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17年後再行死刑,是烏托邦不再還是燈塔又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9日 03:5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美國17年後再行死刑,是烏托邦不再還是燈塔又亮?

  來源:縱相新聞 

  撰稿 | 記者 周安娜

  被注射死亡前,李說:“我這一生犯過許多錯,但我不是殺人犯。你們正在殺死一個無辜的人”。

  美國東部時間7月14日8:07,一位47歲的男子在印第安納州的一個監獄內被執行注射死刑。

  時隔17年,美國聯邦層面再次執行死刑。對象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丹尼爾·李,不是章瑩穎案的兇手克里斯滕森。

(圖說:丹尼爾·李成爲近二十年以來美國聯邦唯一一個執行死刑的犯人。圖源:路透社)(圖說:丹尼爾·李成爲近二十年以來美國聯邦唯一一個執行死刑的犯人。圖源:路透社)

  丹尼爾·李於1996年殺害了一對夫妻和他們的8歲女兒,並將受害者的遺體棄屍於湖中而被聯邦法院判處死刑,之後便一直被關押在死囚牢房中長達20多年。

  然而,即使是一場“等待”了20多年的死刑,執行起來也一波三折。

  據CNN報道,李原定於2019年12月被執行死刑,後推遲至今年7月13日16時。

  就在執行死刑前的幾個小時,美國華盛頓特區上訴法院聯邦法官裁定,根據美國聯邦憲法第八修正案中禁止“殘酷和異常的刑罰”的規定,通過注射戊巴比妥(Pentobarbital)來執行死刑是違憲的,所以要求推遲執行。

  戊巴比妥早期被當作安眠藥使用,因爲副作用過大已經停止使用,現多用於安樂死,瑞士的安樂死所使用的也正是此藥物。

  14日凌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以5人贊成、4人反對的結果裁定,死刑繼續執行。

  事實上,該案受害者的親人曾表示希望推遲執行死刑。“我的女兒不會希望有人因爲她而死去”,現年81歲的受害者的母親皮特森說,她更希望李和他的同夥一樣,都被判處終身監禁。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則認爲,對李執行死刑是應有的正義。他在一份聲明中稱,“今天,李終於罪有應得。今天,正義得到伸張。”

(圖說:犯人被捆綁在這樣的牀上被注射“毒液”等待死亡。圖源:GETTY IMAGES)(圖說:犯人被捆綁在這樣的牀上被注射“毒液”等待死亡。圖源:GETTY IMAGES)

  一場死刑,怎麼這麼難?

  是“亂世用重典”,殺人償命天經地義?還是“以暴制暴”代表着文明與制度的退化?死刑的存廢在美國以及國際間一直存在爭議。

  BBC曾經制作過一個關於死刑辯論的倫理專題網頁,裏面將“報應”和“震懾”作爲支持死刑方最重要的兩條理由。

  的確,“殺人償命”的懲罰觀念一直以來就是傳統社會的道德價值之一。康德在其刑罰道義報應學中所傳達的,也正是“公正必須通過對犯罪等量的懲罰才能達到”的思想。另外,還有很多支持死刑者強調,對加害者處以死刑的另一作用是撫慰受害家屬心靈的創傷。

  然而,事實真得如此麼?

  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曾經的一項研究報告打破了這一觀念。

  他們調查了1980-2000的20年裏,美國各州的兇殺案發率。結果發現:比起已經廢除死刑的州,保留死刑的州的兇殺案發率要高出48%到101%。

  而在一些州廢除死刑後,並沒有看到謀殺率的增加,像是紐約、新墨西哥、伊利諾伊和康涅狄格州,反而還出現了明顯的犯罪率和死亡率下降。

  儘管這些研究無法證明死刑廢除和謀殺率下降是否有着直接的關係,但大多數民衆已經開始懷疑死刑的威懾力是否真的如預期那般有效。

(圖說:在美國最高法院前反對死刑的抗議者們。圖源:紐約時報)(圖說:在美國最高法院前反對死刑的抗議者們。圖源:紐約時報)

  聯邦政府數據顯示,美國一個案件從死刑判決到執行,走完所有司法程序平均要花11年的時間,平均耗費500萬美元以上,個別案件多達幾十年,耗費數千萬美元。其過程絕不像許多人想象的那樣“乾淨利落、經濟快速”。

  “在今天的美國,‘死刑判決’簡直就是小說裏的情節,因爲強制性的司法複覈幾乎將死刑的執行無限期推遲,全國只有零點幾個百分點的謀殺犯真被處死。”心理學家斯蒂芬·平克介紹說。

  BBC報道稱,在美國,一名重刑犯被判處死刑後,有時還能再活15-20年。

(圖說:丹尼爾·李死刑執行地:印第安納州的特雷霍特聯邦監獄。圖源:AP) (圖說:丹尼爾·李死刑執行地:印第安納州的特雷霍特聯邦監獄。圖源:AP)

