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屆環球小姐被吐槽醜爆 媒體這樣說(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1日 04: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黑皮膚、板寸頭,這屆世界小姐被吐槽醜爆。承認“不同之美”有那麼難?

  來源:環球人物

  作者:隋唐 邢曉楠

  2019年12月8日,美國亞特蘭大,環球小姐決賽。

  一道光束將轉播畫面割裂開。屏幕的右邊是來自波多黎各的麥迪遜·安德森,金髮、雪膚、紅脣,完美符合了西方文化裏對美人的所有標準。

  與她相比,光束左側的姑娘似乎來自另一個世界——黑色的短髮和黑色的皮膚,燈光只能照亮她的肩頭,於是她的臉隱沒在黑暗中。

  就在兩名姑娘牽起手的下一刻,主持人宣佈了2019年環球小姐大賽的獲勝人選。燈光迅速照亮她的面容,臺下有人揮舞起南非的國旗,旗手有着與她相同的膚色。

  她叫佐茲比尼·通齊,2019年的南非小姐,此刻成爲了2019年的環球小姐。當銀色的桂冠戴到她頭上,人們忽然發現,黑皮膚配銀色的桂冠有一種與衆不同的驚豔。

  到今年爲止,大賽已經有了93年的歷史,而能站上這座舞臺的人也被視作美的化身。

  摘取桂冠後,通齊說:“我成長的環境中所有女性都像我一樣——我們有着一樣的膚色和一樣的頭髮,但我們從不被視作是美麗的。到今天爲止,這應該畫上句點了。”

  與衆不同之美

  1993年,通齊出生在南非東開普省茨洛埃斯德瓦德韋。她的父親在比勒陀利亞的高等教育和培訓部工作,母親則是一所初級中學的校長。

  成長在這樣一個學術氣氛濃郁的家庭,通齊從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來比賽前,她就已經獲得了開普敦半島技術大學公共關係管理學士學位,同時在奧格威開普敦學習全日制本科課程。

  通齊對教育的熱情是其他佳麗難以企及的。在被加冕爲南非小姐時,她便說過:“我支持南非青年的教育工作,作爲南非小姐,我迫不及待地要爲這些重要的社會事業作出貢獻。”而在環球小姐的舞臺上被問到“今天我們應該教年輕女孩哪些重要的事情”時,她也針對女性教育發表了精彩的演講:

  “我們應該教會年輕女孩如何成爲領導,現在的女孩教育中缺乏領導力的培養,不是我們做不來,而是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可以成爲這樣的角色。”

  接受高等教育讓通齊一直在尋求“美”之外的“深度”。大學畢業後幾年,她正式進軍模特行業,從那時起她開始利用網絡平臺談論性別暴力,並藉助自己的影響力擴大社會對性別暴力的關注。在環球小姐比賽期間,通齊曾號召南非人民在絲帶上寫下支持南非婦女對抗性別暴力的話語。這些絲帶後來被縫製在一條充滿南非風情的裙子上。當她站上舞臺的瞬間,南非的美與南非女性的權利問題一起引起了社會關注。

  生活在一個對於“美”有隱形標準的時代,通齊仍然拒絕向所謂的“傳統審美”妥協。在環球小姐比賽期間,她堅持提倡自然美,並鼓勵女性“以自己的方式來愛自己”。

  她拒絕像其他佳麗一樣披着長髮,而是穿着傳統服飾,以南非傳統的遮發造型亮相。

  通齊一直保留着自己最原本的模樣:“我以自然的頭髮參賽,因爲我希望我能激勵人們,即使只有一個人,也要在任何時候都做自己,永不妥協自己的身份。”

  除此之外,通齊最美的還是她的自信。

  從她踏進環球小姐的賽場起,社交媒體上對她的談論便沒有停下過。可她並沒有因爲人們的評價而對自己要走的道路產生絲毫的質疑。她以一種驕傲的姿態宣佈:“我來這裏,就是爲了打破人們對美的誤解和成見……我等不及要你體驗黑人女性的迷人之處。”

  而當環球小姐的桂冠戴到她頭上那晚,她對所有女性袒露心聲:“願每一個見證這一刻的小女孩永遠相信自己夢想的力量,願她們看到自己的臉映在我的臉上。”

  “黑馬”難當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自古以來“黑馬”難當,通齊也不例外。

  自她戴上桂冠,網絡上就有滔天爭議。在一些人眼中,皮膚黝黑、一頭板寸的通齊與其說是“女神”,更像個“兄弟”。因爲長相不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審美,個別極端網友向她舉起鍵盤,無情地開起了嘴炮。

  “實不相瞞,我覺得她有點醜……”

