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個和普京翻臉的烏克蘭總統 什麼來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9日 03:3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俄烏“開打”!這個和普京翻臉的烏克蘭總統,什麼來頭?

  來源:環球人物

  2018年11月26日,基輔。

  臉色陰沉的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在凌晨召開戰時緊急內閣會議,提議實行60天戒嚴。當天下午,烏克蘭議會經過5小時激烈辯論,批准全國進入戰時狀態,時間爲30天。烏克蘭國防部稱,軍隊已處於全面戰備狀態。

 2018年11月26日,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在議會緊急會議上發言,要求實行戒嚴。 2018年11月26日,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在議會緊急會議上發言,要求實行戒嚴。

  此前,俄烏軍艦在刻赤海峽發生衝突,23名烏克蘭船員和3艘船隻被扣,多名船員受傷。這是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後,俄烏軍隊首次直接衝突,也是近年全球罕見的海上擦槍走火事件。雖然波羅申科稱,宣佈戒嚴“並不意味着宣戰”,但烏克蘭這個二戰以後從未有過的舉動震驚國內外。

  烏方向北約、歐盟、聯合國安理會求援,俄方則抨擊波羅申科是爲明年的大選而“製造挑釁”。北約發表聲明稱“完全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及領土完整,包括在本國領海航行的權力”,美軍偵察機飛往黑海領空。美國一保守派媒體駐烏記者在推文中寫道:“戰爭可能處在爆發邊緣。”

  微妙時刻引爆的危機 

  刻赤海峽位於克里米亞半島和俄塔曼半島之間,是黑海和亞速海的唯一通道,對俄烏兩國都有戰略意義。蘇聯解體後,俄烏對刻赤海峽歸屬及亞速海海域的劃分存有爭議。2014年,克里米亞地區在進行未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公投”後併入了俄羅斯,這一水域的局勢變得更復雜。

 烏俄衝突地點示意圖(央視新聞截圖) 烏俄衝突地點示意圖(央視新聞截圖)

  11月25日上午,烏海軍“別爾季揚斯克”號、“尼克波爾”號小型炮艇和“亞內卡普”號拖船從敖德薩港出發,試圖向北通過刻赤海峽駛入亞速海。烏方稱已提前向俄方通告航行計劃,按以往協議雙方船隻都有通航權。但俄媒稱,這些船隻沒有提前告知航行計劃。俄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說,這些“外國軍用船隻進入俄羅斯領海,未回答邊防人員問詢,也未對引航做出反應”。俄大型貨船“出於安全原因”阻擋了航道,俄軍出動武裝直升機和蘇-25戰機。到午夜,俄聯邦安全局發佈聲明稱,在烏克蘭軍用船隻忽視“合法的停止要求”繼續“進行危險的航行”後,俄方“使用武器扣留了3艘船隻”。

 烏克蘭被俄羅斯扣押的3條海軍艦船。 烏克蘭被俄羅斯扣押的3條海軍艦船。

  自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以來,烏俄一直處在衝突之中,烏東戰事已造成逾萬人死亡。在亞速海,烏方曾宣佈扣押所有非法駛往克里米亞港口的船隻,共扣了15艘俄方船隻。俄方則從4月起加強對船隻的檢查。此次衝突,更引發外界對烏俄是否會爆發新戰爭的擔憂。澳大利亞媒體稱,烏克蘭可在烏東加強打擊“俄羅斯支持的叛軍”,但這可能招致俄軍攻擊基輔東南800公里處的港口城市馬裏烏波爾。英國《衛報》警告:“忘記脫歐吧,烏克蘭戰爭纔是歐洲的最大威脅。”

  這場危機爆發於一個微妙的時刻:俄羅斯總統普京即將前往阿根廷參加G20峯會,並期待實現與美國總統川普的會晤。這一會晤對普京而言是緩解美歐壓力的重要機會。外界一般認爲,普京沒有理由在此時挑起爭端。事件發生後,俄方曾宣佈關閉刻赤海峽,但26日已宣佈重開。

  雖然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等人稱,本次衝突是普京挑起,理由是近期普京的支持率下滑,需要以烏克蘭這個“外敵”聚攏民心,但更多分析認爲,波羅申科可能在衝突中獲益。俄媒引述烏克蘭前議員奧列伊尼克的話說,烏克蘭明年3月將舉行大選,目前選情對波羅申科不利。他想通過實施戒嚴來刺激選情。

