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產前董事長戈恩被帶走 爲何法駐日大使親自探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4日 04:37   新京報

  原標題:日產前董事長戈恩被帶走,爲何法國駐日大使親自“探監”?

  近日,國際汽車界的一位鉅子“不慎失足”,震動了整個業界。

  11月19日,日產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乘坐私人飛機抵達日本。這架飛機價值60億日元,編號爲與“NISSAN(日產)”字母相近的N155AN。

  然而一下飛機,他就被帶走了。據路透社,戈恩涉嫌違反日本《金融工具和交易法》,少申報了數億日元的個人薪酬而被逮捕。

  在戈恩被捕後的一週裏,不斷有新的指控和相關細節被披露。綜合日本媒體報道,戈恩涉嫌瞞報了約8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4.8億元)的個人薪酬,其姐通過掛名公司顧問年入“空餉”1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9萬元),他還涉嫌在巴西、黎巴嫩、法國和荷蘭四國“公款買房”。

  而在他身陷囹圄之際,日產“趁機”解除了其董事長的職位,倒是法國駐日大使親自“探監”致以慰問。

  戈恩的出局攪動了日法汽車界的漩渦。

  無人接班的聯盟領袖

  1999年,在日本汽車製造商日產公司陷入經營危機之際,法國汽車製造商雷諾以簽署資本合作協議的形式伸出援手,並向日產派遣了一名“救星”——戈恩。

  據日本經濟新聞,戈恩每天起早貪黑,甚至被起了“7-11”的綽號,即朝七晚十一馬不停蹄地工作。

  他在2000年出任日產社長之後,通過大規模削減成本等舉措使日產業績實現了V字型復甦,被稱爲“超凡領袖型”經營者。

  在戈恩的領導下,雷諾、日產和三菱三家公司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汽車製造商聯盟。今年上半年,該聯盟共有553.8萬輛汽車銷往世界各地,超越大衆集團成爲世界銷量第一的汽車製造集團。

  2005年,戈恩出任雷諾總裁兼CEO,成爲兩大汽車製造商的雙CEO。2008年,他又兼任了日產的董事長一職。但是,隨着戈恩權力與日遞增,日產的高管們紛紛離職了。

  四年前,英國高檔汽車製造商阿斯頓·馬丁的首席執行官、日產前副社長安迪·帕爾默離職時說:“如果戈恩還在,無論到什麼時候我都當不上一把手。”同一時期,被視爲戈恩“接班人”的首席運營官卡洛斯·塔瓦雷斯也離開日產,“跳槽”到法國標緻雪鐵龍集團。

  11月22日,在戈恩被捕後,日產不顧雷諾方面推遲董事會會議的建議,迅速召開臨時董事會會議並全體一致決定解除戈恩的董事長職務。

  一直以來,西方高管的過高薪酬是備受詬病的公開祕密。據《經濟學人》,日產這個時候希望對戈恩違法行爲展開調查的原因之一,或許是日產內部的反戈恩派對其專制管理風格和他對雷諾的忠誠感到憤怒。

  日法公司主導權之爭

  戈恩被捕的時機是耐人尋味的。

  今年4月,戈恩突然宣佈調整日產與雷諾的資本關係,希望全面整合兩家公司的業務。《經濟學人》稱,日產的高管對此感到恐懼,而日本政府也面臨着一家龐大的本土公司被法國吞併的未來。

  《日本經濟新聞》分析,戈恩或將在2019年春季前完成相關整合,此次逮捕是阻止其野心的最後時機。

  實際上,法國政府對日產的垂涎由來已久。

  雷諾-日產-三菱聯盟由一系列複雜的交叉持股組成。其中,雷諾擁有日產43.4%的控股權,而日產擁有雷諾15%的控股權,且由於法國法律的限制,日產持有的雷諾股票沒有表決權。然而,該聯盟的大部分收入、銷量和利潤都來自日產。

  法國政府是雷諾的最大股東,2014年4月,法國政府制定了《弗洛朗熱法》。根據該法律,股東若持股兩年以上將被給予2倍的表決權。有分析認爲,法國政府希望通過該法律干預日產經營。

  然而,2015年12月,法國政府與日產就不干預日產經營達成協議,主導這一協議的正是戈恩。

  根據該協議,如果遭受不當干預,日產有權撤走對雷諾的出資。此外,根據日本的《公司法》,如果日產將雷諾股權增持至25%以上,雷諾將失去持有的日產股權的表決權。這成爲日產和戈恩對抗法國干預的雙重盾牌。

  不過,今年2月,戈恩“變節”了。有分析認爲,法國政府當時提出了讓戈恩連任雷諾CEO的條件,即改變雷諾和日產的資本關係。

  此次戈恩的倒臺也引爆了法國輿論,《費加羅報》等中右翼媒體更是以“日產的政變”、“日本人忘恩負義”等言辭評論該事件。

  如今,馬克龍政權的支持率正持續走低,有分析認爲,該事件的輿論風向或將對今後日法聯盟的談判產生影響。

  汽車聯盟何去何從?

  那麼,世界上最大的汽車製造集團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將會變成什麼樣?

  雖然法國和日本都承諾將支持該聯盟的發展,但近日來雷諾和日產的股價暴跌卻證明,該聯盟難以找到戈恩的替代品,他的權力和能力已成爲維繫聯盟的紐帶,讓聯盟中的三個公司既保持獨立,又能開展合作。

  據《經濟學人》,戈恩的退出可能標誌着日產重新開始日本化。如果聯盟破裂,它將讓雷諾和日產成爲兩個完全獨立的汽車製造商,但這兩個汽車品牌在大衆市場中並不那麼吃香,不具備像大衆和豐田等其他汽車製造巨頭那樣的競爭力。

  此外,兩大汽車製造商的規模不足以實現鉅額投資,而這正是汽車電氣化和自動化變革時代所急需的。戈恩的離開讓聯盟失去了領路人,爲其帶來了巨大的不確定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