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歐佩克大哥二哥劍拔弩張小兄弟又退出 還有未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3日 14:5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大當家與二當家劍拔弩張,小兄弟又退出,曾經掌控世界石油命脈的歐佩克還有未來嗎?

  來源:新浪新聞綜合

  據發改委公佈數據,剛剛過去的11月,我國成品油價格在三輪調價窗口(11月2日、16日、30日24時)中,出現“三連跌”。

  與國內油價連續下調相同步的,是國際原油價格的走低。據報道,11月,兩大指標原油布倫特原油和美國原油取得逾10年來的最大月度跌幅,跌幅超過20%。

  這與國際原油市場狀況密切相關,統治市場半個世紀的歐佩克(石油輸出國組織)正在走向弱勢。

  而12月剛開始,歐佩克再遭重擊!3日,歐佩克重要成員卡塔爾宣佈將於2019年1月1日退出組織。

  日漸削弱和“邊緣化”的歐佩克,將會給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國際油價是否真正進入了“寒冬”?

  本文爲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對原油市場來說,凜冬將至並不僅僅是一條時間線,更多的是價格不斷下跌帶來的壓力。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裏,在技術上原油已經跌入熊市區間。9月底的時候油價一度突破每桶81美元,站上4年來的高位,市場樂觀情緒蔓延。

  可現在那些高喊“油價破百不是夢”的多頭們已經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了一番,佔據舞臺中心的是研究“什麼時候油價跌破45美元”的空軍。

  在市場的多空較量中,看空的力量已經佔據了上風,而且有跡象表明,不但凜冬將至,而且冬日綿長。

  1

  後歐佩克時代的祭品

  和油價下跌同步的,是在原油市場上呼風喚雨了將約半個世紀的歐佩克走向弱勢。非歐佩克成員俄羅斯和美國的產量則已不可同日而語,尤其後者有能力在未來五年裏成爲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

  三年多前爲了抑制“頁岩油革命”,沙特帶領歐佩克拋出了“價格套索”。但那場一度讓油價跌至每桶27美元的價格戰並沒有讓頁岩油的生產窒息,它反而像科幻電影中的異形一樣在惡劣的環境中再次完成了低成本進化。

  “異形頁岩油”越來越兇猛,歐佩克成員國的財政基礎卻遭到了低油價的損害,讓共同行動的基礎出現了裂縫。

  當美國決定對伊朗進行原油出口禁運制裁時,歐佩克並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沙特出於地緣政治考慮再次擴大產能,以求打擊地區競爭對手,這也破壞了歐佩克的框架。

  是的,沙特、美國和俄羅斯取代被邊緣化的歐佩克成爲油市的主宰,石油市場從石油輸出國組織時代進入了“三巨頭”時代。這三個國家去年原油及凝析油產量達每天3600萬桶,佔全球總產量近四成,比沙特之外其餘所有歐佩克國家加起來的日產出高了近900萬桶。今年以來隨着沙特和美國的原油產量進一步攀升,二者間的差距被拉到每天1000萬桶以上。

  歐佩克被邊緣化已經是不爭事實,今年油價就是隨着“三巨頭”基本面的生產決策和地緣政治博弈在跳舞。時代的變化必然伴隨着動盪,一些之前的利益相關方也會成爲格局重塑的“祭品”。

  比如,作爲美國和沙特共同的對手,歐佩克中第二重要的成員——伊朗,就被排除出歐佩克聯合部長級監督委員會(聯合非歐佩克國家的組織,簡稱JMCC),甚至有可能被進一步逐出全球原油版圖。

  沙特、俄羅斯和美國現行的能源政策無疑會加快“祭品”的產生。沙特在11月底表示有信心歐佩克和非歐佩克成員可以穩定石油市場,俄羅斯總統普京則空泛地表示60美元的油價“絕對沒問題”,不過據報道,兩國已就重啓原油減產計劃達成共識。

  至於美國政府雖然沒有直接對油價發聲,但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11月底的一週美國原油庫存增加357.7萬桶,大大高於市場預估中值100萬桶,而且美國活躍鑽機數觸及三年半高位,無疑暗示會有更多的供應到來。

