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病毒直逼首相!公主號大暴發後疫情可能毀了日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9日 02:5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病毒直逼首相!公主號大暴發後,疫情可能毀了日本

  來源:時代週報

  文 | 馬妮

  從最初的大規模醫療物資支援中國備受好評,到連首相安倍晉三都有感染的可能,日本在面對新型冠狀肺炎的路上發生了什麼?

  1月16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公佈,在神奈川縣居住的一名30多歲男子被確診爲日本國內首例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例。該男子爲中國國籍,曾在1月初到過武漢,公佈時已經出院。

  由於前期患者多爲中國國籍,或有武漢接觸史,當時對於日本國內的爆發和防疫並沒有引起重視,直到鑽石公主號事件發生。

  在這一個月的防疫窗口期內,日本國內的萬人祭、馬拉松都照常舉行。大規模的人羣聚集或加快了病毒的傳播。

  一位負責採訪安倍晉三和其祕書官的女記者,因在兩週內連續乘坐一名確診司機的包車被隔離。該祕書官此前出席重要場合時已經戴上口罩。

  也就是說,首相安倍晉三,有可能也成爲新冠病毒感染者。

  截止至2月19日,日本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人數達到了692人,世界範圍內除中國外最多。其中,鑽石公主號上確診621人,遊客感染率超過20%。

  鑽石公主號上的遊客已經融入人羣,東京會成爲下一個武漢嗎?

  1

  早期的支援

  1月底到2月初,將日本與新型肺炎聯繫起來的詞是“支援”。

  1月26日,據四川航空的消息,從東京飛往成都3U8086的航班已經抵達成都雙流國際機場,機上載有100萬個口罩,物資被迅速運往武漢,作爲抵抗新型肺炎疫情的支援。

  捐贈方爲伊藤洋華堂,伊藤洋華堂成都店收到訂貨後,決定不收對方貨款,作爲對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疫情的支援。

日本許多藥妝店都加大了口罩的供貨,以便中國留學生購買日本許多藥妝店都加大了口罩的供貨,以便中國留學生購買

  除此之外,日本國內也加快了口罩訂單的生產。1月17日起,尤妮佳由正常工作時間生產,改爲24小時生產;總部在日本仙台的廠商Iris Ohyama在春節前一週的訂單是之前的三倍,其中國工廠也加緊了生產。

  據日本留學生團體的反映,他們在日本試圖聯繫廠商購買口罩時,廠商表示目前暫時缺貨,要優先處理中國的訂單,在日本國內缺貨的型號可能最快也要3月初才補貨。

  當時,有留學生將這條消息發在微博上,配文爲“感動”。

  2月8日,“東京燈會滿月祭2020”在池袋西口公園野外劇場Global Ring舉行。在主辦方特別設置的“支援武漢”展區,一名日本女孩身穿中國旗袍,懷抱捐款箱從早到晚拼命向路人深深鞠躬,號召日本民衆爲武漢捐款。

  這名女孩也在中文網絡上被稱爲“最美日本女孩”。今年,她剛滿14歲,由於未成年,其姓名不方便披露。

在寒風中,14歲的小女孩不斷的鞠躬爲武漢募捐在寒風中,14歲的小女孩不斷的鞠躬爲武漢募捐

  她表示,做這些是因爲中國朋友曾給她帶來溫暖。“她和中國朋友之間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故事,無非就是他們經常寄來好吃的中國零食,在她生病的時候予以關心。”

  除去民衆與企業的行爲,日本政府的支援也與優美的古詩詞一道,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

  2月7日,日本醫藥NPO法人人心會、日本湖北總商會等四家機構聯合捐贈的醫療物資上,印着中國《詩經·秦風·無衣》的兩句話:“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印有古詩詞的箱中,裝着的正是國內最急需的杜邦software III型防護服,共計3800件。

  2月8日,日本政府馳援湖北的物資上寫着“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京都府舞鶴市馳援友好城市大連的物資上,寫着:“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10日,日本富山縣向遼寧省捐贈了1萬枚口罩,而裝滿口罩的箱子上則印着:“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此次疫情發生以來,無論是日本政府還是社會各界,都給予了中國很多同情、理解和支持。在當前抗擊疫情的艱難時刻,我們對其他國家人民給予中國的同情、理解和支持表示衷心感謝,銘記在心。

  但隨着疫情的發展,日本國內的媒體、民衆,包括中國社交媒體上的中國網友們,都紛紛擔憂起了一個問題,即日本國內爆發的疫情該怎麼辦,物資是否還充足?

