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別隻盯着美國 歐洲正在“悄悄”發生一場鉅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5日 05:1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別隻盯着美國,歐洲正在“悄悄”發生一場鉅變!

  來源:瞭望智庫 

  歐洲議會選舉於5月23日到26日舉行。此次選舉被視爲檢驗歐洲政治氣候的風向標。作爲歐盟三大機構中唯一由將近5億民衆直接選舉產生的組織,歐洲議會履行代表歐盟民衆的職責,提升民衆對歐盟機構的信心。 

  這次選舉也被認爲是“歐洲議會成立以來最重要的一次選舉”,是決定歐洲未來的一次“大考”,因爲選舉過程將使歐盟存在的一系列不足更明顯地暴露出來:

  雖然歐洲議會在政治上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但民衆對其關注程度卻在不斷下降,選舉投票率在走低;

  在歐洲議會內部,主流力量不斷分散化而極端勢力卻在崛起;

  由於在民衆關心的移民、反恐、氣候、經濟增長等問題上,不少歐洲國家政府並沒有交出滿意的答卷,這給持歐洲懷疑論的民粹主義政黨可趁之機。 

  預計今年的歐洲議會選舉中民粹勢力獲得席位會進一步增加,蠶食主流政黨的優勢,此消彼長之下,歐洲議會固有的格局雖然不會在本次選舉中被打破,但政府向右的傾向卻會更加明顯,並影響未來五年歐盟機構的運作,法國等歐盟大國可能將在本屆歐洲議會的任期內推動歐盟改革。

  本文爲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註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權力日增,投票率卻在走低

  與各國議會相比,歐洲議會在創設之初擁有的職能有限,但之後通過歐盟簽定的各個條約,權力逐步增加。

  從早期只具備監督權,到預算權的獲得,再到參與立法權,歐洲議會權柄日重,尤其是《里斯本條約》通過後,歐洲議會被定爲與歐盟理事會平等的立法機構,歐盟三分之二的法律法規由歐洲議會和歐盟理事會共同制定。該機構還負責批准歐盟上千億歐元的支出計劃,歐盟委員會領導層任命也需要歐洲議會的批准。 

  近年來,歐洲議會在國際貿易協定中的作用不斷增加,歐洲議會對幾乎所有貿易和其他國際協議擁有否決權。通過英國脫歐,歐洲議會還被證明有權支持或拒絕脫歐協議。開放社會歐洲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希瑟格·拉布認爲,歐洲議會的功能變化反應歐洲政治更深層次的結構轉型,影響力正在超越國家層面。 

  一般來說機構功能越強,在國家層面受重視也會影響民衆。但民衆對歐洲議會的重視程度卻一直在下降,這從不斷走低的投票率上可以體現出來。歐洲議會1979年首次實行直接選舉以來,投票率不斷下降。歐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索尼婭·別德拉菲塔預測,本屆歐洲議會的投票率會在40%左右浮動。 

  歐洲議會缺乏選民影響力,參加歐洲議會選舉的投票率總是低於成員國國內選舉。儘管歐洲議會對歐盟立法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大部分選民依舊認爲對歐洲議會的投票無足輕重。英國皇家研究所的安妮·勞恩若斯認爲,歐洲議會選舉的投票率是民衆不滿情緒和政治冷漠的綜合結果。從長遠看,缺乏民衆支持將限制歐洲議會權利的進一步擴張。 

  2

  參加“大考”的黨團都有誰

  歐洲議會共有751席,目前主要由八個黨團組成。歐洲議會的黨團需要滿足兩個條件:首先是至少要有25名議員;其次議員的構成要代表至少四分之一的歐盟成員國,也就是說至少7個國家。

  目前歐洲議會的前兩大黨團——中右的歐洲人民黨黨團(EPP, 217席)和中左的社會黨黨團(S&D, 187席)——組成的聯盟在歐洲議會佔絕對多數席位,主導歐洲議會議程。這兩大黨團也瓜分了歐盟三大機構的最重要職位,比如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歐洲議會主席塔亞尼都隸屬於EPP;歐委會6位副主席有兩位隸屬於EPP,三位隸屬於S&D。

  以政治光譜劃分,歐洲議會的其他黨團包括:中間派的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DE,68席);左派的歐洲聯合左翼/北歐綠色左翼(GUE/NGL,52席)和綠黨-歐洲自由聯盟(Greens/EFA, 52席 );右派的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ECR,75席)、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EFDD,41席)、民族和自由歐洲(ENF,37席)。除了這八大黨團外,歐洲議會還有22名無所屬議員。 

