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哈里王子從風流浪子變身寵妻狂魔 背後卻深藏悲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09日 04: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爲梅根“退出王室”!哈里王子從風流浪子變身寵妻狂魔,背後卻深藏着悲情

  來源:環球人物

  雖然哈里的繼承順位稍顯靠後,但好歹也算繼承人之一。如今他“寵妻”能寵到連女王都生氣,難道是中了梅根下的蠱?

  終於,英女王的寶貝孫子哈里王子還是被美國媳婦梅根“拐跑了”。

  1月8日,哈里王子和梅根王妃突然宣佈放棄王室“高級”成員身份,還要“努力實現經濟獨立”。

  兩人在Instagram上寫道:“經過多個月的反思和內部討論,我們選擇在今年完成過渡。”他們解釋道,希望“在這個體制內開拓出一種進步的新角色”。

  簡單翻譯一下,就是哈里與梅根商量着要從英國王室分出來單過。

  據CNN報道,這兩口子做這決定之前,從沒與其他王室成員商量。包括英女王、查爾斯王子、威廉王子夫婦在內的王室高級成員,也跟網友一樣——看新聞才知道這事。

  據說消息宣佈後,王室上下感到非常失望,尤其是王室的高級成員們感覺很受傷。

  不過梅根兩口子倒是挺興奮的。在社交媒體的帖子中,他們公佈了自己“打算在英國和北美兩地往來居住”的計劃。

 ·哈里與梅根 ·哈里與梅根

  “這種地理上的平衡可以讓我們的兒子學會欣賞王室家族的傳統,又能讓我們的家庭有開闢未來的空間,包括創建新的慈善機構。”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主意是梅根出的,但人們也可以想到,這事是哈里王子點頭的。

  誰都沒想到,婚前緋聞不斷,看似風流的哈里王子,可以被梅根“降服”得如此服帖。如今化身“寵妻狂魔”的他,甚至開始爲了妻子對抗王室百年傳統。

  雖然哈里的繼承順位稍顯靠後,但好歹也算繼承人之一。如今他“寵妻”能寵到連女王都生氣,難道是喝了梅根的迷魂湯?

  風流版哈里

  與向來恪守貴族禮儀的兄長威廉王子不同,哈里從小便表現出一種與王室禮儀不符的叛逆。未滿18歲,他便因吸食大麻登上過英國小報的頭版頭條,成年後則被英國八卦刻畫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風流情種”。

  身爲王子,他的緋聞對象非富即貴,且都是金髮碧眼的美人兒,初戀切爾西·戴維就是個典型例子。

  2003年,哈里王子從伊頓公學畢業,決定在上大學之前度過自己的“間隔年”——到世界各地旅行。

  也是這一年,他在南非開普敦遇到了自己的初戀女友切爾西。與後來的梅根一樣,這位也是個野性難馴的姑娘。

 ·哈里王子與切爾西(左) ·哈里王子與切爾西(左)

  切爾西曾有進軍歌壇的打算,她的富豪老爹還經營着一家靠射殺珍稀動物盈利的旅遊公司。而這一切,都與英國皇室期待的王妃形象不符。

  兩人戀愛也算轟轟烈烈,切爾西甚至爲了哈里前往英國攻讀碩士學位。然而,當她看到凱特爲皇室生活“操碎了心”之後,主動選擇了退出。

  哈里與第二任女友克蕾西達·博納斯的感情就沒有這麼純情了。

  這位金髮美女出身名門,熱衷並擅長應付上流社會的社交場合。她和哈里交往了沒多久,哈里就搞出了個大新聞——他在拉斯維加斯度週末時舉辦了一場派對。派對後,他的一張裸照流出,迅速傳遍全球。

 ·克蕾西達·博納斯 ·克蕾西達·博納斯

  放眼英國皇室,雖然醜聞衆多,但像他這樣被拍個正着的還是少數。這件事荒唐得過了頭,以至於哈里與克蕾西達的感情開始不穩定。2014年4月末,兩人確認分手。

  除了這些被承認的正牌女友之外,哈里還有不少未被證實的緋聞。與他產生交集的女性,職業性格各不相同,但幾乎都是歐羅巴美女。或許正因爲哈里王子“四處留情”的形象過於深入人心,當有傳言稱他在追求《哈利波特》中赫敏的扮演者艾瑪·沃特森時,吃瓜羣衆迅速地相信了。