  2

  鑽石公主號

  1月20日,“鑽石公主”號郵輪從日本橫濱出發。

  “鑽石公主”號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華郵輪之一,奢華無比,堪稱一座移動的海上五星級酒店,吃、喝、玩、樂,一應俱全。共有客艙一千三百三十七間。

  此次出航,搭載有2666名來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及1045名船員,總人數達到3700餘人,涉及到5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近一半爲日本公民,約380名美籍乘客,約330名香港居民,255名加拿大籍公民。

遠看像座小山的豪華遊輪,鑽石公主號遠看像座小山的豪華遊輪,鑽石公主號

  起航後不久,一位80多歲的老人身體感到不適,在臥牀幾天後並沒有好轉。1月25日,郵輪在香港停靠,老人下船後入院。

  2月1日,老人在香港病毒檢測呈陽性,確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遊輪在漂泊了2日後,於2月3日提前返回橫濱,並被要求遠離碼頭,進行隔離。

  船上的乘客被要求呆在自己的房間裏,戴上口罩,每天只能在甲板上行走幾分鐘,並與其他乘客保持 2 米左右的距離,三餐會送到乘客的房間裏。3700餘人將繼續留在船上。

  2月5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宣佈,郵輪上所有人員需在海上隔離14天。但一直到2月10日,日本僅對船上的492人進行了檢查,並稱這是由於檢測用品短缺。

  截止至2月19日下午,船上所有遊客都已接受了病毒檢測,其中545人被確診爲新型冠狀病毒患者,其中超過100人爲無症狀感染者。

  被確診的人中,還包括了一名日本衛生官員、一名負責搬運病人以及一名的日本消防員。自2月19日隔離期滿,檢測爲陰性、沒有與受感染乘客共用船艙的人員可以陸續下船,21日前所有遊客都將下船。19日當天已有超過500名遊客下船,當地衛生部門預計未來兩天還將有2500人下船,並表示“希望這些人回歸他們正常的日常生活”。

檢測結果爲陰性的患者今日下船檢測結果爲陰性的患者今日下船

  下船的遊客表示:“非常高興,想喝一杯慶祝”。一位77歲的日本老人說:“我有點擔心我是否可以下船,但我已經受不了待在船上了,現在我只想慶祝一下!”

  只是,這高興會不會來得有些太早?

  3

  隱患與啓示

  武漢新冠醫療救治組組長趙建平教授在昨日的採訪中,有幾個關鍵點值得注意。

  他提到:“鑽石公主”號最早發現20餘例時就開始了隔離措施,但後來檢測1000多例中300多人感染,可能是通過空調系統傳播,這就說明了這個病毒的傳染性之強。”

  同時,該病毒檢測的“假陰性”情況尤其多。

  趙教授說:“大概檢測一次有30%到40%的陽性率,就是說本來是有病的,檢測的時候只有30%到40%是陽性,60%到70%是檢測不出來的。”

趙建平教授一直堅守武漢一線,應對肺炎臨牀經驗豐富,曾治癒一位78歲的患者趙建平教授一直堅守武漢一線,應對肺炎臨牀經驗豐富,曾治癒一位78歲的患者

  並稱,自己有一個病人,好轉出院,兩次檢測陰性,但幾天後又有點發燒,再做核酸檢測又是陽性的。

  根據趙教授所言,一次檢測只有30%-40%的概率確認發病,需要多次檢測,並結合醫生的經驗進行判斷。

  但在鑽石公主號上,12日時曾出現檢測用具不足,檢測延緩的現象。那麼可以推測,大概率日本衛生部門不會對一個病人進行多次檢測。

  其次,在確診的545人中,有100人以上爲無症狀感染者。也就是說,即便前往檢測的醫生業務十分熟練,也很可能出現無法判斷“假陰性”的情況。再者,以登船醫護人員3人被感染的情況來看,登船醫生很可能對新冠肺炎不甚熟悉。

  也就是說,很可能有相當數量的無症狀假陰性患者,已經離開了鑽石公主號,回到了家,融入了日常生活當中。這些人將會帶來多大規模的疫情呢?

