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耶魯大學危險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2日 17:1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耶魯大學危險了!

  來源:牛彈琴

  在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一隻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了幾下翅膀,兩週後,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掀起了一場龍捲風。

  這就是蝴蝶效應的經典表述。

  現在,一切節奏都在加快。

  明尼蘇達州白人警察跪殺黑人弗洛伊德後:

  第一波運動,全美掀起反種族歧視、暴力執法的遊行;

  第二波運動,在西方掀起了一場推倒雕像的運動;

  現在可以說進入第三波運動,正名運動,將統統不正確的名稱糾正過來。

  不僅僅是地名、軍營,也包括大學。

  於是,耶魯大學,鼎鼎大名的耶魯大學,危險了。

  這所曾培養了老布什、小布什、克林頓、希拉里等美國政要,號稱“總統搖籃”的美國大學;這所也曾培養了詹天佑、馬寅初、晏陽初、林徽因等中國名流,被不少中國學子嚮往的美國大學,面臨校名不保的命運。

  反正,在社交媒體上,#CanceYale(取消耶魯)一度衝上熱搜第一。一些保守派學者堅決要求,耶魯不更名,抗議不罷休。

  爲什麼必須改名?

  因爲耶魯不是一個好人。

  比如,保守派學者Jesse Kelly的理由是:

  耶魯大學是以伊利胡·耶魯的名字命名,他不僅是一個奴隸主,同時也是一個黑奴販賣者。我號召耶魯大學立即改名字,並且除去所有建築物、文件、商品上 Yale 的名字。否則他們會一直恨黑人。

  右二就是伊利胡·耶魯,旁邊被認爲是他的黑人小奴隸。

  伊利胡·耶魯出生於美國波士頓,曾是臭名昭著的英國東印度公司在馬德拉斯的總裁,作爲英國殖民者,他在印度積累了大量財富,自然和種族主義和販賣奴隸脫不了干係。

  1701年,重視教育的他,向一所大學捐贈了一批圖書和資金,這所大學就以“耶魯”爲名。但萬萬沒想到,300年後,這一命名爲世界一流大學耶魯大學埋下了重大隱患。

  因爲很確定的:

  1,伊利胡·耶魯是奴隸販子,臭名昭著,耶魯大學以他命名,很不光彩。

  2,既然在紐約,老羅斯福的雕像現在都可以被移走;爲什麼耶魯大學你就不能更名?

  3,如果拒絕更名,耶魯大學就是支持種族主義。

  反正,按照Kelly的說法,如果耶魯不更名,那每個耶魯大學的畢業生,都要公開道歉,否則都應該被剝奪工作。

  他還喊話希拉里:你爲什麼考入以奴隸販子命名的耶魯大學學習?你爲什麼要回到耶魯做演講?你爲什麼支持奴隸貿易,像牛一樣對待黑人?立刻取消耶魯,否則你是種族主義者!

  希拉里估計也萬萬沒想到,當年她和克林頓相識相戀的美國名牌大學,現在成了一些人喊打的對象。

  世道變化快啊!

  請記住,雖然Kelly是“取消耶魯”的倡導者,但類似立場的,在美國也不是一兩個人,不然“取消耶魯”也不會上了熱搜。

  網絡上,很多人還貼出伊利胡·耶魯以及美國黑人奴隸悲慘生活的畫像,控訴耶魯的原罪。

  耶魯大學怎麼看?

  不知道是不是反射弧實在太長,還是真不知該怎麼作答,反正,耶魯大學最近幾天就是一問三不知,打死也不說!

  耶魯大學的官方推特,最近一條,還是三天前的耶魯科研成果:科學家們調查發現,早期的恐龍蛋是軟的。

  但官推下,卻被網友攻翻了車。

  有人模仿標題:歷史學家發現,早期的耶魯是一個奴隸販子。

  有人嘲諷:奴隸(Slave)大學或耶魯(Yale)大學,從字面上看沒什麼區別。

  還有人批評:恐龍蛋是軟的,就像耶魯對待奴隸貿易的立場一樣。更改你的校名,將給你的捐贈分給受害者。

  這應該也是在呼應Kelly的倡議:如果耶魯大學誠心實意和曾經的種族主義劃清界限,那就應該將學校的捐贈分給黑人,把校園建築改爲低收入羣體住宅,否則,耶魯大學就是在仇視黑人。

  用一些朋友的話說,這不僅僅是改校名的問題,這是讓耶魯大學就地解散啊。

  耶魯大學危險了,其他美國大學也在瑟瑟發抖。

  中國的一些大學,總是嫌自己的歷史太短;但美國的一些大學發現,歷史太長麻煩更大,誕生在殖民地時期,再怎麼撇清,也與大奴隸主們有千絲萬縷的瓜葛,但現在,這就成了一大原罪。

  比如:

  哈佛大學,裏面有奴隸制紀念碑,哈佛大學應該反省、道歉、解散;

  布朗大學,當年校董會30人都是奴隸主,布朗大學應該反省、道歉、解散;

  萊斯大學,創始人就是一個種族主義者,萊斯大學應該反省、道歉、解散;

  喬治敦大學,創始人擁有100多個奴隸,喬治敦大學應該反省、道歉、解散;

  還有,華盛頓大學,雖然以開國總統華盛頓命名,但誰都知道,華盛頓也是一個大奴隸主,他也沒想過要廢除奴隸制,華盛頓大學也應該反省、道歉、解散。

  怎麼辦?

  最危險的耶魯大學,估計也在犯難中。

  改,300年招牌毀於一旦。

  不改,唾沫星子正在淹死人。

  當然,也不是真就不能改。

  耶魯大學曾經有一個學院,卡爾霍恩學院,以耶魯前校友、前國務卿、前副總統卡爾霍恩命名。

  1804年,卡爾霍恩畢業於耶魯大學,但時光輪轉,進入21世紀,曾經德高望重的名校友,名聲卻越來越臭,因爲在那個年代,卡爾霍恩是一名奴隸制的堅決支持者。

  反對者要求,卡爾霍恩學院必須更名,否則,耶魯就是就支持種族主義;耶魯官方一度想保留學院名稱,認爲這才是對歷史的尊重。

  但黑人學生不答應,很多白人教職工也有意見,最終,在各界強大壓力下,2017年2月,卡爾霍恩學院被迫改名。

  當時,耶魯大學校長說了這樣一句話:“卡爾霍恩作爲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和一名全國領導人留下的遺產,將奴隸制看作是有巨大好處的制度,這與耶魯的使命和價值觀相沖突。”

  也就是說,改名是有道理的,但這又帶來一系列新問題:

  1,卡恩霍恩學院可以改,爲什麼耶魯大學就不能改?

  2,耶魯大學如果真被改名了,那還是耶魯大學嗎?

  3,耶魯大學改名了,其他大學怎麼辦?

  這個世界,想想有時真挺魔幻的:我們還一直想趕超哈佛、趕超耶魯;但說不準哪一天,美國既沒有哈佛,也沒有耶魯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