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歧視的韓國女性:受教育水平高就業率卻極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02:1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被歧視的韓國女性:受教育水平高,就業率卻極低

       來源:紅星新聞

  面試官看向了坐在他面前的23歲女孩。這女孩並沒有給他留下什麼印象,但他之所以這樣,和女孩的簡歷無關。

  “女生不適合幹銷售。”他告訴她說,“作爲一個女孩,你爲何想在這行裏工作呢?”

  聽聞此言,女孩十分震驚,但並沒有多少意外。因擔心職業前途而要求匿名的她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說,在另外一家韓國公司進行羣面時,她曾被問及計劃何時結婚何時生孩子,而另外兩名男性求職者只被問了些與工作相關的簡單問題。

  “我感到被羞辱和背叛,就像被玻璃天花板的碎片劃傷一樣。”她說道。

  有同樣感受的,不只她一個。

▲在求職時,韓國女性很難在男權社會中找到一席之地。圖據CNN▲在求職時,韓國女性很難在男權社會中找到一席之地。圖據CNN

  女性就業上的差距

  據CNN報道,仍在上大學的學生金素晶(音譯,Kim So-jung)也十分了解這種感受。她說,在一次應聘兼職文員工作的面試中,負責招聘的經理告訴她,“不戴眼鏡的女孩看起來要好很多。”並問她是否在談戀愛,還告誡她要多化妝才能看起來更爲“專業”。

  當她問及,化妝和工作有何關聯時,對方則抱怨她太“直言不諱”。最終金素晶未被錄取。

  隨着韓國開始抵制其根深蒂固的男權文化,越來越多的女性敢於講出她們在招聘求職以及職業生涯中所面臨的歧視問題,即便現如今韓國的司法體系仍在努力趕上,並追究相關公司的責任。

  2018年,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6個成員國中,在女性就業方面韓國排在第30位,儘管在25歲至34歲的女性羣體中,該國的高等教育水平是最高的。而世界經濟論壇最近一份關於全球性別差距的報告中,149個國家裏韓國排到115位,男女在工資平等和勞動收入方面存在很大差距。

  政治領域尤其不平等。據世界銀行報告顯示,韓國議會中女性僅持有17%的議員席位。

  韓國梨花法學院勞動法教授樸桂順(Park Kwi-cheon)對此表示,“韓國女性雖然有着很高的教育水平,但其就業率卻非常低,所以大家能發現,招聘中歧視女性的現象仍在許多層面繼續存在。”

  歧視程度令人震驚

  樸桂順稱,近期幾起指控韓國公司性別歧視的案件,均能說明該問題“在我們的社會中仍十分普遍。”這些法律案件暴露了韓國國內一些大企業內部令人震驚的歧視程度。

  韓國最大的三家銀行一—KB國民銀行、韓國韓亞銀行和新韓銀行——均被發現將女性求職者除名,操縱應聘者及格分數,從而排除女性求職者,偏向招聘男性。起訴者表示,以新韓銀行爲例,2016年求職成功的男性職員和女性職員的比例爲3:1。

  三家銀行均拒絕對此進行迴應。

  在另外一起被告上韓國最高法院的案例中,韓國天然氣安全公社(KGS)的首席執行官(CEO)樸基曈(Park Ki-dong),被發現在2015年和2016年間,曾多次指導人事部經理操縱共計31名應聘者的分數,8名通過考試的女性應聘者被拒之門外,而換上了分數更低的男性求職者。

▲女性在求職時遭遇歧視的現象在韓國十分普遍。圖據CNN▲女性在求職時遭遇歧視的現象在韓國十分普遍。圖據CNN

  最高法院稱,“樸基曈認爲,女性在野外工作時其能力素質遠遠低於男性,因此不適合讓她們來做各種類型的工作。”

  KGS的一名代表表示,公司已經聯繫了所有8名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女性求職者,並僱傭了其中3位仍有意願繼續加入該公司的女性。KGS還表示,公司已經將所有參與招聘中歧視女性的經理開除。

  輕微懲罰

  在男權文化的視野下,男性和女性被期待扮演各自的角色,尤其是在養育兒女的問題上。

  KGS的CEO樸基曈曾在法庭上辯解稱,將女性排除在外是因爲“她們如若休產假,將會持續性影響公司生意。”

