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直指中國留學生?英國“打臉”梅姨祭簽證新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15:22   

  原標題:“打臉”梅姨,英國祭出簽證新規“搶人”!目標直指中國留學生?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當地時間9月11日,英國政府宣佈了一項“新政”,給留學生髮放爲期2年的工作簽證(PSW),以便他們畢業後安心留在英國找工作。

  說是“新政”,其實英國過去一直有類似的簽證政策。不過在2012年,時任內政大臣(主管移民事務)的特蕾莎·梅取消了PSW簽證。這也讓梅姨得到了“留學殺手”的稱號。

內政大臣時期的特蕾莎·梅 圖片來源:英國政府內政大臣時期的特蕾莎·梅 圖片來源:英國政府

  這個消息一出,英國羅素集團(類似於美國於常春藤聯盟)立刻表示熱烈歡迎。畢竟這給英國大學吸引留學生增添了極爲重要的砝碼。

  在梅姨取消留學生PSW簽證後的這幾年間,英國高等教育的市場份額被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對手迅速蠶食。

  據英國高校聯盟估算,在2013-2017這五個學年,英國經濟因爲PSW簽證取消總共損失了80億英鎊(約合人民幣702億元)的潛在收益。

  現內政大臣薩利德對此表示,“世界上一些最聰明、最具創造力的大腦選擇來英國留學,我們卻在他們畢業後直接趕他們回家,這實在太浪費了。”

  有意思的是,據薩利德透露,力主推翻梅姨決定,恢復2年工籤的功臣正是剛辭職的前教育大臣喬·約翰遜(現首相鮑里斯的親弟弟)。

  英國恢復PSW簽證

  每經小編(微信號:nbdnews)注意到,在2012年以前,來英國留學的海外學生在畢業後可以向英國移民局申請時長爲2年的PSW簽證。

  畢業生申請該簽證時不需要任何擔保人。擁有該簽證的學生,在英國沒有任何工作崗位的限制,也不一定必須儘快找到工作。此外,在2年到期後,PSW簽證持有者可續簽英國的其他類型簽證。

  這種簽證給了海外學生一個試水英國就業市場,獲取職場經歷的機會,因此PSW簽證深受留學生的歡迎。

  2012年,時任英國內政大臣的特蕾莎·梅提出控制“淨移民”總數的目標。梅姨大筆一揮把留學生劃在“淨移民數據”之列,同時一筆勾銷了PSW簽證,基本斷絕了非歐盟畢業生在英國實習找工作的後路。非歐盟留學生在畢業之後如果想留在英國,只有難度極大的投資簽證和創業簽證兩條路徑可走。

圖片來源:wiki common圖片來源:wiki common

  作爲傳統的留學目的國,在梅姨取消PSW簽證後,英國高教市場份額被競爭對手不斷蠶食:

  過去10年中,赴美國留學的海外學生人數增長了40%,澳大利亞增長了45%,加拿大猛漲了57%。

  同期來英國的海外留學生數量只微升3%,英國大學校長們稱,PSW簽證是關鍵因素之一。

  英國高校聯盟主席史密斯爵士指出,美國和加拿大允許留學生畢業後待3年找工作,而挖牆角最兇的澳大利亞則允許留學生畢業後滯留4年。

  今年早些時候,英國給一些名校的碩士畢業生6個月的工作簽證(博士生1年),但這種程度的優惠政策在“搶人大戰”中無益於杯水車薪。

  而在英國政府正式恢復PSW簽證後,英國學界和政界人士紛紛熱烈歡迎。內政大臣薩利德更是直抒胸臆:

  “是時候了,早就該糾正這個愚蠢的政策(取消PSW)了。英國應該向全球傑出的人才開放。”

  瞄準中國印度學生

  英國恢復PSW簽證背後,當然有着巨大的經濟利益考慮。

  英國高校聯盟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來英國的留學生每年爲英國帶來260億英鎊的直接和間接經濟貢獻,帶來20.7萬個就業崗位。其中,來自非歐盟地區的學生數量大約是歐盟的2倍多。由於非歐盟學生要付出高額的學費(歐盟學生學費標準與英國本國學生基本持平),因此爲英國經濟帶來巨大的效益。

  留學生在經濟和文化等方面都爲英國社會做出了積極貢獻,也得到了英國民意的認可。

  英國民調機構ComRes本月公佈的最新調查顯示,75%的英國人不把留學生看作是來加重社會負擔的長期移民。此外當初特蕾莎·梅取消PSW簽證的主要理由是害怕海外學生利用PSW簽證滯留不歸。但根據英國出入境管理統計數字,2018年簽證到期的留學生中,97%都“按時離境”。

  如今在面臨澳大利亞等國“挖牆腳”的局面,英國政府不得不積極思考如何吸引留學生前往英國讀書和就業。

圖片來源:wiki common圖片來源:wiki common

  中國留學生對英國的經濟和高校氛圍的貢獻首屈一指。英國國際學生事務委員會數據顯示,在2017-2018學年,在英國接受高等教育的(非歐盟)國際學生數量爲45.85萬人,其中爲英國輸送國際學生最多的國家是中國,總共輸送了10.65萬人。排在第二的生源國則是印度。

  據英國高校聯盟統計,在梅姨取消PSW簽證後,印度學生的數量五年間從6萬人減少到2.6萬人左右,顯示了簽證政策對留學市場吸引力的巨大影響。

  英國高教政策協會表示,“亞洲生源對英國至關重要,而過去特蕾莎·梅帶敵意的移民政策將很多亞洲學生拒之門外。”

  爲了吸引中國學生,英國高校也各出奇招:2018年10月,英國伯明翰大學宣佈從2019年起接受中國高考成績,成爲“羅素集團”中第一個認可中國高考成績的院校;英國諾森比亞大學則決定給予2019年1月入讀碩士課程的中國學生50%的學費減免。

  脫歐帶來用工荒

  英國政府此前強調,在脫歐後,歐盟勞工未來將與其他海外勞工擁有同等待遇,不再擁有像之前那樣自由進出英國的特權。同時英國政府將限制歐盟勞工數量。

  可以想象,隨着英國脫歐腳步的加快,一場“用工荒”迫在眉睫。而英國高教政策協會調查顯示,最終留在英國工作的印度學生中,98%以上從事着需要精密訓練的技術崗位。用學歷程度高的亞洲畢業生代替歐盟勞工,成爲了一個政策選項。

圖片來源:wiki common圖片來源:wiki common

  英國商會表示,今年英國的製造商們遭遇了1989年以來最大的技術工人短缺。

  在對全英6000多家僱主進行的調查中,英國商會發現,81%的製造商和70%的服務業公司都表示難以找到具備合適資格和經驗的員工。

  從歐盟其他國家到英國的淨移民人數也跌至六年來的最低點。英鎊走弱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歐盟國家公民到英國就業的吸引力,而英國脫歐也增加了未來出臺更嚴格移民政策的可能性。

  英國商會表示,由於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今年英國經濟也“陷入持續的疲軟模式”,企業的財報利潤增長停滯,商業信心搖搖欲墜。

  記者 | 蔡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