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希臘官N代成新總理 他背後的政治世家有多強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9日 22:3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官N代”上位,他背後的政治世家,你想象不到有多強大……

  來源:環球人物

  這個“官N代”究竟能否帶領希臘走出泥沼,終究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

  |作者:阿曄

  最終,還是“官N代”上位了。

  7月7日,基里亞科斯•米佐塔基斯(以下簡稱小米)在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正式成爲希臘下一任總理。次日,他在雅典宣誓就職,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授權其組建新一屆政府。

  有人說,小米同志能上臺,那全靠同行襯托,是借了希臘國內反對現任總理齊普拉斯這股浪潮的“東風”;也有人說,畢竟希臘債務危機進入第10年,小米同志許諾會帶領國家走上正軌,藉此才收割了不少選票。

  不過,贏得大選後,小米沒感謝對手,也沒提時代契機,他感謝的是自己的家人:“我感到父母的精神正保護着我。”

  儘管這話聽上去了無新意,但對小米來說,這或許並非禮節性的客套,畢竟他曾祖父、祖父都曾是議會議員,他爹曾是希臘總理,他姐曾是希臘外交部長和雅典市長,就連他外甥也在今年5月當選雅典市長。

  “根正苗紅”可能纔是小米同志投身政治最有效的敲門磚。

  政治世家

  在希臘,沒人不知道米佐塔基斯這個姓氏,僅在近70多年裏,這一家子就有好幾位創造了希臘政壇紀錄。

  小米的父親康斯坦丁諾斯•米佐塔基斯(以下簡稱老米),目前還保持着“希臘任期最久的議會議員”這個紀錄。

康斯坦丁諾斯•米佐塔基斯康斯坦丁諾斯•米佐塔基斯

  1946年,28歲的老米開始擔任議會議員,直到2004年他才卸任。

  不過,在這期間,他曾因希臘的政治風波而“有名無實”。1967年,老米遭希臘軍政府逮捕,但他成功脫逃到巴黎過流亡生活,直到1974年纔回國。因此,在1967年至1974年希臘軍政府統治期間及其後,老米不得不“休息”了10年。

  儘管如此,老米馳騁希臘政壇近60年,他議會議員的名頭是一直在的。

  1990年到1993年,老米迎來自己政治生涯的高光時刻,成爲了希臘總理。在任內,他加強了希臘與歐盟的關係,被認爲是後來希臘成功獲得歐元區成員國資格的功臣。

  但因爲老米總想對希臘進行改革,他提出的經濟政策包括了削減公共部門和出售國有資產,這讓當時的希臘人民對他頗有微詞。

  2011年,希臘深陷債務危機,老米的侄子發文稱,“人們沒有聽從米佐塔基斯的建議,使得希臘錯過了一個避免走向糟糕境地的機會。”

  而作爲希臘有名的政壇美女,老米的長女多拉•巴科揚尼斯(以下簡稱多拉)創造的紀錄更多——雅典歷史上第一位女市長、希臘近代歷史上得票率最高的雅典市長、歷屆奧運會主辦城市的第一位女市長……

年輕時的多拉年輕時的多拉

  受到老米的影響,多拉從小就對政治情有獨鍾,大學時選擇攻讀政治學與公共關係法,這爲她日後從政奠定了基礎。

  除了老米之外,在多拉的政治生涯中,還有一個不得不提的人——她的亡夫。

  1989年,她的丈夫、時任希臘議會議員的帕科亞尼慘遭恐怖組織暗殺。多拉忍着悲痛,奔赴丈夫在埃夫利塔尼亞山區的選區參加議員選舉,並贏得了因丈夫去世而空缺的該地區議會席位。之後,她又連續三次在該地區競選連任。

  幾年的山區議員生涯讓多拉積攢了不少經驗,之後她參與爭奪雅典市中心一個選區的議員席位,並以高得票率勝出,這也成爲她日後競選雅典市長的重要一步。

  1993年,多拉競選新民主黨中央委員併成功當選。

  5年後,她與希臘企業家伊西多洛斯•庫韋洛斯結婚。也許是爲了永遠銘記亡夫,她再婚後仍然保留着亡夫的姓氏。

  2000年,多拉被任命爲新民主黨影子內閣的外交部長,其政壇影響力越來越大。2年後,她正式參與雅典市長一職的角逐,最終以希臘近代歷史上最高的得票率當選。

  頗具戲劇性的是,在多拉剛當選雅典市長還尚未正式到任的時候,她與死神擦肩而過。

  2003年12月13日中午時分,多拉正坐在她的專車上準備離開,就在汽車剛起步時,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從街道旁邊躍出,從車後方朝汽車裏的多拉開槍。

  巧的是,多拉剛好一不小心把手提包掉在地上,在她彎腰去撿包的瞬間,子彈從她的頭頂呼嘯而過,射中了前排正在開車的司機,而多拉則逃過一劫。

  槍聲響後,附近值勤的警察立即衝了過來,將開槍的男子制服。後來經調查,該男子具有精神病史。

多拉多拉

  今年5月,小米的外甥科斯塔斯•巴科揚尼斯被選爲雅典市長,成爲了這個政治世家裏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

  “別看我的姓氏,

  看我的簡歷來定義我吧!”

  小米出身於這樣一個根基深厚的政治世家,不免讓他的對手心裏發酸,他最大的對手齊普拉斯就曾暗戳戳地懟他,稱他是“王子”。

  但是,小米表示:“別看我的姓氏,看我的簡歷來定義我吧!”

