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東方網:莫斯科爆萬人示威活動 普京面臨執政危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2日 20:1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東方時評丨莫斯科爆發萬人示威活動,普京政府面臨執政危機

  來源:東方網

  擁堵的大街、憤怒的人羣、響徹大地的口號聲、嚴陣以待的警察,一個個被押上警車的年輕人,這就是上週六的莫斯科,緊張而混亂的氣氛瀰漫整個城市。

  8月10日,俄羅斯反對派在莫斯科薩哈羅夫大道舉行了一場名爲“讓我們獲得選舉權”的大型抗議集會,其目的爲抗議在莫斯科市議會選舉中,政府拒絕給與亞辛、索博爾等反對派領導人蔘選資格。俄羅斯內務部宣稱參與示威遊行的人數爲兩萬人,而“莫斯科回聲”廣播電臺援引非政府組織“白色計數器”(White Counter)發佈的數據,指出此次集會活動參加者達到了5萬人之多。BBC宣稱這是自2011年以來最大的示威活動。

  連續一個月的大規模抗議事件

  此次抗議活動並沒有反對派主要領導人蔘加,因爲他們都被拘禁。例如,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目前還被警察所羈押,而另外一位反對派女候選人索博爾在週六的遊行開始前幾小時也被警方以“非法組織集會”爲名帶走,她用手機記錄了警察逮捕她的過程並通過社交媒體發佈了出來。

  在反對派領袖缺席抗議活動之際,當天出席活動的支持自由主義思想的歌手和明星便成爲了焦點,其中包括音樂人安東·切爾尼雅克、藝術家奧克西米隆、說唱歌手Krovostok、電子樂隊“IC3PEAK”等,他們當中很多人不僅出席了活動而且還登臺表演,用歌曲或說唱藝術表達他們的“反普思想”。

  在薩哈羅夫大道的集會結束後,大約有一千五百人試圖前往克里姆林宮方向繼續遊行,警察在大街上用擴音器勸阻示威者,而那些不聽勸阻的示威者隨即遭到了警方的逮捕。最終,俄羅斯警方發表聲明稱:“共逮捕了136名在俄羅斯市中心非法集會活動中犯下違法行爲的示威者。”

  根據俄羅斯商業電視頻道的報道,除了莫斯科以外,在聖彼得堡、葉卡捷琳堡、海參崴、哈巴羅夫斯克、新西伯利亞、伊爾庫茨克、託木斯克等多座其他俄羅斯城市同樣發生了抗議集會。

  從7月中旬起,莫斯科市內已經連續四個週末都出現大規模遊行示威活動。據“今日俄羅斯”電視臺報道,這些集會的目的是爲了“向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選舉委員會施壓”。此前,莫斯科選舉委員會以“文書違規”爲由,剝奪了三十名反對派獨立候選人蔘加今年9月份莫斯科市議會選舉的資格。

  在前三次示威活動中,除了第一次以外,其他兩次均未獲得政府批准,由此,政府方面也逮捕了超過2300名示威者。其中,大部分人都在繳納罰款之後被釋放,少部分被指控暴動和公共騷亂罪的反對派成員,仍舊處在羈押之中。

  俄羅斯政府對反對派所採取的反制措施

  反對派支持者認爲,如果納瓦爾尼、索博爾等反對派領袖參選,那麼他們將戰勝普京所領導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所推出的候選人。但因爲執政黨害怕失敗,所以設置層層障礙,不讓反對派領導人順利參選。2018年俄羅斯政府也使用了類似的方法來阻止反對派候選人蔘加總統選舉。

  根據媒體報道,除了拒絕給與反對派領袖參選資格並悉數將其扣押以外,目前普京政府還採取了以下措施:

  第一,斬斷資金來源。

  2019年8月8日,俄羅斯聯邦調查委員會做出決定,要求法院徹底封鎖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領導的“反腐基金會”旗下的100多個銀行賬戶。查封理由是俄羅斯政府認爲“反腐基金會”涉嫌參與大額洗錢活動,針對“基金會”的刑事案件調查已經啓動。