  招聘公司Incruit2017年做的一份調查顯示,超過四分之一的女性稱,她們在面試時都會被問及何時結婚,何時計劃生孩子。根據韓國法律,如果女性職員因爲結婚、懷孕或生孩子而被開除,相關責任人將面臨5年監禁或最高2.65萬美元的罰款。

  “我們的社會充斥着對男女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男人負責養家餬口,而女人則只能養育兒女和做家務。”婦女勞動法支持中心主席崔敏靜(Choi Mi-jin)說道,“這也是招聘中爲何性別歧視仍如此被廣泛接受和繼續實行的原因。”

  即便有企業被發現存在性別歧視,他們所受到的懲罰也只不過是小小的警告。

  譬如,當韓國KB國民銀行被發現違規取消112名女性應聘者的資格時,法院僅對其作出罰款4000美元(約合2.7萬人民幣)的懲罰。

  樸桂順教授對此表示,如此微不足道的懲罰力度只會鼓勵企業們任意而爲,“只要付出一點點罰款,就可以做任何其想做的事。”

  更多障礙

  求職中遭遇歧視的女性,在尋求訴訟時往往也面臨諸多困難。

  雖然韓國政府有兩個部門負責調查性別歧視這一問題——國家人權委員會與就業和勞工部——但只有後者有執法權限。

  樸桂順教授稱,即便受害者發起訴訟,也很難完全證明性別歧視的存在。“人力資源部大多數文件是不會公開的,因此能獲取的作爲證據的數據也非常有限。”

  “因爲缺乏證據,有許多案件的訴訟被駁回,涉事的公司被判無罪或受到輕判。”許多女性往往也會避免將事件公佈於衆,擔心一旦公開訴訟會被報復或者未來更難找到工作。

  選擇匿名的23歲女生稱,她沒有起訴那家公司,因爲她聽說那些曾直言不諱的女性,“要麼被降職,要麼就被分配到不好的工作崗位。”她說,“即便我抱怨,也不會有任何作用。相反,我會被人認爲很奇怪。”

  樸桂順稱,雖然法律禁止懲罰那些直言不諱的人,“但在許多案例中,這些人會被標爲問題員工,不能擔任重要職位,或者在公司內被欺凌。”

  就業和勞工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打擊僱傭歧視方面,他們一直在“加強和擴大努力”,“然而,由於時間較短,還不能立即看到這些效果。”

  緩慢進展

  儘管面臨諸多障礙,越來越多的女性選擇說出她們的經歷,並迫使政府採取行動。這是韓國對男權社會更爲廣泛反思的一部分體現。還有許多女性組織起來,與非法偷拍行爲作鬥爭,並反對由男性定義的審美標準。

  自去年夏天起,韓國的國有企業均被要求必須記錄求職者的性別比例,銀行必須公開他們的招聘數據,以確保他們沒有歧視女性。

  據韓國女性家族部(The 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and Family)表示,有關“招聘中性別平等”的新準則目前正在做最後確定,在今年下半年以前將會分發給私營企業。

  去年,韓國的相關立法人員曾提出一項草案,要求對招聘中性別歧視的公司加重處罰,如今,該草案已經提至委員會階段。如果獲得通過,針對此問題的罰金標準將提高至2.7萬美元(18.2萬人民幣),也將允許法官最高可判5年監禁。

  雖然政策的改變十分重要,但樸桂順教授認爲,社會觀念的改變纔是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法律層面固然需要改變,但我認爲社會上所有人達成一種共識,改變社會觀念更爲重要。”

  那位23歲的女生對此則不太樂觀。“我覺得韓國的社會觀念不會輕易改變,人們的潛意識是很難改變的。”

  金素晶對此表示認同。她說,年輕一代上升至管理層可負責招聘時,這種態度可能會有所改變,但她經常對此感到絕望。

  “我經常想着到國外求學,或者到國外找到一份工作,那樣我就可以從這一切中解脫出來。”金素晶說,“但我這樣是不負責的……。我只是想逃避這個問題,並沒有試圖改變讓之變得更好。”

  紅星新聞記者丨王雅林 編譯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