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接待完川普的特蕾莎-梅使命結束 誰來接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06日 16:5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接待完川普,今天,特蕾莎·梅的使命結束了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梅在脫歐議題上的失敗,已經成爲保守黨的嚴重負資產

2017年3月13日,英國倫敦,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出席聯邦日禮拜後離開威斯敏斯特教堂。 圖/ 視覺中國  2017年3月13日,英國倫敦,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出席聯邦日禮拜後離開威斯敏斯特教堂。 圖/ 視覺中國

  “脫歐梅首相”黯然離場

  文/曲蕃夫

  (作者系政治評論人,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候選人,英國保守黨華人之友成員)

  5月23日,星期四,英國進行歐洲議會選舉的投票日。根據法律規定,所有英國媒體在投票日當天都不得發佈傾向性報道,比如宣傳黨派或者發佈民調之類,以避免其影響選情。依照慣例,這會是英國平時吵吵嚷嚷的政治氛圍中難得靜默的一天。不過,這一天卻毫不平淡,各大媒體頭版登出了同一條重磅新聞:首相特雷莎·梅將會在第二天發表演講,宣佈辭職的時間。

  過去一年裏,梅無數次經歷了從黨內到黨外,從議會到民衆的挑戰。媒體不斷諷刺她已經是一具“行走的殭屍”;保守黨後座議員一次次反叛投票,讓她的脫歐協議無法通過;英國普通民衆則早已經無比厭倦每天打開收音機和電視,聽到的都是脫歐進程不斷被逼入死局,一拖再拖。

  終於,梅沒有再堅持,當地時間5月24日上午10點,在陽光明媚甚至有些刺眼的唐寧街10號門前,梅發表了自己的辭職演說。一身紅色套裝的她回顧過去三年的成績和遺憾,想要盡力留下自己的體面,但是當讀出最後一句“我無比榮幸有機會服務我所熱愛的國家”時,她終於無法自控,失聲飆淚。隨後,梅飛速合上講稿,轉身進入辦公室,只留下一個無比落寞的背影。

  黨內分裂

  對於瞭解英國政治和脫歐進程的人來說,梅的辭職早已沒有了懸念,只是時間問題。選在當下這個時間點,完全是因爲大限已到實在無法再拖。

  就在辭職的幾天前,梅提出了已經不知道是修改到第幾版的脫歐協議草案,並完全丟掉了保守黨的一貫立場,表示如果議員們可以通過這個版本的脫歐協議,她就願意用同意進行二次公投來交換。這種完全叛黨的操作,惹惱了近乎所有保守黨的後座議員。當天,下議院領袖利德索姆表示,自己完全無法支持首相的新提案,並宣佈從內閣辭職,成爲兩年多以來第36位退出梅內閣的大臣。

  毫不誇張地說,最近這半年多來,梅已經近乎喪失了來自保守黨內的所有信任,黨內各派都早已暗自盤算或是摩拳擦掌,等着她首相生涯的結束。不過,令人驚訝的是,梅卻展現出了堅韌甚至是倔強的意志。她對自己的脫歐協議堅信不疑,篤定這將是英國所能從歐盟帶回的最好的協議。

  爲了將協議提交議會表決,梅不惜逼走黨內脫歐派在內閣中最重量級的代表人物——外交大臣約翰遜和脫歐大臣戴維斯,強行先在內閣達成共識。之後,梅一次次將協議提交議會辯論表決。然而,失去了黨內脫歐派的支持,又無法說服工黨內足夠多的票數支持政府,梅的提案屢屢受挫,甚至刷新了百年來政府提案獲得反對票數的新高。

  同時,保守黨內的不滿情緒也在不斷積聚。和工黨這種依靠大型工會並擁有穩定收入來源的黨派不同,保守黨十分依靠自己地方黨部的力量,來自地方基層黨員的小額捐款,也是保守黨收入的重要來源。因此,制度設計中,代表保守黨後座議員的1922委員會就擁有相當大的權力,只要有全部議員的15%聯署,1922委員會就可以發起對黨首的不信任提案。如果多數通過,黨首就會被罷免。去年年底,面對困局一籌莫展的梅就遭遇了這樣一起不信任案表決,最終她僥倖獲得了多數支持票,逃過一劫。但從那次表決之後,保守黨內部因爲首相脫歐協議導致的分裂已經躍然臺上,並再也無法彌合。

  在英國主流的幾大黨派中,保守黨對於歐洲一體化的態度最爲懷疑。歷史上,面對改革歐共體機構並希望各成員國讓渡更多主權的要求,撒切爾夫人曾以“No!No!No!”作答,成爲英國議會辯論中一個經典片段。如今,保守黨內最大的一個派別就是由資深後座議員雅各·瑞思-莫格所領導的“歐洲研究小組”,這是由一羣長期對歐盟持懷疑態度的議員組成的團體。半年多來,針對脫歐協議,梅的倔強和高壓讓保守黨內的疑歐派異常憤怒。最後梅的黯然離場,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她完全無法彌合自己和這些黨內同事的分歧。

