之一。 

  2017年10月對外發布的首份商業計劃書顯示,該基金正在加速擴張,尋求將持有的海外資產比例提升至四分之一。先是與日本軟銀共同出資1000億美元發起設立“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承諾與美國黑石共同出資200-400億美元參與美國基建項目,將與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ussian Direct Investment Fund)”共同出資100億美元投資兩國合作項目,還將通過入股私募基金加大在法國等歐洲市場的投資。 

  根據主權財富基金研究所(Sovereign Wealth Fund Institute)今年10月發佈的數據顯示,沙特公共投資基金管理資產總額達到3600億美元,在全球最大主權財富基金排行榜上位列第10位。 

  除沙特政府在“2030願景”公佈後向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劃撥的約267億美元(1000億里亞爾)資金外,該基金對外投資計劃所需的資本主要來自沙特政府推動的“私有化改造”。

  這一改造旨在向沙特國內外投資者部分或全部出售能源、水利、交通、電信、石化、航空和金融等領域的國有企業股份,如沙特郵政公司(Saudi Post)、沙特航空公司(SAUDIA)、沙特電力公司(SEC)以及沙特海水淡化公司(SWCC)等。

  沙特政府希望通過出售這些國有資產股份,籌集至少3000億美元資金注入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其中,最爲外界所關注的就是前景撲朔迷離的沙特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即“沙特阿美”)的IPO。此外,該基金還將通過資本市場借款籌集資金。 

PIF投資版圖PIF投資版圖

  3

  大手筆的海外投資

  去年底“未來投資倡議”大會上推出的“未來新城(NEOM)”是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支持開發的旗艦項目。

  該項目位於沙特西北部與埃及、約旦交界的塔布克省(Tabouk),包含後兩國部分領土,西臨紅海,北接亞喀巴灣,佔地2.65萬平方公里,主打超級城市、智慧城市概念。項目着力打造新能源、交通運輸、食品、科技和電子信息、高端製造、生物科技、媒體、娛樂、城市服務等9大產業。該項目預計投資額高達5000億美元,由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提供啓動資金、全資控股並適時啓動“未來新城”整體的IPO。 

  如果說“未來新城”代表了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在沙特國內的投資方向,那麼該基金與軟銀集團共同發起設立的“軟銀願景基金”就代表了沙特投資的海外形象。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和軟銀之間的合作始於2016年。

  一方面,當時的沙特王儲接班人薩勒曼面臨着國際油價持續低迷、沙特財政捉襟見肘、國家經濟不斷衰退的不利局面。急於推進“2030願景”的薩勒曼將目光投向了長期趴在美債上的沙特海外資產,但卻不知如何提高投資收益率。

  另一方面,軟銀集團掌門人孫正義當時提出了“軟銀2.0計劃”,希望打造“願景基金”,投資將對未來產生影響的科技企業,卻面臨錢荒的窘境。 

  當薩勒曼於2016年9月率團訪問日本後,孫正義借拜訪之機向年輕的沙特領導人描繪了改革經濟發展模式的藍圖,並遊說後者與軟銀合作以支撐“2030願景”計劃的實施。於是,僅僅45分鐘的會見就打造出了一個有史以來的最大私募基金——“願景軟銀基金”,資金總額高達1000億美元,其中,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出資450億美元,軟銀集團出資280億美元,來自阿聯酋的穆巴達拉投資公司(Mubadala)出資150億美元。 

  7月舉行的“2018年軟銀世界大會”上,孫正義對外宣佈,“願景軟銀基金”首年投資回報率高達60%。受此鼓舞,已晉升爲沙特王儲的薩勒曼宣佈將對孫正義發起的第二支願景基金再注入450億美元資金。 

  除此以外,沙特公共投資基金還自2015年收購了多家知名企業的股份,包括2015年6月收購韓國鋼鐵企業POSCO旗下工程部門的38%股份、2016年11月收購中東電商平臺Noon的50%股份、2018年7月收購沙特電力工程公司ACWA Power的15%股份等。 

軟銀集團掌門人孫正義和沙特王儲薩勒曼軟銀集團掌門人孫正義和沙特王儲薩勒曼

  4

  雄心勃勃的改革計劃

  正如前文所述,無論是當下備受爭議的“未來投資倡議”大會,還是如今大肆擴張的沙特公共投資基金的資產版圖,都是沙特王儲薩勒曼推動沙特社會經濟改革的產物。 

  2016年初,他以時任沙特王儲繼承人的身份接受英國《經濟學人》採訪時表示,正在沙特國內推動一場“撒切爾式的革命(Thatcher Revolution)”,這就是雄心勃勃的“2030願景”計劃,以“活力社會、繁榮經濟、雄心國家”爲主題,旨在優化沙特經濟結構,降低對油氣產業的倚賴,也被視作是沙特在“後石油時代”的生存路線圖。