  “電影中,黑皮膚、板寸頭的形象通常都是黑手黨都要敬畏三分的狠角色。”

  這些留言已經稍顯“客氣”,很多人對於她的桂冠甚至感到出奇的“憤怒”。縱然他們的理由聽起來就像“小時候你媽打你”一樣不講道理,但確實有人這麼認爲——選美比賽“不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審美”皆是原罪。

  而受到類似爭議的“環球小姐”,可不止通齊一人。

  2018年,一位名叫安吉拉·旁絲的姑娘贏得環球小姐西班牙賽區冠軍同樣引發了巨大爭議,只因爲她是一位變性人。

  與通齊一樣,去年安吉拉從參賽到奪冠也是一路伴隨着爭議,甚至還有謾罵。在奪冠之後,這種不和諧的聲音徹底爆炸:“難道西班牙就找不出一個真正的女人了嗎?”

  自從2012年環球小姐大賽修改規則,將參賽資格擴大到“不必都是自然出生的女性”以來,安吉拉是第一個站上這個賽場的變性人。她勇敢地展示了“跨性別者的存在”,證明了“跨性別者也可以像普通漂亮姑娘那樣展示自己的美”。

 安吉拉·旁絲 安吉拉·旁絲

  她憑藉一己之力,想在審美領域撕開一個“多元化”的口子,但最終還是被爭議所包圍。

  然而她還不是最慘的。在與“環球小姐大賽”齊名的“世界小姐大賽”烏克蘭賽區中,一位名叫韋羅妮卡·迪杜森科的烏克蘭姑娘奪得冠軍。

  她即不是跨性別者,又性感美麗、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審美”,但在奪冠4天后卻被剝奪了“烏克蘭小姐”的稱號和獎金,原因竟然是“已婚已育”。

 韋羅妮卡·迪杜森科與兒子 韋羅妮卡·迪杜森科與兒子

  根據“世界小姐”和“烏克蘭小姐”比賽規則規定,已婚或已育女性本不能參賽或保有冠軍稱號,迪杜森科也承認自己在報名時看到了申請表上的規定,但旁邊的組織者瞭解情況後一再鼓勵她參賽,所以才報了名。

  對此她感到憤怒:“主辦方的做法簡直是一種羞辱。那些和我一樣想參加‘世界小姐’的女性,僅僅因爲其母親的身份就被剝奪了機會,我認爲這是不公平的,她們完全可以平衡事業與私人生活。”

  近幾年,幾乎每個備受矚目的選美比賽都有或大或小的爭議。很多人樂此不疲地拿着放大鏡尋找女孩身上的“缺點”,縱然這個“缺點”可能僅僅是“與衆不同”而已

  讓審美更加多元化

  社會在發展,人類在進化,審美標準的發展卻相對滯後。

  “身材性感、面容嬌好”的審美標準在部分人眼中猶如天條般不可觸犯,他們就像一羣衛道士,固守着傳統觀念不放。

  而這也成了當代社會,不管女性還是男性都有必要打破的枷鎖。

  “美學”自古以來便屬於一個哲學分支學科,是人的一種以意象世界爲對象的人生體驗活動,是人類的一種精神文化活動。

  關於美,其實更多的時候被認爲是一個充滿思辯與包容的學科。直接證據就是從古至今,“審美”一直是一個不斷變化的概念。就像中國古代以胖爲美,而如今以瘦爲美一樣。

  當今社會,隨着人們的觀念越來越多元化,審美的“包容性”就變得越來越重要。以往“以外表爲準”的審美標準,其實早就應該鬆動。

  長得漂亮是“美”,身材性感是“美”,但“自信”“聰慧”“有領導力”等等也可以理解爲一種“美”。

  當今我們所生活的年代,正是因“與衆不同”而顯得五彩斑斕,讓“審美”的概念變得更加多元化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試想,當一個身材普通但談吐不凡的女生被人誇獎爲“美”,當一個腦袋禿頂但風趣幽默的男性被誇爲“帥”,這會讓每個人在生活中都能活得更輕鬆自在。

  2008年,一個20歲的劍橋女大學生霍莉·布斯報名參加了當年的環球小姐大賽,卻招來了批評——當時的主流觀念認爲“選美大賽”本身就是對女性身份的貶低和“公開侮辱”。試想,如果將“美”的定義賦予更多元化的標準,讓“豐富的學識”也視爲“美”的一種,這種爭議也就不復存在。

  讓“美”的定義更加多元化,代表了當今社會更加尊重個體的價值觀,更符合“讓人們跟隨自己內心”的渴望。

  畢竟,“讓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美”才是當今社會最值得堅守的標準,不是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