  進退失據

  三年前,英國通過公投決定脫歐,首相卡梅倫辭職,梅通過黨內選舉當選新的保守黨黨首,成爲英國的第二位女首相。當時,人們不斷將這位牧師家庭的女兒、牛津畢業生同她的學姐兼前輩撒切爾夫人相比。坊間亦曾有傳聞,當年撒切爾成爲英國第一位女首相時,年僅二十多歲的梅曾經十分失望,原因是她認爲自己才應該成爲英國第一位女首相。而她在卡梅倫政府中,連任6年內政大臣,主管英國情報、警察、邊境等強力部門,也確實爲她贏得了“鐵娘子第二”的美譽。

  習慣穿着得體的套裝,踩着尖頭細跟鞋,戴着巨大項鍊的梅,在議會辯論中表現十分優異。面對工黨黨首科爾賓,她時而直面攻擊,時而嘲諷,時而冷笑應對,這讓保守黨一度民調飆升,對工黨形成了碾壓之勢。上任不足半年,她就提出了旨在“硬脫歐”,即“不尋求單一市場”“停止英歐間人口自由流動”的脫歐路線圖,讓英國脫歐一派的民衆看到了和歐盟乾乾淨淨分手的希望。隨後,梅十分順利地通過了立法,明確了2019年3月29日這個脫歐的時間點。看起來,英國脫歐這件由前任首相留下的巨大爛攤子,在很短時間內就變得有條理起來。

  但就在2017年,意氣風發的梅做出了一個現在看來足以令她後悔莫及的決定,提前解散議會重新大選。梅的算盤十分清楚,希望通過這一次大選鞏固保守黨的席次優勢,趁工黨黨內對科爾賓的領導力懷疑四起之際,儘量打垮這個老對手,從而順利推動脫歐進程。但是,工黨在科爾賓的領導下,巧妙繞開了脫歐話題上的交鋒,轉而攻擊政府的預算縮減和社會不公加劇等問題。這次選舉中,工黨雖未能逆襲上位,但是保守黨卻丟掉了2015年大選中建立起的微弱議席多數,被逼無奈只能與民主統一黨結成同盟,才避免了淪爲少數派政府的尷尬境地。

  正是這次魯莽的大選,埋下了至今爲止最大的炸彈。政府提案要想在議會獲得通過,必須得同時保證讓北愛爾蘭的盟友民主統一黨滿意,而且保守黨內部也不能出現不和諧的聲音。這種如履薄冰的極限操作,讓政府和議會之間陷入了嚴重的拉鋸狀態,大大拖慢了脫歐進程的效率。

  梅是因爲脫歐才得以成爲首相,她自上任伊始,並不避諱自己任內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帶領英國脫歐。但是,在緊張的對歐談判中,她選擇架空所有內閣成員,包括主管此事的脫歐大臣戴維斯。在過去三年間,梅數不清多少次直接飛赴布魯塞爾,和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以及歐盟一方處理英國脫歐的專員巴尼埃進行直接會談。首相凡事親力親爲,固然辛苦,效率也高,但是這讓英國失去了談判中最關鍵的緩衝度和模糊空間。

  戴維斯作爲公投中脫歐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脫歐談判中被徹底邊緣化,最終憤憤掛冠而去。他的接班人,保守黨內中生代的脫歐派代表拉布,僅僅幾個月後也只能辭任脫歐大臣。梅絲毫沒有挽留拉布,而是直接認命了在黨內資歷極淺的巴克萊接任脫歐大臣,這就擺明了是將脫歐部當成一個完全的辦事機構,拒絕其部門主管參與決策過程。而梅親自談判,帶回來的協議卻又被廣泛認爲“軟弱”和“對歐盟妥協”。這很大程度上激怒了保守黨內的脫歐派,也讓梅背上了談判不力的全部責任。

  此外,梅的公共形象也在一次次原本希望就極其渺茫又最終失敗的議案表決中崩塌,她作爲首相和黨首的領導力蕩然無存。

  在英國的西敏制議會體系中,政府提案很少出現被否決的情況,如果重要提案一再被否決,政府施政就無法進行下去,只能選擇解散議會大選來打破僵局。梅爲了推動自己的協議通過,可以說窮盡了所有手段。

  去年12月,梅爲了隱藏自己協議中北愛“邊境保障條款”部分的重大疏失,拒絕向議會公佈總檢察長考克斯對協議法律文本的建議。而該法律建議的一部分已被泄露給《泰晤士報》。總檢察長認爲,如果北愛邊境問題難以解決,目前的保障條款文本可能會使英國無限期地被留在歐盟關稅區內,換言之就是英國永遠不能真正脫歐。這一下可惹怒了議員們,英國議會史無前例地通過了“女王陛下的政府藐視本院”的提案,政府只得公佈了該法律建議的全文。此事過後,英國國內支持脫歐的相當一部分民衆開始將梅視爲說謊者,並抓住她在公投中支持留歐的歷史,認爲她後來心口不一,從未真正想要帶領英國乾淨脫歐。