  當時的西方國家,人們普遍對此感到樂觀,認爲這位年輕的國家領導人將會以符合西方對現代化和前瞻性改革的理解方式去改變沙特。

  然而,當沙特籍記者卡舒吉遇害後,瀰漫在西方政商界精英中的這種樂觀情緒急劇消散。他們開始質疑,是否應繼續支持薩勒曼通過“2030願景”推進改革,在面對沙特政治威權主義的殘酷現實時,是否應當切斷與沙特統治者的合作關係。許多最重要的西方與會者取消了行程,決定不參加此次會議就是這種質疑的具體體現。這也爲沙特繼續尋求吸引外國投資、推進“2030願景”蒙上了陰影。 

  然而,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這些紛紛宣稱退出或杯葛此次“未來投資倡議”大會的西方公司,仍然派出了級別較低的代表低調與會。例如美國摩根士丹利和花旗、英國匯豐銀行、法國興業銀行、瑞士信貸集團等公司的首席執行官雖沒有親自出席,但均派出代表團與會,以期最大限度降低對與沙特合作關係的影響。

  美國貝萊德集團首席執行官芬克(Larry Fink)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直言不諱,“商業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我們與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生意往來,但這並不表明我們也必須要認同這些國家政府的政策”。

  彭博社發表評論稱,西方公司與沙特政府間有着深度綁定的利益紐帶,沙特籍記者卡舒吉遇害案引發的危機暴露出華爾街在道德倫理與商業利潤間的糾結。

  但對於沙特國內的社會經濟改革本身,我們必須看到這位並未按照西方國家預設軌道發展的沙特王儲,的確在尋求改變沙特,使之符合他雄心勃勃的“2030願景”改革議程。根據這項改革方案,沙特的經濟和社會都將被施以顛覆性地調整改變。

  加上卡舒吉遇害案,沙特王儲的父親、沙特國王薩勒曼已經是第三次出面爲其善後棘手麻煩。此前兩件分別是王儲在今年4月訪美期間逾越沙特王室紅線,公開向以色列示好;以及在沙特內部反對聲重重的情況下,一意孤行推動沙特阿美IPO。 

  作爲一個“改革者”,王儲薩勒曼的王位繼承之路會否因此出現變數?

  答案是有,但可能性並不大,因爲無論是薩勒曼國王還是支持沙特王室的川普總統均找不到合適的B方案。

  王儲領導下的“2030願景”計劃亦是如此,一旦失敗或將導致重大不利,進而給沙特乃至整個地區帶去災難性的後果。這位極有可能是未來半個世紀內的沙特統治者已經展示出,當他登上王位以後將如何在國內和國際兩個層面上領導這個石油王國。 

  5

  深度綁定的利益關係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似乎也有相同的問題。

  前不久,該基金通過銀團貸款這種不同尋常的方式籌措所需的110億美元資金。這使得它與傳統上的國家主權財富基金產生了明顯的差別,更像是私募股權基金,引發外界對其“借錢賺錢”的質疑。

  沙特政府對沙特公共投資基金的管理模式,清楚表明了該國領導人在實現改革目標上的急迫性,即在最短時間內向國內民衆展示快速的改革回報,換取民衆對王室統治的支持。 

  對此,那些與公共投資基金有緊密利益往來的西方企業和金融機構,由於深度綁定,只能選擇接受這樣一種高風險的基金管理模式。

  就如同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及其他西方國家政府一樣,對於目前深陷麻煩的沙特王儲及其推行的“2030願景”計劃,也只能選擇接受。

  截至目前,美國對沙特的制裁僅限於簽證。川普始終念嘮那1100億美元軍火大單,擔心中俄“乘虛而入”。而歐盟在針對沙特的批評上顯然也有所保留。

  即便如次,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沙特作出向俄中投資基金注入5億美元的舉動,在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索羅維(Valery Solovei)看來,依然釋放出一種利用俄羅斯和中國對衝美國及歐洲國家對其施壓甚至制裁的信號。

  莫斯科卡內基中心高級研究員鮑諾夫(Alexander Baunov)認爲,搭建起與沙特王儲間的良好私人關係對於普京總統而言,是一項極其重要的外交成就。因此,當沙特與西方國家間關係因記者卡舒吉遇害一事發生波折時,俄羅斯絕不會放過藉此強化與沙特間合作關係、爲俄羅斯企業爭取在沙特市場商業利益的歷史良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