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長子確診!曾含淚求助中國的塞爾維亞總統,這回沒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4月09日 05:3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長子確診!曾含淚求助中國的塞爾維亞總統,這回沒哭

  來源:環球人物

  “我們需要的不是錢,是中國兄弟的愛。”

  |作者:隋唐 二水 阿曄

  疫情期間,塞爾維亞總統亞歷山大·武契奇曾因一段近乎哽咽着請中國來幫助的視頻火遍社交網絡。昨天,又有一條關於這位總統先生的消息引發網友關注。

  昨晚,武契奇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自己22歲的兒子達尼洛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

  “我的長子感染了病毒,已經被送進傳染病診所。兒子,你會贏的。爸爸愛你,我們都愛你。加油孩子,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作爲總統,武契奇拼盡全力保護着疫情下的塞爾維亞;作爲父親,他看着兒子感染語氣裏掠過一絲無奈,但又必須堅強。

  讓人佩服的是,兩天前塞爾維亞政府人員接受採訪時,人們才知道武契奇的這個兒子(他有兩個兒子)和女兒正在擔任疫情志願者,爲老年人提供服務。

  在中國,網友們毫不吝嗇自己對這對父子的祝福。還有很多人說,就算沒有疫情,中國於塞爾維亞的友情也是特殊的存在。

  確實,作爲“老朋友”,這次疫情期間感人的“中塞之交”,其實是兩個國家多年交好的縮影。

  疫情重壓之下的“求助”

  疫情來襲後,不少國家在新冠病毒的“圍剿”下叫苦不迭。

  作爲東歐“小國”,塞爾維亞也曾在疫情面前手忙腳亂。那時武契奇除了要安排防疫,還要“央求”各個鄰居伸出援手。

  但不幸的是,當時整個歐洲都亂成了一鍋粥。

  3月6日,塞爾維亞公佈了自己國家的首例確診病例。15日,塞國的確診人數就已經飆升到了48例。

  重壓之下,武契奇開始宣佈“封禁”措施。3月15日晚,塞爾維亞關閉邊境;16日,所有大學、中小學、幼兒園停課;隨後,武契奇又宣佈關閉體育館、健身房等聚集性場所,並命令軍隊接管醫院、警察監督隔離,“任何違反規定的行爲將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在此期間,武契奇在發佈會上發表了那番讓人眼眶溼潤的“求助信息”:“歐洲團結是‘不存在’的,困難來臨之時,唯一會向塞爾維亞伸出援助之手的只有中國。我們請求中國提供一切幫助。”

  隨後,武契奇宣佈在封閉邊境時,塞國公民、外交人員和中國醫療援助人員不會被拒之門外,而且,塞爾維亞從中國購買的500萬隻口罩和一批呼吸機已經快要抵達。

  這一系列操作之後,塞爾維亞的醫療物資短缺問題迅速得到了緩解。

  武契奇似乎“鐵了心”要求助中國。爲了不讓中國難做,他主動表態要“購買”中國物資,“請求”中國派醫務人員支援,面對中國網友的“募捐活動”,他還婉拒道:“我們需要的不是錢,是中國兄弟的愛。”

  面對如此真情的“請求”,中國迅速擔起了一個大國應有的責任。

  “鐵桿朋友,風雨同行”

  自武契奇發出求助那天起,中國網友就把塞爾維亞的疫情當做“自家事”,想盡一切辦法幫忙:有人催着塞爾維亞駐華使館開通官方微博,有人通過各種方法尋求向使館捐物捐款的渠道、還有人呼籲要儘快向塞爾維亞派支援醫療隊。

  塞爾維亞駐華使館開通微博後,對網友們的善舉反覆表示“非常感動”。

  在中國駐塞爾維亞使館和塞爾維亞政府的協調配合下,由中方捐贈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抵達歐洲,並於3月16日晚搭乘塞爾維亞政府專機運抵貝爾格萊德。這也是塞爾維亞收到的第一批來自國外的疫情防控物資援助。

  除了物資,中國支援塞爾維亞的醫療團隊也在同一時間組建,隊員包括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員以及廣東幾所醫院的多位醫生。

  當地時間3月21日晚,經過11個小時,醫療團隊乘坐塞方準備的專機抵貝爾格萊德,隨機一起抵達的還有中方準備的十幾噸呼吸機、口罩、試劑盒等防疫物資和隊員們親自翻譯成英文的防疫宣傳材料。在防疫物資包裝上,貼有“鐵桿朋友,風雨同行”的標籤。

  飛機剛一落地,就受到了塞爾維亞準備的最高禮遇迎接——“過水門”,總統武契奇更是親自前來迎接。爲表達對中國的感謝,這位國家元首在五星紅旗上獻上了深情的一吻,而五星紅旗的一個旗角與塞爾維亞國旗系在了一起。

  武契奇激動地說:“中國是我們的老朋友,我們的友誼可以世世代代延續下去。中國向我們展示了什麼是患難之交。”

  因爲是特殊時期,武契奇依次與醫療團隊以“碰肘”代替“握手”。身高近2米的他一直彎腰對中方人員表示感謝,並對醫療隊說:“這個國家就交給你們了!”