  而且,在自己的脫歐協議屢次無法通過議會從而陷入僵局後,梅選擇了讓議員們通過“方案排序”這種極爲罕見的方法逐次對各種可能方案進行表決。事已至此,可以說梅所領導的政府已經完全失去了對脫歐局勢的掌控,其做法也淪爲笑柄。梅在面對歐盟時過分強調“一定要有協議脫歐”的軟弱,被歐盟成功利用,導致曾經脫歐路線圖中的“硬脫歐”宣誓成爲一紙空談。歐盟方面則完全摸透了英國的底線,拒絕再進行任何讓步,結果就是3月29日的期限只被一拖再拖,直至10月底。結果就是英國政府顏面掃地,還不得不參與5月底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選出一個只能在布魯塞爾工作三個月的歐洲議會代表團。

  誰來接任?

  作爲非常時期上任且主要任務就是帶領英國脫歐的首相,梅未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從這個角度看,她無疑是一個失敗者。她最終選擇在6月7日辭職保守黨黨首,只是爲了站好最後一班崗位,接待美國總統川普在6月3日到5日對英國的國事訪問,避免作爲“看守首相”面對他國元首時的尷尬。

  在梅正式辭任後,保守黨會馬上進入黨首選舉流程。報名人只需要獲得兩名議員同事的聯署,即可參與競爭,最終勝出者將作爲保守黨的新黨首,自動成爲聯合王國首相。截至作者發稿時,保守黨內已有9人明確表明了自己參選的意向。不出意外,這必將成爲保守黨史上競爭最激烈的一次黨首選舉。

  而且,5月27日,歐盟各國同時揭曉了歐洲議會選舉的計票結果。如事先預料一樣,保守黨遭遇一個半世紀以來最大的慘敗,得票率不足10%,僅排名第五。而由前英國獨立黨黨首法拉奇領導的“脫歐黨”,雖然成立僅僅六週,卻橫掃整個英格蘭,拿到29席,排名第一。慘淡的選情讓保守黨所有的黨首候選人都十分清楚,梅在脫歐議題上的失敗,已經成爲該黨的嚴重負資產。新黨首如果不能如期帶領英國在10月底脫歐,必然會面對議會倒閣和大選的新一輪潰敗。

  目前最被看好接棒的,是曾任倫敦市長和外交大臣的脫歐派領袖鮑里斯·約翰遜。多年以來,約翰遜覬覦首相大位早已不是任何祕密,他是富商家庭、伊頓公學加牛津貝利奧爾學院的精英出身,在保守黨內資歷極深。不過,辯論和記者生涯練就的利齒和銳筆,則讓他譭譽參半。在所有候選人中,約翰遜對於歐盟持最強硬的立場,雖表示願意和歐盟談判新的協議,但誓言絕不懼怕無協議從歐盟“裸退”。其他對歐強硬派的主要人物有環境大臣戈夫、前脫歐大臣拉布、前下議院領袖利德索姆等人,他們對待脫歐的觀點和約翰遜大同小異。

  對歐鴿派一邊,則是由多名現任內閣大員組成的陣容,外交大臣亨特和內政大臣賈維德是其中的代表。這一派的人物多是保守黨內的實力派,在內閣中浸淫多年,無論能力還是手腕都不會輸給脫歐派。但是他們最大的問題都是沒能及時與梅進行切割,如果選擇他們中間的任何一位,都很難讓民衆相信保守黨已經擺脫了梅的路線。

  保守黨的黨首競選規則是:首先讓所有黨內議員們進行多輪投票,每輪淘汰得票最低者,直至僅餘下兩名候選人。而這兩名候選人將通過全國約12萬名保守黨黨員進行郵寄投票,決出優勝者,成爲黨首,並接任特雷莎·梅成爲首相。這種制度下,黨內各派議員的票數分配就顯得十分重要,尤其在候選人多的情況下,爆冷概率不小。比如約翰遜這種譭譽參半的“榴蓮體質”,是不是能被留到最後就是一個很大的變數。

  但是一旦進入最終的二人對決,因爲面對的是保守黨的全體黨員羣體,不出意外對歐強硬派的候選人勝出的概率很大。大量保守黨的支持者在本次歐洲議會選舉中轉而支持“脫歐黨”,已經非常明確地表現出了與歐盟以及梅代表的脫歐政策決裂的態度。而新的強硬派首相,恐也很難再說服歐盟一方作出什麼讓步,如果談判最終破裂,英國只剩無協議脫歐一途。

  梅這一次黯然離場,並未給她的繼任者以及她所“熱愛的國家”留下多少遺產,卻讓她的黨派負債累累。梅發表辭職演說後,她的同事們大都在推特上用“勤奮稱職的公職人員”來加以評價。對於一名卸任的首相而言,這絕非是溢美之辭。“6月是梅的結束(June is the end of May)”一語成讖。5月結束後,無論是保守黨內的爭鬥還是英國脫歐的進程,都會在6月重新啓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