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斷交 這個國家生來就是爲了和美國硬槓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4日 04:0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斷交!這個國家生來就是爲了和美國硬槓的!

  來源:環球人物

  “他們嚇不倒我!我不聽命於美帝國……唐納德·川普,儘管實施制裁吧!”

  作者:咖喱

  “美國佬回家去!”忍無可忍的馬杜羅,小宇宙終於爆發了!

  當地時間1月23日下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宣佈與美國正式斷交,並要求美使館人員72小時內離開委內瑞拉。

  之所以如此決絕,馬杜羅是嗅到了“國內政變”一觸即發的味道。而且他堅定地認爲,攛掇這場政變的幕後黑手,就是那羣美國佬。

△2019年1月10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宣誓就職。△2019年1月10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宣誓就職。

  糟心的就職儀式

  新年伊始,馬杜羅過得可謂很糟心。

  1月10日,他正式開啓自己的第二任期,但開局就是內憂外患——外有以美國爲首的13個國家對他連任的合法性產生質疑;內有“兵變”與街頭暴力接踵而至,反對派持續鼓動抗議。

  美國副總統彭斯更是火上澆油,22日通過視頻公開煽動委民衆上街,並用西班牙語給他們鼓勁兒加油:“我們與你們同在。”

  委內瑞拉副總統羅德里格斯則義憤填膺回懟彭斯:“拒絕煽動政變,美國佬回家去!”

  就在彭斯煽動視頻發佈的第二天,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就宣誓成爲委代理總統,信誓旦旦要建立過渡政府。

△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宣佈,自己已經做好了就任委總統的準備。△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宣佈,自己已經做好了就任委總統的準備。

  壓倒馬杜羅的最後一根稻草來自美國總統川普。

  24日早上,川普公然在推特上爲瓜伊多站臺:“委內瑞拉公民在馬杜羅的‘非法政權’統治下受苦太久。今天我正式承認瓜伊多爲委內瑞拉臨時總統。”他還鼓勵西半球的其他國家政府也承認瓜伊多,誓要扶持這位代理總統上臺。

  馬杜羅政權遇到前所未有的挑釁。情急之下,他給出了最有力的回擊:斷交!

  其實,美國這次的逼宮可謂“蓄謀已久”。從2018年6月馬杜羅以68.7%的投票率再次當選總統之後,美國就看他不順眼了。

  2018年7月31日,美國宣佈對馬杜羅實施制裁,原因是馬杜羅政府主持的制憲大會投票破壞民主。川普稱馬杜羅是一個糟糕的領導人,現在已經成爲一名獨裁者。根據制裁措施,馬杜羅在美國境內的資產將被凍結。

  面對制裁,馬杜羅當天就在電視講話中強有力迴應:“他們嚇不倒我!我不聽命於美帝國……唐納德·川普,儘管實施制裁吧!”

  按照馬杜羅的說法,美國製裁措施反映了川普政府的“絕望”,以及對委內瑞拉政府的“仇視”。

  4個月後,美國又將馬杜羅總統夫人西莉亞也列入制裁名單,以加大對馬杜羅的施壓力度。接着,美國紐約的一家法院對西莉亞的兩名侄子提起訴訟,稱其涉嫌販賣毒品。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在一份聲明中說:“馬杜羅總統依靠自己的核心圈子來維持權力,他的政權正在系統地掠奪委內瑞拉剩餘財富。”

  就這樣,兩國陷入馬杜羅執政以來關係最爲緊張的局面。

  “反美鬥士”查韋斯

  其實,美委恩怨的最高潮無疑是在委國前總統查韋斯執政時期。

  作爲名副其實的“反美鬥士”,查韋斯在位時被稱爲“反美毒舌”。他常用流利英語諷刺時任美國國務卿賴斯爲“胡說八道的小妹妹”;2006年在聯合國的一場演講中,他又諷刺小布什“昨天惡魔曾來到這裏,就是這裏,現在仍然能夠聞到硫磺味兒”;2010年他公然嘲笑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里,稱其是“金髮碧眼”版的賴斯;2011年面對美國對委內瑞拉人權狀況的批評時,查韋斯又痛批奧巴馬是“有色人種的恥辱”……

△2006年9月20日,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查韋斯(左)在第61屆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講。△2006年9月20日,美國紐約聯合國總部,查韋斯(左)在第61屆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講。

  當然,這兩國之間的恩怨可不光是打打嘴仗那麼簡單。從查韋斯時代起,委內瑞拉就常常指責美國情報部門欲顛覆委政府。

  2002年4月,反對查韋斯的部分委內瑞拉軍官發動政變,將其軟禁。兩天後,在忠於自己的軍官支持下,查韋斯重新掌權。查韋斯一直宣稱,美國情報部門策劃了這次未遂的軍事政變,試圖以暴力顛覆委內瑞拉政權。