  這三國傳來的信息都增加了市場對出現供應過剩的擔憂,據國際能源署(IEA)預測,美國等不受歐佩克影響的產油國產量迅速增長,可能使2019年全年市場供大於求,對此最擔憂的是那些小規模的歐佩克成員。

  不過在供給側的歐佩克雖不復前幾年的威風,但這是和自身輝煌時期比較,目前仍然沒有任何一個組織在原油市場上具備近似的影響力。因此,儘管凜冬將至,歐佩克在12月6日舉行的會議依舊重要。

  大量原油生產國是報團取暖還是苦熬過冬,市場還等着從歐佩克的喊話中得出石油產量在新一年中是否將會減少的新線索——而這直接關係到空軍的戰果。目前市場上石油空頭倉位已經被推升至一年多的高位,而且已有資產管理公司放出風來,預計油價可能跌至每桶40美元。

  2

  需求端不確定性增大

  讓油價進入熊市的不僅僅是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三家產油大戶都出於各自原因不願擰緊供應龍頭,還在於需求方對原油的渴望並沒有之前預期的那樣熱烈。

  作爲大宗商品中的重要一員,原油需求一直是世界經濟景氣程度的晴雨表。全球經濟增長預期的放緩,讓原油需求前景同步下調,歐佩克和國際能源署(IEA)相繼下調了石油需求預估。

  IMF總裁拉加德11月底表示,全球經濟增長可能相比一個月前預測的增速進一步放緩,金融狀況已經收緊,貿易緊張局勢有所加劇,這都影響新興市場的經濟發展前景。鑑於新興市場是原油需求增長的大戶,當這部分國家“胃口變差”時,油價也失去了動力。

  歐佩克11月的市場報告中表示,預計世界石油日需求明年將增至129萬桶,比上月的預測低約7萬桶,也低於7月預測的145萬桶。

  實體經濟的波動也反映在金融市場上。在印度和印尼等新興經濟體經濟增長的提振下,原油類資產表現良好。但隨着一些經濟體債務不斷膨脹、美國貨幣政策收緊,投資者開始用腳投票,在過去兩個月裏已有數百億美元資金從原油期貨撤出,轉移到美元等避險資產,這進一步放大了油價的波動。

  中國的需求尤其牽動着油市的神經,交易商們緊盯着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每一次宏觀數據發佈,因爲他們還記着就在2016年初,經濟減速擔憂導致中國股價大跌之際,全球原油價格曾大幅下跌,一度跌破30美元。目前的油價雖然高於彼時,但這並不能支持樂觀的情緒,因爲現在美國原油隱含波動率已經觸及2016年2月以來最高點。

  好在目前中國的數據還能讓油市放心,海關數據顯示中國10月原油進口量創下歷史新高。中國10月份進口原油4080萬噸,相當於每日961萬桶,打破了4月份創下的每日960萬桶紀錄,用石油需求來衡量的話,中國經濟仍保持着旺盛的活力。

  由於經濟增長,國內石油產量下降,以及戰略石油儲備增加,中國石油進口依然強勁。

  3

  春天在哪裏?

  就像詩人雪萊在《西風頌》中吟道:“既然冬天已經來臨,春天還會遠嗎?”即使在最悲觀的圖景下,仍有反向押注的力量盼望着油市回暖。

  不過油市的春天在哪裏,還需耐心和細心才能找到蛛絲馬跡。

  首先,之前的石油限產協議將在年底到期,更嚴格的限產協議可能會挽救油價。

  爲支撐油價,歐佩克和俄羅斯、阿曼等國2017年1月合作,同意每天減產180萬桶以消化市場上過多的原油和成品油。由於限產提價效果顯著,以沙特和俄羅斯爲首的24個產油國當年12月同意將限產協議延長至2018年全年,以減少過剩庫存,並使油價保持在每桶60美元以上。

  如今,限產協議即將到期,而油價又再次低於之前設定的目標價格,這就給產油國提出了一道艱難的判斷題:是否推進更嚴格的限產協議。

  如果限產,油價可能上揚,代價是一些產油國的利益受損;如果因難以達成新協議而不限產,油價繼續下跌,則所有產油國都將遭到打擊。目前看來,限產略微加碼的概率較大。

  其次是中國需求保持旺盛。

  中國在內的石油主要進口國會暫時享受買方市場的紅利,而需求基準的擴大也會促進原油市場的再平衡。作爲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在未來的十年中中國依舊會保持旺盛的能源需求。

