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媒體:世界上最幸福國家年輕人也“不開心” 爲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26日 05:11   新京報

  原標題:世界上最幸福國家的年輕人,也“不開心”

  “我住在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但我還是不開心”。

  最近,公認的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之一——丹麥的年輕人也開始哭訴“不開心”了。

  由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製作的一個小視頻在社交媒體上火了。視頻聚焦當前丹麥年輕人“不開心”的現狀,稱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焦慮,因爲他們總是被社會要求自我提升、做更好的自己。

  甚至,他們連不開心都成了一種“罪過”。“如果生活在丹麥這樣的國家,還感到不開心,那一定是我自己的問題。”

  不僅丹麥,其他常年佔據“世界上最幸福國家”名號的北歐國家也面臨着同樣的問題。

  據BBC,由北歐部長理事會和丹麥哥本哈根幸福研究所合作的最新研究表明,北歐國家“幸福烏托邦”的名聲掩蓋了部分人羣,尤其是年輕人面臨的“不開心”問題。

  研究顯示,12.3%的北歐人民稱他們的生活處於“掙扎”(struggling,5-6分)或“痛苦”(suffering,0-4分)狀態,其中18-23歲的年輕人處於這兩個狀態的比例爲13.5%。

  女性年輕人整體也要比男性年輕人不開心。瑞典年輕女性處於“掙扎”和“痛苦”狀態的比例爲19.5%,而男性爲13.8%。

  唯一一個比年輕羣體感到更不幸福的是80歲以上的老年人羣體。老年羣體的“掙扎”和“痛苦”比例達16%,生理疾病和孤獨是主要因素。

  正如NBC視頻中所稱,生活在丹麥這樣的國家,他們理應感到幸福的。如果他們都不幸福,那誰應該感到幸福呢?

  但現實畢竟並非童話。

  北歐“童話世界”有多幸福?

  北歐一直被稱爲“童話世界”。

  不管是安徒生筆下小美人魚的丹麥,還是北海小英雄的挪威,抑或是聖誕老公公的芬蘭、擁有200餘座火山的冰島、諾貝爾的故鄉瑞典,北歐國家一直是全球人民的嚮往所在。

  根據聯合國可持續發展解決方案網發佈的《2018年世界幸福報告》,“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排名前十的分別爲芬蘭、挪威、丹麥、冰島、瑞士、荷蘭、加拿大、新西蘭、瑞典、澳大利亞,北歐五國赫然在列。

  人口密度小、經濟水平高、社會福利好,北歐“童話世界”無疑也是人類世界“最幸福的國度”。

  以丹麥爲例,自2012年聯合國開始發佈“世界幸福報告”開始,丹麥4次第一,1次第二,2次第三,絕對無愧“最幸福的國度”稱號。

  NBC稱,丹麥穩定的政府、完善的社會福利保障以及較小的貧富差距描繪了一幅完美的北歐國家幸福畫卷。簡言之,丹麥人基本不用爲生計發愁。

  丹麥哥本哈根幸福研究所CEO邁克·維金用一個詞“Hygge”(舒適愜意)解釋了爲什麼丹麥人會幸福。維金稱,丹麥人衣食住行、工作都以舒適爲主,他們享受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情,因此他們的生活一直很幸福。

  Bustle網站則稱,生活在世界上最幸福國家的人們有六個相同的習慣,分別是:度假、騎車或走路上下班、地中海飲食、工作-生活相平衡、花時間與朋友和家人相處、信任對方。

  幸福國度的年輕人爲何“不幸福”?

  縱然生活在最幸福的國度,北歐年輕人的“不開心”也越來越引發關注。

  據英國《衛報》,儘管個體和國家有差異,但北歐國家年輕人的“不開心”大體都和壓力、孤獨有關。

  哥本哈根幸福研究所表示,北歐國家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變得孤獨、壓抑,同時面臨越來越嚴重的心理問題。

  《衛報》稱,五年來,挪威年輕人尋求心理幫助的比例已經增加40%。在丹麥,18.3%的16-24歲年輕人存在心理問題。整體而言,女性也比男性面臨更嚴重的心理問題,分別爲23.8%和12.9%。

  年輕人的心理健康問題可能導致其他許多問題,如抑鬱、焦慮、自殘,甚至自殺。據《衛報》,芬蘭雖然被評爲2018最幸福國家,但其15-24歲年輕人的死亡中,自殺比率高達1/3。

  社交媒體一定程度上也使得年輕人更不開心。《衛報》稱,此前一份政府研究發現,社交媒體使年輕人的孤獨感更嚴重了。許多年輕人表示,看到社交媒體上的人都過得非常好,他們感到更加孤獨了。

  北歐部分國家的“完美主義文化”也是導致年輕人“不開心”的一個因素。

  據《衛報》,丹麥年輕人面臨着一種被稱爲“12年級文化”的壓力,他們覺得自己應該在所有的“考試”中都表現優異。NBC的視頻中也稱,丹麥年輕人一直被社會要求不斷提升自我、做最好的自己。

  “完美主義”帶來的壓力使得年輕人心態有點崩潰,更是難以開心。

  此外,北歐理事會專家稱,北歐人民感覺不幸福似乎是一種“恥辱”,“如果所有人都是幸福的,只有我不幸福,我可以說嗎?”,他們需要讓北歐人民的“不幸福”“去恥辱化”。

  文/謝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