  “反腐基金會”的律師、反對派參選人索博爾在社交網絡上表示,調查委員會之所以急於對這些賬戶動手,其目的是爲了破壞民衆的抗議活動,阻撓“反腐基金會”爲那些在遊行示威活動中被俄羅斯政府拘留的抗議者支付罰款。

  第二,轉移年輕人的注意力。

  根據法新社報道,最近莫斯科市政府都會在週末舉辦免費的音樂節,其目的可能是轉移年輕人的注意力,因爲參加示威遊行的主要人羣爲年輕人。政府有可能希望通過這些手段來減少參加示威活動的人數。

  第三,破壞反對派領袖個人健康。

  《莫斯科時報》報道,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納瓦爾尼被捕入獄後於7月28日出現嚴重過敏症狀,疑在獄中被投毒。

  在醫院得到救治並且恢復清醒後,納瓦爾尼第二天就被送回了監獄。他的私人醫生竭力反對這樣做,因爲她相信納瓦爾尼是中毒了。

  納瓦爾尼週一在博客中描述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並說多年來中毒已經成了俄羅斯反對派人士的“宿命”,他不過是最新的一個而已。

  普京的執政危機

  俄國三大民調機構之一的“社會輿論”基金會,於8月10日發佈了有關俄羅斯總統選舉支持狀況的最新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只有43%的成年俄羅斯選民表示,他們將會支持國家元首普京。

  對帶領“統一俄羅斯黨”執政的普京來說,這一民調結果不能讓人樂觀。畢竟,他的支持率曾長期高達60%以上,上次低於43%還是十八年前的2001年4月。事實上,從今年5月底開始明確表態將給普京投票的俄羅斯公民數量便一直在下降。

  普京的民意支持率大幅下滑的表面原因是最近俄羅斯政府在面對西伯利亞大火和東部地區洪水等災害時所表現出來的救援不力,但是其實有更加深層次的因素。

  二十年前的1999月8月9日,普京首次登上俄國權力巔峯。2011年在紀念俄羅斯政治家斯托雷平誕辰150週年會議上,普京曾引用過這位沙皇俄國首相的經典名言“給俄羅斯20年內外安定的時間,它將變得讓你認不出來。”口號民衆們都還記得,二十年時間已經到了,“強大的俄羅斯”卻愈來愈遠。

  如今的俄羅斯的勢力範圍被西方國家進一步壓縮,而且還深陷烏克蘭和敘利亞雙線作戰的泥潭,經濟和金融層面則遭受歐美的持續制裁,盧布匯率被腰斬,購買力大幅下降。

  由於戰爭的持續進行,俄羅斯政府加緊執行徵兵政策,這引起了年輕人極其家長的普遍反感。在面臨養老儲備金將破產的壓力之下,普京政府於2018年開始推動提高退休年齡的法律。按照此新法案俄羅斯男性的退休年齡將逐漸從60歲提高到65歲,女性從55歲提高到63 歲。而俄羅斯男性的平均壽命才66歲,如此很多人可能根本無法享受退休金。此舉遭到了俄羅斯社會的空前反對,90%的人口反對提高退休年齡,一個反對該提議的請願書在網上獲得了300萬人簽名。

  普京政府的表現,沒能達到選民的心中預期,所以才有如此多的民衆對現政府失望,而反對派政治勢力則快速壯大成長。民衆希望俄羅斯社會和政府能夠迎來變革,特別是年輕人。

  俄羅斯著名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負責人列夫·古德科夫指出,在當前的俄羅斯,對普京批評最爲激烈的是青年人。他們的年齡處於25歲至30歲之間。他們受過更好的教育,也更加西方化。這些人認爲,普京沒能力引領俄羅斯擺脫當前的經濟困境。

  而在這個大背景之下,9月份莫斯科地區議會選舉的帷幕即將拉開。法新社認爲,在目前整個社會都瀰漫着不滿情緒的情況之下,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的代表想贏得選舉勝利是比較困難的。變革力量與現政府的激烈碰撞在所難免。未來俄羅斯的政局將如何發展,值得我們高度關注。(作者爲俄羅斯外交部外交學院博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