  小米的底氣這麼足,是因爲他在從政之前就已經是“上學是學霸,上班是精英”的代表。

  1968年,他出生於雅典,從雅典學院畢業後,前往美國深造。

  他先在哈佛大學攻讀社會科學,不僅以優異成績畢業,還憑藉其關於美國對希臘外交政策的論文而獲得哈佛兩項頗具重量的大獎。

  之後,他又去斯坦福大學和哈佛商學院分別攻讀國際經濟關係專業和工商管理專業。

  他通曉英語、法語和德語,甚至還出版了《外交政策的撞巖(敘姆普勒加得斯)》一書。

  總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幾大塊學科,他幾手同時抓,還幾手全都硬,完全是“別人家的孩子”。

  畢業之後,小米並沒有立即回國,而是選擇先在國外歷練。他曾在摩根大通擔任金融分析師,還在全球領先的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擔任過顧問。

  回國後,他沒有如大家所想立即憑藉家族優勢進入政壇,反而到希臘著名的阿爾法銀行擔任高級投資官,然後進入了希臘國家銀行集團。

  他在國家銀行商業控股公司擔任了三年CEO,並使該公司成爲希臘和巴爾幹地區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市場的領先公司。同時,他也爲許多快速發展的企業提供資金,在希臘經濟不景氣、失業率連年躥升的時候,爲國內創造了不少就業機會。

  2003年,小米被世界經濟論壇授予“明天的全球領袖”稱號。如果按照這個路徑發展下去,他很可能會成爲金融界大佬。但一年後,小米棄商從政了,他代表新生力量強勢進入希臘政壇。

  值得一提的是,因爲和法國總統馬克龍一樣,都有金融背景,打扮上也有諸多相似,進入政壇後,小米被媒體稱爲“希臘版馬克龍”……

  不同的是,相較於馬克龍,小米可能會更加苦惱於人們對他“拼爹”的猜測。

  在接受採訪時,小米表示,“我來自政治家族,我也爲這一傳統感到自豪。” 但同時,他又始終以特立獨行的“局外人”自居。

  他再三強調:“無論我走到哪裏,人們都用我的名字‘基里亞科斯’稱呼我,而不是我的姓氏。這說明他們認同我這個人,而不是我的家族。”

  會給家人開“後門”嗎

  儘管小米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但很難說他的政治生涯與其家族的政治人脈毫無關係。

  在2004年初入政壇時,小米一舉當選全國最大選區雅典B選區的新民主黨議員。此後,2007年、2009年、2012年的選舉中,他又三次在雅典B選區當選。

  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在政壇順風順水、扶搖直上的小米同志,恐怕只能是“天選之子”了。

  在2012年選舉之前,小米擔任的是新民主黨環境政策主任,曾到訪過希臘的許多環境敏感區。不過,在這個崗位上,小米並沒有達成什麼聞名國內外的大成就。

  2013年6月底,他就任行政改革和電子政務部長,開始頻繁登上新聞頭條,原因只有兩個字——改革。

  20年前,老米在對希臘公共部門進行改革時受挫;小米走馬上任後,繼承父志,根據國家當時的情況重新啓動改革。

  他將政府工作人員減少近萬人,同時着手削減公務員福利,比如取消考勤獎金,取消公務員去世後由他們的未婚女兒領取父親退休金的規定,等等。

  因債務危機而深受緊縮之苦的希臘民衆,只能寄希望於改革,所以小米的政策推進得可比他爹那時候順利得多。

  在2015年的全國大選中,小米第五次當選雅典B選區新民主黨議員,獲得了較之於2012年大選4倍的票數。

  2016年,小米當選新民主黨主席暨最大反對黨主席,這讓不少人大跌眼鏡。雖然都知道小米在政壇混得不錯,但當時,所有人都更加看好他的對手梅伊馬拉基斯。

  就這樣,高喊“從零開始”口號的小米走進了希臘政壇核心圈,進而贏得此次大選成爲米佐塔基斯家族的又一位總理。

  身處高位,小米要面對更多審視的目光。

  有人質疑他會偏向精英階層,但小米本人堅決否認了這一點。2017年,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是中產階級的捍衛者,並強調改革不應該與“緊縮”相混淆,自己堅決捍衛自由市場,是“國家主義的死敵”。

  儘管再三否認自己偏向精英階層,但他的一些操作還是被人反覆解讀。比如他擔任行政改革部長時解僱了不少公務員,此事一直就被齊普拉斯攻擊,說他的上任對工薪階層來說是“世界末日”。

  另外,人們還擔心小米所在的家族權力過分集中。

  畢竟他們這一家子的確都在政壇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再加上他的外甥媳婦、現任雅典市長巴科揚尼斯的妻子,是希臘天空電視的明星記者,無論小米是不是家族政治的“局外人”,這種政治與媒體的交織也令不少人擔憂。

  考慮到這一點,在7月7日的大選上,小米承諾不會任命家庭成員進入將來的內閣,並且會多選用40歲以下,與他同時代甚至比他“更加年輕的新鮮血液”。

  在當天晚間的勝選演說中,小米表示,“令人痛苦的循環結束了”,希臘將“再次崛起”。

  但這個“官N代”究竟能否帶領希臘走出泥沼,終究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