  鑽石公主號在發現20例病患時即開始隔離,最終感染率超過20%(僅計算遊客數據,船員檢測未完全完成),並在感染人羣中包含20%以上的無症狀感染。可謂防治措施不足或錯過防治窗口期後果的一個模型和啓示。

  4

  強烈的批評

  橫濱的居民有些擔心自己會被感染,但他們理解並支持讓船上乘客下船的決定。

  “船上的人一定很害怕,希望他們能夠儘快回覆正常生活。作爲一個橫濱居民,我不希望他們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當地土生土長的一位40歲的男子表示。

  但日本防疫專家對政府的防疫工作極爲不滿。

  神戶大學醫院傳染病專家巖田健太郎是此次前往鑽石公主號進行檢測的醫療組的一員,他稱,檢疫官員在工作上非常疏忽,很可能已經有人攜帶了冠狀病毒離開遊輪。

日籍患者已經乘大巴回到了城市生活中日籍患者已經乘大巴回到了城市生活中

  巖田說道:“讓乘客離開遊輪是好主意沒錯,船上的條件太差了,不利於防疫與治療。”據日本NHK電視臺公開的畫面,鑽石公主號以使用中央空調爲主。

  “但不能讓這些遊客自由行動,他們必須被隔離及監控一至兩週。這樣一是防止病毒繼續傳播,二是能夠在這些遊客出現症狀時及時治療。”他有些難過地補充說道,沒有衛生部官員的批准,他們專家組做不了什麼事,也做不了什麼決定。

  巖田表示,他被船上的情況“震驚”了。“可能被感染的紅色區域以及綠色的安全區之間並沒有很好的隔離,官員、船員、衛生專家和其他人員在船上‘四處走動’‘場面一片混亂’。”

  世界衛生組織突發衛生事件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表達了與巖田同樣的擔憂:“很明顯,船上的病毒傳播比預期的要多。”

爲了剩下的100多位公民,世界上最大的醫療船將開赴橫濱爲了剩下的100多位公民,世界上最大的醫療船將開赴橫濱

  目前,英國、香港、澳大利亞、意大利已經組織包機將本國公民接回國,韓國則派出專員陪同6名韓國公民以及其中一名公民的日本妻子回國。據韓聯社報道,這些國家的公民回國後都將被隔離14天。

  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將300多名美國人,包括14名被確診爲陽性的公民帶回國接受隔離和治療。並告訴100多位仍然選擇留在船上的美國人,下船後的兩週內不許返回美國。並派出全球最大的醫院船(排水量7萬噸),含920張病牀、80張ICU病牀、12間手術室、1214名軍人,準備前去救援鑽石公主號。

  5

  日本將會面臨什麼?

  目前對於下船的遊客,日本方面基本沒有給出個隔離、治療、觀察的措施,只是留下了他們的聯繫方式和地址。

  這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根據上文的數據進行推測,最多可能有88名假陰性無症狀感染者下船,按照遊客國籍比例,可能有44名日本人已經融入到人羣當中。

  在完全沒有新外來人員的鑽石公主號上,防疫措施從2月1日開始,在無隔離措施下的4天,以及巖田提到的“隔離措施做的不好”的10天內,有20%的人口被感染。如果這些人在沒有防疫措施的情況下回到目前擁有超過6000萬人口的東京呢?

40名船上游客很可能已經融入東京茫茫人海40名船上游客很可能已經融入東京茫茫人海

  在遭到國內外專家的批評後,日本政府首席發言人菅義偉爲該國對隔離的處理方式進行了辯護。“一開始,美國對日方表示了感謝。還有很多美國人選擇留在船上。”菅義偉說。

  日本衛生部門官員稱,幾乎沒有證據表明Covid-19檢測可能產生假陰性,並表示“我們的隔離政策得到了世衛組織的認可”。他們指出,從中國撤離的數百名日本公民中,多數人在隔離開始時檢測呈陰性,目前仍呈陰性。

  日本國立傳染病研究所所長脅田隆司說:“據我們所知,一旦檢測結果呈陰性,他們就一直是陰性。”

  言下之意,日本官方並不準備升級隔離措施。此前,日本新聞機構共同社的10位記者曾乘坐一位確診司機的包車。其中,有一位是負責首相官邸採訪的政治記者,每天近距離採訪首相安倍晉三。

  只能祝日本人民好運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