  鐘擺遊戲中的反俄總統 

  波羅申科原是個成功的商人,精於盤算。他生於敖德薩州的波爾格勒市,9歲時隨父親亞歷克賽遷往摩爾達維亞的本德拉市。在基輔國立大學讀書時,他就辦了個小公司,專幫人籤合同並收取佣金,大學五年級時就賺錢買了輛伏爾加牌轎車。後來,他和同學一起從比利時、荷蘭進口可可豆原料,賣到蘇聯各地的糖果廠。蘇聯解體後,他控制了一些國有糖果廠,建立了羅申糖果帝國,生意還擴展到汽車廠、造船廠、電視臺等。到2013年,他已成爲《福布斯》雜誌烏克蘭版的烏克蘭富豪榜第七名,個人資產16億美元。

  波羅申科的母語是俄語,也能說烏克蘭語和英語。他熟悉俄羅斯的情況,在俄有不少糖果廠,當選總統前還拿到了1.4億美元的俄黑海艦隊養護合同。但他還是走上了和俄羅斯對抗的道路。這首先和烏克蘭的政治現實有關。烏克蘭原是蘇聯加盟共和國,北鄰白俄羅斯,東北接俄羅斯,西連波蘭、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南同羅馬尼亞、摩爾多瓦毗鄰,是個典型的“緩衝國”。以第聶伯河爲界,東烏克蘭民衆講俄語爲主,被認爲“親俄”;西烏克蘭民衆講烏克蘭語,更親近歐盟。1991年烏克蘭獨立後,歷任總統都面臨在俄歐間選邊的問題。“親俄”“反俄”成爲一種鐘擺式的政治遊戲,過一段時間就會向一側傾斜。波羅申科也難逃這個政治規律。

  烏克蘭首任總統克拉夫丘克的戰略目標是融入歐洲。1994年第二任總統庫奇馬上臺後,外交政策轉向“兩面討好”,在歐俄間找平衡,但2004年12月爆發了“橙色革命”,實際上就是西方與俄爭奪烏克蘭的首次較量。結果,親西方的尤先科打敗了親俄的亞努科維奇,在2005年當上第三任總統。而波羅申科起家,最早遇到的“貴人”就是尤先科。早年他曾託關係結識時任總理尤先科,請後者當他女兒的教父,想謀個部長職位。雖然這個願望沒實現,但他一直是尤先科的支持者。尤先科後來創建“我們的烏克蘭”,波羅申科成爲創黨領導人之一。尤先科當總統後,總理職位給了女強人季莫申科,波羅申科也得到了國家安全與國防委員會祕書及外長、央行行長等職務。不過,波羅申科很快和尤先科決裂並被解職。

  尤先科努力接近西方,希望烏克蘭加入歐盟。2005年,歐盟承認了烏克蘭的市場經濟地位,2007年開啓了簽署歐盟聯繫國協定的談判進程。但歐盟經濟回升乏力,難以給烏克蘭提供實質幫助。而俄羅斯卻是烏克蘭產品的主要出口國和天然氣主要供應國,掐着其經濟命脈。經濟因素最終讓尤先科在2010年大選中敗給了亞努科維奇,後者成爲第四任總統。

  有“親俄”之名的亞努科維奇,雖然也把加入歐盟作爲戰略目標,但主張平衡烏外交政策,修補烏俄關係。這引發了親歐派的不滿,2013年爆發危機,並迅速演變爲街頭運動。亞努科維奇被迫釋放了此前以濫用職權罪名被判7年監禁的季莫申科,並同意在2014年提前大選。正是在這件事的刺激下,發生了克里米亞危機。這一地區曾先後被不同民族佔領,1783年被俄羅斯帝國吞併,1918年歸屬蘇俄,後成立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1946年降格爲克里米亞州,1954年被劃歸當時的蘇聯加盟共和國烏克蘭。60年後,這個地區重新被併入俄羅斯,也由此引發俄羅斯與烏克蘭及歐美國家持續至今的緊張關係。

 2014年8月26日,普京與波羅申科(右)會面,討論烏克蘭危機。 2014年8月26日,普京與波羅申科(右)會面,討論烏克蘭危機。

  正是在那次動盪中,波羅申科投入了反亞努科維奇陣營。他並不高調,但是當那些高調的反對派領導人逐漸讓人們失望時,他成了人們心中的“理性政治家”。最終,他成爲烏克蘭的第五任總統。亞努科維奇流亡俄羅斯。波羅申科上任之初,曾表示對俄關係非常重要,並希望與俄就歸還克里米亞等問題達成協議。普京當時也表示尊重烏選舉結果。但是最終,波羅申科還是走上了與俄羅斯翻臉的道路。