  市場習慣根據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來簡單地推斷石油需求,斷定經濟不斷增長會帶來更加富裕的中國消費者,而這些更富裕的消費者將會使用更多的石油。有預計認爲中國的石油需求將在2030年達到6.9億噸的峯值,之前會保持約2.3%的年均增長率,鑑於龐大的基數,這一增長率會成爲原油市場的穩定之錨。

  原油市場第三個希望會寄託在美國總統川普身上。

  這本身就帶有黑色幽默風格。

  目前油價不斷下跌讓川普意外獲得了“有預見”的光環。今年4月他曾因爲油價力懟沙特,當時沙特能源部長哈立德•法利赫稱世界可以應付每桶75美元的油價,川普在社交媒體上反駁,歐佩克“非常高”的油價是不可接受的。9月,川普再次宣稱歐佩克正在“敲詐世界其他國家”。

  當然,川普究竟是“市場先知”還是“操控者”還有待商榷。雖然,他對高油價不滿是沒有疑問的,但不斷下跌的油價也不是他想要的,因爲這不但關係到消費信心,還會給美元帶來新麻煩。

  拓展閱讀:

  卡塔爾“退羣”有何玄機

  記者 | 辛儉強

  本文轉載自新華網,原文首發於2018年12月3日。

  卡塔爾能源大臣薩阿德3日在多哈表示,卡塔爾將於明年1月退出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這一消息傳出後,國際油價隨即下跌,國際輿論廣爲關注。

  卡塔爾突然上演了中東版“退羣”大戲,意味着什麼?“不啻於在歐佩克背後射出一支冷箭。”有媒體這樣評價道。一些國際輿論認爲,卡塔爾的退出意味着歐佩克這個全球最大的石油組織開始出現裂縫。

  衆所周知,在世界經濟發展速度放緩的大背景下,國際市場對石油需求減少,國際油價在過去不到2個月內下跌30%左右。爲穩定油價,俄羅斯總統普京與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日前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峯會期間會面,同意這兩大原油出口國將歐佩克減產協議延長至2019年,具體減產目標留待本月6日在維也納召開的歐佩克部長級會議決定。在這個節骨眼上,卡塔爾作出這一決定,勢必影響歐佩克促進國際油價回暖的努力,因而被媒體稱爲“分裂歐佩克”。

  從市場層面來看,卡塔爾的決定將對歐佩克延長減產協議產生一定影響,使國際油價短期出現波動,但對整個國際原油市場不會造成太大影響。主要原因很簡單,卡塔爾實際原油產量對全球原油市場的佔比不大。卡塔爾目前的原油產量維持在日均約61萬桶,佔歐佩克原油總產量的1.95%左右,佔全球原油產量的0.64%左右。因此,即便卡塔爾從歐佩克“退羣”,對國際油價影響也大不到哪裏去。

  事實上,近年來歐佩克正在被邊緣化,國際石油市場的關鍵決定權已經落入美國、俄羅斯和沙特三大產油巨頭手中。從能源結構來說,卡塔爾不同於其他歐佩克成員,它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生產國和出口國,其液化天然氣的出口量佔全球30%。正如薩阿德所言,卡塔爾今後將把重點放在發展和增加天然氣產量,在未來幾年裏從每年7700萬噸增至1.1億噸。一旦卡塔爾“退羣”,反而能夠降低歐佩克協議對它的約束。

  值得注意的是,薩阿德在講話中特別提到,卡方這一決定“沒有政治考量”。然而,這句話反而讓人覺得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去年6月,沙特等四國宣佈與卡塔爾斷交,並對該國實施禁運封鎖。儘管卡塔爾多次表達緩和關係的意願,但沙特態度頗爲強硬,兩國關係仍陷僵局。目前,“斷交風波”持續一年多,仍未見解凍的前景。從地緣政治角度來看,卡塔爾與沙特兩國之間的積怨短期內難以化解。卡塔爾“退羣”,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是要給歐佩克的實際“老大”沙特一點顏色看看。

  卡塔爾加入歐佩克已57年了,不管怎麼說,“退羣”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卡塔爾“退羣”後續如何發酵,人們將拭目以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