  如果從親歐還是疑歐角度對這八大黨團做簡單的二元劃分,歐洲人民黨黨團(EPP)、社會黨黨團(S&D)、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DE)、綠黨-歐洲自由聯盟(Greens/EFA )這四個黨團可視爲親歐派(共524席,佔比70%);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ECR)、歐洲聯合左翼/北歐綠色左翼(GUE/NGL)、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EFDD)、民族和自由歐洲(ENF)這四個黨團以及無所屬議員可以視爲疑歐派 (共227席,佔比30%)。進一步細分的話,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ECR)、歐洲聯合左翼/北歐綠色左翼(GUE/NGL)可視爲輕度疑歐派;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EFDD)和民族和自由歐洲(ENF)可視爲極端疑歐派,這兩個黨團的成員包括中國讀者耳熟能詳的民粹政黨,比如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EFDD)的成員包括意大利五星運動黨、英國脫歐黨(黨首是英國獨立黨UKIP前黨首法拉奇)、德國選擇黨,民族和自由歐洲(ENF)的成員包括意大利聯盟黨、法國國民聯盟、荷蘭自由黨和奧地利自由黨等。

  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黨今年將首次參加歐洲議會選舉,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DE)領袖、比利時前首相伏思達數月來一直在向共和國前進黨喊話,希望其加盟。預計選舉結果出爐後,共和國前進黨會正式做出決定,加入中間派的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DE)。 

  3

  主流政黨“失血”、疑歐勢力上升

  根據歐洲智庫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CFR)委託英國民調機構Yougov做的民調,中右的歐洲人民黨黨團(EPP)將從目前217席降到182席,中左的社會黨黨團(S&D) 將從187席降到140席,兩大黨團席位總數332席,失去目前絕對多數地位。

  ECFR在研究報告中分析說,雖然歐洲人民黨黨團(EPP)和社會黨黨團(S&D)仍是前兩大黨團,都由於失去絕對多數席位,它們將不得不尋求與其他黨團合作,組建更大的“大聯盟”。換言之,其他小黨團有望成爲未來歐洲議會執政聯盟構成的關鍵。從黨派傾向的角度看,EPP和S&D兩大黨團最有可能與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DE)或綠黨-歐洲自由聯盟(Greens/EFA)結盟。如果與ALDE聯盟,有望佔57%席位,如果與Greens/EFA結盟,有望佔51%席位。

  根據Yougov的民調,在英國參加歐洲議會選舉的情況下,民族和自由歐洲(ENF)席位將從37席暴增到86席,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EFDD)席位將從41席增加到51席,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ECR)將從75席減至57席, 歐洲聯合左翼/北歐綠色左翼(GUE/NGL)將從52席增加至55席,無所任議員從22席減少到13席。這些疑歐黨團預計共贏得262席,比原來的227席增加15.4%, 在歐洲議會席位的佔比將從原來的30%上升到35%。其中,極端疑歐黨團民族和自由歐洲(ENF)和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EFDD)總席位將從79席增加到137席,暴增73.4%,在歐洲議會的佔比也將從10.5%上升到18.2%。

  極端疑歐黨團勢力的上升勢頭也可從法國益普索集團的一項民調中得到佐證。這項民調顯示,“國民聯盟”將在法國拿下最多席位,略微領先總統馬克龍所屬的共和國前進黨。而一向被視爲對極右翼免疫的西班牙,上月底舉行的議會選舉也展示了極右翼勢力非同尋常的上升勢頭。成立僅五年的極右翼政黨呼聲黨在選舉中贏得10%選票,首次進入國家議會,獲得24席。

  歐盟其他機構主要行爲體是國家,歐洲議會中唱主角的則是跨國議會黨團。這些黨團由幾個立場相近的歐洲政黨組成,因此,歐洲議會內部黨團和政黨力量在選舉中的得失會折射出當前的歐洲政黨格局。歐洲議會內部黨團力量分散化,政黨格局碎片化已成爲普遍趨勢,這種分散化狀態與當前多個歐盟成員國內部政黨政治形勢相似。傳統大黨團的權威受到極端力量更大的挑戰。 

  之所以會發生主流政黨“失血”、疑歐勢力上升的變化,是因爲近年來,中右翼和中左翼派的區別越來越模糊,出現了新的政治邊緣地帶,這給更激進政黨留下了發展空間。牛津大學研究歐洲問題教授蒂莫西•阿什認爲,由於經濟下行風險的擴大和結構性改革的陣痛,歐洲民粹政治勢力迎來新一輪上漲潮,並有較大概率在此次選舉中形成反對區域一體化的統一陣線。如果這一情景發生,將在短期內製約歐洲對南歐、英國兩大風險點的應對,長期則將削弱歐洲復甦的核心動能。  