  波羅申科當選時就宣佈烏克蘭永遠不承認克里米亞公投的結果。執政當年6月,他與歐盟簽署協議,重啓加入歐盟的程序。俄羅斯警告,烏克蘭倒向西方會導致“嚴重後果”。2015年8月,波羅申科發表演講稱,俄羅斯正破壞烏政府的親歐努力,並說“烏克蘭的獨立之戰還在繼續”。俄羅斯媒體則對他執政一週年做了盤點,稱他上臺時宣佈3個月實現和俄關係正常化,一年後此事遙遙無期。烏克蘭經濟倒退回10年前,GDP從一年前的1820億美元降至1310億美元。之後數年,俄烏關係始終緊繃。

  與反俄一脈相承的是,波羅申科積極消除蘇聯印記。在不到3年的時間裏,2000多座蘇聯雕像被拆毀,數百個地方被重新命名。今年11月,波羅申科發起提案,要求把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改名爲第聶伯羅夫斯克州。彼得羅夫斯克是蘇聯時代的全烏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在不久前的一次國際研討會上,波羅申科表示已經研究出了莫斯科干涉其他國家的“套路”,稱俄羅斯通過信息戰破壞烏克蘭局勢穩定,通過禁運等手段進行能源勒索,通過代理人在政治、文化和社會領域加強對烏克蘭的影響並激化社會矛盾。他也簽署法案,將任何飛往克里米亞的俄羅斯人視爲非法越境者,可能判處3到8年的監禁。

  最惱火的是季莫申科 

  波羅申科反俄積極,但並沒帶來經濟繁榮。不久前他在基輔舉行的地區發展理事會會議上說:“雖然我們恢復了經濟增長,但是要讓所有地區和所有階層的人都能感覺到,使我們不再是歐洲最貧窮的一個國家。”根據《福布斯》雜誌發佈的2017年烏克蘭富豪榜,1/5的烏克蘭寡頭都變窮了。而據烏克蘭雜誌《新時代》報道,波羅申科2018年的身家是11億美元,比最富有時減少了許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的總統大選,目前民調領先的候選人是前總理、祖國黨主席季莫申科。她於今年6月通過社交網絡宣佈參選。此前,她分別於2010年和2014年兩度參選,但都沒有成功。目前,她的民調支持率爲13.2%,波羅申科爲11%,位列第三的是前國防部長格里岑科。

 2017年6月,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在基輔出席一個政治論壇。 2017年6月,烏克蘭前總理季莫申科在基輔出席一個政治論壇。

  季莫申科的政治主張主要集中在將烏克蘭由總統制轉爲議會制等內政問題上。由於季莫申科以往對俄羅斯態度相對比較溫和,與普京也有一定的私交,有人說她是目前烏克蘭政壇唯一的“親俄派”。儘管根據目前烏克蘭的主流民意,季莫申科不會接受克里米亞被俄吞併的事實,俄羅斯不久前發佈的對烏克蘭制裁名單上也有她,但人們還是相信,她如果當選,改善與俄關係是有可能的。這也符合“鐘擺”再次擺動的趨勢。

  不過,這次波羅申科借刻赤海峽的衝突宣佈戒嚴,此舉符合烏克蘭的“政治正確”,季莫申科也無法公開反對。但她心中恐怕很鬱悶。今年7月,她就曾在參加烏克蘭電視一臺節目時公開表示,根據她掌握的信息,波羅申科正與烏東部頓涅茨克、盧甘斯克的地方勢力談判,密謀在總統大選前升級該地區的衝突,讓波羅申科得以在烏克蘭境內實施戒嚴,推遲選舉。眼下的戒嚴令,會不會隨着選情的進一步發展而升級、發酵爲更具戲劇性的軍事衝突,誰也不好說。

  根據目前的戒嚴令,烏軍將組織對空防禦,“將重要的國家設施掩護起來,使其避免受到空中打擊”。此外,預備役軍人要進行集訓,“要達到一定規模”。烏安全局要加強反間諜力度,啓動反破壞和反恐怖主義機制,烏國家邊防局要加強在烏俄接壤地區的巡邏。烏總統顧問比留科夫說,國家進入戰時狀態後,法律中所規定的“標準、限制和禁止”將不再有效。雖然他說“絕對不會”取消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但在當代世界的政治詞典中,哪裏找得到“絕對”一詞呢?

  作者:《環球人物》記者 江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