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中期選舉將開始 川普能否通過“期中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05日 15:5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美國中期選舉馬上開始,川普能否通過他的“期中考”?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川普牌是把雙刃劍

  它既可以成爲催票機器

  也可以讓共和黨自食其果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川普時代的選舉,最大特點就在於川普。民主黨希望藉助反特運動,將共和黨與川普緊密捆綁,以最大程度地損傷、分化共和黨的選民基礎,並吸引中間選民向己方靠攏。共和黨則充分認識到川普在黨內的高支持率以及強基本盤的影響力,希望儘可能發揮川普的正面效應,使其成爲吸引選民的最大王牌。

  川普深知這一點,在今年中期選舉的過程中也格外賣力助選。但吸引川普的最大動力,恐怕還有對競選式集會的癡迷。川普是一個極其自戀的人,只有置身於山呼海嘯的人羣中,才能忘卻華盛頓的繁瑣政事和黨內黨外的反對聲音。因此,助選集會往往變成了川普的個人秀。這種個人秀,基本上是2016年競選活動的翻版。據統計,川普發表演講平均不到30秒內,就會開始攻擊民主黨人。

  在共和黨初選中,川普效應似乎大行其道,這是共和黨無奈而現實的選擇。一方面,經過2014到2016年的攻城略地,共和黨大獲全勝,難免有所懈怠,對中期選舉並無有效的準備與合適的應對策略;另一方面,共和黨出現川普化跡象,川普的黨內支持率將近九成,是除911事件後的小布什總統外,現代美國總統中最高的黨內支持率。

  儘管共和黨高層不太認同川普及其部分政策,但川普仍然是中期選舉的決定性因素,其執政表現直接關係選民是否用腳投票。從這個意義上說,反川普就等於與本土票倉做割裂,無異於政治自殺。因此,幾乎所有重要的參衆議院席位的共和黨參選人,都在千方百計向川普表忠心,向選民傳達自己作爲挺特派的形象,並攻擊對手錶裏不一。結果就是,反對或與川普有所疏遠的共和黨參選人幾乎沒有贏得提名。

  以印第安納州參議院共和黨初選爲例,參選人邁克·布朗在廣告中大讚川普鋪平其競選之路,並反覆強調自己的商人背景與川普如出一轍;盧克·梅瑟支持提名川普爲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託德·羅基塔戴上“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帽子,並在衆議院提出議案要求停止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既然這種策略能夠奏效,那麼共和黨就不會斷然拋棄,畢竟問題的關鍵在於選票。但與此同時,共和黨也深知當前艱難的狀況。打川普牌能在多大程度上動員2016年的選民出來投票,共和黨並沒有把握。更可能出現的情況是,投票率大不如前。

  或許是擔心中期選舉的前景,共和黨內選擇退休或辭任競選其他公職的議員高達40位(3位參議員和37位衆議員),其中包括衆議長保羅·瑞安和多位兩院重要委員會的主席,這一數字爲2008年以來最高,比2016年增加近一倍。在這種情形之下,共和黨內對中期選舉的期望值降到很低。即便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提名案對動員共和黨選民起到了正向刺激,共和黨的目標仍然是力保避免出現滑鐵盧式的慘敗。

  與此同時,從參選人數和籌款能力的提升,到選民的動員,整個形勢卻似乎在印證民主黨“藍色浪潮”的存在。據布魯金斯學會的統計,在參與衆議院競選的2009名參選人中,民主黨參選人達到了1077名,比2016年多了三百餘名,而共和黨方面僅有874名,這改變了過去兩次競選民主黨參選人數均落後於對手的狀況。又如,3月德克薩斯州初選成爲民主黨自1992年以來首次在所有36個衆議院選區均有參選人的選舉。再如,民主黨候選人佔據衆議院籌款數額的前三,和參議院籌款前十名中的七名。

  川普牌是把雙刃劍,打好了可以成爲催票機器,但也可能自食其果。川普恣意妄爲的言行是最大不可控因素,當川普還在不斷給共和黨挖坑,共和黨就難進行有效的選戰,只能期望選舉日之前不要再生事端。此外,川普牌也具有侷限性:一方面,經濟表現雖好,普通民衆獲得感並不強,實際收入未有增加;另一方面,共和黨國會的支持率依舊很低,選民希望有其他力量對其進行制衡。

  觀察川普時代的選舉,不僅僅要看競選的過程及其折射出的政治現實,更需思考其對美國未來的啓示意義。兩年前的選舉夜,當川普拿下勝選的決定性一票時,許多人睜大眼睛、難以置信,朋友圈震驚的表情歷歷在目;當川普在2017年踏進白宮時,一些人認爲其只是曇花一現,最終將被強大的反特力量趕下舞臺,一些人則認爲,不管川普連任與否,其留下的印記難以抹去。

  如今,兩年過去,川普確實給新時代的美國打下了深刻的個人印記,但人們仍舊難以對其政治生命及美國的未來做出相對確定的判斷。這次中期選舉,無疑則是一次重新審視美國政治的機會。

  文/張騰軍 (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