  這一細微變化將對歐洲議會未來五年的運作產生重大影響。長期佔據優勢地位的中間派兩大政黨將失去絕對多數。他們需要與其他黨團達成共識,以提名下一屆歐盟委員會主席並通過歐盟預算等其他政策。疑歐派勢力加強,歐洲議會政策的制定將更加複雜化。疑歐團體更緊密合作,包括妨礙投票和決策,這會導致歐盟進一步走向緊張和分裂。 

  4

  民衆所憂給了民粹力量機會

  民調顯示,在本次選舉中,民衆最關心的問題依次是移民、反恐、氣候等。

  但遺憾的是,在這些“考點”上,民粹政黨給出的答案看來更有吸引力。因爲這些問題都不是新近纔出現的,而是歐盟一直沒能解決的問題。正是由於解決乏力,給了反建制的民粹力量再次藉此“收割”選票的機會,這些政黨更善於鼓動情緒而非理智解決問題。

  歐洲經濟復甦乏力,移民問題是民粹主義回潮的主要驅動力之一。尤其是難民危機的錯誤管理損害了公民權益,也損害了對歐盟和歐洲一體化的信心。比如,領導德國右翼另類選擇黨蔘加歐洲議會選舉的候選人喬戈·莫頓,極力強調已獲證實可讓選民“有感”的主張:“德國不能再接納移民了!”“持刀攻擊、強暴和針對婦女的暴力事件不成比例地多由具穆斯林文化背景的人犯下,比例上較本地人高出許多。”

  歐洲許多右翼政黨和右翼運動還在炒作氣候問題。在法國,碳排放稅提高了燃油成本引發了“黃背心”暴力抗議;在德國,極右翼政黨德國選擇黨大力反駁清潔空氣政策背後的科學論證。德國柏林氣候問題智庫阿德爾菲的研究員斯特拉·沙勒對各個民粹主義政黨及其能源政策方針進行了研究,她表示,“一旦移民問題等話題不再具有爆炸性,不再能夠引發緊張關係”,氣候問題就很可能會成爲“歐洲社會中爆發衝突的新戰線”。

  對這些熱點問題的處理,關係到此次選舉結果和之後歐盟的政治運行情況。智庫歐洲外交政策委員會研究員蘇斯·丹尼森認爲,低估這次選舉的重要性,歐盟的自由國際主義者將會付出很高的代價。

  在歐洲議會席位爭奪戰中,投票率的影響至關重要。如果民族主義政黨喊出最明確、最響亮的口號,並且調動起大量反歐洲選民的投票積極性,歐洲沉默的大多數人的觀點將在新議會中被淹沒。

  5

  右翼勢力崛起,法德軸心責任更重

  如果此次選舉結果與之前的預測相吻合,首先意味着傳統大黨團時代的結束,未來歐洲議會將需要三個乃至更多黨團聯合才能“執政”,小黨團將有更大的話語權,同時也意味着政治資源的爭奪會更加激烈。其次,疑歐黨團席位佔比超過三分之一,勢必影響歐洲議會乃至歐委會和歐洲理事會的議程,歐盟將可能趨於保守化。 

  面對右翼勢力的崛起,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呼籲:“不要讓那些接受敵視歐洲的外部勢力資助的政黨,來決定歐盟的優先方向與歐洲機構的領導層”。這裏的“政黨”指的就是歐洲的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爲了遏制這種勢頭,以往推動歐盟一體化的法德大國軸心將不得不採取更多動作來推動歐盟改革。 

  長期以來,法德軸心一直是歐洲一體化的動力之源,在“歐洲女王”德國總理默克爾即將退位的情況下,法國將這推動一體化過程中擔負更重的責任。在本次歐洲議會選舉中,法國總統馬克龍擔心在議會失去影響力,正試圖將其議程重新定位爲捍衛歐洲主權,這一舉措獲得了不少支持。即使親歐洲和歐盟的中間派別不會就歐洲議會涉及的所有問題達成一致,但他們至少都同意歐盟的基本原則和價值觀。 

  當歐盟的基本原則和價值觀受到極端勢力挑戰後,法德需要率先推動加深一體化的改革。歐洲外交政策委員會研究員蘇西·丹尼森認爲,親歐洲力量需要變得更加開放,相互妥協,共同捍衛歐洲項目。他們還必須更加努力地保持在歐洲議會中黨團的內部凝聚力,避免失去獨特的身份,他們在新一界歐洲議會中面臨的一大挑戰將是確定和捍衛核心歐洲價值觀。 

  可以預見,歐盟改革和一體化的未來已成爲討論焦點。法德等國會要求改革歐盟,要爲改革而戰。在此次歐洲議會選舉前,親歐洲的聯盟在呼籲加強合作的同時,也要求進行制度反省,包括啓動制憲大會,圍繞歐盟改革準備新的條約。未來,這一進程可能加速。對於這一點,卡內基歐洲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史蒂凡·勒內認爲,本次歐洲議會選舉可能會創造真正的民主空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