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坐在金礦上”的國家 黃金快要採完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3日 23:0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坐在金礦上”的國家,黃金快要採完了…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南非總統府(圖片來源:攝圖網)南非總統府(圖片來源:攝圖網)

  震耳欲聾的嗚嗚祖拉、現代化的體育場、市中心林立的高樓大廈可能是約翰內斯堡這座城市給大多數人留下的印象。

  實際上,作爲南非第一大城市與商業金融中心,約翰內斯堡還有一個別稱——“黃金之城”。

  這座城市周圍240千米的弧形“金帶”,分佈着幾十座金礦,連同周圍諸多工業城鎮和礦山構成了南非的經濟中樞,開採黃金的鉅額利潤爲這個地區帶來了大量的資本,帶動着南非這個“彩虹之國”的經濟發展。

  黃金畢竟是不可再生資源,總有開採完的一天,近年來,隨着黃金儲量的枯竭,金礦紛紛關停,曾經的“黃金之城”已經榮光不再,“彩虹之國”也走入困境之中。

  南非黃金產量連續17個月下降

  南非統計局4月11日公佈的數據顯示,該國2月黃金產量同比下降20.6%,這是連續第17個月下降,也是金融危機以來連續下降時間最長的一次。

  由於近期勘探量萎縮,南非現在的生產量僅佔世界黃金開採總量的6%,加上巴西和蒙古等國家已經找到了新的礦牀,使得本就危矣的南非黃金市場進一步被擠壓。根據南非政府此前的統計數據,自1980年以來,南非全國黃金產量下降了約85%。

  根據Minerals Council South Africa數據,從2017開始,南非75%的黃金礦廠已不再盈利。

  就在上個月末,南非黃金生產商Sibanye gold Ltd宣佈不會延長Driefontein金礦的壽命。Driefontein金礦曾是非洲最大的金礦。據彭博社稱,這座深度超過3200米的金礦去年產出了約30萬盎司黃金,僅爲20年前峯值產量的五分之一。

  南非最大的礦業公司 AngloGold主席Sipho Pityana曾在2018年表示:“黃金是一個夕陽產業。無論你做什麼,都無法改變這一點。”

  Harmony Gold Mining Co。前首席執行官伯納德·斯瓦內普爾認爲,南非的黃金開採很可能在本世紀中期瀕臨滅絕。

  據南非統計局稱,以2013年的產量計算,南非會在38年後採完黃金,118年後採完煤礦,239年後採完鉑金。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曾有分析師警告稱,包括南非在內的世界黃金產量在過去幾年的急劇下降,可能預示着全球黃金總產量總體下降。

  根據2018年GFMS黃金年鑑顯示,2017年,全球黃金據報爲3246.5噸,這一數字比前一年下降5噸,這是自2008年以來首次出現金礦產量下降。

  在去年九月的丹佛黃金論壇上,世界黃金協會(WGC)主席蘭德爾·奧列芬特(Randall Oliphant )表示,世界可能已經到了一個“黃金峯值”。

  早在2016年,世界知名礦產資訊平臺Mining就對全球金礦數據進行了分析,得出的結論是:未來越來越不容易發現金礦了。

  南非黃金礦工待遇低

  南非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黃金生產國。1970年,南非的黃金產量甚至佔到全球總產量的75%。

  這個標誌性的產業不僅創造了鉅額財富,還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在此期間,鐵路公路等基建行業大肆興起,使得南非迅速成爲非洲大陸上經濟最爲發達的國家,風光一時無二。

  根據路透社報道稱,1980年,採礦業佔南非國內生產總值的21%,對經濟至關重要。

  但是近10年以來,隨着儲備耗盡,基建老化,南非,這個曾經全球最大的黃金生產國正以一種不可逆轉的疲態走向末路。

  自2007年至今,伴隨着產量近乎腰斬和從業人員驟減三分之一,南非已經從黃金產量第一國的寶座上跌落至當前第八。

  南非存在大量難以開採的金礦,並且礦業勞動密集程度很高,這令金礦商備受壓力,不得不減少人員支出來維持這些金礦的運營,這也加劇了這個國家的失業率。

  在2004年至2015年的十年間,黃金行業的18萬名僱員中雖然已有三分之一被解僱,但仍有不少人會再次非法進入已經被關閉的礦區企圖謀求生計。

  南非金礦的開採方式較爲落後,數十年來,南非的採礦行業依靠着廉價的勞動力大軍來支撐,生產力遠遠落後於世界其他地區,礦石甚至是由採礦工人使用手持鑽機開採出來的。

  南非礦工的待遇非常低,大量給礦主打工的農民沒有周末休息,每天工作12個小時,日薪只有5美元,童工的日薪是2美元,甚至是1美元。

  2018年,南非全年礦業事故死亡人數爲81人,較2017年的90人減少了10%;但是高於2016年的73人。

  在2012年8月,南非曾爆發了大規模礦工罷工,要求提高工資,但最後卻有1.2萬名工人被他們的僱主解僱。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片來源:攝圖網

  目前,南非的金礦從業者都將希望寄託在了約翰內斯堡西南平原地下3000米的南深金礦(South Deep)上,彭博指出,這座金礦的目標是要成爲世界第二大已知含金礦體。該礦牀壽命高達70年,能夠減緩南非黃金產量下降的速度,它的成功對南非金礦行業的未來至關重要。

  但問題是,這座巨型金礦並沒有爲它的所有者Gold Fields公司賺到一分錢。相反,該公司在這座礦山上花費了約300億蘭特(23億美元)。不過,該公司首席執行官Nick Holland仍然相信,對這座金礦的投入是值得的。Holland表示,南深金礦有可能是世界上僅存的兩個大型礦體之一。

  “彩虹之國”的困境

  金礦產業的衰落折射出南非如今面臨的困境。

  據南非統計局數據,該國2月礦業產出同比下降7.5%,除了黃金產量下降20.6%外,還有鑽石產量下降了48.3%,鐵礦石產量下降了20.7%。

  作爲主要產業的採礦業萎靡不振,連累了南非的經濟發展,據南非統計局3月5日公佈數據顯示,南非2018年經濟增長率僅爲0.8%。金融是支撐南非經濟增長的主要領域之一,而建築業、採礦業和農業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負增長。去年一二季度,南非經濟連續負增長,從第三季度起,經濟恢復增長。

  由於礦業及能源上游工業發達,造成產業結構失衡,整個國家缺乏中下游的完整產業鏈,很大程度上需要出口初級原料至其他先進國家,加工生產後再回銷。而近年來隨着幾個全球主要經濟體增長放緩,南非這種依賴出口的經濟增長模式也面臨很大挑戰。

  民衆收入差距失衡也是南非經濟的一大困境。南非中高收入階層以白人爲主,習慣消費歐美日等地的高質量、高價位產品。而佔總人口數89%的有色人種和黑人,多選用本地產的中低檔產品。據統計,南非白人佔有社會消費總量的60%,而黑人只擁有消費量的40%。因此,南非政府稱白人消費市場爲第一經濟,黑人消費市場爲第二經濟。

  世界銀行今年1月的發佈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報告,預計2019年南非經濟增速爲1.3%,雖比去年增速有所提高,但落後於其他新興經濟體,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增長表現最差。

  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南非的失業率已經達到27.1%,並且從2008年開始從未低於20%。

  報告顯示,內需有限、政府可支配資金不足、失業率高、家庭信貸擴張增長緩慢等仍是影響南非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預計未來幾年,南非經濟仍將保持緩慢增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