  2009年6月,查韋斯取消了前往薩爾瓦多參加該國總統就職儀式的行程,並稱自己成功躲過了一起美國中情局策劃的暗殺。美方則立即否認了指控。

  查韋斯的反美行動也很講究策略。深諳“敵人的敵人是朋友”的道理,他有意和古巴、伊朗、利比亞、敘利亞等國家發展關係,尤其是古巴。查韋斯尊稱古巴前領導人卡斯特羅爲革命導師,每年向古巴提供大量低價、免費石油,成爲古巴在俄羅斯停援以後的生命線。相應地,古巴則向委國提供醫療協助。

  可以說,在查韋斯擔任委內瑞拉總統的15年內,他一直把瓦解美國作爲頭等要務,不僅公然譴責美國帝國主義纔是造成拉美動亂的主因,並稱美國的霸權主義是世界不平等的根源。

  到死他都沒有放過美國這個頭號敵人。

  2013年3月,查韋斯因癌症辭世,終年58歲。死前,他指控美國利用生化技術向多位拉美左翼領導人施毒手,使他們患癌,並向國民表示,假若自己意外死去,也一定與美國有關。

△2012年12月,查韋斯(左)結束癌症治療回國。△2012年12月,查韋斯(左)結束癌症治療回國。

  完美繼承反美衣鉢

  作爲查韋斯的得意門生,馬杜羅在上臺後,完美繼承了查韋斯反美精神的精髓。

  在宣佈查韋斯去世幾小時前,馬杜羅已經下令驅逐美駐委使館兩名武官,指責他們從事旨在製造委政局動盪的間諜活動。作爲迴應,美國隨後驅逐兩名委駐美外交官。

  查韋斯去世後,馬杜羅表態認爲查韋斯患癌很可能是“祖國的敵人”——美國發動的“科技攻擊”引起的。這與查韋斯生前說法一致。

  隨後,馬杜羅作爲查韋斯欽定的繼承人,以微弱優勢贏得大選。美國則以委國內反對派要求重新計票爲由拒絕承認選舉結果。

  之後的幾個月內,馬杜羅多次指控美國企圖破壞委國政府,包括試圖暗殺他本人。他說,華盛頓可能在打擊敘利亞的同時殺害自己。馬杜羅甚至放棄前往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因爲情報顯示,他的生命安全將受到威脅。

△2007年,查韋斯(左)和時任委內瑞拉外交部部長的馬杜羅一同出席活動。△2007年,查韋斯(左)和時任委內瑞拉外交部部長的馬杜羅一同出席活動。

  委內瑞拉與美國的交惡甚至殃及到委國與他國關係。

  2014年3月,馬杜羅宣佈與巴拿馬斷絕外交、政治和經濟關係,並斥責巴拿馬總統是“美國的僕人”。不過,大約4個月後,馬杜羅表態,委內瑞拉又與巴拿馬重新建立了雙邊關係。

  2015年2月,馬杜羅指責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離間委國與其他國家關係,因爲拜登在主持加勒比海國家能源會議時說,委政府所剩時間屈指可數,將被推翻,勸與會國領導人放棄支持馬杜羅。

  美國對此予以否認,拜登辦公室發表聲明說,馬杜羅“顯然試圖以這種做法分散委內瑞拉民衆對國內形勢的擔憂”。

  “有史以來最悽慘的局面”

  軍事力量懸殊,國際話語權也差別巨大,這麼多年來,維繫兩國關係一直緊張但沒崩盤的最大因素就是石油。

  作爲西半球最大的產油國,委內瑞拉一直是美國最大的原油供應國之一,每天向其輸送超過150萬桶石油。委內瑞拉還在美國擁有上萬個零售終端,此外還有多家煉油廠。

  所以,不管兩國領導人“嘴仗”打成什麼樣,兩國關係卻因石油貿易始終保持在相當水準。不過,受政治不睦的影響,兩國貿易爭端上的小打小鬧也一直沒停過。

  委內瑞拉提出的“限產保價”政策正是21世紀初將國際油價推高至100美元以上的罪魁禍首,美軍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打下伊拉克,卻被查韋斯給半路截胡,自然會對查韋斯沒啥好臉色。

  除了積極推動歐佩克達成“限產保價”的協議,委內瑞拉還號召以歐元替代美元來結算國際石油貿易,這讓美國甚是窩火。

  但以石油爲砝碼不是萬能的。

  目前,委內瑞拉石油產量從10年前的每日320萬桶降至150萬桶,而石油是這個以儲量豐富著稱的國家幾乎全部的收入來源。此外,委內瑞拉的工業規模也萎縮了70%,通貨膨脹率達到百分之一百萬。

  去年上半年,委內瑞拉和美國雙邊貿易額爲129.52億美元,同比減少了36.61%。

  委內瑞拉已陷入“有史以來最悽慘的局面”。如今,馬杜羅不顧一切撕破臉斷交,如果美國進一步擴大制裁,會讓這個瀕臨崩潰的南美國家雪上加霜,令當地人陷入嚴重的生存危機。馬杜羅的爛攤子可能一時半會消解不了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