  塞爾維亞國家電視臺、國家通訊社全程通過電視及線上直播了接機儀式,現場視頻、照片刷爆了各大社交媒體。第二天,塞爾維亞駐華使館也發佈了此消息,一激動還把“鐵桿朋友”寫成了“鐵板朋友”。

  後來,也許是使館方面發現用詞不準確,在三分鐘內編輯了三次,從“鐵板朋友”改成“鐵剛朋友→鐵鋼朋友→鐵桿朋友”,最後終於改對了。

  現在的塞爾維亞正是冬季,這對來自春暖花開的廣東醫療團隊隊員來說,有點不太適應。但疫情不等人,隊員們克服了寒冷,將來自中國的溫暖帶給塞爾維亞人民。

  從到塞爾維亞的第一天起,醫療團隊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很緊湊。除了與塞方各政府部門見面,隊員們還走訪了多個醫療機構,摸排當地防疫基本情況,對醫務人員培訓等。行程結束後,回到駐地已是晚上八九點,隊員們還要花一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開當天總結會,分析問題,商量解決的方法。等到要睡覺時,已是凌晨一兩點。

  在醫療團隊的幫助下,塞爾維亞在3月24日出動軍隊,當天就搭建完可容納3000張牀位的方艙醫院。此外,隊員們還建議當地醫院在污染區和清潔區之間設立緩衝區,以減少醫務人員感染。

  爲了讓中方醫療隊員沒有後顧之憂,他們的生活起居都是由塞爾維亞國防部負責,駐地位於塞爾維亞總參部大院裏,外人進出均需嚴格消毒;隊員們每次出行都有一名中校專門陪同,部長助理也是隔兩天就來看望一次;因擔心中方醫療隊員們不能適應塞爾維亞的食物,塞方還特地請來一位山東廚師做中餐,並且每天的菜式都不同。

  有一位醫療團隊成員隨口說了一聲“早上房間的陽光太猛烈”,中午回到駐地時,塞方工作人員已將遮光的厚窗簾安裝好。

  有時,醫療團隊會在路上遇到塞爾維亞人民,對方會主動用中文說“你好”。

  當醫療團隊的車經過擁堵的街道時,當地車輛會自覺地爲中方車輛留出一條路,並對着車窗豎起大拇指。

  雖然語言不通,但是中塞兩國人民的心意是相通的。

  中塞是“鐵桿朋友”

  中國之所以對塞爾維亞鼎力相助,既是出於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局觀,也是因爲兩國有着鋼鐵一般的友誼。

  我們是曾一起“捱過打”的兄弟。1999年,在未經聯合國批准的情況下,北約對南斯拉夫聯盟發動了大規模空襲。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大使館沒能倖免,被五枚導彈炸成廢墟。三名中國記者倒在血泊中,當場罹難,還有20人不同程度受傷……

  消息傳來,國內羣情激奮。然而,面對中國人民的抗議,以美國爲首的北約竟用“誤炸”這樣拙劣的謊言來掩蓋自己的罪行。

  後來,儘管南斯拉夫聯盟早已不復存在,但解體留下的塞爾維亞始終記得中國人民的付出。

  2009年是中國大使館被轟炸10週年,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市政府在中國大使館的舊址前豎了起了一塊紀念碑,上面用中塞兩種語言刻着:

  “謹此感謝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塞爾維亞共和國人民最困難的時刻給予的支持和友誼,並謹此緬懷罹難烈士。”

  兩國不僅有歷史淵源,近年來的往來也愈益頻繁。更關鍵的是,塞爾維亞堅持對華友好的立場從未改變。

  塞爾維亞被稱爲歐洲最親中的國家,是第一個對中國公民免籤的歐洲國家,也是中東歐地區第一個和中國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的國家,還是參與一帶一路合作最積極的國家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其民衆對華好感度排名世界第二,僅次於我們的“老鐵”巴基斯坦。

  於是我們看到,汶川大地震後,塞爾維亞傾盡全力幫忙,不僅總理、議長、外交部長分別致函慰問,總理還親赴中國駐塞大使館爲汶川人民弔唁,並提供價值10萬歐元(約合77萬元人民幣)物資援助。儘管這筆錢在今天看來不算多,但對當時並不富裕的塞爾維亞來說,這無疑是一筆鉅款。

  當中國因領土問題備受關注時,塞爾維亞總是挺身而出,堅決維護一個中國政策,立場鮮明地反對任何形式的分裂。

  當中國暴發疫情時,有些國家開始忙着污名化中國,但塞爾維亞堅定地站在中國身後。總統武契奇表示:“我們想告訴中國人民,我們與你們同在。作爲一個小國家,我們能做的,就是隨時做好準備,提供幫助。”

  塞爾維亞隨後特意舉辦了聲援中國抗擊疫情的音樂會,主題就是“塞爾維亞人民永遠和中國兄弟在一起”。

  眼看中國由於疫情無法正常舉辦女籃資格賽,塞爾維亞向國際籃聯提出由自己接手。在他們的幫助下,中國女籃得以參賽。

  2月26日,塞爾維亞外長達契奇訪華,成爲中國發生疫情以來接待的第一位外長。他深情表示,當年中國人民不懼強權的炸彈,現在塞爾維亞人民也不怕新型的病毒,我們將與中國兄弟感同身受,患難與共。

  當塞爾維亞需要幫助時,我們也是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正如一位網友所說:20年前,我們有心無力;但如今,情況不同了!

  相信在中國的幫助下,塞爾維亞一定能早日渡過難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