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嚴重反彈 被世衛組織表揚的歐洲抗疫“學霸”怎麼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17日 06:4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被世衛組織表揚的歐洲抗疫“優等生”怎麼了?

  來源:縱相新聞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單珊

  8月以來,馬耳他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嚴重反彈,每日確診病例呈兩位數增長,遠超前期疫情峯值。這個曾以中國爲榜樣的歐洲抗疫“學霸”怎麼了?

  根據馬耳他政府發佈的數據,截至發稿前,該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1375例,累計死亡9例。每十萬人感染人數約爲275人,死亡率0.65%。

  對於馬耳他這樣一個僅有約50萬人口的小國來說,每十萬人感染比例已躍居歐洲前列。

  就在上週,該國新增確診人數屢創新高,週六和週日更是分別增加72和63人。目前,歐洲已有12個國家重新對馬耳他實行入境人員限制等管控措施。

  抗疫“優等生”,中國經驗功不可沒

  要知道,作爲歐盟人口密度最大的國家,馬耳他本是疫情防控的“優等生”。

  3月7日出現首例確診病例後,馬耳他政府及時採取強有力措施,關閉機場、學校、商店及娛樂場所等,核酸檢測率爲歐洲最高之一,加之民衆積極配合,馬在較短時間就控制住疫情,活躍病例最低時僅3例,被世界衛生組織稱爲抗疫“模範”。

  當時,馬耳他頂級傳染病專家卡萊亞(Neville Calleja)道出該國成功控制疫情的訣竅。值得注意的是,在諸多要素中,中國因素位列第一。卡萊亞指出,及時向中國抗疫專家學習經驗,幫助馬耳他迅速有效控制住了疫情。

  酒店狂歡、宗教活動和夜總會派對造成羣聚感染

  近期,歐洲各地普遍遭遇持續高溫,驕陽也“烤”驗着歐洲防控疫情的能力。

  歐洲疾控中心8月10日發佈的最新疫情評估報告指出,由於政府防控措施鬆懈、民衆防範意識下降,歐洲多個國家和地區疫情出現明顯反彈,疫情擴散的總體風險很高。

  在第二波疫情陰影籠罩下,馬耳他也未能倖免。馬耳他緊鄰疫情重災區意大利,此前的“封城”對馬經濟造成巨大沖擊,特別是作爲支柱產業的旅遊業遭受重創。

  隨着疫情好轉,政府急於推動經濟復甦。

  7月1日起,政府逐步放寬各種限制,商場、餐館全面恢復營業,尤其是陸續對50個所謂“安全”國家開放機場,對日益增多的來馬遊客豁免入境檢疫,成爲本輪疫情暴發的最大漏洞。

  開放機場使輸入型病例增加,上週,在馬耳他拍攝電影《侏羅紀世界》的四名劇組成員新冠測試呈陽性。

  此外,幾起酒店狂歡、宗教慶祝活動和夜總會派對又造成羣聚感染,爲病毒迅速傳播推波助瀾。另一方面,馬對輕症和無症狀患者僅要求居家隔離,亦造成多起社區傳染。多重因素相疊加,導致疫情短時間內急轉直下。

  馬經濟對外依存度很高,政府希望以張弛有度的策略,儘快實現防疫與經濟運行的微妙平衡。但所謂“打江山易,守江山難”,事實證明新冠病毒極其狡猾,隨着疫情起伏而被動應對的策略往往欲速則不達。尤其在突發嚴重疫情時,缺乏有效預防、追蹤、圍堵、隔離等一整套防疫機制,就會陷入左支右絀的困境。

  目前,馬政府迫於壓力重新出臺了一些限制措施,包括在商場和公交車上強制要求配戴口罩、取消4個大型國際音樂節、室外活動人數不得超過300人等。

  根據馬政府宣佈的最新管控措施,本週三起,酒吧、俱樂部關閉,禁止15人以上聚會,除餐廳外所有室內公共場所必須佩戴口罩。

  但這些尚不足以消除民衆恐慌,許多人要求政府再次宣佈緊急狀態。如何使保障安全同復工復產並行不悖,是決策者面臨的難題。

  一線中國醫生解答馬耳他新冠死亡率低的原因

  對於馬耳他投疫的經驗與教訓,東方網·縱相新聞聯繫了地中海中醫中心第15期醫療隊員許國傑。許國傑是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鍼灸科副主任醫師,2019年7月被江蘇省衛健委派往馬耳他。自馬國疫情再次暴發後一直在當地聖母醫院中醫科從事鍼灸臨牀工作。

  縱相新聞:聖母醫院在馬耳他抗疫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中醫科也參與抗疫嗎?

  許國傑:聖母醫院是馬耳他最大的公立醫院,也是檢測和收治新冠肺炎病例的主要醫院。疫情發生後,聖母醫院總體門診量較以往有所下降,但自7月全面恢復開放後,門診病人又多了起來。

  中醫科雖未直接參與抗疫工作,但門診量一直很高。聖母醫院中醫科是我國唯一被納入歐盟公立醫院體系的中醫科室,整個疫情期間一直堅持開放。因當地患者普遍對中醫接受度較高,雖有疫情威脅,但前來就診的病人仍然絡繹不絕。

  縱相新聞:據您的觀察,聖母醫院治療新冠肺炎有哪些經驗?

  許國傑:聖母醫院總體醫療衛生水平較高,居歐盟前列。早期因政府高度重視,防患未然,醫療資源配備有條不紊,加之檢測較爲充分,對密切接觸者追蹤到位、有效隔離,從而有效阻斷了疫情擴散。

  縱相新聞:據說聖母醫院七月底先後隔離醫護100多人,關閉三個病區,八月又有醫護10餘人感染。院感頻發是什麼原因?

  許國傑:聖母醫院的醫護人員公共衛生意識比較薄弱,對此病的傳染性認識不足,最主要表現就是不戴口罩。即使在疫情暴發期間,仍有不少人近距離接觸病人時不戴口罩,或僅戴防護面屏。此外傳染病房與其他病區缺乏物理隔離,這些都是院感頻發的原因。

  縱相新聞:我們發現儘管馬耳他每十萬人的患病率迅速升高,但死亡率卻一直很低,這是什麼原因?

  許國傑:我想一方面是馬耳他醫療條件總體較好,另一方面是近期新增確診病例以年輕人爲主,九成是輕症及無症狀感染者,無需住院。迄今發生的9名死亡病例均爲老年人和嚴重基礎疾病患者。第二波暴發至今已有月餘,無一例死亡。但後期走勢還不好判斷,如果社區感染增多,就有可能增加死亡率。

  縱相新聞:疫情爆發以來,有出現醫療負荷過重情況嗎?

  許國傑:聖母醫院目前預留牀位充足,馬耳他的其他醫院也有後備,我覺得不會發生醫療超載現象。且近期發病的絕大部分患者症狀輕微,僅是咳嗽、喉嚨痛和腹瀉等。這可能也是聖母醫院醫護人員和馬民衆對該病不夠重視的主要原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