 ·艾瑪·沃特森 ·艾瑪·沃特森

  曾有記者當面徵求艾瑪對此的看法,艾瑪卻以一句“要成爲公主並不一定得嫁給王子”炫酷地帶過。

  雖然哈里從未正面回應過這樁緋聞,但並不影響這句slay全場的金句火速流傳到大洋彼岸,併成爲哈里王子情史上一筆曖昧的註腳。

  當風流的哈里變“寵妻狂魔”

  自從哈里遇上梅根,就彷彿開竅一般轉性,從風流貴公子成了“爲妻子對抗全世界”的“霸道總裁”。

  2017年,當哈里王子傳出可能要娶梅根時,全世界的吃瓜羣衆都被嚇掉了手中的瓜。隨後,回過味來的網民們迅速擡來祖傳鍵盤,並對着梅根瘋狂八卦。

  一時間,“梅根拍過裸照”“梅根與父親關係破裂”“事業起飛後踹掉前夫”等消息輪番轟炸着媒體頭條。

  但是哈里王子自動屏蔽掉了一切流言蜚語,並在一個愜意的夜晚,向正在做烤肉大餐的梅根單膝跪地,獻上了自己的求婚戒指。

  據知情人介紹,當時的場面“甜蜜又自然,而且非常浪漫”。如果當時有背景音樂,那麼最應景的應該是梁靜茹的《勇氣》: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

  很快,王室宣佈了兩個人的婚訊,哈里“寵妻狂魔”的一面也由此揭開。

  根據王室傳統,梅根作爲王室新娘在結婚前需要挑選一個王室提供的皇冠。當時白金漢宮爲梅根提供了五六款皇冠挑選,梅根一眼就相中了一款鑲嵌着祖母綠寶石的皇冠。選好後,卻被告知由於寶石來歷不明,不能佩戴,於是梅根生氣了:

  “是你讓我選的,選好了又說不能用!”

  看到愛妻動怒,“寵妻狂魔”哈里及時上線。他霸氣地對王室工作人員說:“梅根想要什麼,她都能得到!”

  這句話表面上看似是跟工作人員說,其實哈里是想借此跟王室那些看不慣梅根的人遞話:從此以後這就是我女人,看不慣忍着。

  不過,這事傳到女王耳朵裏,引起了她老人家的不滿。對於這個流言纏身的孫媳婦,女王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她是被寶貝孫子“逼上賊船”,對於“去面對流言蜚語”一點興趣都沒有。

  最後,婚禮皇冠的事由女王拍了板:“梅根只能戴我指定的皇冠!”於是,婚禮上梅根戴的皇冠是當時的第二選擇——瑪麗女王的鑽石皇冠。

  這是梅根與女王以及王室的第一次交鋒,而這次交鋒哈里毫不猶豫地站在了梅根這邊。當時誰都沒想到,哈里這個“寵妻狂魔”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婚後,梅根明確表示過“不適應王室生活”,於是哈里主動幫她打破了王室規則。

  去年6月,梅根穿着露肩裙出席皇家慶典引起了很大爭議。根據皇室的“時尚傳統規定”,“王室女性不應穿露肩或其他更暴露的風格”。

  雖然梅根當天的造型在網絡上贏得了好評,但還是招來了王室內部的批評。他們早就勸梅根“穿着少一點星味”,但梅根依然我行我素。

  後來人們才知道,原來梅根的底氣就是來自哈里。當天那套造型,正是哈里本人給梅根的建議。他沒有一味地讓梅根遵循王室規定,而是對妻子提出了適合她的建議。

  那天的活動現場,哈里與梅根頻頻甜蜜互動。那是梅根第一次出現在白金漢宮的陽臺上觀看慶典,有脣語專家解讀道:“梅根向哈里王子求助,說自己第一次在白金漢宮陽臺上和王室成員一起感覺緊張。”

