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遭遇最嚴重背叛之後 川普最近總在問這個問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17日 17: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遭遇最嚴重背叛之後,川普最近總在問這個問題!

      來源:牛彈琴

  (一)

  真的是比紙牌屋還紙牌屋。

  忠誠與背叛,相信川普也早已經見慣不慣。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白宮裏面,就在他的身邊,竟然藏着這樣一個內鬼,真是讓他細思極恐。

  按照美國媒體的報道,以至於最近,心神不寧的川普總在問一個問題:那個彭斯,對我還忠不忠誠?

  弄得遠在巴新的彭斯,冷得一激靈,趕忙回應:別聽媒體瞎說,他和川普關係非常好,這不是一個問題。

  但是不是一個問題,現在還真不是嘴大的彭斯說了算。事情,可能要從《紐約時報》一篇文章說起。

  今年9月,《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奇文,標題就是:“我是川普政府內部抵抗勢力的一份子”。按照《紐約時報的》的說法,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川普政府內的一匿名高官。

  既然是匿名,這名高官在文章中將川普罵了個狗血噴頭,比如,有幾段話這樣說:川普政府裏的許多高級官員,都從內部不懈努力,以挫敗川普的部分議程和最糟糕的傾向,而他還沒有完全理解自己所處的這個困境。

  我非常清楚這一點。因爲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們認爲,我們的第一責任是對這個國家負責,而總統卻持續以一種危及合衆國健康的方式行事。

  問題的根源在於總統沒有道德觀念。任何與他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會被指導他決策的清晰可辨的基本原則所束縛。

  看懂了吧,表面上,他是川普的高級官員,但實際他忍辱負重,在暗中抵抗,在白宮深處潛伏,在熱切盼望川普下臺。

  而且,這不是一兩人在祕密戰鬥,而是一羣人。就在川普身邊。

  夠生猛吧!

  文章發出來後,遭遇最嚴重背叛的川普,據說暴跳如雷,發了一個詞的推特,每個字母都是大寫:TREASON。

  Treason,謀反、背叛、叛國。

  然後,則是抓內鬼運動。據媒體報道,當時“火山爆發”的川普,取消了很多會議。按照外界分析,副總統彭斯、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國防部長馬蒂斯,等等,都有重大嫌疑。

  強大壓力之下,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馬蒂斯、財長姆努欽、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等等,紛紛向川普宣誓:這不是我乾的!《紐約時報》你這樣做太不地道!

  (二)

  到底是誰幹的?

  既然普通手段查不出來,那就運用高科技手段。

  有個程序員對每個內閣成員的文風,進行了仔細對比,最後發現,關聯繫數最高的一個人,你知道是誰嗎!

  副·總·統·彭·斯!

  最大的證據,是在這封匿名信中,出現了“北極星”(lodestar)這個不常用的英文字。按照美國媒體的解析,彭斯平時就比較喜歡用這個詞。

  這是不慎露出的蛛絲馬跡?還是匿名者故意設計的迷魂計?沒有人知道。

  一看大事不好,彭斯辦公室趕緊發表聲明:

  副總統寫的文章都會署名,《紐約時報》應該感到羞愧,撰寫這篇繆誤、不合 邏輯和無膽量文章的人也應感到羞恥。我們的辦公室遠在這種業餘手法之上。

  一句話:不是我們乾的,我們要幹,就肯定幹得更專業。

  爲了擺脫這種疑慮,彭斯還在電視上賭咒發誓,說,只要總統同意,他可以馬上進行測謊測試,“我將立即同意接受測謊測試,並將提交任何政府想要做的審查。”

  話雖這麼說,在隨後一次公開活動中,心神不寧的川普在拍合照時,居然就沒看到彭斯,也沒在身邊給彭斯留地方,弄成了總統和大家合影,副總統彭斯尷尬地站在前面的場景。

  (三)

  還是《紐約時報》的爆料,川普後來多次和身邊顧問以及親近人士談過同一個問題:那個彭斯,對我還忠不忠誠?

  知道川普問了多少次嗎?

  大概有12次之多。

  白宮顧問們也很震驚。用這篇報道的話說,儘管在公開場合,川普仍堅定地認爲彭斯是自己的忠實搭檔,但能問出這樣的問題,通常表明“總統對某人感到惱火了”。

  爲什麼惱火呢?至少有兩方面原因吧。

  第一,川普懷疑,彭斯有取而代之的野心。

  按照一些媒體的說法,彭斯一直躍躍欲試,這讓川普很警惕。很簡單,如果川普被彈劾,彭斯就是最大的受益者,因爲他就會繼位成爲總統。

  甚至有媒體說,一旦2020年川普放棄連任,彭斯就準備競選總統。

  但以川普的幹勁,四年總統怎麼能過癮呢,想都不要想,他會在2020年尋求連任,但彭斯如果現在就準備,那不就是對川普不耐煩了嗎?

  弄得彭斯又趕緊發聲明,說這樣的報道,“太不像話,對我、我的家庭和我們整個團隊很無禮,”“媒體挑撥政府的最新嘗試”。

  第二,川普可能認爲,彭斯已經過氣了。

  畢竟,對總統來說,副總統的最大用處,肯定不是讓他當總統,而是對自己有些幫助,有些選票自己拿不到,看看副總統有沒有號召力。

  對川普來說,2020年要繼續幹,有一類選票不容有失,那就是女性選票。

  在這次中期選舉中,就是共和黨丟掉了大部分女性選票,導致衆議院落入到了民主黨手中,這讓川普很頭疼。

  因此,2020年大選,川普很可能會挑一個女性副總統。據推測,剛宣佈要辭職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尼基·黑莉,就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但副總統只能有一個,如果這樣的話,彭斯就要被炒魷魚了。所以,也難怪,川普要一再詢問他忠不忠誠了。

  報道沸沸揚揚,弄得在亞洲開大會的彭斯也有點焦頭爛額。他趕緊澄清說,他和川普的關係非常好,然後稍有停頓說,“我不想談論這種說法,以免擡舉它”。

  當然,關鍵的是川普的態度。彭斯也趕緊再宣誓效忠:能夠當川普的副總統,我感到光榮。當他要求我和他一同競選,我感到榮幸……

  但彭斯啊彭斯,雖然川普看不上《紐約時報》,但這篇報道可至少有12個消息來源,不會全是空穴來風吧。或許,也就可以理解,爲什麼彭斯最近的表現,甚至在對華態度上,表現得比川普還要川普。

  按照一些美國人的推測,不排除川普已經起了疑心,彭斯趕緊採取行動自保,而且比川普還要狠。

  但兩年不到時間,川普已經將身邊人基本換了一遍,留給彭斯的時間,可能真的已經不多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