  而對受害者家屬來說,這無疑是一場折磨。一次次的重審和漫長的行刑等待,逼迫他們不斷回想起當年的慘案,他們永遠無法開始新的生活。

  有些時候,死刑犯還沒等到行刑,就已病死在獄中。這更是受害者家屬無法接受的結果,他們想要的正義結果沒有到來。

  相比而言,不得保釋的終身監禁則要乾淨利落得多。終身監禁判決生效後立刻就能執行,犯人也只有一次上訴的機會。且上訴僅對案件審理過程重新審查,查看審理時是否有法律錯誤或偏見,改判機會很小。

(圖說:抗議死刑集會。圖源:GETTY IMAGES)(圖說:抗議死刑集會。圖源: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與“不放過一個壞人”觀點相反的是,“不冤枉一個好人”在美國人眼中至關重要。

  幾年前,密歇根大學法學教授塞繆爾·格羅斯爲《華盛頓郵報》撰文時寫道,“我負責編輯《全國免罪登記》,它收錄了全美已獲平反的冤假錯案。這些案情曲折迷離、意義非凡,但我每每讀及總覺得憤怒而無力:裏面有太多關於毀滅和失敗的真實故事”。

  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的一份研究報告中,塞繆爾教授指出,在全美已經執行死刑的犯人中,有4.1%後來被證明是無辜的,即每處決25人,就錯殺了1人。

  死刑的不可逆導致了其容錯率爲零,也就使得冤假錯案無從挽回。這樣一來,本着“慎殺”的原則,聯邦最高法院做出死刑判決,就更是寥寥無幾了。

  死刑:川普手中的一張“競選王牌”

  法律立場,始終在政治陰影下搖晃。

  川普曾在多個場合表示,他認爲死刑既是對潛在罪犯的有效威懾,也是對重刑犯的恰當懲罰,包括大規模槍擊犯、毒販以及謀殺警察的犯人都應被判死刑。

  丹尼爾·李被宣佈繼續執行死刑後,《今日美國》報道稱,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最終那5:4的票數,事實上再次反映了最高法院內部關於死刑的分歧。因爲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正好是5名共和黨、4名民主黨。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潘銳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指出,一般認爲,現在美國公衆對死刑問題的態度可以基本以黨派劃線:共和黨支持死刑,民主黨反對死刑。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向來是死刑的支持者,也是川普的“忠臣”。大選臨近,他們或許想在此議題上爭取更多選票。

  潘銳表示,除了墮胎和槍支問題,死刑也一直是美國兩黨選戰中爭論的焦點。而川普政府選擇此時恢復執行死刑,很難說不是出於某種程度的政治目的,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則是他最大的考量。

(圖說:川普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圖源:GETTY IMAGES)(圖說:川普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圖源:GETTY IMAGES)

  死刑議題具有強大的“吸票” 能力,幾十年來,美國選民對死刑的態度也處在不停變化中。

  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公衆對死刑的支持率在 2016年已降至20年來的低點。當時,只有不到50%的美國人贊成對於被判謀殺罪的犯人適用死刑。

  不過,該研究中心發現,2018年公衆對死刑的支持率回升至54%。考慮到部分公衆的中立態度,可以認爲,美國多數人支持死刑。這樣的數據對於川普來說,恢復聯邦死刑執行就會是他手中的一張“競選王牌”。

  美國死刑信息中心的相關負責人表示,川普總統一直以來都支持死刑,因此司法部恢復執行死刑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最大的意外是,他上臺這麼久才做這件事”。

  沒有了死刑,就是烏托邦麼?

  對於川普政府恢復執行死刑,7月10日,歐盟發言人在聲明中稱:堅決反對美國司法部在中斷17年後恢復處決,這個決定將讓美國與全球廢死潮流背道而馳,生命權不可剝奪,死刑也無法有效遏制犯罪。

  自1764年由意大利學者貝卡里亞率先提出廢除死刑以來,歐洲就是引領現代廢除死刑運動的中心。而“廢除死刑”更是加入歐盟成員國的“鐵門檻”,並將該核心思想努力向全球推廣。

(圖說:“歐洲反對死刑”  圖源:歐委會官網)(圖說:“歐洲反對死刑”  圖源:歐委會官網)

  以在1921 年就首次提出對一些犯罪行爲免除死刑處罰的瑞典爲例,如果犯罪嫌疑人未成年,警方或者檢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不可以提到他們的姓名、族別,甚至是體貌特徵。瑞典的法律體系對未成年人的處罰也大多隻以罰款、社區服務爲主。

  如此“體貼入微”的保護, 讓瑞典民間出現了不少“替天行道”的俠客。那些假釋後的青少年常常在就學的途中遭遇襲擊,而襲擊者還能在Facebook 上爲自己尋求捐款以應對未來的訴訟,甚至可以因爲證據不足而被免於起訴。

  瑞典哥德堡大學SOM Institute 研究所的調查顯示,目前在瑞典對死刑保持支持態度的人羣比例,從90 年代便開始呈現上升趨勢,且支持者的年齡也越來越年輕化。

  或許,對於是否廢除死刑這個問題,在不同的地區、背景和立場下,都會有着不同的答案。對於死刑的種種爭議也一直會作爲公共話語範圍內的重要議題之一被不斷討論。

  但中美對話基金會研究項目的主管曾在採訪中表示,“至少有了討論。而人類社會就是通過討論進步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