  說完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哈里微笑着說:“當你進去的時候,我會指導你更多。”

  不惜違反規定給妻子選擇適合的服裝,還在妻子緊張的時候進行耐心的安撫,那天哈里讓全世界都知道了這個與王室格格不入的妻子,在自己心中到底是什麼地位。

  2019年聖誕節,哈里沒參加女王例行的聖誕午餐,甚至都沒在英國過聖誕節,而是忙着陪梅根在美國籌集資金建立基金會。

  這是哈里繼2012年在阿富汗從軍那次聖誕節沒法回家之後,唯一一次沒和奶奶一起過聖誕。那幾天,哈里鐵了心要陪梅根“浪跡天涯”,連爺爺菲利普親王住院也沒回來……

  ·2019年女王發佈的官方聖誕照(女王桌上的照片)中,有威廉王子一家五口、父親喬治六世、菲利普親王、查爾斯王子,就是沒有哈里與梅根。

  加上這次的“分家風波”,看來女王的寶貝孫子已經徹底將妻子放在了第一位。就算女王再生氣,短時間內也無力改變了。

  是因爲母親戴安娜?

  有人想不明白,哈里此前與“專一”這詞似乎相距甚遠,爲何遇到梅根之後就被治得“服服帖帖”?

  有媒體猜測,答案很可能在哈里早逝的母親戴安娜身上。

·戴安娜王妃·戴安娜王妃

  戴安娜王妃像一朵紅得發紫的玫瑰,爲王室帶來了豐富的情感、力量和激情。因此,與其說是受到梅根的影響,不如說在很早以前,戴安娜就給哈里注入了“獨立”的基因。

  早在前些年的採訪中,哈里就談到了母親對於自己的巨大影響:“我可以肯定地說,12歲那年我失去了母親,因此在過去20年的時間裏我埋藏了自己所有的情緒,這無論對我的個人生活還是工作都產生了十分嚴重的影響。”

 ·戴安娜懷抱哈里 ·戴安娜懷抱哈里

  也許,哈里正是在梅根身上看到了戴安娜王妃的“獨立”“善良”和“與衆不同”。

  衆所周知,梅根來自於一個美國普通家庭,而其本人更是一名電視明星(成名於美劇《suits》,也就是正在熱播的《精英律師》美國原版)。這一切都與傳統的英國王室格格不入。

  嫁入王室之後,梅根就像當年的戴安娜一樣不適應。她們都曾用自己的方式對抗繁瑣的王室傳統,也有着同樣的桀驁不馴。

 ·梅根與戴安娜(右) ·梅根與戴安娜(右)

  除此之外,梅根與戴安娜有着相似的成長經歷——兩個人都來自於離婚家庭。這樣的家庭經歷讓梅根與戴安娜一樣渴望安全感。而這種安全感,也是哈里在母親過世後所一直苦苦探尋的。

  戴安娜、梅根、哈里三人其實都從心底渴望着來自家庭的溫暖。可惜的是,戴安娜在家庭中汲取的溫暖少之又少,丈夫查爾斯王子婚後的花邊新聞讓她傷透了心。

  衆所周知,戴安娜正是死於躲避狗仔隊而造成的車禍。那一年,哈里才12歲。

 ·母親葬禮上的哈里(中) ·母親葬禮上的哈里(中)

  也許正是這些經歷,讓哈里將家庭的溫暖看得尤爲重要。他通過逝去的母親,知道了一個丈夫對妻子負有什麼樣的責任。

  一個合格的丈夫要爲妻子對抗全世界,或許這是戴安娜教會哈里的最後一個道理。

  時光倒回到2017年,當哈里向梅根求婚時,所用的戒指就是來自戴安娜之手:“這枚戒指是黃金的,因爲這是她的最愛,主鑽是我從博茨瓦納得到的,兩邊的小鑽石來自我母親收藏的珠寶。”

  在求婚儀式上,哈里曾深情地說:“我想通過這種方式,使她與我們一起度過這段瘋狂的旅程。”

  作者:隋唐 邢曉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